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魂散网聊 > 详细内容

魂散网聊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63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窗外,傍晚的晚霞似火一般绯红,将天空燃烧得只剩下一点点惨淡的灰边。

窗内,十三岁的少女小鱼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对着书本写着作业。

今天的作业很多,压得她有些喘不过气来。但更让她心烦意乱的是,那从隔壁房间里不断传来的父母争吵声。

很多年前,小鱼的父母在家里长辈的安排下相亲见面,几个月后领证结合在了一起。两个人之间谈不上有什么感情,只是到了一定年龄搭伙过日子而已。或许那个年代的人们,大都如此吧!

婚后,母亲一直在家操持家务,在日积月累的岁月磨砺下,她成了一个典型的家庭妇女,油腻,乏味,粗俗不堪。

而父亲则是一个头脑精明的人,这些年一直在外面捣鼓小生意,并搞出了些名堂。

随着腰间荷包的越来越鼓,他每晚在外面花花世界里停留的时间也越来越长,随之而来的是,从家里传出的争吵次数也越来越多。

小鱼烦透了,她烦透了自己那对整天争吵却不离婚的奇葩父母,烦透了从这个家里散发出的所有气息。在她看来,这里所有的一切都令她无比的烦心。

幸好,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叫网络的东西。现在唯有它,才能给小鱼那死水般的生活带来一丝快乐。

网络是个好东西,里面什么都有。有可以让你笑的,有可以让你乐的……但你并不知道,那里面还有让你哭的,或许还可能有让你哭都没眼泪的……

利用网络上的某聊天软件,小鱼结识了很多朋友。和他们在一起聊天,是小鱼每天最开心的事。这群人中有个阿东的男孩,小鱼和他处得最好。因为,阿东是一个帅哥。

父母的争吵声越来越大,母亲的声音尤其尖锐刻薄。小鱼烦躁地把手中的笔扔在了一旁,拿出手机打开了聊天软件。

“叮咚”,软件刚打开,一条信息就蹦了出来,“嗨,美女,在忙什么啊?”这是阿东发来的。

小鱼正愁没人倾诉呢,于是就把自己的烦心事一股脑全部告诉给了阿东。

阿东好言宽慰小鱼道:“看到你成天这么不开心,我心里真的好难受!要不,你到我这边来玩几天,路费什么的都是我的。放心,哥有钱,呵呵!”。

看到这,小鱼感到自己心中暖暖的,就像满是阴霾的天空里突然出现了太阳一般。

对于阿东的提议,她欣然同意了。既然在家如此烦心,不如出去玩一圈再回来。父母整天只顾吵架,哪有心思关心自己,自己走掉几天他们也不会追问的。

就这样,两天后,小鱼带着自己平日积攒下的几百块零用钱偷偷离开了家,踏上了开往千里之外的火车。

坐在车上,看着窗外不停掠过的秀美风光,想着即将见到的帅哥阿东,小鱼的脸上不禁露出了一抹羞涩甜美的笑意。

此刻,这个年幼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并不知道,她此番前往踏上的竟是一条通往炼狱的路……

火车到站了,小鱼在站台拥挤的人群中一眼就认出了前来接站的阿东。因为阿东实在是太帅了,一身牛仔装的他在人群里简直就是鹤立鸡群。

阿东也看到了小鱼,他连忙上前几步,一只手接过了小鱼的包,而另一只手则揽过了小鱼的腰,亲昵得如同情侣一般。

小鱼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她还是个小姑娘。只见她扭捏了几下身体,想摆脱阿东那只放在她腰间的手,但那只手却越揽越紧了……

“走,先去我那把东西放好,然后咱们吃饭去!”阿东笑着说道,眼睛里似乎有一道精光闪过,但还没等小鱼看清,那道光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阿东领着小鱼离开了车站,转了几个街口,又穿过了几条窄巷后,来到了一片低矮的自建楼房处。

两人走进了其中一栋三层的小楼内,小鱼刚一脚跨进,就感到楼道内一股冷嗖嗖的阴风迎面扑来。

她浑身一颤,一种道不清的感觉从她的心中迅速升起,是惊忧,是恐惧,还是……对于此时的她来说,不得而知。

小鱼跟在阿东的身后,沿着一条狭小的楼梯往下走去,然后在一个锈迹斑斑的铁门前停住了脚步。很明显,这是一间地下室。

阿东掏出钥匙打开了铁门,接着又打开了里面那道厚重的门,把小鱼让进屋内。

进去之后,小鱼发现这是一个大约十五个平方左右的小屋子。里面陈设极为简陋,靠西墙摆着一张木板床,门后竖着一张大大的破衣柜,别的什么都没有,根本不像是住家的样子。

她刚想回过头去问问阿东这是怎么一回事,突然听到“吱呀”一声轻响,紧接着身后有一道劲风袭来,然后自己就被一个身体重重地压倒在了床上。

惊恐之下的小鱼正要大声呼叫,就见一只毛乎乎的大手紧紧捂住了她的嘴巴……

倒在床上的小鱼惊恐地睁大了眼睛,这才看清楚压在她身上的是一个约莫年纪在二十七,八岁左右的陌生男人。

她奋力左右扭动着头部,却突然发现阿东此刻正站在一边,狞笑着看向她,犹如在看一头刚刚跌入陷阱的猎物……

小鱼不明就里,嘴巴又被身上的男人用手紧捂住,只能拼命从嘴中发出模糊不清的“呜,呜”声。

而压在她身上的那个男人并没有闲着,他腾出另一只手,三下两下就挣开了小鱼身上单薄的衣物,接着身体一挺,长驱而入……

霎时间,小鱼感觉自己稚弱的身体像是突然捅进了一根不停耸动的铁棍,将她的五脏六腑都快搅碎了……她想大声喊叫却喊不出来,身体已被死死钳住,唯有眼泪奔涌不绝……

阿东站在床边,脸上带着笑,像是在看一出精彩绝伦的好戏。看着看着,他从衣袋里掏出了手机,点开摄像软件,对准了那张床……

也不知究竟过了多久,小鱼发觉身上一轻,只见那个男人恋恋不舍地从她身上翻到了一边,喘着粗气对一边的阿东道:“哎呦,累死我了!快点,该你了,呵呵!”。

阿东一边笑骂着,一边解开了自己的裤带,二话不说就往小鱼身上扑去。可怜的小鱼头脑中一阵天旋地转,霎时昏厥了过去……

待她醒来时,发现那两个禽兽东西已经穿好了衣服,正坐在床边抽着烟,一脸狞笑的看着她。

小鱼想开口说话,但是嗓子眼里却像干涸的枯井一般,只能发出微弱的嘶哑声:“你们,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们要干什么……”。

“哈哈哈……”没等她话说完,就见阿东狰狞地笑了起来,“你说我们要干什么,呵呵,当然是要用你来赚钱了,否则……”说完,就将手中没抽完的烟头朝小鱼的大腿上狠狠捺了下去……

“啊……”小鱼疼得腿一抖,身体迅速蜷缩成了一团,只见她白皙细嫩的大腿上此刻竟被烟头烫出了一个透明的大水泡。可怜的小鱼不知道自己现在究竟该怎么办,只能蜷在那里“嘤,嘤”地哭泣着。

“好了,不要再嚎了!今晚你就出去接客,只要你乖乖听话,什么事都没有!否则,哼哼……”那个年长的男人瞪着小鱼恶狠狠地说道。

他叫阿伦,和阿东一样,之前都在同一家酒店里做厨师。这两个家伙平日里就好吃懒做,不学无术,但抽烟,喝酒,赌钱却样样精通。

每月当厨师那点钱根本就满足不了他们的胃口,于是这两个臭味相投的狗东西索性辞了工作凑在了一起,没事就琢磨着有什么可以迅速发财的门道。

在偶然的机会里,他们在网上接触到了一个叫做“代聊”的群体。两人立即从中嗅出了“商机”,并迅速组建了自己的聊天群体,群里面人大都是黑车司机和小姐。

所谓“代聊”,就是利用网上的交友软件去搜索附近的人,然后用网上的下载性感美女照片去招嫖。

等到把嫖客的电话,宾馆信息要来后,阿伦和阿东就把消息发到自己建的群里,以三百元到五百元不等的价格出售嫖客的手机号和位置。

黑车司机把嫖客信息买回去后,就开车去附近找最近的小姐拉过去。一次活一千到一千五不等,小姐可以从中提成三百元。

干了半年后,阿伦和阿东觉得这样来钱太慢,经过一番商量后,两人决定贯通这其中所有的环节自己单干。

他们了解到现在的很多嫖客都比较喜欢小女孩,于是就在网上以谈恋爱,帮忙找工作等拙劣的手段,去骗取小女孩的信任,而小鱼正是他们捕获的第一个猎物。

可怜的小鱼当天晚上就被阿东开车拉着出去接了客,从晚上十点折腾到半夜。到了最后, 身体上传来的疼痛已经让她麻木了,她什么都不记得了,只记得透过车窗玻璃她看到那晚挂在天上的月亮很红,很红,像毒血般的殷红……

之后,阿伦和阿东陆陆续续从网上又骗来了三个小姑娘,最大的才十七岁。其实他们俩的骗术,也就只能骗骗小女孩了。

和小鱼的遭遇一样,几个小姑娘都被骗到了那个肮脏的地下室。然后阿伦阿东把女孩的手机一抢,包裹一扔,恶虎扑食一般扑倒小姑娘的身上,蹂躏,录像……

接着就是逼着她们去接客,如果不从,就是皮带抽,烟头烫等等酷刑……

阿伦和阿东在这附近租了套大房子住,却让这几个可怜的姑娘全部挤在这间狭小的地下室里,扔几张席子给她们当床睡。

白天,他们俩倒着班过来监视几个女孩,防止她们逃跑。晚上,他俩一个负责上网寻找信息,一个负责开车拉女孩出去接客。

几个姑娘每天晚上从十点开始接客,一直到凌晨四点钟才结束,一晚上至少要接三,四个。要是夏天,得接十几个。得的钱全被阿伦和阿东拿去了,几个月下来他们俩挣了十来万。

白天没事的时候,阿伦和阿东就拿几个姑娘取乐,还拍下视频放到网上去炫耀。

在这种炼狱般的生活里,几个姑娘不是没有想过逃跑。但是那两个混蛋整天把她们几个看管得太严了,根本就没有机会逃脱。

她们也曾向嫖客求救过,但是那些嫖客嘴上答应着,裤子一提转脸就把这事告诉阿东他们,结果姑娘们得到的就是一顿暴打。

小鱼在这里已经被折磨得没有人样了,她整天精神恍惚着,像一具行尸走肉般任人摆布,到最后只剩下了一张空空的躯壳。

她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自己的父母,想回到那个属于自己的家。直到现在,她才明白只有在家,在父母身边才是最温暖,最安全的。但是,她明白的太晚了,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这天晚上,那三个姑娘都被带出去接客了,只剩下了小鱼。阿东的手机突然一响,原来是阿伦又发过来的嫖客信息。

“走,出去干活了……”他话没完就见小鱼捂着胸口,蹲在地上“呃,呃”地干呕着,一脸难受的表情。

“尼玛的,这么不小心,又中标了吧!真是晦气,耽误老子的生意。走,我带你赶紧去做掉……”阿东一边骂骂咧咧着,一边把小鱼拽上车,风驰电掣般驶了出去。

十几分钟后,阿东停下了车,把小鱼拉下车后两人走进了一条隐秘的巷子,敲响了巷中一户人家的门。

一个鬼头鬼脑的男人打开了大门,把阿东两人让了进去。“老价格,赶紧弄!”阿东对那个男人说道,然后不耐烦地朝小鱼努了下嘴,示意她跟着那个男人进去。

小鱼紧捂着肚子,跟着那个男人的身后进了里屋。屋里摆着一张妇科检查床,旁边散放着手术刀等器械,原来这是一家黑诊所。

“把腿张开点,快点,张大点……”那个男人不停地催促着躺在床上的小鱼配合好他,然后粗暴地将一把冰冷的手术器材伸进了小鱼的体内。

“啊……”小鱼疼得叫了起来,豆粒般大的汗珠从脑门上滚滚而下,双手则紧紧抓住床上那肮脏的看不出颜色的床单……

“叫什么叫,又不是第一次做了!瞧你那副样子……”那个男人一边粗暴地操作着,一边鄙夷地训斥着小鱼。

不大会功夫,手术结束了,小鱼强忍着疼痛下了床吸上了拖鞋,猫着腰捂着肚子走了出去。

阿东将一叠钞票放到了桌上,领着小鱼就走。回去的路上,他坐在前面悠闲地开着车,突然从后视镜中看见后排的小鱼面色惨白如纸,表情极为痛苦。

“就你天天事多,又怎么了?”阿东问道,“我,我疼得厉害,真的好痛……”话没说完,小鱼就昏了过去。

阿东见状吓了一跳,赶紧加快车速将小鱼拉回了出租屋。这时他发现小鱼浑身瘫软如泥,根本就扶不住。好不容易才把她弄进了屋,打开灯一看,小鱼的下身全身血,人也昏迷了过去……

阿东暗道不好,忙给阿伦打去了电话,将事情经过告诉给他。阿伦一听顿时也慌了神,叫阿东赶紧跑路,别再管小鱼了。

就这样,阿伦阿东带着其余三个姑娘离去了,把奄奄一息的小鱼留在了那个冰冷,肮脏的地下室里……

两天后,过来收房租的房东发现了小鱼,忙报了警。此时可怜的小鱼已经几天没吃没喝了,只剩一息尚存……

送到医院里的小鱼经医生诊断后发现,她是因流产手术操作不当引起子宫穿孔从而导致大出血。经过一番抢救后,她被推进了重症观察室。

中途,稍稍清醒过来一会的她强忍着身体上巨大的痛楚用微弱的声音对前来询问的警察说出了自己的遭遇以及阿伦那两个混蛋的车牌号,接着又昏迷了过去。

根据小鱼提供的车牌号,警察们很快就将躲在城郊的阿伦和阿东抓捕归案,同时将那个三个姑娘也给解救了出来。

警局里,面对几个姑娘的证词,阿伦自知大势已去,当即承认了自己的罪行。

但是,阿东却顽固不化,把所有的事都推到了阿伦的头上,拒不认罪。

他恬不知耻地对警察说:“你们想怎么判就怎么判,别瞎X问我了,我什么都不知道!”接着就是一阵得意的狂笑。

晚上,看守所里,阿东卧在木板床上,久久没有睡意。

虽然他白天在警察面前嚣张至极,但其实他内心还是恐慌的,因为他,心中有鬼。

午夜,来临了。辗转半宿的阿东此刻终于有了一些困意,他翻了个身,想调整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睡去时,突然发觉身下一片潮湿……

他用手往身下摸去,触及之处湿滑无比。他把手抬到鼻孔下一嗅,居然嗅到了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啊,啊……”阿东惊恐地叫了起来,但是无济于事。因为他发现此刻的屋里到处都充满了浓浓的血腥味……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大股一大股的鲜血犹如海浪般朝他汹涌而来,瞬间就将他一口吞噬……

阿东死了,死在了午夜。他是突发心梗而死的,没有人知道他为何会突发心梗,当然,也没有人想去知道。像这样一个满身罪恶的人,死得其所而已。

在同一时刻,死去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可怜的小鱼姑娘。

长期的营养不良和频繁的接客给她的身体带来了巨大的伤害,而这次在黑诊所流产不当造成的大出血对她本就孱弱的身体来说,更是雪上加霜。

她死了,死于子宫穿孔流脓导致多脏器感染并发的衰竭。在呼吸停止的一瞬间,她的魂魄离开了躯体,飘向了看守所。她还有最后一件事要做……

法律是严厉的,阿伦自会得到他应得的审判。

但法律的惩戒往往会滞后于伤害,面对无耻之人,有时它会是那样的力不从心……

那三个姑娘虽然被解救出来了,但是那些过往的经历会给她们的一生带来怎样的影响,那些不堪回首的记忆会在她们的心中停留多久,我们,谁也不知道……

或许,此刻的她们对这个世界早已麻木了。因为,她们的脸上虽有厌恶,有惊惧,有所有该有的一切,却唯独没有了,悲伤……

在这花骨朵一样的年纪,等来的却不是绽放,而是枯萎……

愿她们,或者更多像她们一样的人,能够早日走出阴霾,拥抱到属于她们的阳光!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