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事件 > 红旗袍女子 > 详细内容

红旗袍女子

作者:忧伤的歌  阅读:78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这个故事我是从朋友那里听来的,感觉很象是忽悠我的离奇童话故事,不过缺少题材的情况下啥故事都能摘取,为了方便描述,以下我用朋友的角度来描述事情经过。

还记得我6岁那年夏天的某个晚上,我与朋友小轩出来捉牛蛙,经过1个小时的奋战,我们捉了不少牛蛙。

烤牛蛙的味道很不错,人说靠山吃山就是这么一回事,70年代我们这种穷山村可没啥小卖铺,偶尔吃到的糖果,都是外地人开车到我们村里,以一些零食物质换取大米红薯之类的,当然你捉到一些野猪之类的肯定能换取很多零食。

当时可没有钟表之类的,而且还是个孩子,吃完牛蛙后我们才发现时间已经很晚了,因为此时林子里的鸟已经不闹腾了,唯独猫头鹰在哪咕咕的叫着,虫鸣声也渐渐变少了。

“完蛋了,这么晚了回去老妈一定骂死我了。”小轩说着拉着我快速往家里赶。

小轩说的没错,回家老妈一定会骂死我的,当然并不是因为时间太晚,而是刚才在田里捉青蛙时弄的那一身泥。

走着走着小轩突然停下脚步,我一不留神撞在了他背上。“走啊,疼死我了。”我揉着鼻梁抱怨道。

小轩指了指泥路前方说道:“你看那人穿的好奇怪。”

我寻着小轩指着的地方看去,只见一位身穿红旗袍的女子站在路边,大晚上的她还打着一把红雨伞,在我们打量着她时,她也发现了我们。

女子朝着我们看了一眼,然后对着我们招了招手,我本不想理会的,只见小轩朝着女子一步步的走去,我一把拉住了他说道:“大晚上的别跟陌生人打招呼。”

小轩就像没听见我说的话一样,他眼睛直勾勾的望着女子,嘴里念叨着什么,小轩的力气出奇的大,他就像机器人一样向前走着,我死死的拽着他硬是被他拖着走。

从小到大小轩就一直很听我话,这次见他这样我顿时就来火了,我生气的原因有两点,一、不希望小轩与陌生人接触,怕会被捉走。二、小轩不听我话,当然生气的大部分原因应该是小轩不听我话吧。

“这家伙什么时候力气变得这么大了。”我松开了小轩的手,抬手就想给他一巴掌。

我的巴掌还没落下呢,只听不远处传来了一声“小文”的吼声,这是我老爹的声音,我老爹找我都是这样,仰着脖子就对天喊,整个村都能听得见。

当父亲的声音响起时,小轩的身体明显的一颤,紧接着他莫名其妙的看着我说道:“你干嘛要打我?”

我看了看抬起的手,气呼呼的骂道:“大晚上的,你干嘛要去和陌生人搭话!”

“陌生人?什么陌生人?”小轩疑惑的问道。

看着他还在装傻,我指着那红衣女子说道:“你还装,那......”

我话没说完就卡住了,只见那红衣女子已经不见,我左瞧瞧右看看,这里就这一条路,那女子是怎么离开的?

小轩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他笑道:“你老爹又在开广播了,咱两快点回去吧。”

小轩这话把我气的,这么耽搁还不是他没事想去搭讪陌生人造成的。

我正想骂两句时,突然我的眼球剧烈的颤动了起来,只见走在前方的小轩正背着那个红衣女子,与其说是背还不如说是红衣女子整个人挂在了小轩的背上。

我在迟钝也发现不对劲了,在农村鬼故事是不可免的,当时就算6岁也知道鬼这种东西了。

老爹说过,遇见鬼这种东西要装作没看见,也不能和它对视,只要安全回到家就行了。

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只鬼的背影,我感觉自己的汗毛全都打开了,那只鬼好像感觉到了我的注视,只见它逆时针的缓缓扭过头望着我,我顿时慌了,下一秒我眼睛直勾勾的望着前方的上空,那只鬼盯了我好一会才回过头,我见了松了一口气。

还好一路上没发生什么,到家门口时我低着脑袋与小轩告别了,我不敢抬头啊,因为那女鬼的脑袋就枕在小轩的脑袋上。

我回到家后免不了被父亲一顿臭骂,我本想把遇见鬼这事告诉父亲的,可奈何父亲太能骂了,2个小时后父亲收工,我也累着不行于是把这事给忘了。

父亲拿着怀表看了一眼道:“都12点了,你小子快去睡吧。”在这种没有夜生活的时代,9点已经属于很晚了,晚上12点已经算是深夜了。

第二天醒来时,我发现母亲正趴在我床边睡着,我感觉自己全身没力,脑袋晕乎乎的喉咙很干。

咳咳咳......

母亲被我的咳嗽声惊醒,她一睁开眼立即伸手按住我的额头,一会后她松了口气道:“吓死娘了,饿了没娘去给你做吃的。”

我这种吃货竟然感觉不到一点食欲,于是摇摇头道:“我要喝水。”

我真不知道自己一觉醒来为什么会全身无力,喝了点水后我疑惑的问道:“娘,我这是怎么了?”

老妈抹了把眼泪道:“你发烧都烧了3天了,整个人神志不清,疯言乱语的......”

经过老妈的描述我才知道,自己那天回家睡觉后,半夜爬起来在客厅的镜子前不断的梳头,他们怎么叫我,我都没有反应。

父母以为我梦游他们不敢叫醒我,于是在一旁默默的守着,直到第一声鸡鸣响起时,我一下倒在了地上,父亲一来抱我就发现我全身发热,于是父亲去市里找医生,母亲在家用酒精给我物理降温。

我发烧一直处于昏迷状态,不过每到半夜3点我都会莫名其妙的爬起来梳头,这中情况持续到了3天后的早上才恢复。

我听了也没太在意,于是问道“娘,小轩这几天有找我么?”

娘听了我的话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她叹气道:“小轩死了。”

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直至母亲说小轩穿着一身红旗袍跳河后,我整个人就像被雷击中了一样,脑海不断出现那个红旗袍女子的身影。

其实听完这个故事我很是讶异,我去过小文家,他的卧室里有一张自己和玩伴的照片,当时小文的母亲告诉过我,那是小文儿时最好的玩伴,就如同兄弟一般,不过因为一次意外死了。

小文说完这个故事就离开了,当时他的脸上满满的都是懊悔,我想他应该很怨恨自己吧。

这个故事我听出了两个疑点,一、小轩的红旗袍是去哪里拿的?他当时也就6岁,红旗袍合身么?二、小文并了3天,这里没有明说小轩是什么时候死的,我是不是可以推断,小轩死后小文才恢复的。想着我忍不住朝着小文的背影望去。

突然我看见小文身后跟着一位身穿红旗袍半透明的女子,我揉了揉眼睛再看之下,那红旗袍的女子又消失了。

可能是我听故事听出幻觉了吧!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