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梦魇 > 详细内容

梦魇

作者:我媳妇用不着蓝颜宠  阅读:186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凌晨4点半,莹霜被夜尿给涨醒了。这时南方的夜已有点微黄,不知是路边的灯光还是初升太阳的余光。水龙头滴答滴答的,在此时显得一丝的诡异,莹霜疑惑,不是明明关了水龙头吗?
方便完之后在进入那个狭长的过道时,一丝微凉从背后袭来,她打了个冷颤。不禁加快了脚步,在进入被窝之时看着对面的室友像猪一样的睡姿,她安心地躺在了床上,他们可是凌晨1点睡的啊!迷迷糊糊中,她感觉自己回到了可爱的故乡。那一片竹林,那一望无际的田野,还有那个阴深的后院。她看到了一张久违的脸,可是这次不再是那么慈祥的看着她的,眼神里面带着一点嗜血的妖媚,她不再是莹霜一直想着的那个人。冷峻的脸庞上夹带着阴笑,有一种胜利的洋洋得意。她看着莹爽慢慢地走近幽幽地说: ;走吧,我来接你来了。;莹霜慢慢地后退,一直退,退到门口。她准备这一下冲出去,可是门却一下夹住了她的手! ;我叫你跑我叫你跑!;身后传来噬骨般寒冷的冷笑,莹霜鼓足了一口气毫不犹豫地飞奔而去。她顾不了手的疼痛,一口气跑回了家,那里爸爸和妈妈正在画着满院的竹子。为什么都是那院子的竹子呢?还来不及问,一阵疼痛一下从梦中惊起,她抚摸着手借着微光她看到了一条殷红。一丝红线印在了她的手上。这时窗外的天空依旧是浑浊中带点黄。树影在风中显得格外的肃杀诡异。莹霜看着窗外睡意全无,突然间感觉自己又被人强制地拉入一境地。这时不再是那张曾梦想了千万次的脸,是一袭红袍的女子,她用悲哀的眼神看着莹霜,当莹霜在梦中回忆时,那女子的眼里突然流出来血泪,然后变得脸越来越狰狞,似乎就站在莹霜的床边,莹霜的思维是无比的清新的,她突然想起了室友来,这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了,她大声地叫着,可是室友似乎没有反应,她想转过头,可是看到的只有室友的一双脚,她怎么也看不到室友的脸。这个回头好难,似乎用尽了她一生的力量。满脑子的都是,那个狰狞的面孔,红色的衣服,留着血的泪的眼睛。是不是没有叫出声音来呢?莹霜又试了一次,室友还是没有听到。就这样那女子突然间,向莹霜扑过来,在寝室的地板上,莹霜拿起了一根绳子,他也不知道这绳子是什么时候突然间就出现了,然后用力地抽打着,女子的笑声中夹带着悲伤,慢慢的,身影有点模糊,可是她的面容却在任何地方都可以找到,怎么也挥之不去。
"霜,起来了都七点半了,要上课了"室友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来,莹霜猛地一惊起。大声道: ;刚刚我叫你你怎不回我呢?;
室友满脸疑惑地看着他, ;你有叫我吗?;
;你怎么睡得像个死猪一样啊;莹霜抱怨道。 ;啊啊,真是的太烦了,怎么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啊!;
;噩梦了啊;室友很神秘的说。
;这也太真实了吧!怎么可以说是梦呢?;莹霜说着。
;那你不是四肢健全地在这里吗?;室友反驳道! ;难道有什么不正常吗?;
多么熟悉的面容啊!可是我这么久想不起来了呢?莹霜自言自语地说着。洗漱完之后就直接地走了。
一扫昨日的炎热,这一早这个城市进入了这一年最冷的开始,路上叫买早餐的人也少了,莹霜快步地来到小卖部照常买了一瓶牛奶,和一个面包,可是今天面对这美食她却没有一点的食欲。落叶被风吹起,在必经的小巷处时总感觉有点阴沉,阳光原来一直都没有出来,那昨晚是灯光的微黄!
昏昏沉沉的上了两节课,莹霜总感觉一股睡意袭来,头也格外的疼痛。
他和室友打了个招呼就说, ;昨晚没睡好要去睡觉了。;
书本都懒得收拾,托着沉重的步伐走在回去的路上。他打算好好地补上一觉,宿舍没有什么不同以往的地方,那只是个噩梦而已,莹霜安慰自己道。
打开门径直地睡到床上。她实在是太累啦!昨晚和室友在外混到了十二点才回来,还被这奇怪的梦魇惹上。
一上床她很快就睡着了,梦啊不断延长的梦,又将他带到了家乡那个小院子里面。那里竹叶衰败,黄叶一层层的布满了院子里的地坪,她看不到那熟悉的脸,有时候她想即使有时候那张脸在梦里那么的狰狞,她也愿意看到。那是儿时她最难忘的记忆啊!再走过不远的地方,她突然感觉到全身疼痛不已,像火在燃烧着躯体那般疼痛,又像是身体被别人用刀一刀一刀地割着的钻心的痛。她看着不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想大呼。突然间她猛地坐起来,汗流流了一身,似乎身体还在痛。莹霜看着撩起衣服看着,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她又躺在床上一丝不祥滑过她的心里。
距离第四节课下课还有一个小时,她拿起手机准备打电话给室友刚刚按下键一个最不愿意听到的声音出来了。
;该死!;她骂道,昨天忘记交话费了,午饭必须自己去解决了,她决定再躺躺,11点半最好的吃饭时间不挤,菜也刚好出来,这样也可以顺便交下话费。
她反反复复地看着手表。不想睡,也不想起来。十一点半,不多不少,她猛地跳起来,像要去干一件大事一样地走出了宿舍。
走进食堂,吃着饭总有一股恶心的感觉从心里泛出来。连最喜欢吃的菜也提不起劲。她索性放下了筷子。
路过营业厅交了话费,打开手机。她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嘟嘟嘟三声过后,熟悉的声音传过来,提着的心也就放下了。
;家里还好吗?;莹霜问着。
;你堂姐昨晚和你们永别了!;话筒那边传来她母亲惋惜的声音。
她的手微微地抖了一下,默不作声了。
最后她说了一声: ;过几天再打回去,我现在有事情了,注意身体!;泪一滴一滴地落在了地上,她没有嚎啕大哭,只是想着想着那个她从小一直跟屁股后面的堂姐就走了。想着那个时候奶奶,堂姐,莹霜一幅美丽的画面在那个满是竹子的庭院。笑靥如花。
泪一滴一滴的滴入了土壤,她似乎看到了那个悲伤的眼神,他怎么会忘记呢?
她似乎看到奶奶带着堂姐画面。
她一直一直地走着,她觉得她该回去一趟了,已经很久没回去了。
那个庭院落败了吗?
她回到宿舍,打了个电话给室友叫她帮忙请假,她说有事情需要处理几天。简单地收拾行囊。她决定马上就回去看看看一眼就回来,隔着玻璃坐在公交车上,外面的景物是模糊的!突然间车身剧烈的摇晃,尖叫四起。染红了的眼眸。一滴晶莹的泪流下,莹霜看到了奶奶和堂姐微笑的画面。她们似乎再说:来吧来吧,我们一起走吧!莹霜笑了。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