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老街140号 > 详细内容

老街140号

作者:_﹏兲鉂鈊__  阅读:79 次  点赞:1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沿着新街向前走再左转就是一条老街,自从有了新街后,老街渐渐变得人烟稀少,尤其是下雨天的时候,很多店面的门都是关着的,似乎想把什么东西挡在外面。不过老街尽头是家小店,这家小店却很少关门,远远地就可以清晰的看到店子招牌上红色的大字——老街140号。
经营这家店的是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满脸的络腮胡让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大,熟悉他的人都管他叫老王,老王的这家店很早就有了,以前他的父亲和爷爷都是卖一些死人用的东西,父亲去世后他就接手。不过附近的人对老王的评价并不是很好,除了卖的东西价钱贵以外,他的人品也是个问题,喜欢斤斤计较,一毛钱都要算得清清楚楚。所以除了顾客之外,没有任何人去他那聊天喝茶。大多数时间都是老王一个人坐在门口等生意,但他似乎并不觉得无聊。
晚上的时候老王是住在店里的,一张单人床就摆在放杂物的屋里,老鼠蟑螂到处可见,可他并不在意,只要没有错过任何一笔生意就会睡得安稳。不过偶尔也会做一些稀奇古怪的梦,老王经常被那些梦吓醒。
那天白天老王店里新进了些骨灰盒,他忙着搬运,一直忙到了天黑,晚上躺在床上就呼呼大睡了。半夜似乎听到了一些响动,但他被老鼠吵惯了,所以没觉得有什么异常,于是翻个身又睡到了天亮。
吃过早饭后,老王要把新到的骨灰盒从里屋搬到外面,这时,他发现昨天自己放的盒子似乎移动了位置,老王马上联想到晚上听到的那些声音,可是他更愿意相信昨天的响声是老鼠发出的,所以没有过多思考就继续做起了搬运,刚把盒子搬到外面店里就进来了几个人。
好像是附近的铁路上又出了状况,昨晚火车出轨死了很多人。说起这个铁路,老王靠它做了不少生意,因为这一段不止发生过一次意外。进来的几个人是为了买一些祭祀用品,好像是附近的居民都觉得这里有鬼魂作怪,所以要求做一场法事。每次遇到这样的情况,老王都会很高兴,因为他的生意又来了,或者说做他这种生意的人就是天天盼着死人,这也是别人不喜欢老王的一个原因。
白天的生意让老王又赚了一大笔,晚上,他兴奋得翻来覆去睡不着,心里盘算着自己又可以添置些什么东西。就在这时,那个老掉牙的特大号手机响了,老王按下接听键,电话那头是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好像是要订一些香烛之类的东西。老王很高兴,可是在谈价钱的时候却出了点问题,对方觉得价钱太高,要求老王给点优惠。老王视钱如命,哪会那么容易松口,就这样,一笔生意从手中溜走,电话里只能听见冰冷的嘟嘟声。
正当老王迷迷糊糊将要入睡的时候,他似乎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于是拿起枕头边的手电筒,随便批了件大衣就走出杂物室,但手电筒照到的地方只是一些再熟悉不过的货物而已,所以老王睡意朦胧地爬到自己的床上。没过五分钟,外边又传来了说话声,这次他听得很清楚, ;吃饱了···吃饱了···;反反复复就这一句,而且声音粗重,不禁让他想起刚才的那通电话。虽然向来不相信鬼神,但毕竟一个人住着,就是碰到小偷也会有一丝害怕,况且老王身材矮小,真去正面相对的话还不知落得个什么结果。所以他只是刻意地咳了几声,想给外面的人一个提醒。
莫名其妙的说话声让老王心存疑虑,所以一整晚都几乎没合眼。天没有大亮,路上还没有行人,老王却早早的爬了起来,赶忙检查了自己的钱和物。昨天赚的四百块一分没少,可那些香烛纸钱似乎自己移动了位置,他明明记得这些东西是放在货架的第一格,现在却都摆放到了第四格,眼前的一切让他立刻想到了前天移位的骨灰盒,老王打了个寒颤。
靠近铁路的地方挤满了人,听说是杀了头牛祭祀,还请了几个道士在做法,吹吹打打的好不热闹,自然吸引了一些看客。老王一直以来对这些事都是漠不关心,然而今天却锁上店门,跟着人群一起去凑热闹。刚到那,老王就听到老街小餐馆的老板娘在唧唧咕咕说着什么,特别的起劲,所以他也凑了个头过去。只听那老板娘一边比划一边道: ;老早就听咱爷爷说过,这一块地方原本是坟地,为了修铁路不得不把坟迁走,可是怨灵哪是说走就能走的啊,这不就找着生灵出气。;说完之后,接着是一声长叹。听完这些,老王默默地远离了人群,似乎在逃避什么东西,独自一人回到了店里。
天色突然变得异常的暗,似乎有一场大雨就要来临,老王好像在担心什么,神色慌张的关紧了门窗,转过身又躺在了床上。
雨点像冰雹一样敲打着窗户,这时一个黑影走进了老王的屋里,由于光线太暗,根本就看不清那个人的脸,可是他手里那把刀却在闪闪发着寒光。眼看着越来越靠近自己,老王想要到大声叫喊,可是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住,根本发不出声音。在昏暗的屋子里,黑影变得越来越模糊,只有那把刀依旧在向老王移动。突然,刀停在了老王的胳膊上,然后迅速被一个无形的影子握住刀柄,一刀砍了下去,顿时鲜红的血浸湿了床单。
老王从床上跳了起来,原来是一场梦,他松了一口气,想用衣袖擦头上的汗,这时候,却感觉自己的胳膊异常疼痛。
老王有点慌了,他马上跑到以求神驱鬼闻名的神婆那里寻求帮助。神婆正在神像面前点着香烛,反过头来望了一眼老王,然后露出惊讶的神色,随即是一声长叹。原本就惊慌的老王此刻显得更加害怕,一遍又一遍地问着神婆该怎么办。神婆放下手中的火柴,拍了拍手上的灰尘,一边摇头一边说: ;没办法,又死了这么多人,阴气越来越重了,该回来的都会回来的。;老王更加的着急,一直跟着神婆的脚步走到了外面,突然,神婆转过身停住,小声的对他说: ;教你几句口诀吧,能不能躲过就看你的造化。;老王轻轻地点了点头,把耳朵凑了过去。
从那天开始,老王每天晚上都念着神婆教他的口诀, ;一扇天崩,二扇地裂,三扇人长寿,四扇鬼绝灭;,所以睡得也倒安稳。
就在七月半鬼节那天,店里来了很多顾客,白天特别忙,所以晚上洗完澡老王就躺了下去,也不记得什么口诀。半夜醒来,他觉得口渴难耐,于是起床去倒水,这时候老王隐隐约约看到外面摆放货物的地方有光,可是转眼又不见了。他擦了下眼睛走回里屋,可是躺下后却怎么也睡不着,刚闭上眼睛就清楚的听到一个声音。这个声音曾经是那么的熟悉, ;我们是兄弟···哈哈···我们是兄弟···;。他越来越害怕,老王知道是他回来了,该回来的真的回来了。
想当初为了这家店,老王做出了何等不可原谅的事。远远地看到火车开过来,他却装成没事一样,继续和站在铁轨旁的弟弟聊着天,就在火车靠近的那一刻,他用身体撞了一下弟弟,就这样,什么兄弟情义都烟消云散,留下的只是一副冷冰冰的躯体,还有那只被压断的胳膊。
眼前似乎有道闪电,一张苍白的脸出现在老王面前,这张脸是如此的熟悉,又是如此的陌生,这张脸慢慢地向他靠近,然后伸出同样苍白的手,或者说只是骨头,掐住了老王的脖子。时不时还传来一句 ;我们是兄弟···;。
第二天,老街上的人依旧忙着自己该忙的事,不过,老街140号却好几天都没有开门了,小餐馆的人都在谈论着, ;这老王怎么舍得放下生意不做了;、 ;老王是不是发了什么财啊;、 ;老王有没有搬走呢;······,反正各有各的说法。
这时老街摆修鞋摊的李叔一边夹着菜一边说道: ;昨天还见着了老王,可是他走路挺匆忙的,好像不太搭理人,而且又瘦又黑的,简直······。;
;简直什么,快说啊;,餐馆的人都好奇的问。
;简直就跟他死去的弟弟一个样;李叔小声的说道。顿时小餐馆的人都哄的一下笑开了。
那天晚上,老王的邻居都被火光惊醒,大家跑出来一看,原来是老街140号着火了。
;是老王的店子,是老王的店子···;,他们唧唧喳喳的议论开来,可当消防队赶到的时候,房子已经烧得差不多了。
大火过后,并没能找到老王的尸体,人们都很庆幸地说道: ;还好没人在里面。;说来也奇怪,大火烧的仅仅是140号,旁边的139号连被烟熏的痕迹都没有。开始人们还觉得蹊跷,可是时间一长就都忘了,忘了有个人叫老王,忘了老街曾有个140号。
从那以后,火车再没出过轨。不过,原本老街140号的地方所建的房子却一直没能卖出去。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