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我和女鬼有个赌约 > 详细内容

我和女鬼有个赌约

作者:浩南  阅读:187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高中时期,我是在县一中度过的。虽然是我们县最好的高中,但是前期规划有缺陷,我们学校的学生宿舍远远不能满足学校需求。加之学校周围又紧邻闹市,基本上没有对外扩展的可能。

所以学校的后勤保障是跟不上的,有不少学生都在校外租民房住。这样一来,我们学生除了上学之外,就有了较大的活动自由度。

为了减轻经济压力,我与同班的大胖合租了一间民房。所以我俩每天同吃同睡,同上学。每到晚上下晚自习,我们都会在学校周边的闹市逛到深夜才回去睡觉。

没有学校的约束,真的很幸福。一天晚上,我俩吃了夜宵,又不想回住处太早,就到学校操场遛弯儿,顺便消消食儿。

学校操场是对外开放的,不仅是学生情侣卿卿我我的好地方,也是不少社会上的大爷大妈健身锻炼的好去处。

看着身边路过的一对对的小情侣,大胖可能受了刺激,忍不住骂道:“年纪轻轻不好好学习,整天在大庭广众之下搂搂抱抱,成何体统,对得起父母的养育之恩和老师的谆谆教导吗?有这闲工夫,还不如去教室做两套卷子呢!败类!”

“得了吧!你,别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你吃的满嘴流油,怎么不去教室上自习。食,色,性也。咱们都是一路货色,谁也别说谁。”我揶揄道。

“呵呵……说的也对,小森,交不上女朋友,咱们可以在吃上得到补偿,是吧!女人看不上咱,美食可不看咱的颜值。”大胖笑嘻嘻说。

“是啊!美食是不看你的颜值,但是却看你兜里有没有钱,一定程度上,美食和美女都是一样的,如果你真的有钱,还怕交不上女朋友么?”我说。

“嗯!你还别说,你这家伙说的话还挺有哲理的。”大胖搔了搔脑袋,也很认可我的话。

“你们男人就是这样看待我们女人的吗?”一个略微带着愠怒的女声突然在我们背后响起来。

我俩吓了一跳,回身一看,才发现我们身后停着一辆宝马车,车窗开着,驾驶座上坐着一位身穿黄色低胸连衣裙的大眼睛美女。

她皮肤白皙,鹅蛋脸,五官精致,如瀑的披肩长发,虽然坐着,但是也能看的出来身材很棒,因为从我俩的角度看去,她浑圆高耸的胸脯透过领口已露出大半,我不禁热血上涌,幸好我比较有定力,没有喷鼻血。

女子眼角隐隐还有泪痕,像是刚刚哭过。她看年纪比我俩大上几岁,也就二十三四岁吧!正是女人最诱人的年龄。

她眼神冷漠的看着我俩,似乎对我俩刚才的表情充满了鄙夷。

“咋了大姐,你咋还偷听人说话呢?”我清了清嗓子,表达了对女人打断我俩说话的不满。

“哼!你刚才说,我们女人爱的只是男人的钱,对么?”女人又质问道。

“不然呢?如果我一文不名,你会嫁给我吗?”我也来气了,无端遭到这女人的一顿抢白,我也很压抑。

“如果你身上真的有吸引我的地方,我当然会嫁给你。”女人说的斩钉截铁,似乎在赌气。

“你看我帅么?”我弯腰凑到女人车窗前,问道。

“不帅!”女人回答的很干脆。

“那你看我还有别的能吸引你的地方吗?”我又问。

“暂时还没发现!”女子又冷冷回了一句。

“要不咱俩接触一阵子,看看你会不会爱上我这个穷学生?”我嬉笑着打趣道。

“行啊!你叫什么名字?在那个班级!”女子还来劲了。我自然不能认怂,连忙答道:“我叫刘森,高三八班。”

“呦!巧了,我曾经也是高三八班毕业的,我是你学姐,我叫许婷!”女子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你们有火么?”徐婷又问。

“有啊!给你!”大胖从口袋里掏出一支打火机,递给了许婷。

许婷也不客气,从挎包里拿出一盒烟,抽出一支,点燃了,抽了起来。

“行,刘森,我记着跟你的约定了,咱们回头见,我还想再待会儿,你们自便吧!”许婷口中吐出一口烟,头靠在座椅上闭目养起了神,那模样有几分烟花女子的风韵。

“行,大胖,咱们回去睡吧!”我拍了拍大胖的肩膀,准备回住处。

“哎呀!兄弟,看不出来啊!你撩妹还真有一手。这个许婷可真不赖,典型的白富美啊!你有福了!”大胖在路上不停的念叨,对我满是崇拜。

“得了吧!你看她明显是感情受挫,在那里生闷气呢!你以为她会跟我当真吗?说着玩儿呢,赶紧洗洗睡吧!”我不以为然,许婷确实很漂亮,也很诱人,但是我明白我的身份,对于她来说,我只是一个过客,只是跟她聊了两句天,互相留下了姓名而已。谁知道她的名字是不是真叫许婷。就像在公交车上偶遇的陌生人,聊上两句,等下了车,还不是各奔东西,今生不再有交集。

晚上,我和大胖聊了一会儿,就昏昏沉沉的睡着了。也不知过了多久,我被一阵冷风吹得直打哆嗦。这大夏天的风怎么这么冷呢?我从床上坐了起来,准备去把窗户关上。

可是窗外明明没有一丝风,怎么屋里会这么冷呢?我又看了大胖,他正四仰八叉的躺在床,只穿了个裤头,还睡的跟死猪一样。难道他不觉得冷么?

“刘森……”我正纳闷间,忽然听见有人叫我的名字。是个女人的声音,轻柔,幽长还有点阴森。

我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就在这时,我听见门口传来咔咔的声响,定睛看去,只见门把手正在缓缓的转动。

“谁……谁在外面……”我有点害怕了,连忙踢了大胖一脚,想把他叫醒,可是他就像死了一样,呼噜声也停止了,甚至听不到他的呼吸声。

“刘森……我来找你了……”就在这时,门突然打开了,一股阴风灌了进来,冰冷刺骨。我吓得僵在了那里,一动也动不了。

这时,门口探出一颗脑袋,长发如瀑,遮住了半张脸,另半张脸露了出来,白皙的皮肤,大大的眼睛,嘴角还露着微笑。

“许婷?你怎么来了?”没错,这个女人正是许婷。

接着她的身体也挤进门,我一看她的身子,差点吓尿了。她的身体已经被烧焦了,只剩下残留的皮肉组织包裹在骨骼之上,满屋子都是尸体被烧之后的焦臭味。

她的脑袋歪着,斜斜的盯着我看,一只手撩开了挡在眼前的长发,只见这半张脸已经烧的面部全非,我看着都想吐。

“咱们不是商量好了吗?我跟你接触,接触,你愿不愿意做我的男朋友啊!”许婷的身体以一种怪异的姿势挪动到我的身边,用焦炭一般的手臂一把将我拦在了怀里,那力道极大,我死命的想要挣脱,可就是挣脱不了,她正在用力把我的头往她已经烧焦的胸腔里按,我的鼻腔充满了呛人的焦臭味儿。

我要窒息了,慢慢的失去了知觉。

“唉!小森,起床了,上学了!”我的脸被人抽了几巴掌,努力睁开眼睛,见是大胖趴在我眼前。

“啊!大胖,我没死,你也没死!”我激动的坐了起来,见屋里与往常一样,没有任何异常,阳光透过窗户洒进屋里,感觉好温暖。

原来是一场梦,不过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怪梦呢?想到这些总有些心绪不宁。

我和大胖去上学,路过操场时,见有很多人围在操场之上,还有警车停在一旁。

“一定出事了,咱们去看看!”大胖素来好事,拉着我就去看,好不容易挤进人群,我傻了,一辆汽车烧的只剩铁架子,依稀从车头的标志上能看出是辆宝马。

“唉!昨晚上这辆车也不知怎么了,居然着起火了,由于时间太晚,也没人帮忙。里面的姑娘被活活烧死了,哎呦,惨哦!都烧焦了!医院刚把尸体拉走。”旁边一位大叔跟一位大妈在窃窃私语。

“许婷,是许婷,她真的死了!怎么会这样!”我失神的挤出人群,想起昨晚的梦境,我哇的吐了起来。

“小森,你怎么了?”大胖见我脸色煞白,十分担心我。“要不我给你请个假,回去休息吧!”

大胖帮我请了假,送我回了宿舍,我头晕目眩,躺在床上休息。

“你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那个烧死的人是许婷啊!真可惜啊!多漂亮的女孩啊!”大胖不停的摇头叹气。

“得了,我把昨晚我做的梦,跟你说了,你就不觉得可惜了。”我白了他一眼,就把昨晚的梦详尽的跟大胖说了一遍。

大胖听完也脸色腊白,许久才怯生生的说:“你该不会被女鬼缠上了吧!”

“她为什么要缠我,我跟她又不熟!”我大惑不解。

“我猜还是因为你俩打的赌,我听人说,不要在将死之人面前承诺什么,否则他死了之后,就会因你的承诺形成执念,缠着你不放。”

“你别扯了,我怎么知道她会死,我要是知道她会死,绝对不会跟她多说一句话。”我听他这么一说,也害怕了。

“大胖,要真的是这样,我该怎么办!”我心虚的问。

“我想想啊!”大胖搔着脑袋,头皮屑落了一地,终于恍然大悟般拍了拍脑袋,说道:“你要想摆脱她,就要履行你的承诺,和她接触接触,不要露出害怕她的样子,不然她会认为你嫌弃她,有可能会记恨你。”

“那我该怎么办?”我又问。

“那就想方设法让她嫌弃你,当她看不上你,自然就不会跟你纠缠了。”大胖说。

“你说的靠谱么?”我问。

“应该靠谱吧!”我研究过女人的心理,女鬼也是女人,这招应该管用。看她还来不来找你,如果她来了,就用这招试试。

这天晚上,我和大胖晚自习后照例去吃夜宵,吃完了没敢去操场,直接在闹市人多的地方溜达。这样更有安全感。

“刘森!”正行间,脑后突然有人叫我的名字,我头皮顿时像炸开了一样,这声音我再熟悉不过。是许婷,她果真来找我了,我不敢回头,我害怕看见她被烧的焦黑的身体,太吓人了。

“刘森,你为什么不回头看我!”一个轻盈的身影窜到我面前,长发披肩,皮肤白皙,身材婀娜多姿。还是原来的许婷,楚楚动人,和生前一样。以至于我有种错觉,她没有死,还好好的活着。

而这时,我发现大胖不见了,在来往的人流中,我居然找不到大胖了。是幻觉,一定是幻觉,恐怕我遭遇了鬼打墙,身边的人和物都变得虚虚实实,似真似幻,只有许婷给我的感觉是那么真实。

“啊,好巧许婷,逛街呢!”我故作镇定。

“是啊!正好我没事,陪我逛逛吧!”许婷一把挽着我的胳膊,那一刻我的心脏扑腾的厉害,不是害怕,而是激动,这幻觉太真实了,我还从没和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近距离接触过。

那一晚,我陪着她在街上逛了许久,期间我刻意做出挖鼻孔,打嗝,放屁的举动,就是让她觉得我素质底下,羞于和我为伍。

但是她竟毫不在意,依旧甜蜜的冲着我笑。

我怀疑她是不是神经大条,于是故意问她,“我这人有很多坏毛病,你会不会觉得我很不堪啊!”

“不啊!谁都会有些臭毛病,抠脚,挖鼻孔,磨牙,放屁,很多人都有,在我面前你不刻意伪装自己,说明你不把我当外人,敢于展示最真实的自己。我很喜欢这样的你。”

听她这么一说,我彻底崩溃了,弄巧成拙了。

“好了,谢谢你陪我,该回去休息了,咱们明天见!”许婷说完,转身不见了。

“嗨!你在这原地转了两钟头了,你头不晕啊!”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如梦初醒,只见是大胖,街上基本上已经没了人。

“你看见她了?”大胖问。

我点了点头。

“搞定了?”大胖又问。

“搞砸了,她说她喜欢我!”我说。

大胖听了脸都绿了。凭什么啊!你又是挖鼻孔,又是打嗝,又是放屁,快把人隔应死了,她居然还喜欢你,她有病吧!我怎么没遇到这种女人!大胖有些抓狂。

“你要给你,明天你陪她。”我说。

“算了,我不是她的菜。”大胖无奈的摇了摇头。

接下来的几天,我与许婷每晚在街上相遇,陪她逛街,期间我使劲各种招数,甚至像色狼一样摸她的屁股,但是,她都没生气,反而更加喜欢我。我彻底疯了。

“要不你就从了吧!有这么漂亮的女鬼每晚陪着你,不比打飞机带劲呐!”大胖能支的招都支了,我也都用了,没辙,反而许婷越来越欣赏我,她一直用生前的样子见我,也挺赏心悦目的,但是我一想起她被烧焦的身体和面目全非的脸,就觉得隔应慌。

“要不就下剂猛药,直接说你们不合适,比如说她年龄比你大,到时家长肯定不接受了,等等。让她知难而退。”大胖又说。

我想想也是。于是狠狠心,决定冒险一试,也许会激怒她,到时我就死定了了。但是这样天天被她缠着,早晚我也得死,长痛不如短痛。

第二天晚上,我下晚自习直接去了操场,那里人不太多,说话也方便。操场上的汽车残骸早就被拉走了,我站在当初我们见面的地方等她到来。我知道,无论我在哪,她都会找到我。

不多时,许婷衣袂飘飘,出现在我眼前,依旧那么美丽。

“刘森,久等了!”许婷说。

“许婷,今晚我有件事想跟你说,我……”我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我的内心是挣扎的,我不想与她分手,我甚至天天想见到她,哪怕她是鬼,我发觉我真的爱上她了。

“什么也别说,我知道。”许婷踮起脚尖吻向我的嘴唇,柔软而冰凉。我全身酥麻,忍不住抱着她拥吻起来。

过后,许婷眼眶流下一行清泪,喃喃道:“刘森,我知道我们不可能在一起,你早知道我是鬼了吧!”

“嗯!我知道!”我点了点头。

“那晚我是自杀的,因为我深爱的人抛弃了我,我很伤心,正巧又遇到你和胖子说女人如何如何,我一时生气,就和你打了赌,说的其实也是气话。可是当我死了之后,我又不甘心,我又想起和你的赌约,我想看看是不是所有男人都和那个负心汉一样。

很高兴你陪我这几天,你是个好人,不是所有男人都那么不堪,我知道你很害怕我,但是你还是愿意和我继续这个赌约。你让我尝到了恋爱真正的滋味,谢谢你!今生我已浪费,但愿来生不再后悔。再见,刘森!”

许婷说罢,向后退了几步,冲我挥了挥手,清丽的脸上露出一个舒心的微笑,“再见!”说罢,她的身影就彻底消散在夜空中了。

那晚,我回到宿舍,心情沉重无比,一句话也没跟大胖说,倒头便睡。第二天,我只跟大胖说,许婷离开我了,别的什么也没有说,那晚她对我的一吻却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许婷的事也证明了我的观点是错误的,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是拜金主义者,感情这东西,是因人而异的。

(完)

本故事独家授权【鬼姐姐】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姐姐】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