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小姨的冥婚 > 详细内容

小姨的冥婚

作者:青春战火燎天  阅读:131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这个是发生在我小姨身上的故事。小姨去世的时候她只有16岁,当时我还没有出生,一切都是听我母亲和邻居讲的。

小姨在16岁那年突然得了一场怪病,整个人从以前的正常的样子变得神经兮兮的,不停对着镜子傻笑,病严重的时候还口吐白沫。当时愁坏了在外做农活的外公外婆,全家人不得不放下农活,陪她跑遍了城里的大小医院。就算是这样,也没能查出病因。

之前,村里就有人说是外公买了周家的房子才会这样的。一开始不迷信这个的外公有点相信了。因为我们家是外来到这个村里的,买了周家的那块地,那块周家地是周家人祖祖辈辈辛勤耕种的,周家的后人要到别的地方去,就把地卖给了外公。小姨得病,大家认为是周家人的祖宗不高兴外人占了他们家的地,所以想尽办法害倒我家里的人。老一辈人认为东西是别人家的就不应该去霸占。村子的人议论纷纷,说我们家应该早点搬走,要不然伤的不止我小姨一个人。我外公还是嘴硬:“什么鬼啊,我天不怕地不怕,居然会相信这个封建的家伙!”

就是这句话一说,小姨的病加重了,整个人没事往江边走,还跟着小船跑。有一次差点掉进江里淹死了,幸亏被渔民救上来了。从那以后,小姨就被外公外婆看得紧的,卧病在床,再没有出过门。那个时候,村民都在关注我家小姨的病情。在外公外婆的眼中小姨的病让他们很没有面子,又加上鬼神之说,外公外婆对她的照顾越来越少了。

我母亲心疼这个小妹,农活不忙的时候,就进屋子照顾小姨。可是偏偏这个时候,隔壁的沈奶奶叫住了我母亲,她问我母亲为什么那次小姨跳水之后,白天不放她出去,晚上放她出去?晚上天天往山头跑,诡异的很。

山头那里有很多坟墓,沈奶奶的菜地又在附近,她说看到小姨去坟地是常事。沈奶奶迷信,认为小姨粘上了不干净的事。

我母亲听到以后说,没有的事情,小姨24小时都是在家人的眼皮低下,她生着病窝在床上怎么可能出门?

谁说没有呢,你妹妹穿着大红袍子的衣服,脚上穿着鸳鸯的绣花鞋,脸色也比以前好看了许多,就是见到我没有打声招呼而已。沈奶奶说的有鼻子有眼的。我母亲想小姨没有查出病因,会不会是她在装病?

我母亲气呼呼地去找小姨,问她是不是在装病?

那会的小姨脑子是清醒的,她的声音很细,有气无力像痛彻的低沉说:“姐姐,你要相信我,我没有!”

我母亲心里发毛的,误会解除了,但是怪异感上来了。沈奶奶不像是说谎的人,难道沈奶奶遇到的不是小姨?我妈哆嗦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那天晚上,我母亲就睡在小姨的旁边。她从小姨病了就没有好好做一场梦,这次我母亲意外做了梦。

梦里,我母亲看见有个穿着喜服的女子背对着她在一古香古色的镜子面前画眉,我母亲在镜面上看到那个盛装打扮的美艳女子居然是小姨。我母亲怒了:“你说你不是装病,你说你这是在干什么?”当时的她不知道自己是在做梦。

屋子内的空气在快速流动,十足的风劲吹着我妈的后劲背都凉了。

小姨暗含秋波,濡着泪和我妈说:“姐姐,对不起,这是我最后一次见你了,过几天我就要走了。”

我母亲看着她一身打扮,又听说她要走,以为她承认了装病的事实,更加生气:“你才多大啊,想着嫁人,我还没有嫁,你要跑哪里去?”

我母亲性格火爆,上去就想给这个不争气的妹妹一巴掌。结果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地抓住,慢慢捏紧,我母亲突然感觉有一种窒息的疼。

“你不要这样对姐姐!”小姨弱弱对空气喊着,一脸的心疼,“她是为了我好,才会这样的。”

我母亲感觉自己被放开了,很慌张地跑出那个屋子,可又看见小姨的衣服一下子变成了白色,原先戴着凤冠的头发披了下来,两只眼睛充满着血丝,眼角附近是青红色色的,看着我母亲那种难以置信的眼神,我母亲一步步往后退。“姐姐,你不要怕,我真的是和你来道别的。”

忽远忽近的声音让我母亲立刻从梦里惊醒过来,额头冒冷汗。她看到小姨好好呆在床上,她才发觉那是一场梦。她以为是沈奶奶说的话起了影响才会做这样的梦。

此时在窗外闪过了一道黑影子,我母亲又是一惊,惊出一身冷汗。她也不是什么胆小的人,穿了一件外套就出去看看。那个时候是凌晨两点了,外面一片黑。

我母亲看见村里的祥子叔抽着烟站在我家门口的前面,我母亲问他为什么站在这里。

祥子叔说他刚刚打完牌,回家经过我家时看见有一身黑衣的男子送小姨回家,小姨进门后,那个黑衣男子还在窗边偷窥,他不放心跑过来拍了那个男子的肩,那个男子头也没回得就走了,浑身上下透着一份冷意。他正纳闷,我母亲就来了。

第二天小姨醒了,她彻底听不懂大家在说什么了,变得疯疯癫癫的,对着镜子傻乎乎地流着口水。这会,外公是真的相信了有鬼神保佑一说,决定去找周家人把房子和地还给他们家。这块地别人也不能要啊。

天大地大,往哪里找啊?

小姨趁着大家不注意的时候,又往江边跑。看着船就傻笑,“我要船,我要船,他会来接我的。”语气如孩童般,没有人在意她在说什么。

沈奶奶和样子叔的话在村里传了遍,大家都知道小姨被鬼神给跟着了,可我母亲总觉得是他们看错了。

还是小姨的死给了我母亲打击。

她死的无声无息,第二天起床大家都以为是她想多睡会。中午叫她,她都没起来。之后,再也没有起来。

小姨的尸体冷在床上,全家哭晕了。我母亲也病了,倒在床上晕了过去。

“姐姐,姐姐,替我照顾好父母。”这回,小姨穿着那身中式的大红绸缎的新娘装,唇间有着她的欢快,有着她的悲伤,有着她的期许。

不知道怎么一回事,梦境突然转向了江边,那一片葱葱郁郁的山间,有一个挂满红色灯笼的花船游来,上边还站着一个穿着黑衣的男子,戴着黑帽子,胸前别着大红花。他一脸爱意,向小姨招招手。

船近来,我母亲才发现他是一个极好看的男子,他的目光很冷,有了很冷酷的轮廊,一脸的青色。我母亲不好描述这种美,她说和谢霆锋差不多好看。

小姨搭上他的手,跳到了船上。回头对我母亲笑着说:“姐姐,再见了。”

我母亲追着船跑,说:“你走了,不管爹娘了?”

小姨听到了,身子抖了一下,无奈摇摇头,一副想哭的样子,还是果断站在船上。

男子转身瞪了我妈一眼,我母亲哆嗦着,这个感觉就像那次在屋子里被人掐住一样。

小姨死的头七,我母亲的病就好了,从那以后家里就没有发生什么很大的事情了。

当大家很快遗忘这件事的时候,外公外婆和我母亲聊天的时候,告诉我母亲有一次晚上他们同时梦见小姨穿着喜服拜别他们,一脸的不舍。

知道故事的人们,有的说小姨得那场病的时候小姨的魂早就被钩走了。有的说那个男子是她上辈子的丈夫,余情未了,这辈子是来续缘的。也有人说,那个男子是周家人,小姨嫁给他是保全我家,更有人说那是黑白无常的黑无常,他看上了小姨。不管怎么样,小姨是和鬼走了,和鬼结婚了,村子里的老人都把它叫冥婚。

小姨的冥婚故事虽然随着时光的流逝也许不会被人提起,但那确实成了我母亲那些人心头上的一道疤。事情的真相究竟是怎样的?可惜没人知道。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