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事件 > 黄泉花 > 详细内容

黄泉花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67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黄泉花

引子:

黄泉花,彼岸妖;随花生,随花死。

人非人,花非花;茎脉连,共魂魄。

“以后就叫你菲菲吧!”秦雅用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盯着面前这个可爱的小女孩问道。菲菲点了点头,摸着盛开的花瓣问道:“姐姐,我有名字了,它叫什么名字呢?”她才八九岁,总是有一些异想天开的想法,毕竟是小孩子,秦雅也只能由着她的性子来。秦雅搔了搔自己的后脑勺,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说:“姐姐想不出来,菲菲给他起个名字吧!”“我们也叫它菲菲吧!好吗?”她问道,甚至可以说是恳求。秦雅盯着她种的那盆花,花盛开着,白色夹杂着淡淡的粉色。她叫不出这花的名字。看外貌与野花无异。盛开的花朵犹如一张人脸,诡异而妖艳。秦雅不由得一个激灵,他觉得这花像一具死尸,散发出淡淡的死气。“好不好吗?”菲菲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她问道。秦雅点了点头笑着说:“你开心就好了,叫什么都无所谓。”菲菲抱紧那盆花,嘴凑到花前喃喃道:“我们有名字了。”

  下午,菲菲一个人玩累了,躺在客厅的沙发上进入了梦乡。秦雅把自己的外衣盖在了菲菲的身上,看着她那可爱的脸颊,秦雅感到好开心。秦雅来到阳台上,整理那些花草,那盆花也在阳台上静静地躺着。她用手摸了摸花瓣,一股凉意顺着她的指尖传遍她的全身,秦雅猛地将手缩了回来。那种触觉,仿佛摸到了僵硬的尸体。她站在原地一动不定,有些木纳。那朵花的茎脉开始无限延伸,根系破土而出,数以千计的茎脉将秦雅缠住,爬上她的勃颈,她开始挣扎。秦雅望向四周,仿佛自己被困在一片荆棘林中。那朵花慢慢浮现出一张人脸,那是秦雅自己的脸,她旁边站着一个小女孩,小女孩的头不知被什么东西削去了半个,鲜血布满了脸颊。秦雅分辨不出到底是谁。“姐姐,你怎么了?”小女孩问道,秦雅这才如梦初醒,这里那有荆棘林?她在自己家的阳台上,旁边站着的是才从睡梦中醒来的菲菲啊!那盆花在阳台上静静的躺着,梗系安分的埋在土中。    

“姐姐没事,只是有点累了。”秦雅回答道,她真的有些累了,刚才发生的一切应该只是幻觉吧!菲菲蹲在阳台上摆弄着那盆花,秦雅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望着窗外这个正在忙碌的小姑娘。仿佛这个小女孩就是他的亲妹妹,妹妹!不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秦雅的脑袋猛的一震,脑子乱嗡嗡的。她的亲妹妹在哪?她有一个亲妹妹的。“她在哪?”秦雅慌了,一声一声的叫着,嘶哑般的声音揪着人心。小女孩站在秦雅面前,好像是飘进来的,如鬼魅一般。“姐姐,她已经走了,你醒醒吧!”菲菲拉着秦雅的手说道。秦雅一把推开这个小姑娘喃喃道:“不会的,不会的,她在医院里,对,她在病房中躺着,我要去找她,去找她,”秦雅踉跄着往门外跑去,“姐姐不要开门!”菲菲喊道,那盆花的根系从途中迸射出来,打破了阳台上的玻璃门,秦雅身边站满了人,更种各样的,无数血从他们的致命伤口中流出。它们不敢动她。只是围在秦雅的身旁。“我呀去找她,我要再看她一眼。”亲雅死命地挣扎着。花的根系慢慢抽了回来,解开了对秦雅的束缚。

“相信我,外面的世界不属于你。”菲菲用充满期待的眼神望着她说道。泪从小女孩的眼中奔涌而出。秦雅的头皮一阵发麻。妹妹,她不就是自己的妹妹吗?难道她不是吗?秦雅的手刚扶在门把的手上,又猛地缩了回来。秦雅跑向菲菲一把抱住了她。“姐姐,姐姐”秦雅猛得睁开双眼,菲菲正在晃她。她猛地坐了起来,额头上满是冷汗,难道刚才的是一场梦吗?真的只是一场梦吗?

昨天,她在郊外荒无人烟的山区里碰到了这个小女孩,初次见面时小女孩浑身脏兮兮的,仿佛刚从泥土中爬出来。她见小女孩可怜便将小女孩带回了家,小女孩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更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她带着小女孩往家里走去,山路崎岖,雨还未晴,豆大的雨点打在他们二人弱小的身体上。一路上,行人都在用异样的眼光打量着她,尖锐的目光仿佛要将她撕碎。她却丝毫没有注意到着充满敌意的目光,小女孩一路上都抱着那盆花,始终不肯离手。那花散发出淡淡的腥臭味,似乎在警告它的敌人不要靠近,而那些东西们好像很忌惮它,只是远远地盯着。秦雅觉得这里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这里还是她的家,同样的街道,陌生的是这里的人,都是她不认识的新面孔。当她用钥匙拧开自己家的门时,她确定自己没有走错路,这里是属于自己的家。

“姐姐怎么睡着了?”秦雅尴尬地说道,“姐姐,你早点休息吧!菲菲不打扰你了”菲菲笑了笑说。秦雅看着菲菲慢慢走开了,她的大脑一片空白,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不对,这里的一切都是假的!她要去看自己的亲妹妹啊!她的妹妹是白血病,她躺在病房里已经奄奄一息了,她要去看她的。秦雅猛地站了起来,朝着门外走去,她的手不由自主的放到了门把手上。“姐姐你要出去了吗?”一个声音从秦雅背后传来,菲菲抱着那盆花站在她的背后,小手轻抚着散发着淡淡腥臭味的花瓣。秦雅扭头吼道:“这一切都是假的对不对?”“你终究还是要走的,但在你走之前,你可以听我讲一个故事吗?”菲菲抬头问道,亲雅点了点头,手从门把手上放下,站在原地。

“她父母早逝,唯一的亲人就是她的亲妹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她,可世事无常,她唯一的亲人也病倒了。她的亲妹妹躺在医院的病房里奄奄一息了,临行前对她说:“她想看看郊区山林里的野花。那里是她们二人小时候的记忆,只属于她们二人的游乐园。野花象征着生命力的顽强无论如何践踏,一场雨后,它们都会再次活过来。她不想让妹妹失望,她要找到最美的那朵花给妹妹看,外面下着大雨,她冒着雨赶到了郊区,山路崎岖泥泞,每走一步都有可能付出生命的代价。她走到了一处悬崖边上,她找到一株最美的花,那朵花长在悬崖边上,花盛开着,通体发白,夹杂着淡淡的粉色。她缓缓的走了过去,一不小心踩在一块青苔石上,全身失去了重心。我看着她坠下了悬崖,听到了那绝望尖叫声,以及她对这个世界的不舍。姐姐,那个人就是你呀!”菲菲说道,泪从菲菲的眼中不断地滑下。“我,我已经死了。”秦雅瘫坐在地上,发出一阵阵无力且充满绝望的笑声,好像疯掉了一般。

秦雅突然止住了自己的笑声说:“可是她还在等我啊!我要让她看到这世上最美的花。”“不可能的你从医院出去时,她就已经走了,更何况你已经死了。”菲菲低着头说道。秦雅拧开门把手,冲了出去。走廊和来时候一样,她凭借着自己的记忆还到了楼下。人们都用诧异的目光盯着她,外面的世界散发着令人窒息的死气,不禁让人脊背发凉。一个人站在秦雅的背后,一把扼住了她的脖颈,掐住了她的咽喉,秦雅死命地挣扎。她一把推开掐住他的人猛烈的咳嗽了几声,她挣扎着拼命往家的方向奔去,那些家伙在秦雅身后死命的追着。秦雅被一些散碎的石块绊倒在地上,那些东西们一哄而上,她发出绝望的尖叫,它们把她撕碎,它们尝到了阳魂的味道,地上留下一滩鲜红的血迹。小女孩站在阳台上看着下面发生的一切喃喃道:“为什么?为什么没有人会陪我过完第七天。”她手中的花慢慢变大,从花的中心吐出了一具尸体,那是秦雅的尸体,散发着淡淡的尸臭味。

花瓣慢慢闭合,花得腥臭味也消失了,菲菲也不见了踪影。一场淅淅沥沥的春雨过后,在郊外一处偏辟的树林中,长出了一朵花,白色夹杂着淡淡的粉色,饱满的花苞,只是没有绽放。

  黄泉花,味腥臭,花瓣呈白色夹杂着淡淡的粉色,茎叶不多。一百年一开花,花开后,散发着淡淡的死气,花开第一天起,花妖便会出现,妖和花本为一体,魂魄相连,阴秽之物不敢近。它们生活在阴魂的世界里,七天里它们会接触一个刚死去不久的阳魂,只要这个阳魂陪它度过这七天。它就可以通过这个阳魂过渡到阳魂的世界中,阴魂的世界便是地狱的第十八层。

更多免费鬼故事,尽在www.bh88.net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