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蚕女娃娃 > 详细内容

蚕女娃娃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03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宁絮的父亲意外而丧生,宁絮的母亲隐藏了真相。
宁絮在摆着各式的玩偶娃娃的小摊前驻足,她死拽着一个白马皮玩偶不肯松手。宁絮母亲只好把玩偶买下,借以代替宁絮逝去的父亲陪女儿玩耍。
宁絮向娃娃许愿希望父亲能和自己一块庆祝生日。殊不知这是一个蚕女娃娃,能帮助拥有者带回任何思念的人
一张海报在卖着各式玩偶娃娃的摊位桌前晃着,一只小黑狗突然从参加游园庙会的人群钻出,一口咬下海报后就在原地撕咬玩耍,不到两秒一张海报就烂得彻底。顾着摊位的店员是个穿着一般的吊肩背心便宜的牛仔裤,一头短发活泼的女子,她只是斜眼瞧了一下也没去管。
小黑狗看店员没有管,于是变本加厉地把海报给咬得更烂。随后意犹未尽地往桌上正在卖的娃娃瞧去,很快地看中一个身披白马皮的玩偶娃娃,看店员没有注意这边的动静,于是悄悄地咬了下来。
当它咬着娃娃想钻回人群时,斜眼正好瞄到店员正瞪着它,一人一兽就这样对看着。小黑狗突然转身,马上钻进人群飞奔而去。店员见状,马上丢下摊位追了上去,口里还大骂着:;死狗,给我回来!;
小黑狗身躯小而灵活,只见它在人群间随意左右穿梭,因此惊吓到不少路人。不过后头的店员也不是省油的灯,看人群间有缝就钻,钻不过就推。还把好几个人给推倒,但是她连一句道歉话都没说,还对路人撂下话说: ;不要挡路,滚开。;
无故被打扰玩兴的路人,想抓人理论,但是一人一狗早消失于人群中。只好无奈地在朋友扶持下站起身,随手拍掉身上的灰尘,继续享受庙会的热闹。
小黑狗一路狂奔至一处人稀幽静的地方,停下来回头看着身后追来的店员;而店员也停下来喘着气说: ;死狗,再不还来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小黑狗对着店员一笑,便拔腿往店员冲去。店员看了大乐道: ;想打架是吧,算你有种,来看看谁比较强。;
小黑狗冲到店员前跃起,店员也往空中的小黑狗身躯踢出右脚。小黑狗虽然身在空中,不过当它搭上店员的右脚瞬间,整个身体就顺势翻上店员的右脚上,并且高速地沿着右腿爬上去。
店员感觉到右脚踢空,心里正觉得奇怪时,看到小黑狗居然像武侠漫画一样,爬上她踢出的右脚冲来。想赶紧缩脚换拳却来不及了,小黑狗已经冲至她面前,并且用力地把后脚甩至店员眼前。

只来得及看到有一小团东西从小黑狗的后脚飞出。紧接着眼睛一股剌痛,疼得让店员闭上眼,泪水也跟着狂泄而出。
。该死,你这个混账居然泼沙子,等会看我怎么教训你。;店员一边揉眼睛一边怒骂着。等她再张开眼睛时,小黑狗已经窝在一个小男孩的怀里撒娇。
;不可以随便拿人家的东西,否则揍你喔,小芬。;小男孩教训着小黑狗,不过玩偶娃娃却不在小黑狗的嘴里。
店员看向跟小男孩一起年龄一样大的小女孩,玩偶娃娃就在她的手里把玩着。店员走上前想把娃娃拿回来,但是小女孩却把娃娃藏至身后不肯还给店员。
;絮絮,那是人家的东西,还给人家。;一名全身穿著黑色服装的妇人见状,急忙过来弯下身劝说着,但是小女孩一直摇头硬是不给。
妇人没办法,只好对店员说: ;对不起,请问我能不能买下来,我这女儿脾气很倔,一拿到喜欢的东西就不会放手。;
听到对方要买,店员马上堆起微笑地说:;没关系,这原本就是要拿来卖的,一个只要一百五。;
店员接过妇人从皮包拿出足够的钱后,蹲下来对着小女孩说: ;这是蚕女娃娃,能帮你带回任何你思念的人喔。;
店员说完就转身离开,离开前还恶狠狠地瞪了小芬一眼,小芬却是吐着舌头对着店员露出微笑。而这时来了五个年轻人,跟店员刚好错身而过,他们看到小男孩抱着的小黑狗,开心地围过来。
;是这只狗耶,我就说它一定住在附近。;一名戴着厚重眼镜的年轻人得意地说。
;请问你们是 ;小男孩的母亲——璇玲,看到一群年轻人围过来便上前询问。
一个带着红色鸭舌帽的年轻人上前说: ;不好意思,我们在路上看到这只狗跑过去,所以来看看是不是前几天救我们的那只。;

;救了你们?;璇玲疑惑地看着年轻人。
一位一头乌黑长发披下至腰的女孩上前说:;事情是这样的,前几天我们在这附近露营,这只小狗来找我们要烤肉吃,然后来了一群强盗想要抢劫,却因为我们的烤肉香引来一只巨狼。虽然强盗逃跑了,但是巨狼想吃掉我们,幸好这只小黑狗奋勇地跟巨狼打了起来,我们才逃过一劫。;
璇玲这才点点头地看着小芬,小芬则是继续跟小男孩撒娇。而小女孩的母亲走过来问: ;张太太,有什么事情吗?;
璇玲回头说: ;喔,没什么事情,徐太太。是几个年轻人来跟小芬道谢的。;
徐太太听过璇玲说小芬怎么救了他们的事情,所以理解地看着那几个年轻人,却意外觉得眼熟说: ;咦,是你们,你们怎么来了?;
;啊,是师母!;年轻人一看到徐太太,纷纷敬礼说: ;因为老师找我们来他的家乡玩,我们原本想先在附近游玩,等老师忙完才去拜访。只是没想到会发生意外。;
徐太太脸色转悲,眼角泪珠打滚地说: ;是啊,也没想到只是去实验室看看学生的进度就发生意外。幸好那只狼死了,否则真不知道还会害死多少人。;
一位带着圆边眼镜,褐发披肩的女孩说: ;抱歉,让师母想起伤心事,那请问令嫒还好吗?;
徐太太摇头说: ;现在宁絮还小我怕她承受不了,我打算等她长大后再跟她说。;
众学生们看着正在玩娃娃的宁絮点点头说:;那师母多保重,我们今天要准备回去了。;
和学生们道别后,徐太太便牵起女儿的手准备离开,这时她突然手捧胸口,神色痛苦地蹲下身。璇玲看见了,赶紧过去关心问: ;你还好吧,徐太太?;
徐太太从皮包拿出一罐药,拿出一片药丸直接吞下去,等到感觉良好后起身说: ;没事,只是心脏的老毛病,吃了药就好了,谢谢你的关心。;
璇玲点点头,劝她多加小心后便目送徐太太离去。接着她也带着桦辰打算回家,看着还在玩耍的小芬,实在很难想象那天的情景。而且她都不知道在这乡下地方的郊区居然会有研究所,那头巨狼就是研究所不小心放跑出来的实验品,如果没有小芬,真不知道那天会变成怎么样。
想归想,反正丈夫已经死了,巨狼则被研究人员带回去,还给自己一大笔赔偿的费用。看来还是先在这里生活一阵子,等到丈夫的兄弟淡忘了这件事情后再回城里。
徐太太带着女儿回家,就先帮女儿洗澡换衣服。一起看她最喜欢的卡通影片后,便哄着女儿上床睡觉。
;妈咪,爸爸怎么好几天都没有回家?;宁絮天真地询问着。
徐太太呆了一下说: ;爸爸有很多很多的事情要忙,一可能会很久都不回来了。;
宁絮听了,很不高兴地说: ;不要,人家的生日快到了,人家要爸爸回来帮我过生日,人家要爸爸啦!;
徐太太无奈地劝说爸爸会回来帮她过生日,好不容易才哄着宁絮入睡,悄悄地掩上女儿房门后,就默默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墙上的结婚照回忆着。
;湘婷,你是我见过最美的女孩,身上每一个细胞都美,连杨贵妃、西施的细胞都没有你的美丽,所以嫁给我好吗?;虽然他想学人家浪漫地跪着求婚,但是话语却让人感觉不出任何浪漫成分,可是就因为是他,所以才会就因为那句话被骗去结婚。
湘婷痴痴地看着手上结婚戒指,嘴里泛着淡淡的微笑,但是随着一颗泪珠从她的脸颊滑落,接着整个人变痛哭失声。而胸口也随着情绪隐隐作痛起来,但是跟心伤比起来还要淡薄多了,让她完全没有注意。
隔天一大早,湘婷在沙发在醒来,想来必定是昨天哭累了,就在沙发上睡着了。湘婷到浴室梳洗,从镜子中看到自己红肿的双眼,布满泪痕的脸颊,心里苦笑着。他生前明明就一直交代自己情绪不要起伏那么大,如果现在看到自己这个样子,肯定又会大骂她一顿。
可惜现在再也听不到他的骂声,真希望待会一开门就能听到他的低声抱怨,而之前听到看到的一切都只是做梦而已。可是湘婷梳洗完毕,打开浴室的门,看到外头空无一人,心里又开始泛起酸楚的痛苦。
;妈咪,你怎么哭了,是不是有坏蛋欺负妈妈,那就叫爸爸去把坏蛋赶走。;宁絮的声音从身边发出。
湘婷赶紧擦掉眼泪蹲下身对着女儿微笑地说:;不是的,没有坏蛋欺负妈咪,只是沙子不小心进了眼睛里面。来,妈咪做早餐给你吃。;
女儿很乖巧地吃完早餐,见妈妈没有其它吩咐,就到客厅自己一人玩起昨天买到的娃娃。湘婷怜爱地看着女儿,心里想着,为了女儿现在不管再苦都要坚持下去,否则就没办法面对亡夫了。
湘婷换好衣服对宁絮说: ;妈咪现在要出门办事情喔,你乖乖在家知道吗?;
宁絮点点头后面目送湘婷出门后,就继续玩着娃娃,这个少女娃娃做得很漂亮,尤其是身上披着的马皮都犹如真的一般滑顺。宁絮摸着马皮想起昨晚那个姐姐说的话,觉得这个娃娃很有趣,不知道它是不是真的能带爸爸回来呢?
于是宁絮便对着娃娃说: ;现在我最想念爸爸了,你能不能带我爸爸回来呢?;
湘婷刚跟保险公司谈好一切事项,虽然说这是场意外,不过这次意外真的很特殊,因此保险公司花了很多时间作确认,直到刚刚才答应付钱。湘婷看着手上的支票,虽然是很大的一笔钱,但是想忘却那份悲伤,还是去找个工作让自己忙碌一点比较好,也避免自己胡思乱想。

回到家,还没进到家门就听到女儿嚎啕大哭的声音,以为宁絮发生什么意外。湘婷急忙开门冲到客厅去,却只见到女儿坐在客厅哭泣着,而四周除了有些凌乱以外,看起来却没发生过什么事情的样子。
湘婷蹲下身询问宁絮说: ;怎么了,是不是什么地方痛?;
宁絮使劲摇头说: ;不是,是娃娃跑出去了,娃娃跑出去了。;
听着女儿模糊不清的童语,湘婷一时间搞不清楚宁絮说的娃娃是什么。不过想到昨晚的事情,才恍然地说: ;你说的就是昨天买的蚕女娃娃对不对,怎么了,不见了吗?;
宁絮仍是摇头地说: ;不是不见,是跑出去了,我要它帮我找爸爸回来,它就跑走了。;
湘婷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女儿,大概她是玩着娃娃不知道丢到哪去,所以就说娃娃跑走了吧。之后湘婷花了好大的劲才哄着宁絮上床睡觉后,才喘口大气坐下休息,看着女儿熟睡的脸庞,这几天辛苦的湘婷才有了些许的安慰。
不过当湘婷想到自己工作以后,应该会很少腾出空来陪女儿,那明天找工作之余就买一些娃娃来代替自己和老公陪伴女儿吧回到卧室,湘婷疲惫地躺到空荡荡的双人床上,心里感到一阵空虚,也许自己也需要买一个大娃娃陪伴呢。
铃!铃!
隔天一大早,湘婷被一阵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她伸着慵懒的懒腰后,便接起床头边的电话说:;喂!这里是徐公馆,找哪位?;
当湘婷听到电话里头所说的消息,原本还有些许的嗑睡全部都被惊跑: ;什么,不见了!好,我马上过去。;
湘婷一挂上电话就马上起身换衣服,而宁絮似乎也是被电话吵醒,来到湘婷的房门口问: ;妈咪,你要去哪里?;
湘婷温柔地微笑说: ;妈咪有事要出去一下,你今天要乖乖在家喔!妈咪回来会带新娃娃给你。;
宁絮听了开心地说: ;好,絮絮一定会乖乖在家。;
听到女儿认真的保证,湘婷放心地拿起皮包就冲出门去,而宁絮也如她自己说的,乖乖地呆在客厅里看电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对宁絮来说大概是看完三个卡通的时间,正准备等第四个卡通开始时,突然门铃响起。

宁絮按照母亲的指示,爬上对讲机的椅子,拿下对讲机问: ;喂,这里是徐公馆,请问你找谁?;
熟悉的声音从对讲机那头传来: ;宁絮吗?是爸爸回来了,快点帮爸爸开门。;
宁絮开心地伸出手指就想案下开门键,但是想起爸爸曾经交代过的事情,于是继续说: ;爸爸,我问你喔,天空洒盐小可宁,下一句是什么?;
;嗯乖,还记得爸爸交代的事情。下一句当然是,未若柳絮因风起。;对方答对了问题,宁絮开心地打开门让父亲进门来。
看到朝思暮想的身影进门来,宁絮马上跳下椅子想冲去迎接,但是父亲却阻止说: ;先不要过来,爸爸身上脏脏的,会沾到絮絮身上,等爸爸洗完澡再抱抱好吗?;
宁絮点头说: ;好,絮絮会等爸爸洗完澡再抱,爸爸快点洗澡。;
父亲微笑地点点头,便拖着一身泥巴去浴室洗澡,而宁絮则是按照往常先帮父亲关门。不过关门时,她看到那个披着白马皮的娃娃倒在门外,这才知道父亲原来是娃娃带回来的,于是很开心地把娃娃抱起来。
不过当她抱起的时候,看到娃娃手里抱着一只手,不解为什么,关了门便跑去浴室门外找父亲说: ;爸爸为什么我的娃娃会抱着一只手啊?;
刚要进入浴室的父亲说: ;喔,那是你的娃娃啊!那是爸爸的手,被坏狼咬掉了,刚刚在回来路上又不小心掉了,她帮我捡回来的,待会要好好谢谢她喔。;
宁絮大力地点头说: ;嗯,我会的,那爸爸你的手拿去。;
父亲接过手臂说: ;那能不能再请絮絮帮个小忙,帮爸爸去妈妈的梳妆台那边拿针线包过来?;
;好,我马上去拿。;宁絮点头后就跑去房间拿东西。
接着父亲便拿着针线包和手臂进入浴室,而宁絮则好奇地问: ;爸爸,你的肚子怎么跑出一些灰灰白白的东西?;
父亲边脱衣服说: ;那是肠子,因为爸爸被坏狼给抓破肚子,原本有人帮忙缝起来了。但是刚刚爸爸为了赶路又破了,所以爸爸才要用针线缝起来。;
宁絮了解后,听到浴室的冲水声,于是便先去客厅等着,因为爸爸说过他洗澡的时候不可以吵他。等到宁絮看完两个卡通后,父亲才洗完澡,穿着汗衫边缝着肚子上伤口来到客厅。
宁絮这才开心地扑上去紧紧地抱着父亲说:;爸爸,欢迎回家。;
父亲小心地不让针刺到宁絮,并且抱住她说: ;絮絮,在家有没有乖乖地听妈咪的话啊!;
宁絮举起双手有如欢呼地说: ;有啊,絮絮天天都很听话喔!爸爸,你的手臂缝得歪歪的,好丑。;
父亲看着自己整个歪一边的手臂说: ;啊!爸爸真的很不会这些事情,要是妈眯缝就好了,对了,妈咪去哪里?;
宁絮摇头说: ;我不知道,妈咪说有事情就出去了。;
;嗯,那爸爸就和你一起等妈妈回来。;父亲抱着宁絮坐到沙发上。
宁絮这时突然想起一件事情问: ;爸爸,你还要去忙?;
父亲微笑地说: ;不忙了,以后都留下来陪絮絮,这样好不好?;
宁絮开心地跳起来欢呼说: ;好耶,这样爸爸就可以在家庆祝我的生日了。;
父亲轻轻地点头微笑着,看着女儿开心地在客厅里跑着,心中泛起不可言喻的幸福感觉,希望这一切能一直这样持续下去。
湘婷身心疲惫地回到家,她刚刚才去过殡仪馆一趟,因为工作人员通知她说丈夫的尸体不见了,让她惊恐万分地冲去查看。等到的时候,警察已经来调查了,由于偷尸体的事情在乡下地方很少见,所以查了很久都没有消息。
而湘婷的脑袋从头到尾都是空白一片,她实在想不出有谁会想要偷她丈夫的尸体。她好不容易接受了丈夫去世的消息,难道现在还要她接受连丈夫尸体不见的消息吗?连续来的噩耗,让湘婷感觉如果再来一个坏消息,她肯定会马上发疯。
开门后,湘婷听到女儿开心的笑声不断传来,疲惫的身心马上就恢复了一半,大概是在看很有趣的卡通吧。愉快地关上门,湘婷把刚刚买到的大熊娃娃先藏在背后,悄悄地走到客厅,打算要给宁絮一个惊喜。
;絮絮,来看看妈妈给你买什么?;湘婷一到客厅就马上跳出来亮出手上的熊娃娃。
;咦?妈咪回来了,爸爸你先等一下,我去找妈咪。;听到女儿的声音从另一头传来,湘婷感到奇怪地把熊娃娃从脸上拿下来,客厅空无一人,连电视都没有开,那女儿是在哪里玩。
转头一看,刚好看到宁絮从房间跑出来,原来是跑到房间去玩了,露出温柔的微笑说: ;你怎么跑到爸爸妈咪的房间去,有没有乱动东西啊。;
宁絮没有回答,则是拉着湘婷的手说: ;妈咪,娃娃带爸爸回来了,你快来看看。;
湘婷有趣地想着,大概是在哪找到娃娃了,还顺便找到其它东西,以为爸爸回来了。因此湘婷笑笑说: ;好好,妈咪就跟你去看。;
可是当湘婷来到房间门口,看到里面那熟悉的身影对着自己微笑招手。当场脑筋一片空白,眼睛一闭身体一软就昏倒了,隐约中可以感觉到有个有力且冰冷的手及时扶住她倒下的身躯。
当湘婷醒来的时候,感觉她正躺在坚强的臂膀中,模糊的视线看去是那个令她几夜梦回的身影,不禁地流出两行眼泪哭诉着: ;擎天,我想你想得好苦,为什么那么快就走了,留下我们母女俩要怎么过下去?;
那身影无奈却又很温柔地抚摸着湘婷的头发说:;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像这样随便离开,我怎么能舍得全身细胞都比西施美丽的女子呢。;

听到当初求婚的话语,一股幸福洋溢的感觉,瞬间充斥全身细胞。让湘婷感觉更加晕眩,想一直睡在这个梦中不起来。
不对,刚刚明明是回到家,被女儿拉到房间,因为看到一个不可能存在的东西在房间里,所以才昏倒,而现在她又是被谁这样抱着?
湘婷迅速地弹起身体,惊恐地回头看着对方,而对方却展开温柔的微笑看着她,还伸出缝得歪斜的左手说: ;这几天你太累了,你还是多休息比较好。;
;擎天!你怎么会在这!?不对,你到底是谁?;擎天已经死了,这是湘婷多次到殡仪馆确认过的事情,眼前这个人绝对不是擎天,绝对不是。
擎天疑惑地说: ;是我啊!湘婷,怎么不记得我了,我们结婚八年多了,你不记得了吗?;
湘婷死命摇头说: ;不对,擎天已经死了,你绝对不可能是擎天。你到底是谁,伪装成我的丈夫想做什么?;
擎天看看自己的身体,然后抬头看着湘婷说:;这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看起来我好像真的曾经死过。不过没关系,我回来了,以后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
;对啊!爸爸回来准备帮我庆祝生日,妈咪怎么不高兴呢?;不知何时出现的宁絮,在一旁拉着湘婷得手说。
湘婷却只是惊恐地看着她们,身躯也不断地后退,心里想着要赶快逃离这个诡异的人。而擎天以为老婆又不舒服了,伸出手想抓住她免得她摔下床,湘婷却挥手用力打掉伸过来的手,使得原本就缝得歪七扭八的左手打得脱线,挂在臂膀上晃啊晃。

这个情景让湘婷这几天累积的情绪承受到的极点。胸口激烈地狂跳后,接着就传来剧烈的疼痛,使湘婷整个意识被疼痛冲击化为空白,整个人便抱着胸口倒了下去,而擎天也顾不了掉下的左手,马上拿起湘婷的皮包寻找药瓶。
好不容易找到药瓶,但是只剩一只手没办法打开盖子,于是擎天便用双腿夹紧药瓶,转了许久才好不容易打开,并且拿出一粒药丸出了。可是当擎天抬头望着爱妻的时候,发现她趴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的。
擎天赶紧扶起爱妻的身体,把药丸硬是塞进湘婷的嘴里,但是不管过了多久,药丸始终在湘婷的嘴里没有吞下去。而湘婷的身体也在擎天的怀里,逐渐地冰冷起来,擎天用着悲伤和自责的眼神看着湘婷。
;爸爸,妈咪又睡着了吗?;不了解生死的宁絮在一旁天真地问。
擎天苦笑地说: ;是啊,她这次将会永远睡下去不再醒来。;
宁絮听了大为紧张地摇着母亲的身体说: ;不要,妈咪!我不要你一直睡,我要你醒来,我要你醒来帮我准备生日宴会。;
看着女儿紧张的样子,擎天没办法只能先把爱妻的身体放下,然后走出房间想着该怎么跟女儿解释生死的问题。但是他刚走出房间,就听到女儿喊着: ;妈咪醒醒,娃娃,你也帮我叫醒妈妈。;
擎天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迅速地回头,接着看到
;你一定要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会喔。;宁絮极力地邀请着桦辰,而后者则是回头看着璇玲。
璇玲微笑地点点头,桦辰才开心地对宁絮说:;好,我一定会去玩,到时候我会带大大的礼物给你。;
宁絮开心地点点头,而璇玲微笑地对宁絮说:;你妈咪最近好吗?;
宁絮高兴地说: ;妈咪很开心,因为爸爸回来陪她,所以两人一起帮我准备很棒的生日宴会喔。;
璇玲点点头,心里想着,真不知湘婷何时才会把真相告诉宁絮呢?不过看宁絮那么无忧无虑的模样,也不忍心说什么,于是要宁絮回家的时候小心一点后,就和桦辰进入家门内。
而宁絮蹦蹦跳跳地往回家的路上走去,远远地看到父亲和母亲一站在家门口迎接她。于是便加快脚步上前,狠狠地扑在父亲的怀里,反正他的手臂妈咪已经缝好了,再也不会掉了。
;爸爸,妈咪,我跟你们说喔,我邀请好多朋友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会喔 ;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