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寒夜传说 > 详细内容

寒夜传说

作者:小子,往哪看@  阅读:151 次  点赞:3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乞丐似乎无论是城市还是乡村都是我们最司空见惯的。可能有的人会施舍有的人不会。听完我说的这个故事诸君可能会对此有新的感悟。据说这是个真实发生的事。

一个年约30的妇人带着一个大约七八岁的男孩子他们形容邋遢沿街要饭。谁也不知道他们的过去受到过怎么样的磨难也许也没有人有兴趣知道。

城市里熙来攘往的人群并不能减轻这对母女的寒冷他们蜷缩在一个角落里,面前是个缺了个口的脏碗里头是些琐碎的零钱。孩子可能是饿了的缘故显得精神萎顿。妇人视乎也习惯了自己的儿子的这种精神状态没有流露出丝毫的担心。

如果不是那个脖子上有龙纹身的男子的出现这对母子可能还会在这个城市呆上一段时间,至少他们应该还活着。

纹身男子当然提不起这个小乞丐任何的兴趣,他除了满脸横肉以外和其他过往的行人别无二致,而让小孩子动心的是他手里攥着的羊肉串。

在大街上乞讨本就不就怎么在乎尊严为何物了,而又何况是个饿极了的小孩子呢。

纹身男似乎并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凶恶,孩子如愿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更意想不到的是,男子居然把剩下的羊肉串很是殷勤的送给了妇女。

如果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这当然会是个温馨的故事。

......

警察赶到的时候这对母子已经毫无生命体征而且尸体检验显示女人有被强暴过的痕迹。报警的是个失恋买醉的男子 。

案子被搁置起来,你想谁会为了俩个毫无社会地位的流浪人员耗费宝贵的政府资源。

今天的节目格外吸引人,老张家的旧座钟已经敲过了12下但是他还是没有任何要罢休的意思。就在他起身准备给自己续上杯茶的时候他家的破木门被扣响了。

老张家住棚户区,是个老旧的破平房。

咚咚咚三声过后又是三声还蛮有节奏感。显示来人虽然深夜造访却也不失礼貌。老张皱了皱眉头:“谁半夜三更的不睡觉难道是什么事亲戚朋友有什么急事?”想到这儿他披了件大衣走了出去。

“能不是能给点吃的。孩子实在是饿的走不动路了。”站在门口的是一妇女她的旁边是个瘦骨嶙峋的孩子。“大半夜的要什么饭,滚真是晦气。老张往地上吐了口唾沫狠狠的将门关上继续回家看他的电视。

大约过了十来分钟门又响了,还是有规律的三下,老张快气爆了,随手操起家里的鸡毛掸子准备教训一下这俩个不知道好歹的臭要饭的。

他开开门刚要发飙确愣在当场,这哪里是那俩个要饭的乞丐,根本就是个衣着时髦柳眉大眼的妙龄女郎。“老人家我迷路了,又丢了钱包实在是找不到投宿的地方了,您能收留我一晚吗?我绝对亏待不了你的。”

老张本已心花怒放,这一句亏待不了更是一语双关况女子软语莺声老张求都求不来哪里有不肯的道理。他老婆早在十年前就撒手西去了,老张早有续弦的想法只是无奈家里一贫如洗儿子在外头又是东游西逛没有个正经营生没有什么女人看的上他。那方面的事更是早就没有过了。

“当然我老张头别的没有就是古道热肠,刚才有一对乞丐还来我这里讨饭,我看他们可怜还给了他们一百块钱。”“是吗”?老人家可真是好人呀。女子嘴上这么说但脸上分明是不屑和厌恶。

老张把美女让进来之后便是递茶倒水一副奴颜婢膝极尽讨好之能事似乎马上就要当新郎官的感觉。女子也不见外,甚至还夸老张年轻的时候一定是帅哥一枚。

老张如愿一亲芳泽,搂着美女睡着了,半夜却冻了醒来心想这天虽然冷可是被子盖的也够厚这女的身上怎么跟冰一样的冷?“他拉着了灯准备往炉子里填些碳。然而就在他贪婪的眼神下意识的望向美女的时候却无比惊悚的叫了出来。那样的尖叫除了见鬼不会有第二种可能。床上躺着的哪是美女分明就是昨夜乞讨的妇女。而且更要命的是一颗小脑袋从被窝里头探了出来冲老张诡异的笑。

“能不能给点吃的?”女子幽幽的道。

......

老张死了的消息很快在坊间传开了,而且死的蹊跷心脏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挖走了。

他的儿子小张并没有表现出应有的悲伤,匆匆的料理了他爹的丧事就挂出了此房出售的牌子。

在这个北方城市的深冬的夜格外的冷,连院子里的树都冻的咔嚓咔嚓作响。长夜对于习惯了歌厅洗浴这样的场所而现在身无分文小张来说实在漫长。他身上仅有的几十块钱都买了羊肉串和一瓶白酒。

拿着遥控小张不断的变换着电视节目,就这样挨到了12点。酒喝光了串子也吃光了,虽然没有尽兴可是囊中羞涩而且这个时间也无地儿可买了。

小张摊开了被子准备睡觉这当口咚咚咚三下有节奏的敲门声传入了他的耳朵。他以为听错了,紧接着又是三下,这回听的可是真真儿的。这么晚了谁会来呢?也许是道上的兄弟?这么想着他就出去开门了。

看着眼前的漂亮女子小张的表情和和他爹老张如出一则由此可以看出还真是亲爷俩。事儿还是那个事儿小张也是鞍前马后的递烟沏茶然后也是和他爹一样春风一度或许是数度之后半夜被冻醒人然后起身开灯给火炉添煤看到美女变厉鬼 然后惊叫。然而和老张不同的是我要揭示故事的结局了。原来小张正是将乞丐母子骗到他家之后然后性侵杀害抛尸的纹身男。

此刻女鬼的爪子进入了纹身男的胸膛然后一颗还在跳动的心脏就被她握在了手里。是黑的。

又是一个寒冷的冬夜老刘也不知是第几次又数了数自己出老千赢回来的钱。

咚咚咚......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