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鬼家嫂 > 详细内容

鬼家嫂

作者:看得淡点灬  阅读:170 次  点赞:0 次  鄙视:3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以下的个案发生在上个世纪末的1999年。而占士是一名保险从业人员,刚刚新婚不久,新搬入位于郊外的居所。而他们夫妻二人选定了在西贡区组织二人世界。在地产公司的介绍下,他们租了一间面积达700尺的村屋连天台单位,位置也不算太偏僻,除了靠近马路之外,邻近又有其他村屋,因此他们对这里的治安很有信心。

  由于本身的职业关系,占士很主动地和友善地去结识左邻右里。但是唯一正对著他家露台的一户却颇为神秘。占士每次从露台望过去时,都发现对方的窗户总是不分日夜地拉上窗帘,虽然偶有灯火透出,但他从来未没见过一个人影在这家中出现,于是他心裡认为对面那间也许是「吉屋」。

   一晚,大概午夜12多点,占士驾车回家,正在楼下泊车之际,忽然发现对面那幢村屋的3楼露台上站著一个人,这是占士是首次看见那屋里中的「她」出现!

  她是一个20来岁的女人,有著又鬈又长的秀髮。当时她身穿泥黄色的睡袍,幽幽地望著占士。占士立即把握机会走近一点,向她挥手招呼问好。可是,对方却没有他预期的回应。她虽然一直望著占士,但却没有半点反应,她的脸上彷彿连半分表情也没有,木訥得像一个没有生命的「公仔」。占士见对方完全不理睬自己,只好转身离去,返回自己的家。

  在沐浴更衣之后,占士惯性地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看书。他无意地望向对面那间村屋,发现那个女子仍然站在露台上,还没有离去;但这次有点不同,对方看来是在向他挥手示意,於是他也走出露台,也向她挥手表示友好。可是,她似乎对於占士的问候,依旧全无反应!她只是不断地重复著挥手动作而已,其脸上并没有一丝表情的变化,而动作亦显得非常缓慢。

  此刻占士开始觉得不妥,心想住在对面屋的这个女人何以这样古怪呢?他心裡已认定对方有精神病,於是他转身走进睡房,告知太太对面3楼原来住了一个「傻婆」。

  但当二人一同往露台察看时,却再也看不见那个古怪女人的踪影。他心想那女人也许已返回屋内。

  第二天的深夜时分,占士又驾车回家,他发现那个神秘女子再次出现在露台上。然而,在开啟地下闸门之际,他突然听到一把女人声音从远处传来:「喂!先生,為何明明看见我,却装作看不见呀?」话声方落,占士便立即回过头来,望向声音来源的方向,谁知说话的人已经消失了,他身后及周遭都空无一人,原先站在露台上的那个女人亦瞬间不见了踪影,占士暗觉古怪。

  这夜,占士依旧在睡觉前,坐在厅中沙发上看书。正看得入神之际,露台处突然颳起一阵大风,於是占士放下书本,上前把露台的门户关上。忽然,一道黑影扑向他的面前!看清了,原来是一条女性衬衣丝巾飘到他的面前,占士放眼望向对面单位的露台,看见那个女人又再次站在露台了!

  这次占士肯定她是正望著他而挥起手来的,於是他步出露台,向对方询问:「太太,这条丝巾是你的吗?」神秘女子没有回答,只是微微地点头示意。虽然这时已是夜深,但有风度的占士仍决定把吹了过来的丝巾交还给对方。「太太,既然是你的,我现在就将它送回给你。」

  不一会儿,占士便提著丝巾走到对面屋的地下,他按动3楼的门鐘,但等待了很久,也没有人前来应门。於是他走出一点望向那女子所住的3楼单位露台,那位神秘女子此时又不见了!

  占士眼见闸门毫无动静,便尝试按2楼的门鐘,看看有没有反应。不久,一位男士下楼来应门,这位男士姓莫,占士是认识莫先生的,但彼此的交情只止於点头招呼罢了。占士想将丝巾交给莫先生,告诉他那条丝巾其实是属於楼上的那位小姐的,但因為颳起了大风,才把丝巾吹到他家的露台。

  莫生听罢,登时面色一变,说话也显得紧张起来!他叫占士把手中的丝巾扔在地上,又邀请占士进入他家中倾谈。

  两个男人在大厅中坐下,气氛有点不自然。因為莫太太与儿女已在房中入睡,所以莫生把声线故意压低:「占士,你真的看见『她』吗?」占士急不及待地追问:「怎麼莫先生你这般紧张呢?楼上那个女人是不是有精神病呀?」

  「什麼精神病呀!楼上哪裡有人住呢?你看见的『女人』不是人呀!而是楼下业主李先生那个媳妇呀!不过,她已经死去好几年了,她是在村口给车撞死的,而在她死后不久,她丈夫就返回英国住,只剩下两个老人家住在地下那层楼。本来他们打算将3楼卖出的,怎知怎样卖也卖不出。原来有一次地產公司的职员在晚上大约7时多约同一对夫妇到来看楼,初时他们都颇满意,更到天台处商量价钱;后来看楼的那个女人返回3楼去洗手间,当她如厕后出厅时,竟然看见有个『女人』站在门口外面,初时她还以為那个『女人』是人,『她』还跟看楼的女人说:『小姐,你是不是来看楼呀?这裡的风水不好,会令夫妻分离,而且还有鬼呀!』看楼的女人听过后感到十分愕然:『不是吧!你别说笑了!太太,我不信这些东西的!』谁知那个『女人』立即露出兄恶样貌,还发了疯般大嚷:『我没有说笑呀!我没有骗你的!这裡真的有鬼呀!你信我吧!不信的话就看看我吧!我没有脚的!我对脚给车撞断了呀!』那个『女人』随即将睡袍掀起,看楼的女人望向『她』的脚部,一看之下,一下子就给吓晕了!后来这对夫妻搬去白石台居住,之后才有人公开这间屋闹鬼!你说,有谁会敢买楼上单位呀?」

  「莫先生,你住在下面,那你不怕的吗?」

  「怎会不怕呀!我跟太太都想搬走呀!但却又没有人肯看楼买楼,没办法卖出单位,唯有平时时小心一点!我的姐夫曾学『神打』,他帮我请了一个『关帝』坐镇,我还在家裡贴上了平安符,所以一直以来都没有事情发生,只不过是偶尔听见楼上会传来移动椅的声音,但都习惯了!」

  翌日早上,占士和太太一起出门上班。在车厢中,占士的太太发现有一条丝巾放在司机位旁边,於是向占士问那到底是属於谁的,占士一看之下大吃一惊,原来这条丝巾正正就是昨天晚上已掉在一旁的那条,这一刻在太太面前,他只好强作镇定,推说是公司女同事的,他不想将实情告诉太太,怕她会被吓坏。

  送了太太上班之后,占士并没有回保险公司上班,他马上驾车回西贡住所处找莫先生,他要告知莫先生那条丝巾离奇地出现在他车内的情况,并请他联络治鬼的师傅。

  那女鬼见到师傅时,道出:「我不是有心出现的,是他时运低才看见我。我在生时,已嫁入了这条村,后来在村口给车撞死,我是这条村的鬼,对面那间屋,是老爷、奶奶给我住的,我没有害过任何人呀!」

  她一直留在屋裡,是想照顾老爷和奶奶,等他们百年归老,就会上路。所以女鬼仍然留在3楼的住所。

  一个星期之后,占士两夫妇决定搬往他处,避免再次遇上「鬼家嫂」呢!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