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事件 > 你还想逃吗 > 详细内容

你还想逃吗

作者:小清新℡  阅读:157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此时的我,正在一座道观里,面前坐着一位法术高深的大师,只见他连连摇头。

“哎,姑娘请回吧,贫道法力有限,实在是无能为力啊!”

“大师,求求您,求求您救救我吧!我不想死啊!我千辛万苦才打听到,您法术超群,人称半仙,如果连您都救不了我,那我真不知道该去找谁了。”我急了,跪在地上连连磕头,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大师伸手将我扶起,道:“那东西极是凶险,乃百鬼中之至恶,你现在满脸黑气,不出五日,必会惨死,你到底是怎么招惹上这种东西的?”

我哭道:“我真的不知道啊,就最近一个月,怪事连连,我经常能遇到一些长得很恐怖的老人,女人,小孩儿,我不敢一个人呆家,我只能尽量往人很多的地方去,才能看不到它们,我现在根本什么事都做不了,快要崩溃了!”

大师道:“这是恶鬼所施展的迷魂术,目的就是使你心神恍惚,受尽折磨,看来它与你结怨甚深哪,你再好好想想,有什么人是因你而死吗?”

我挖空脑袋,将这近三十年的回忆一片片地展开,依然想不起我究竟得罪过什么人,什么人又因我而死。我茫然地摇了摇头。

大师道:“这就奇怪了,这种恶鬼虽然难斗,但它却从不会伤害与它毫无恩怨之人,你再仔细想想,是不是漏掉了什么,这是你能否活命的关键,要知道,解铃还须系铃人啊!只有将这恩怨解开,你才有活命的希望。”

我仍是茫然摇头。

大师长叹一声,道:“这我就真的没法子了,你请回吧!”

我哭道:“大师,您不能见死不救啊!求求您,不要赶我走,我只有在这里,才能得到片刻的安宁,只要一走出这个地方,就能碰到那些东西。”

大师道:“那你就暂时留在这里吧。”

我向大师深深地鞠了个躬,跪在三清像前的蒲团上,合掌默默祝祷。

心境渐入空明,忽听“咯咯”一声,眼前出现了一个小男孩儿,长得好可爱,他看起来是那样的快乐,蹦蹦跳跳地一直向我招手。

“姐姐,姐姐,你快过来看看呀……”不知怎么的,看到他那样的快乐,我也不由得心情大好,嘴角微微上扬。我跟在他的身后,只觉得我跟他是那样的亲近,那样的熟悉,可惜,我好像并不认识他。

“姐姐,你快来呀……”小男孩儿边跑边回头叫我。

“来了来了,呵呵,你又有什么好东西给我看了?”我笑着追逐着他的脚步。

“你来看了就知道了。”小男孩跑进了一片小树林,我也跟着他跑了进去,耳边只听到他“咯咯咯咯”的笑声,却不见了他的身影。

“小弟弟,你在跟姐姐玩捉迷藏是不是?不要让姐姐找到哦,找到打你的小屁屁。”

我边说边跑到一棵树后找他,咦,不在,我又把周围各棵树后都找了一遍,都没有。他那“咯咯咯咯”的笑声也听不到了,我莫名其妙的感到十分伤心,在小树林里发疯似的寻找,小弟弟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我蹲在地上哭得昏天黑地,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这么地伤心,就好像被摘了心去了肝一样。

“姑娘,姑娘,醒醒呀!”感到有谁在我的头顶拍了一下,我一下子睁开了眼,脸上犹自布满泪痕,那锥心刺骨的疼让我的眼泪仍在不断涌出。

“做恶梦了吗?”大师问道。

我木然点了点头,任凭眼泪在我的脸上肆意流淌。

“梦到了什么?可以说说吗?”大师问道。

我摇了摇头,心痛到无力呼吸,更无力开口。

我不知道在那呆呆地流了多少眼泪,待心情慢慢地平复,已是第二天的早上了,我居然跪在三清像前为一个不认识的小男孩儿伤心了一整夜,想想也太不可思议了!不过最近发生在我身上的事,不可思议的太多,因此我也没有过多地纠结。

我去见了大师,将我的梦说与他听,大师听了后道:“看来你最近的遭遇跟那个小男孩儿脱不了干系,你的父母就你一个孩子吗?”

“是的,我是独女,没有兄弟姐妹,我父母一直是这样跟我说的。”

大师道:“你走吧,你一直待在这儿也不是个办法,有些事,该面对的总得去面对。”

我惊恐地摇头:“不不,大师,我一出去,准会被那东西给害死的。”

大师道:“你在这也一样是逃不过,那东西对你怨念太深,贫道法力低微,实在护不了你,不过昨天道院中的人参树上结出了人参果,真是莫大的机缘,我帮你把果核取了出来,你佩戴在身上。你不清楚与那东西究竟有什么恩怨,那就只有与它周旋,关键时刻人参果核会助你一臂之力,只要熬过三日,你便会平安无事。”

我无奈,接过了人参果核,辞别了大师。

第一日,雨夜,我走在一条小巷中,也没有打伞,细雨打湿了我的衣裳,贴在我的身上,凉凉的,心情也如此时的天气一般。小巷窄窄的,此时除了我没有一个人,我加快了脚步,要走到街上去,其实我也说不清楚在这样的天气,我为什么不好好待在家里,要跑到街上去,脑子糊里糊涂的。

可我发现我一直在这条小巷子里徘徊,怎么也走不到街上去。咦,那不是邻居大娘吗?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巷子里,手里打着一盏白纱灯笼。

“大娘,”我叫道。

“你这是去哪啊?”我问。

“哦,我瞎逛呢,来来来,咱们一起。”大娘道。

“好啊,”我高兴地挽着大娘的胳膊与她一起走。

脚下的路越来越难走,先是走在石子路上,尖尖的石子硌得脚生疼,又穿过一片极密的树林,来到了一个小陡坡,仔细一看,这小陡坡居然是垃圾堆成的。

我脑海中灵光一闪,不好,这是那东西所布的幻境,大娘肯定不是真的大娘,我用力地甩开她的胳膊,拼命往陡坡上爬去,大娘在后面紧追不舍,只听她说:“你逃不掉的……”

那声音是慢吞吞的,机械的,带着一丝回音儿。

我拼命地爬,大娘很快地追了上来,抓住了我的一只脚,这时我手腕上的人参果核剧烈地震颤起来,仿佛给我的全身灌注了力量,我抬起一脚狠狠地踹在大娘的胸口,可她仍然黏着我不放,我继续踢,一脚比一脚有力,终于把她踢下了陡坡,我长舒了一口气,逃回了家里。

第二日,下班已经是黄昏了,正准备回家,却偶遇阿朱姐姐,阿朱姐姐人美心善,我很喜欢她,只是她情路坎坷,到现在也没嫁出去,大家无不为她惋惜。

今天的阿朱姐姐穿了一条碎花长裙,更是美得不得了。

“跟你说一个秘密,其实……,我已经不在人世了。”阿朱姐姐道。

“什么?你……”我感到一阵心痛,阿朱姐姐这么好的人,怎么就不在人世了呢?

“你很喜欢我对不对?你想永远跟我做朋友吧?”

我点了点头。

“那么,你来陪我好不好?”

我大吃一惊:“不不,我不能,我舍不得我的爸爸妈妈呀!”

“呵呵,你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我看了下四周,天哪,我居然置身在一片坟地,每个坟包都像是一只狼头,狼眼睛发出绿幽幽的光。

我惊恐万分,拔腿就跑,阿朱姐姐在后面穷追不舍,我跑到了一个又长又陡的坡下,回头看到阿朱姐姐提着裙子越追越近,我奋力地朝陡坡上爬去,一步一滑,阿朱姐姐越来越近了,我还差两步就要爬上陡坡了,却感到越来越艰难,我生怕脚下一滑,前功尽弃,这时手腕上的人参果核又震颤起来,陡坡上是一条街,正好过来一支乐队,乐队中有个人,是我以前的同学,她拉了我一把。

我气喘吁吁,如虚脱了一般,总算又逃过了一劫。

第三日,姥姥家,父母和我都在。刚吃完午饭,爸爸就要回家,他是不太喜欢在姥姥家多呆的。我也觉着很是无聊,就跟着爸爸一起回家了,舅舅的儿子,也就是我的表弟,说要到我家玩,我们三人便一起走。

天朗气清,暖阳高照,沐浴在阳光下的我们,脚步轻捷欢快,不一会儿就到了家门口。

一进院子,浑身陡觉阴冷,与外面明媚的阳光不同,这院子里的阳光仿佛隔着厚厚的雾霾,日头朦朦胧胧,照在人的身上,感觉不到丝毫的暖意。

房子也似乎被淡淡的黑烟笼罩,我和表弟都感觉到了,今日的院子屋子与往日大不相同,心头疑惑,爸爸却似浑然未觉今日的异样,径直掀帘走进屋里。

我心想,爸爸既进屋了,可见没什么可怕的,就牵着表弟的手也走了进去。屋里的家具是破旧而古老的,条几,桌子承载着历史的记忆,经受着自然和人为的磨损,早已斑斑驳驳。北面墙正中挂着爸爸亲手写的中堂,东面墙上挂着爸爸亲手写的条幅,白纸黑字,纸白胜雪,墨晕如烟,越发显得诡异无比。

我的心跳如同打鼓,感到强烈的恐惧,只想快速地逃离,但看到爸爸还是和往常一样,捧着一本书,坐在椅子上静静地看着,便不敢把心里的恐惧说与他听,他是从来不相信世上有鬼的!

我如果把怀疑今天家里进鬼的事说与他听,必会招他一顿训斥。但是,爸爸难道真的丝毫没有感觉到今日的异样吗?

只见他跟平时一样,放下手里的书,在桌前缓缓踱步,似在思考着什么,又像是猛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快速地,几乎是飞奔了出去。

爸爸一出去,我越发感觉到被恐惧包围,今天的家里实在是太诡异了,我必须马上逃离这里,必须保护表弟,不能让他受到任何伤害!

我拉着表弟的小手,跟他说“弟,家里有鬼了,咱们得赶紧逃!”表弟低着头,不动,我正要抱他离开,却见他猛然抬头,脸上的笑容诡异极了。我心里一震,完了完了,原来表弟已经被鬼附身了!

我想独自逃离,却发现怎么也甩不开表弟的小手,我手腕上的人参果核一直在震颤,然而却什么用都没有,只见表弟脸上的笑越来越诡异,越来越狰狞,只听他说道“你还想逃吗?迟了,哈哈哈哈哈哈……”,表弟年纪尚小,他的身高还未及我肩,他伸出了另一只小手,缓缓地伸向我的小腹左侧,我只感到一阵钻心的痒痛,难受至极,我才看清楚,原来他的小手食指上戴了个戒指,戒指前端是一根长长的钢针,我晕倒了……

临死前,尘封的记忆被唤醒。

我有一个弟弟,我并不是独女,其实我是十分爱弟弟的,只是我生来嫉妒心强,见不得父母宠爱弟弟,再加上别的大人开玩笑说“以后就有人跟你抢好吃的,好玩的咯。”

“你爸妈肯定爱你弟弟比爱你多,因为你弟弟是男孩。”我听了以后心里极不是滋味儿,慢慢地对弟弟有了成见。

直到那次爸爸只给弟弟一个人买了个玩具,没给我买,我心里的不满彻底爆发了,我哭了一天也没人理我,心里恨到了极点。

年幼不懂事的我,居然想出了一条毒计,那时的我只有一个想法,我再也不想看见弟弟了!

我到平时经常跟弟弟玩的小树林里,在弟弟经常躲的那棵大树后,挖了个深坑,这个深坑我整整挖了半月,在坑底垫上了尖尖的石子,坑口用枯枝和枯叶掩住,我跟弟弟说要跟他玩捉迷藏,把他骗了进去……

事发后,父母在那片树林里发现了我们,他们以为那只是一场意外,完全没有想到那个坑是我挖的。

之后我病了很长时间,一直高烧不退,病好了之后,好多事情我都忘了,父母以为我是伤心过度,再也没有在我面前提过弟弟,他们一直跟我说,我是他们的独生女……

其实,我早就该死了!

我是一名出租车司机,那晚,一个没有影子的女人上了我的车,从此以后,我周围的一切都变了……《我有一辆鬼出租》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