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谁是精神病 > 详细内容

谁是精神病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61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近日,市里的精神病院出了大事。
数天之内,走失了好几名重症患者。众所周知,病院的封闭一向严密,没有医生的首肯,是绝对逃不出去的,然而,事实却摆在眼前。
无奈之下,院方只能求助于警察,通过调查,他们将目标锁定到员工身上,认为这很可能是内部人员所为。但到目前为止,案件仍旧没有进展。
于是,警方只能通过电视、报纸等媒体,将信息传播出去,提醒民众注意安全。即便如此,隐藏在黑暗中的危险,却依旧很浓

这天晚上,市里的图书馆。
由于早已过了阅读时间,所以在此时,图书馆已经关闭,遮天蔽日的黑暗,正像囚笼一般笼罩着这里。
然而,在二层的阅读区,却仍旧躺着一个人。
他像昏过去一般,正靠在座子上酣睡。轻微的呼噜声,在这寂静之中显得极为突兀。
半刻后,鼻子动了动,他猛烈地打了个喷嚏。
喷嚏之后,他彻底从睡梦中醒来,睁开眼睛一看,周围却是一片模糊,就像蒙上了一层薄纱。
这是哪里?
他揉了揉生痛的脑袋,猛然站起,四向环顾。
周围黑黢黢的,天地间仿佛灌满了墨汁。昏暗之中,似乎伫立着数排书架,在淡淡的月光下,极为沉寂。
;这里 .是图书馆?;
他捋开额间的湿发,细细思量,但除了名字叫叶毅之外,根本一无所知。自己仿佛失忆了一般,忘记了时间,忘记了目的,甚至连身份,也陌然如落花。
一切,都显得那么的生疏。
叶毅打了个寒颤,顺着走廊前行,在两排高大书架的簇拥下,忐忑不定。
他暗觉奇怪,一般图书馆在关闭前,工作人员总会清场,可如今,唯独就少了自己?这的确难以解释,或许是禁锢,还是别的目的?
不敢多想,他在不算明亮的照明灯下,步步为营。
不管怎样,现在最主要的目的还是离开。他有点害怕,如果只剩自己的话,那今晚岂不是要夜宿于此?
于是,叶毅裹紧了衣服,快步踱下楼梯。从一层的楼梯口走出,宽阔的大堂,瞬间没入眼帘。
看着被月影笼罩的大堂,叶毅的目光,忽然变得阴晴不定,微微抽搐的嘴唇,正展露着心头的极度不安。
很不幸的是,图书馆的大门已经上锁。
巴掌大的锁头,正悬挂于坚如磐石的铁门之上,冷冽摄人,仿佛将整个世界隔绝起来。
叶毅咬了咬牙,极为不忿地上前去捣鼓,结果自然是毫无作用,铁门锁得死死的,想要撬开,简直是天方夜谭。而且,看周围这阴沉的模样,图书馆的工作人员,十有八九已经离开。
换句话说,自己果真被困在了里面!
难道今晚真的要夜宿于此?

正当叶毅无计可施之时,门外的榕树婆娑而动,沙沙的声音,彷如无数鬼魅在窃笑,在着一片昏暗之下,更添了一份诡谲。
;该怎么办?;
四处看了一眼,叶毅摸了把口袋,空空如也。
看来被关进来的时候,自己的手机也掉了,现在就算是求救,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可问题是,到底自己是怎么进来的?还是有人,故意将自己禁锢在这里?
无论是哪一个原因,看上去都显得毛骨悚然。
笃笃笃
在叶毅沉思之间,后面传来了脚步声,很轻微,就像鞋跟敲击的声音。
;谁?;他拧起眉毛,紧张地回过头。如果是工作人员的话,说不定就可以出去了。
可是,身后空空如也。
幽暗的大厅,荧光的时钟,苍白的柱子,大堂一如既往地沉寂,宛如谢幕的话剧。
;是幻听吗?;希望破灭,叶毅缩了缩身子,向四处扫视了一遍,直到确认无误后,方才转过身思考。
现在看来,正门已经出不去了,可是,一般来说,图书馆应该有后门,只要找到的话,或许还有希望。
正当他像要寻找之时,身后,又响起了脚步声。
笃笃笃
这次很明显,而且就在靠近,30米 20米 10米
叶毅再次回头,眼瞳骤然骤然缩小。
他的面前,正立着一个青年男子,中等身材,寸头,蓝白相间的衣裤,手上还扎着一串项链,不,是一串骷髅头。
好奇怪的人!他心里咯噔一下,不自觉地后退着。
;你也被困在图书馆了?;男子摸了一把光洁的额头,向前一步问道。
;嗯,你是 ?;看着神秘的男子,叶毅满腹狐疑,双手交叉到胸前,反问道。
;哎 ;听罢,男子摇了摇头,刀刻般的脸颊,一半明亮,一半沉溺在昏暗中,仿若魔鬼。
只见他叹了口气,无奈道: ;那样的话,咱们也算是同病相怜了 ;
;你也被困这里?;

看着疑惑的叶毅,他点了点头,旋即有些懊悔地咬着嘴唇: ;其实 都是我的疏忽,才让哥哥 ;
话到此处,他低下了头,从口袋中摸出一片方正的磁卡。
借着皎洁的月光,叶毅靠过去,依稀可以辨清,那是一张工作证。
而且,是图书馆工作人员的证件。
;其实,我是这里的职工,本来在进行闭馆前的搜查,可不幸的是,被我哥哥袭击了 而且,钥匙和手机,都一并被他偷走 ;
;什么!?你哥哥?;叶毅皱起了眉头。
;哥哥的精神有点问题,原本,我是打算下班后带他复诊,可没想到,他竟然莫名其妙地暴躁起来 ;
;这 你说的是真的!?他到底想干什么?;
听完青年的解释,叶毅大惊失色,眼睛瞪得浑圆,满心凄惶。原来,这真的是禁锢!而且,始作俑者,竟然是一名精神病人。
他的自己关在这里,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不知道 ;瞥见叶毅惊恐的样子,男子垂下头,一副懊悔的模样。
;就这样!?;叶毅一阵愠怒,拽过他的衣领, ;这算什么?我是无辜的,为什么也被牵连进来?;
;既然你哥哥是个疯子,为什么不看好他!?还有,他到底藏在哪里?;
;这他妈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面对叶毅炮弹一般袭来的问题,男子一言不发,脸庞在半明半暗之间,显得极其阴沉。半刻后,他叹了口气,无奈道: ;我真的不想 其实我也是受害者 ;
;受害者!?你现在说这些,有个屁用!;叶毅一把推开了他,五指焦躁地抓着脑袋, ;现在要出去!OK?;
;我不想呆在这里,哪怕一秒!;
看见男子没有反应,叶毅又开口道: ;图书馆应该不止一个门的啊,还有没有后门?或者,去办公室电话也行啊?;
敲着心情有点狂乱的叶毅,男子摇了摇头,一摊手: ;可惜 你说的,我刚才都试过了,首先后门同样上锁了,而且,电话也打不通 ;
;什么!?这 ;
听罢,叶毅如遭雷劈一般呆立着,脸庞微微抖动间,纳罕不已。
原本,他以为一切只是疯子的一时兴起,如今看来,却并非如此,锁门,切断通信,这些行径,完全就像将自己困死了里面。
他到底想干什么?
;其实,我觉得现在应该担心的,是哥哥!;叶毅正迷惑之时,男子摸了摸腕间的骷髅项链,阴沉道。
;他应该还藏在图书馆的某一处 .而且,还有刀具 ;
;他想杀了我们吗!?;叶毅一把扳住他的双肩,眼神之中盈满恐惧。.
望着恐慌的叶毅,男子叹了口气,皱眉道: ;哥哥患的,是躁狂症 有时候的确会有伤人的倾向。而且,由于我们是孪生兄弟,他经常还会假扮我去害人 ;
闻言,叶毅浑身一颤,仿佛被一条带电的鞭子抽中。
事到如今,一切已经十分清晰,他们面对的,早已不是被困的麻烦,而是生命的危险。他的哥哥,很可能藏在图书馆的某处,伺机而动,想要杀死自己!
半小时后,图书馆的后门。
锵锵!
一阵金属的碰撞声响彻而起,只见沉重的推拉铁门旁,满头大汉的叶毅,正使劲拉扯住巴掌大的锁头。
然而,除了搞出颇大的声音之外,毫无作用。
门依旧锁得死死的。
;破东西!;叶毅一脚下去,伤不了铁栏,反而痛了脚尖,凉了心弦。
刚才,两人在大堂前等了好久,都没有看见精神病的哥哥,反倒是半夜的图书馆,在一片沉寂之下,显得越发诡谲。
无奈之下,弟弟只好独自去寻找,本来,叶毅是不同意的,但他固执己见,也是没有办法,况且,留一个人在门口,假如哥哥离开的话,那也可以及时发现。
于是,叶毅只能任着他离去,然而,在空荡的大厅之间等待了20分钟,依旧是没有回来,这确实令得他越发忐忑。
似乎连弟弟也失踪了。
低头沉思片刻,叶毅只好独自去寻找。
之后,他一路走到了后门,正如弟弟所说,这里的确也是锁上了。
;奇怪了,他到底去了哪里?;
看着在月色之下,空荡荡的走廊,叶毅打了个哆嗦,惴惴不安的自语道。
如果有什么情况的话,他应该会马上回来,可现在却是音讯全无,难道说,他遭到了哥哥的袭击?又或者是,他已经离开了?
嘭嘭!
正当叶毅思绪纷乱之时,走廊深处,忽然响起一阵沉闷的撞击声。
他吓了一跳,仿佛惊弓之鸟一般蹿起,四处张望。黑糊糊的走廊,万籁俱寂,仿佛巨兽的口器一般深不见底。
没有人。
只是转瞬之间,声音便是消失无踪,而且,走廊空无一物,只有宽大的叶片,在排气扇之下微微晃动。一切都是那么平静,反而显得奇怪。
刚才到底是什么声音?
虽然只响了一下,但叶毅感觉,声源处就在附近。
于是,他细心聆听,轻声踱步,最终在昏暗的走廊处,找到了一道不大明显的门。
;杂物室。;
门边贴着文字,原来过道中间还藏有一道门,由于刚才走得太过慌张,他并没有留意到。

嘭嘭!
叶毅刚发现了杂物室,撞击声又来了。这次听清了,声音来自于里面,隐约间,还夹杂着一丝求救声。
身体一颤,叶毅顿感不妥,除了他之外,图书馆便只有那两兄弟,难道说,真的是刚才那男人?或许,他再次被哥哥袭击,然后关了进去!
咽了几口唾沫,叶毅未及多想,马上推门而进。
随着破旧的木门被一脚踢开,刺鼻的味道扑脸而至,叶毅捂着鼻子,在墙上一阵摸索。
很快,他找到了电灯。
随着柔和的光线铺散而开,情景渐清,而在一片杂乱的房间里,一位五花大绑的男子,正在垃圾堆里死命挣扎,嘴里不断发出呜呜叫声。
借着光亮,他看清了,正是刚才的男子!
;怎么回事!?你哥哥呢,又是他干的吗?; 叶毅迅速走过去,帮他解开了麻绳,疑惑道。
呼哧呼哧 .
松绑之后,他忙不迭吐出口中的布条,大口喘息: ;谢 谢谢 终于得救了 ;
看着喘息不定的前者,叶毅皱起眉头,又问了句。
;我哥哥?;只见他拍了拍胸口,大惑不解, ;不对啊,我才是哥哥 .;
闻言,叶毅一怵,目光如雷达一般扫过他的身体。黑西装,黑皮鞋,光洁的手腕,没有骷髅头项链。
他果然不是弟弟!
由于孪生的关系,两人的样子几乎一模一样,所以,叶毅刚才误认为他是弟弟。可问题是,如果他是哥哥的话,那不是意味着

;我哥哥是精神病人,经常会假扮我害人 ;叶毅心头一颤,忽然忆起弟弟的嘱咐,顿时吓得连连后退,冷汗横流。
;你就是 .你就是那个疯子!?;
;把我困在这里,到底想干什么,你 你别过来!;叶毅连连后退,挥舞着双手,试图驱赶他。
;不 你误会了!;
看到面前的人如此激动,哥哥双手一摊,停住了向前的脚步,只是在昏黄的灯光下,他的衣服口袋间,寒芒一闪,凛冽得摄人。
是刀!
啊!叶毅吓了一跳,顿时尖叫着往外逃跑。
弟弟说得果然没错,他有刀!而且是个疯子,随时都会发动攻击。
可怕的猜想,伴随着脚步声跃上心间,他疯狂地逃跑着,不知跑了多远,直到全身乏力,方才停了下来,剧烈地喘息着。
呼哧呼哧
在粗重的呼吸声下,他全身战栗,倚在墙壁上不断回头,直到确认身后安全之后,方才松了口气。
幸好,他没有跟上来!
叶毅吁出一口气,靠墙坐了下来。
没想到,刚才碰到的,竟然是假扮成受害者的哥哥,幸亏自己及时看清了,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而且,现在哥哥出现了,可是弟弟却仍旧消失无踪。
难道,他已经糟了毒手?
想到这里,叶毅下意识地摸了把额头,湿湿的,汗水早已浸透了发丝。他咽了口唾沫,摸着口袋,正想拿出纸巾。可手里摸到的,却是异样的感觉。
眉头一皱,他拿起来一看。
口袋里装着的,竟然是一张报纸,版面不大,而且污迹斑斑,由于塞得很紧密,所以刚才并没有发现。
在皎洁的月光下,依稀可见,上面的日期正是昨天。
原本只是匆匆一瞥,但一个醒目的标题却是引起了叶毅的注意。
《昨日,市里××精神病院,有几名重症患者逃出!》
叶毅剑眉一蹙,想要认真阅读,可是,由于上面被涂黑了大半,他根本难以看清,仅根据一些细小的片段,方才摸索出大概内容。
里面说的,主要是几天前,精神病院由于职工的疏忽,导致几个重症患者逃了出来。
叶毅演了口唾沫,顺着文字往下,还看到了几张照片,但能够看清的,且第一张。
只是匆匆一瞥,但却差点要了他的命。
因为那张照片,正是刚才的弟弟!
重度精神分裂症,特征,戴着骷髅项链,寸头,穿着病号服,具有极大的社会危害性,望知情者提供线索,重酬!
照片下面的文字,像带电的鞭子似的,让得叶毅浑身俱惊,冷汗横流。
原来,被骗的,一直都是自己。也就是说,一开始遇到的弟弟,才是精神病人!
正在他震撼之时,后面传来了叫唤声: ;喂!;
叶毅吓了一跳,想要藏起来,但无奈太迟,笃笃的脚步声已经来到了后方,相距极近。
由于刚才看得太认真,他早已忘了身后,没想到,竟然有人出现了。
;终于找到你了!;
来人跑过来,捂着胸口一阵喘息, ;相信我,我弟弟才是病人,真的!;
在朦胧的月光下,他的样子渐渐清晰,黑西服,黑皮鞋。
正是哥哥!
看见不是精神病弟弟,叶毅松了口气,眼神却是闪烁不定: ;我知道了!一切,都是他干的吧!
;他到底 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 ;
哥哥摇摇头,叹了口气: ;其实他一直都在住院,前几天,不知怎么就逃了出来,没想到,竟然袭击了我,还把你困到了这里 ;
;那我们要怎么办?;叶毅望了他一眼,惊恐道。
;先去报警吧,一直躲着也是没用,弟弟随时都有可能偷袭!;哥哥提议道。
;但是 刚才大堂的电话我都试过了,不行啊!;叶毅双手一摊。
;那就去办公室 ;哥哥偏了偏头,向着楼梯处挪去。
叶毅无奈地叹了口气,只好快速跟上。但对于这件事,他还是觉得疑点重重。
首先,弟弟的行为怪异,他囚禁自己到底想干什么,如果只是以精神病作为解释的话,未免过于牵强。其次,剩下的那几个病人,到底去了哪里?难道藏在图书馆里?
在他疑惑之时,20分钟很快便过去了。

图书馆的办公室里,两人,正焦急地围在电话前等待。
额间被冷汗覆满,哥哥将话筒从左边挪到右边,一阵调试,然后又挪到右边,吼了几句后,全身一颤,终是满脸煞白的放下了话筒。
嘟嘟嘟…..
话筒无力地在半空晃动着,忙音之声充斥期间。
;不行 电话一直占线,也不知道怎么了?;
伸出颤抖的手摸了把汗,哥哥感到后背一阵炽热,惴惴不安。
;不是吧 ;看着一脸恐慌的前者,叶毅也是惶然不安,一阵寒颤。
没想到连电话也不通,看来,弟弟的危险度已经超出了预期。现在看来,要走出这里真是千难万难了。而且,在无尽的黑暗中,还潜伏着未知的攻击。
该怎么办?
;走,呆在这里也是无补于事,不如分头去找他吧,我去三层,你去二层!;哥哥转过来,向叶毅投出了探寻的目光。
轻轻点了点头,后者只好答应下来。
如今之计,只有找到弟弟才能离开,而且,总不能一晚上被动等待吧?
很快,叶毅拿着手电来到二层。
里面不算太暗,窗户半开着,夜风逼人。将帘子轻轻拂起,彷如鬼魂。
叶毅仔细地搜查了一翻,一无所获。
那个疯子,的确犹如幽灵一般,彻底融入空气之中,无声无息。无奈之下,他只好走到楼梯口,倚着墙壁坐下,想要休息一下。
望着楼梯上方彻底的黑暗,他心里有点不安。

不知道哥哥找到没有?
正惆怅间,只听楼下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银色的月光下,黑影闪动,似乎很焦急的样子。
找到了么?
叶毅猛然昂起头,迎了上去。但与黑影的越发接近间,心头却是一凛,脚步遽然顿住。
叶毅暗觉不妥,哥哥应该是去了三楼搜查的,可为什么人影却是来自下面?
难道说 ?
一阵不好的预感从叶毅心头蹿起,但他还没来得及反应,朦胧的身影,便是出现在眼前。
看着不算清晰的脸庞,他全身紧绷,不知觉地后退着。因为两人是孪生的关系,因而,他暂时也分不清眼前之人的身份。
;找到了吗?;
指头因为紧张而微微泛白,叶毅凝足目力,试探地问了句。
;找到了…..;他含糊地应允着,在月光之下,忽然加速冲上前。
急速向前的身影,如猎豹一般迅猛。只见他从腰间掏出一根东西,举起来,向着自己怒砸而下。
在电光火石之下,叶毅看清了,那竟然是一根铁棍子!
;终于找到你了!;
身影飞掠间,狂笑声响彻在走廊间,宛如来自地狱的呼唤。
啊!叶毅吓了一跳,狂叫着向旁扑过去。
嘭!
在其躲开的下一瞬,铁棍子砸下来,与地面碰撞出刺耳的敲打声。
;你是 .!?;
在地上打了个滚,叶毅迅速爬起来,蹿到另一边喘息着。
;嘿嘿 ;
望着瑟瑟发抖的叶毅,他再次举起了铁棍,狞笑着步步进逼。
在其抬手的一刹那,叶毅注意到了,他的手腕处,竟然戴着一条骷颅头项链!
原来他是弟弟!
被步步紧逼的弟弟吓得不轻,叶毅如遭雷劈,惨叫一声后,用尽毕生的力量向楼上跑去。
嘻嘻嘻!
而在后方,疯狂的弟弟也是追了上来,一双红眼在昏暗中闪烁不定,仿若魔鬼般恐怖。
逃跑的叶毅不敢停下,一路狂奔,从楼梯门进了三层。不知道跑了多远,直到身后的狞笑声消失时,方才停了下来,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呼哧呼哧
他靠在墙壁上,剧烈喘息。
今天晚上,不知道已经是第几次了。待得呼吸稍稍平稳,叶毅蓦然回头。
紧闭的楼梯门,微微晃动的盆栽,沉寂的走廊,一切都很正常。
幸好,他并没有追上来!
松了口气,叶毅贴着墙壁坐下,望着头顶呼呼转动的排气扇发愣。
由于多次的惊吓,如今,他已有点精疲力竭的感觉。但更可怕的是身后的危险,难道他的目的,只是吓唬自己?
心里越发不安,叶毅仿佛浸在冰海一样难受。
;找到了吗?;
休息了没多久,身后忽然响起一声询问,叶毅一个踉跄,差点栽倒。
他追上来了吗!?
尖叫着爬起来,叶毅平稳的心脏再次猛烈窜动,尽管他手脚并用,但碍于疲惫的身体,跑了几步便是摔倒,抖得像筛糠。
;别过来 ;
全身被冰水浸泡,叶毅战栗地往后缩着,脸色如土。
;是我啊 ;
瞥见叶毅惊恐地后退,他举起手腕,焦急地辩解着。
在朦胧的光线下,依稀可见,他的手腕光洁如雪,并没有项链。
原来是在三楼的哥哥!
;呼 呼 .原来是你,吓死我了 .;叶毅捂着胸口,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你没事吧?怎么怕成这样?;哥哥皱起眉头,关切地问道。
;刚才 我在二层遇到了他 幸亏跑得快 方才 .;深吸了几口气,叶毅结结巴巴地回应道。
;二层!?;
听罢,哥哥也是怔了一下,旋即一拍脑袋,拉起了他: ;那好,我们赶紧下去!;
于是,两人再次小心翼翼地来到二层。
随风颤动的盆栽叶子,静静伫立的木书架,一切,都是那么平和,丝毫有人来过的迹象。
;别跑!?;
两人没找多久,身旁的哥哥忽然疾声高呼,然后嗖地一下,如箭般掠向长廊,眨眼便消失在眼前。
;喂,怎么了?;
看见前方的身影迅速消失,叶毅一下子懵了,像个泥雕一般定了好几秒,方才回过神。
;等一下!;
双拳一紧,他顿感不妥,于是也只好咬着牙追上去。
然而,体力上的消耗,还是给他带来了极大的困扰。没跑了几步,他便慢了下来,呼吸变得急促紊乱。
而且,整条昏暗的走廊间,极其沉寂。仅是数息之间,哥哥的身影便彻底消失,仿佛融进了黑暗一般诡异。
;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毅倚着墙壁,拧成一副困惑的表情。
如果说弟弟的消失,只是为了吓唬自己,那还可以说得清,毕竟是个疯子。可是,为什么哥哥也如此奇怪,时隐时现的,就像故意而为之?

而且,两人的出现,几乎都是间歇性的,这的确很不寻常。
难道说,事情是这样的 ?
霎那间,叶毅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极为可怕的念头。如果猜想正确的话,那证据一定在那里!
未及多想,他又马上马不停蹄地跑到一层,捡起报纸一看,顿时释然。
;范×,患有偏执型精神分裂症,社会危害性极大 ;
精神分裂症!
果然没错,叶毅的猜想得到了证实,精神分裂症的患者,常会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也许,由始至终都只有一个人!
或许,他根本就在分饰两角,孪生兄弟,恐怕也只是他杜撰出来的借口。
难怪两人一直行踪成谜,难怪事情一直扑朔迷离,原来自己,根本一直就被玩弄于鼓掌之中。
嘻嘻嘻!
想到这里,那阵狰狞的怪笑再次浮上脑海,叶毅感到毛骨悚然,为今之计,只有反抗。
没错,只有竭力的反抗才能获得生机!
于是,他从杂物室找到木棍,然后躲回了二层。如果没算错的话,待会,他又会以哥哥的身份出现。
此时,排气扇的呼呼声,恰好将紧张的气氛点燃到了极致。
笃笃
不多时,熟悉的脚步声又来了。
叶毅全身一凛,迅速抽出木棍,贴着墙壁绷紧着。
只见一个黑暗中,一个黑影晃动着,不多时,他从门缝处溜了进来。
叶毅注意到,他的手上没有骷髅项链。
果然是哥哥!
;哎,运气不好,还是让他跑了 ;只见哥哥捂着脑袋,对着叶毅耸了耸肩,一脸歉意。
;哦 ;
叶毅只是含糊应允,缓步向前间,藏于脊背后面的木棍,已然绷作无尽的杀意。
;去死吧!;
当靠近到合适距离时,叶毅五指一紧,猛然跃出去,手中的棍子随之落下。
嘭嘭!
接下来是一阵剧烈的敲打声。
对于突然地袭击,哥哥显然始料未及,闷哼一声后,便是倒了下去,惨叫连连。

可是,猛烈的攻击却仍未停止,一下,两下,三下 .
不知打了多少下,直到鲜血溅了一地,腥臭不已,叶毅方才停了下来。
呯呯!血染的棍子掉到地上,他喘息着,胸口起伏不定。
;成功了 嘻嘻 ;
看到哥哥彻底倒下之时,叶毅忽然一喜,嘴角挽起一丝诡异的弧度,此时的他,不再正常,俨然如同精神病人。
;钥匙 钥匙 ;
接下来,便是搜肠刮肚的寻找,只有找到钥匙,便能逃出去。
可惜的是,他的身上并没有钥匙!
怎么可能?
被鲜血溅满的脸庞,在月光下越发腥红,叶毅彻底懵了,一再逆转的真实,早已将他击得体无完肤。
;哥哥,你杀了哥哥!;
正当他惊诧之时,身后响起一阵尖叫,穿云裂石。
叶毅一惊,望了过去,脸庞霎时被惊恐覆没。
站在面前的,正是弟弟!
原来,他们真的是孪生兄弟!
看着手持铁管的弟弟龇牙咧嘴,叶毅惊恐讶然,抽搐地后退着。
;我要杀了你!;
只见弟弟一声冷叱,双眼之中的戾气,陡然爆发出来。
;救命啊!;生死时刻,叶毅本能地翻身逃窜,如利箭般蹿出了二层。
;杀了你!;
而后面,暴怒的追兵依旧如影随形,如跗骨之疽一般袭来。
一时间,走廊之上,响起两阵急促的脚步声,危如累卵。
听着身后越发逼近的脚步声,叶毅慌不择路,竟然冲进了一条死路!四处寻找着,他终于在旁边找到一道门!
;储存室;
未及多想,他马上拧开门,冲了进去。颤抖的指尖反复攀上门锁,又不断滑下,好不容易才将其锁上。
而刚松一口气,震耳欲聋的撞门声又响了起来。
嘭!嘭!
一下下,沉重得像击在脑门。
叶毅如遭雷击,马上又醒悟过来,搬来椅子,桌子,甚至盒子堵门。
可是根本没用,匆匆一瞥间,丧胆销魂。门锁的插销是坏的,被撞了几下之后,已经摇摇欲坠。
下一刻,伴随着一阵阴风的蹿入,大门开了。弟弟走了进来,手持铁棍,满脸的凶神恶煞。
而摊坐在地的叶毅,已经冷汗横流。
啪!但在他惊恐之时,口袋之中,似乎有东西掉了出来。
是钥匙,还有医师证!
;精神病院医生!;
看见地上的物品,弟弟一愣,旋即丢下了刀子,将手中搞得骷髅项链解下来,恭敬地递给叶毅: ;医生,你终于醒过来 .;
;嘿嘿嘿 ;
摊坐在地的叶毅,再瞧见了这些东西之后,脸皮一抽,惊恐之色瞬间消失。
他忽然狞笑起来,如同一只狡诈的豺狼: ;又搞定了一个 .来吧,将所有仇视我们的人 .;
;都一一杀死!;
话毕,他接过了那条骷髅头项链,跟弟弟一起消失在走廊。
空荡的房间里,只剩下那张被染黑的报纸,缓缓降下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