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事件 > 不要水便答应别人 > 详细内容

不要水便答应别人

作者:追求梦想ゞ  阅读:187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炎炎夏日蝉不知疲倦地鸣叫着。一阵微风吹去过。树叶微微的晃动。树下斑驳的树影也随之改变形状。

从法院里走出了一些人闹哄哄的打破了法院的宁静。一群人围这一个哭泣的女人不断的安慰着,一个男人冷冷的注视着这一切。然后不紧不慢的从兜里拿出来一盒烟取出一支叼在嘴上惬意的呼出了一口烟雾,然后对着那个哭泣的女人嚣张的说。

“早就警告过你老实忍着就算了,可你偏不信非要闹到法院来。这下好了吧?20万的外债,看你这辈子能还完吗?你的儿子也要叫别人妈妈了。”男子一脸不屑的看着女人。

女人听见他这么说疯了一样的冲上去撕打他。女人身后安慰他的人也冲上去加入战团。最后还是保安拉开了他们。男子哼了一声抖了抖上衣离开了。

女子名叫叶锦,那个男人是她的前夫名叫贾义,安慰叶锦的人是叶锦的亲戚,两人刚刚离婚,他们的故事很老套,两人结婚后白手起家挣下一份家业,男人有钱学坏了,在外面找了小三,然后开始彻夜的不回家,开始的时候还能打电话敷衍敷衍妻子,后来干脆就不加掩饰,叶锦求也求了,闹也闹了,可是就是挽留不住男人越来越远的心,慢慢的叶锦的心死了她想离婚,彻底的离开这个男人,带着孩子自己生活。贾义刚开始的时候不同意,怕叶锦分走他的财产,后来在小三儿的出谋划策之下,贾义悄悄的转移走了自己的财产,还故意借了一笔钱,让离婚后的叶锦背负了二十几万元的外债,就出现了开始时的情景。

叶锦的哭泣着被周围安慰自己的人扶着往父母家走,叶锦父母家住的是回迁楼,在城市的边缘,从法院到叶锦的父母家其实挺远的,只是叶锦失魂落魄的要回家走不知道坐个车,陪着她的亲戚也不好自己坐车只能在后面跟着,只盼着她能想开点。

从法院到叶锦家要经过一条河,河水不是很深也不宽只是桥见建的很高从桥上跳下去必死无疑,只不过是摔死的不是淹死的。

叶锦站在桥上双扶着只到腰部的护栏,任由风吹起她的头发把发丝缠绕在一起,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眼神茫然的看着河水,心里很绝望自己当初怎么就瞎了眼找了这么个男人,为了外面的女人就那么狠心让自己背上这样巨额的债务,抢走了自己的孩子不让自己看一眼还狠狠的要上了高昂的抚养费,为什么?

叶锦越想心里越绝望,她感觉世界充满了灰色,她抬头看着太阳,丝毫不觉的太阳刺眼,现在的太阳在她眼里就是挂在天上的圆圈而已,没有热度也没有耀眼的光芒,她回头看了一眼一直跟在身后满脸担心的母亲,闭着眼睛身子往前一倾瞬间就感觉天旋地转,接着就是母亲的哭声在耳边想起,还有拳头轻轻的捶打自己,叶锦睁开眼就看母亲满脸的泪水和责备自己的话,还有拽着自己的亲戚的劝解,还有一个男人站在亲戚包围圈的外围,饶有兴致看着自己。

那个男人看见叶锦盯着自己就主动来口说“不用看了,是我救了你,有什么事想不开?想要死!”。

叶锦的母亲听见男人的话赶紧站起来,摆了两把脸上的眼泪“对对对,是你救了她,看我只顾着哭了,还没谢谢你。”

男人没有看叶锦的母亲只是盯着叶锦有问了一遍。

叶锦的母亲看那个男人追根究底没完没了,刚刚又是人家救了自己女儿也不好摆脸色,况且自己的女儿有没错又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就实话实说了“唉~还不是她前夫,那个千刀万剐的王八蛋,让外面的狐狸精迷住了,和我女儿离了婚不说还弄虚作假,让我女儿背了二十几万的外债。”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背过身去擦。

男人看着叶锦古井般空洞的眼睛问“我给你报仇雪恨,代价就是你的命,你答应吗?”

叶锦看着男人一字一顿的说“你能帮我报仇我就给你我的命,我说到做到。”

围在周围的亲戚看两人说的话越来越不对劲,就敢忙打断了两人,分别劝着两人。

“你说什么丧气话?还把命给他,人活着才会有,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你个傻丫头。”母亲和几个女性亲戚劝着叶锦。

“她说的话你别当真,她受了打击有些胡言乱语,你别跟她一般见识,您方不方便留下什么联系方式啊,就当交个朋友。”几个亲戚劝着男人。

男人只是看着叶锦,他从叶锦的眼睛里看到了坚定,男人笑着摆了摆手离开了,只是嘴边的笑透着一丝诡异。

几天之后,叶锦坐在电视前拿着遥控器漫无目的拨着频道,其实她更爱坐在房间里发呆,只是母亲担心她怕她闷出病不让她自己整天的呆在房间里。

忽然间她看到了电视在播一个新闻,新闻的内容是出了凶杀案寻找目击者。虽然死者的脸部被着挡住了但是叶锦一眼就看出那个人就是那个狠心的陈世美,叶锦的脸上露出一个恶狠狠的笑容,仰头狂笑三声,叶锦的母亲在厨房听见下了一跳赶忙出来看。

“你笑什么呢?这么吓人,你怎么了”叶锦的母亲担心的说。

“妈,你看,你看,他遭报应了,他遭报应了”叶锦兴奋的指着电视对着你亲强调着。

“叮咚,叮咚”一阵门铃声打断了母女两人的互动,叶锦的母亲打开门一抬头就看见门口站着几个警察。

“我们是警察,昨天晚上发生了凶杀案,最近很死者发生冲突的只有叶锦女士我们来例行盘查。”门口的几人举着证件说。

经过漫长的询问记录,暂时排除了叶锦的作案嫌疑,因为叶锦的口供无懈可击,又有大量的人证,只是让叶锦近期不要就远门。

之后就不了了之了,因为法医的报告表示死亡原因是死者法大脑在颅内自己转了个个儿,

没有一点外伤,只能作为悬案处理。

这天叶锦正在阳台晾衣服,才把衣服拿起来就感觉一阵眩晕倒在了地上,叶锦的母亲听见声跑出来看见叶锦躺在地上就叫了救护车,

叶锦的母亲坐在救护车里看着躺在担架上的叶锦心里有种预感,叶锦可能醒不过来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天也一分一分的暗了下去,医院里的叶锦躺在病床上一直没有醒来,家里叶锦的魂魄从家具的阴影处慢慢走出来,站了一会儿就向着一个方向又去。

“你终于来了,快过来。有了你的魂,我就能补好我自己的魂了。”那个答应帮她报仇的男人笑着向着她招手。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