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穿红鞋的娃娃 > 详细内容

穿红鞋的娃娃

作者:浅色系遗忘  阅读:54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公司附近开了一家店,装修的颇为神秘,平时总是关着从来不见开业,难得今日开了门,便进去看了看。一眼望尽,竟然全都是古董娃娃,或大或小,堆满了整个房间,惊的倒退了一步,那么多娃娃看着还是怪瘆人的。

转头想离去,却被一个磁性的声音叫的停住了脚步。

“小姐。”

我愣愣的看着他,是一个欧式的金发帅哥,没想到中文说的这么好。

他对着我灿烂一笑,转身拿起他身后橱窗里的一个礼盒,在我面前缓缓打开,是一个近20cm的一个娃娃,穿了一身漂亮的粉色小洋装,脚上穿了一双秀气的红色高跟鞋,被静静的放在一个包装精致的黑色盒子里,底下铺满了蓝色丝带,看上去精致又美丽。

“美丽的小姐,你来到了这里,说明是缘分,希望你能喜欢我的这份礼物。”

绅士而又礼貌对着我鞠躬。

现在销售套路都这么深了吗?这么帅,我都不好意思不买了。

“多少钱?”

当我从包包里掏出钱想支付的时候,却被他拦住了。

“它是属于你的,从前是,现在是,未来也是”

他笑得异样灿烂,让我迷迷糊糊怎么的就抱着礼盒回了家。

美色误人啊。

我慢慢打开盒子,真的很漂亮,金褐色的长发有着微微的卷度,弯弯的柳叶眉,湛蓝的眼睛,嘴角微微扬起的笑容,脸上泛着橘红的腮红,无一不处透露着她的精致,她真的很迷人。我忍不住拿手去触碰了一下它,是一种介于陶瓷冰凉和橡胶柔软的一种手感,抿了抿手指似乎还能感受到那种滑腻的手感。最漂亮的还是她的眼睛,逼真的能看出我的倒影,甚至我还看出了一丝激动?

冬日的天,真是起床困难户,我匆匆忙忙起了床,急急忙忙去上班,赶在最后一刻打了卡。办公室打了空调,热的我脱了外套,同事小燕惊讶的指着我的脖子

“晨晨,你的脖子怎么了,怎么那么多红点点,不会过敏了吧”

我摸了摸了脖子,没有感受到任何不适,掏出镜子照了一下,却被惊呆了,脖子上布满了点点的红印,有梳有密,看上去就好像得了什么传染病。

“晨晨,你去医院看一下吧。看上去挺严重的,我去给你替主管请假,你先走吧”

“谢了,小燕”

我穿起外套,急急忙忙朝医院走去,路过那家店时,我忍不住看了一眼,发现没有开门,那个金发欧式帅哥开店还真是随意啊。

从医院出来的我是震惊的,医生说我不是过敏也不是什么传染病,是淤痕,居然是淤痕。什么东西戳的我满脖子都是这种小红点?

我回到房间,找了半天,没有发现任何东西。可是脖子上的痕迹证明发生了一切。我是试过强忍着一整晚不去睡觉,可是每次惊醒过来就已经是白天。

接下来几天,似乎更严重了,手臂,肚子,大腿渐渐都出现了这些痕迹,触目惊心。

雨晴一般过个三四天就会变青然后散开,我这次情况完全不一样,反而越来越鲜艳似乎要沁出血,而且没有丝毫要退下去的痕迹。连公司领导都来找我,委婉劝说我回去休息几天,暂时不要来上班了。

我真的怕了,装了一个监控摄像头,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作鬼。

第二天,果然身上痕迹又多了几处。心又沉重了几分,我调整好心情,吃了个早饭,散了一会步。

回到房间,我打开视频,一切都很正常,我盖着被子睡得很安稳,视频回放的沙沙沙声,安静地回荡在整个房间。

不对,哪有人睡觉这么安静几个小时下来一动不动。看着视频中的我,安静地就好像吃了安眠药一切都毫无知觉。

就当我以为看不出什么东西的时候,让我惊讶的一幕出现了,我的被子竟然慢慢地自己掀开了。

让我毛骨悚然的是被我放在床头柜的金褐色长发娃娃竟然从床头慢慢站了起来,一步一步的朝我走去,红色高跟鞋,在黑色背景下明艳又诡异,明明是踩在床单上,却发出踩在地板才有清脆的噔噔噔声。

好像有音乐声一般,她轻轻扬起手,轻踏脚步,翩翩起舞,舞姿很完美,但是眼前的一幕却我忍不住发抖,她在我身上跳舞。

我身上红点就是高跟鞋的鞋印吗?一曲舞毕,她竟然朝着摄像头鞠了一躬,她抬起头的笑容,蓝色的双眼紧紧盯住我,就好像看到了我。嘴巴一张一合“我们又见面了。”

“啊”我放声大叫,恐惧占满了我的大脑,我只有一个想法,把她扔出去,扔出去。

我连忙起身,大步走到床头,抓起就往窗外狠狠扔去,手心还残留着娃娃皮肤特有的滑腻感。

我用冷水一直不停的冲洗,一直一直,洗到手掌发红还是洗不掉那种感觉。

我把床头柜扔了出去,我要清理掉所有一切有关娃娃痕迹的东西,那个东西肯定不干净。晚上锁好所有门窗,甚至加了好几道锁,希望今晚能安稳一晚。

“你又一次的抛弃了我”

“果然人类是最虚伪的东西”

声音缥缈而虚无,我在做梦吗?

“明明说会一直保护我,最后却把我扔进了垃圾桶,你忘记了吗?”

“被你抛弃的日子里,我一直过着被人践踏的日子,所以我也要让你尝尝我的苦,我的所经历的一切”

这是娃娃的声音?

尘封的记忆似乎缓缓被揭开,记忆中好像我有一个很喜欢的娃娃,天天抱着她,最后呢,好像被扔掉了吧。

她抬起双手在虚空中一握,就好像有一双无形的双手紧紧的抓着我的脖子,让我的呼吸越来越困难,感觉整个人头脑发蒙。

“这次换我来守护你,我绝对绝对不会抛弃你的”

记忆的最后只停留在这句话,再次睁开双眼的我,入目还是房间内熟悉的摆设,只不过被放大了好多倍,不对,是我变小了。

卫生间传来响动,我想动一下,却发现我什么都动不了,连眼珠都不能转动,只能一直盯着一个方向。

熟悉的面孔出现在我面前,“我”是笑得多么灿烂,一切都一样,又都不一样了,“我”的眼珠变成了蓝色。

她抱起我将我捧在手心,抚摸着我的头发,然后轻轻将我摆在床头。

嘴里轻轻念叨“我会好好照顾你,不离不弃”

手中的娃娃如木偶般,只有眼中流露出的惊恐表达着一切。

我不想当娃娃。

公司旁的娃娃店又多了一名女员工,湛蓝的眼珠明媚动人。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