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都市怪谈之盲点 > 详细内容

都市怪谈之盲点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200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深夜十一点,我接到了赵峰奇的电话。
赵峰奇是我的好朋友。每天晚上下课后,我和赵峰奇就会回到自己的住处,打开电脑,一起玩一款竞技游戏。而在玩游戏之前,赵峰奇都会用电话通知我。
现在想想,除了找我玩游戏,赵峰奇几乎没有给我打过电话——所以,这天深夜十一点,当我接到他的电话时,我就知道,一定有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发生了。
赵峰奇前不久刚做了近视矫正手术,从手术完成的那一刻算起,至少一个星期之内,他都无法看清东西。
一个看不清东西的人,当然不会打电话邀请我玩游戏。
我迟疑着按下了接听键,果然,手机里传来了赵峰奇惊慌失措的声音: ;如果你想要躲在我的房间里,你会躲在什么地方?;
我怎么也想不到,赵峰奇会问出这样一个怪异的问题。
我犹豫了一下,就笑了起来: ;如果是在你做手术之前,我会躲到你的床下,因为你是个很懒的人,绝对不会想到去清扫床下的卫生。现在,如果让我选的话,我会选择站在你客厅的那张靠墙的桌子旁 ;
;为什么?;赵峰奇似乎很吃惊。
;因为这样我就可以假扮那张桌子旁边的那个奇怪的雕像。;我同样是用开玩笑的语气。

毕竟,赵峰奇的问题就像是一个玩笑。
但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听到我的话,手机里的赵峰奇忽然惊叫了一声: ;它早就在这里了 ;接着,手机就被挂断了。
这个赵峰奇,究竟在搞什么鬼?我皱起眉头摇了摇头,重新坐在了电脑前,继续刚才的游戏。三分钟后,我忽然一怔,忍不住站了起来,越想越觉得赵峰奇有些奇怪。
如果你想要躲在我的房间里,你会躲在什么地方?如果赵峰奇没有做那个近视矫正手术的话,他问出这个问题,很可能会是一个玩笑。可是,赵峰奇现在看东西是模糊的,他当然没有心情去开这样一个玩笑。
难道,赵峰奇觉得有人正潜伏在他的家里?想到这里,我慌忙拿出手机,拨打了赵峰奇的手机。
手机彩铃声响了许久,我的神经也渐渐绷紧。过了一会儿,手机提示接通了。我松了口气,勉强笑道: ;峰奇,我刚才想了想,你在电话里说的 ;
就在这时,手机里的赵峰奇大叫起来: ;你为什么要给我打电话,你不就在我的客厅里吗?你是谁,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说话之间,响起了赵峰奇大力开门的声音,最后两句话,不是对我说的,赵峰奇显然是在质问他客厅里的那个 ;我;!
那两句话一说出口,就是一段短暂的沉默,接着,一阵细小的笑声从手机传人了我的耳朵。这笑声非常怪异,就像有一个男孩正站在赵峰奇不远的地方捂着嘴巴笑。
听到这种笑声,我身上的汗毛瞬间全部竖了起来。
看来,我猜对了,果然有什么东西潜伏在赵峰奇的家里,而且,这个东西在不久前冒充我出现在了赵峰奇的面前。
;你、你是小兵?不,这绝对不可能!;手机里,再次传来赵峰奇的叫声。
小兵?一种熟悉的感觉涌上我的心头。这个名字,我似乎在什么地方听到过。
赵峰奇喊出 ;小兵;两字后,手机就挂断了。我急忙走出家门,向赵峰奇所住的地方赶去。
路上,我仔细思考着,很快得出了一个让我非常不安的结论:那个东西能够模仿我的声音骗过赵峰奇,而被发现的时候,它又有恃无恐地发出窃笑声,这显然不是一个正常人的行为。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了
据说,房间空的时间太长,就会有一些不干净的东西进来。可是,从上大学开始,赵峰奇就住在那里了,其间并没有发生过类似的怪事。为什么偏偏在赵峰奇做完近视矫正手术之后,就发生了这样的怪事呢?
就这样,我从胡思乱想中回过神来,就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赵峰奇的门前。
这是我第二次来赵峰奇的家,第一次来这里是在一个月前。
轻轻推了一下门,门就开了。一走进房间,我的目光马上就落在了客厅角落的雕像上,和上次来的情形一样,那个雕像被一块黑布蒙着——不同的是,这次那个雕像居然在微微颤抖着。
我忍不住打了个冷战,不过马上我就松了口气。黑布下面,不停发出喘息声,我很快就听出来了,那个声音属于赵峰奇。
赵峰奇为什么站在雕像的位置,那个雕像又去了哪里?
我来不及思考这两个问题,走过去,轻轻掀开了黑布。一察觉到黑布被掀开,赵峰奇就惊呼一声,问我是谁。接着他用冰凉而颤抖的手摸了摸我的脸,确定是我之后,才平复了一下呼吸,满脸冷汗地坐在了沙发上。
;那个东西离开了吗?;我忍不住问。
赵峰奇双眼红肿,无法看清东西,只能眯着眼睛。听到我的问题,他变得异常激动: ;今天晚上,我一回到这里,就感觉到房间里多了一个人。虽然这只是一种感觉,可是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我勉强睡了一会儿,当我醒来时,那种感觉更加强烈了 ;
假如有人躲在我的房间,他会躲在什么地方呢?
这个问题很快就在赵峰奇的脑海中出现了,他拿出手机,想要找人聊聊,排解一下心中的不安。不过他无法看清手机联系人,而凭着记忆记下的,只有我的手机号码。于是,他拨通了我的手机。
当我们第一次通话结束后不久, ;我;忽然敲开了赵峰奇的房门。赵峰奇把 ;我;请进了客厅,接着,他转身进入了卫生间。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电话打进了他的手机。
听完事情的经过,我皱起了眉头: ;可是,你为什么用那块黑布 ;
赵峰奇更加激动了: ;在你来之前,那个模仿你的东西发出了笑声之后,就转身离开了。可是,它并没有离开这个房间,我听到脚步声停在了那个方向。;说着,他用手一指,指向了刚才他蒙着黑布所站的地方,接着说, ;我壮胆走了过去,想要确认一下它是否离开了,伸手一摸,就摸到了一个身体硬邦邦的人。我吓了一跳,刚想逃走,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的感觉忽然发生了奇怪的变化。我感觉到,自己站在了那个位置,我回过神来才发现,我真的头蒙黑布站在了那个位置 ;
我忍不住打了个冷战,目光转向了原先放雕像的位置: ;你摸到的,应该是那个雕像——对了,那个雕像在哪儿?;
;这我也想知道,在电话里,你曾提到那里有一个雕像。可是,这个房间里根本不存在什么雕像!听到你的话,我就知道,你上次很可能是撞鬼了。而这个鬼,很可能就是那个假扮你的东西,所以我才会在电话里说‘它早就在这里了’,对了,你是怎么看到那个所谓的‘雕像’的?;
我一下站了起来,用不敢相信的眼神看着赵峰奇。
赵峰奇说这个房间根本不存在什么雕像——那么,一个月前,我所见到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一个月前,我第一次来赵峰奇的家,是因为一场在网吧举行的竞技游戏大赛。

这场大赛的奖金诱人,而大赛所进行的那个网络竞技游戏,是我和赵峰奇经常玩的那款。我坚信,凭着我和赵峰奇的技术与默契,一定能在大赛中拔得头名。所以一得到消息,我就给赵峰奇打了电话,谁知道,赵峰奇的手机处在关机状态。没办法,我只好凭着他以前给我的住址,来到了赵峰奇的住处。
赵峰奇听到大赛的消息非常高兴,他进入洗手间一会儿,就和我直奔大赛的现场。
我发现那个雕像的存在,正是赵峰奇在洗手间的时候。它就站在一张靠墙的桌子的旁边,上面蒙着一块黑布,乍看之下,就像是一个人站在那里。我的好奇心完全被勾了起来,走过去伸手一摸,触感坚硬,果然是一个雕像无疑。
赵峰奇为什么在房间里放这么一个和成人等身的雕像呢?我忍不住想要掀开那块黑布,就在这时,赵峰奇从房间里出来了。乱碰别人的东西是不礼貌的行为,我急忙离开雕像,和赵峰奇一起走出了房间。
这个雕像给我留下的印象非常深刻,所以,当赵峰奇问我假如我藏在他家会选择藏在什么地方的时候,我就提到了那个雕像。因为我觉得,假如我真的站在那个雕像面前的话,视力模糊的赵峰奇,绝对会把我误认为是那个雕像。
可赵峰奇却说这个房间里根本不存在什么雕像。
那么,一个月前,我所摸到的那个东西,究竟是什么?
说到怪事,一个月前,在大赛进行中也发生了一件怪事:在游戏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我忽然发现,游戏中赵峰奇的角色变成了挂机状态,转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赵峰奇的座位空了。我以为他当时有急事离开了,后来问起这件事的时候,赵峰奇一直躲躲闪闪,躲避这个问题。
;我能感觉到它还在这里,你怎么不说话了?;赵峰奇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绪。
他的话让我不安起来。
那个模仿我的东西出现之前,赵峰奇就感觉到了它的存在。虽然不知道赵峰奇是如何感觉到的,不过,我已经开始相信赵峰奇的感觉了。在客厅讨论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这天晚上,我和赵峰奇并排睡在了他的卧室,只希望人多胆壮,那个东西不会再来骚扰赵峰奇。
时间很快到了午夜十二点,我和赵峰奇先后进入了梦乡。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忽然从睡梦中醒来,接着,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因为我突然听到睡在我旁边的赵峰奇,在发出奇怪的窃笑声。

黑暗之中,我一下坐了起来,慌忙推醒赵峰奇。
赵峰奇迷迷糊糊地坐了起来,问道: ;怎么了?;
;你刚才在笑!;
;什么?!;赵峰奇打了个冷战,勉强笑道, ;我应该是说梦话了,你也知道,以前住在寝室的时候,我就经常说梦话。;
也许真像他所说的,他只是在睡梦中不小心笑出了声音。我舒了口气,刚想躺下来,就在这个时候,赵峰奇又发出了那种奇怪的笑声。
这次,我再也忍耐不住,惊叫一声,跳下床,打开了灯,小心翼翼地看着赵峰奇: ;你、你为什么又笑?;
;那不是我 ;赵峰奇的身体一下僵硬起来,他颤抖着嘴唇,把头转向了床头。我的目光也因此转向了床头,只见床头的角落里,蹲着一个八九岁大的小男孩,男孩只在床头露出半张脸。那半张脸,就像是一张泛着光亮的白纸,一时间,我没有看到小男孩的眼睛。半秒钟后,我才发现,它的眼睛和脸一样白!
终于,我放声惊叫起来。小男孩诡秘地一笑,夺门而出。瞬间,我反应了过来,急忙冲过去,想要把门紧紧锁上。
这时,床下面的一个东西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瞪着惊恐的眼睛,一步步走向了床头。
床头下面,放着一个鬼脸风筝,不知道放在这里多久了,上面已经积满了灰尘。
看到这个风筝,我的心一下沉了下去,接着,记忆汹涌而至。
我终于想起在什么地方听过 ;小兵;这个名字了。
我说过,赵峰奇是个很懒的人,他绝对想不到去打扫床下。从这个风筝上面的尘土来看,它在床下面的时间已经超过一年,而这个风筝上面的鬼脸,两年前我就见过。
两年前,我和赵峰奇住在学校寝室。有一天早上,赵峰奇忽然面带微笑地向我们讲述了他昨天晚上所做的一个梦:他梦到了一个小男孩,这个小男孩拉着他一起去放风筝。奇怪的是,小男孩一直用一块布蒙着脸,不让赵峰奇看它的长相。
小男孩的风筝是用白纸糊成的,放了一会儿风筝,小男孩说,它觉得这个风筝太单调了,想让赵峰奇在上面画一只大受孩童欢迎的卡通机器猫。可惜,赵峰奇的画工并不好,机器猫被他画成了一张诡异的鬼脸。
讲到这里的时候,我记得,赵峰奇饶有兴致地把他在梦中所画的机器猫画了下来——这个 ;机器猫;就是床下风筝上的鬼脸。
;这真是一个奇怪的梦,梦里,那个小男孩把名字告诉了我,可是我忘记了。;赵峰奇笑着告诉我们。他的话音刚落,一位室友就叹了口气: ;那个小男孩的名字叫‘小兵’,昨天晚上,我睡得晚,听到了你的梦话。;
后来,这件事就成为了我们的笑谈,谁也没有放在心上。所以,我虽然对 ;小兵;这个名字感到熟悉,却怎么也记不起来在什么地方听过。
赵峰奇在电话里,曾对着那个模仿我的东西惊呼 ;小兵;,而我刚才所看到的小男孩,又正符合赵峰奇对小兵的描述。一瞬间,所有的疑点被我串联在了一起:刚才的小男孩就是小兵,那个模仿我的东西也是小兵。从风筝来看,它已经在赵峰奇的身边藏了许久,可是,它为什么偏偏会选择在今晚出现呢?
我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小兵只是赵峰奇梦中的产物,它怎么可能会出现在现实之中?
赵峰奇的眼睛虽然看不清,但从我的反应里,他已经听出来发生了什么事情,急忙问我看到了什么。我沉吟了一下,就把我的所见和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他。赵峰奇倒吸了一口凉气,怔了一会儿,颤声说: ;我也早该想到,那个模仿你的东西是小兵。两年前,从梦到小兵的那天开始,隔三差五我就会再次梦到它。我记得最后一次梦到它的情形:它的风筝破了一个洞,我们没有办法继续放风筝了。它忽然想到了什么,笑着说: ‘放我吧!’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它这句话,我感到非常害怕,下意识地要避开它。可是,从那天开始,我更加频繁地梦到它。在梦里,它总是笑着追我,并大喊着‘放我吧’。一年后,我在医生的建议下,每天睡前都服用镇静药物,进入深度睡眠,果然不再梦到它了,没想到 ;
我的心骤然一颤——赵峰奇并不是不再梦到它,而是它改变了潜伏方式,活生生潜伏在了赵峰奇身边。据说,鬼魂可以进入活人的梦境。
马上,另外一个问题也有了答案——小兵之所以选择在赵峰奇眼睛看不清的情况下出现,是因为它想要和赵峰奇维持这段 ;友谊;,它怕吓到赵峰奇。
这也是在梦中它始终蒙着脸的原因。
这个房间不能再待下去了!我拉起赵峰奇,想要带他离开这里。刚打开卧室的门,恐惧就从脚底升上了我的发梢——那个 ;雕像;,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出现在了墙边,它的身上同样蒙着那块黑布。
这个 ;雕像;究竟是什么东西?它的体态和一个成年人差不多,所以不可能是小兵——那么,它究竟是什么?我停下脚步,一个念头让我的心乱跳起来,我犹豫了一下,操起凳子就向 ;雕像;砸了过去。
;砰;地一声, ;雕像;倒在了地上,我用颤抖的手,缓缓掀开了上面的黑布。
这哪里是什么 ;雕像;,分明就是一具僵硬的尸体!我后退两步,害怕地看向了身边的赵峰奇。

地上倒着的正是赵峰奇的尸体。
看到地上的尸体后,我才发现自己犯了一个极其可怕的错误。
赵峰奇和小兵的相遇,并非在梦中,而是小兵用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把赵峰奇的灵魂从身体里拉了出来。
陪小兵放风筝的,是赵峰奇的灵魂!
小兵一定非常喜欢和赵峰奇一起玩儿,所以,每隔一段时间,它都会把睡梦中的赵峰奇的灵魂带出来。可是,自从赵峰奇服用了镇静药物,每次睡觉的时候,他都会进入深度睡眠。而他被小兵拉出的灵魂,自然而然也进入了睡眠状态——这才是赵峰奇不再 ;梦到;小兵的真实原因。
一个月前,我第一次来到赵峰奇家的时候,赵峰奇的灵魂被小兵拉出了身体。敲门声响起的时候,小兵怕我发现真相,就把赵峰奇的身体放在了那张桌子的旁边,并用一块黑布蒙上了。
一个月前,被我带去网游竞技大赛的不是赵峰奇,而是赵峰奇的灵魂。
以上,是我看到赵峰奇尸体之后的推测。虽然只是推测,但我感觉到,它已经无限接近真相了。想到这里,我想起了另外一件事,颤声问赵峰奇: ;一个月前,网吧竞技大赛的时候,你不告而别,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赵峰奇的脸色变了,犹豫着说: ;那天,我总觉得身体轻飘飘的,好像随时会晕倒,就离开了。回到家,我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等我醒来的时候 ;
;等你醒来的时候,你就发现,你正蒙着黑布站在那张桌子旁边。对不对?!;我后退两步,远离了赵峰奇。
赵峰奇身体一颤: ;你怎么知道?;
果然,我的猜测是正确的。
赵峰奇两次稀里糊涂地发现自己身上蒙着黑布站在那里,是因为他的灵魂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不同的是,第一次回魂,很可能是小兵把他的灵魂塞进了他的身体;而第二次回魂,是赵峰奇无意中触摸到了自己的尸体。
原来,在我醒来发现小兵蹲在床头之前,小兵就已经再次抽离了赵峰奇的灵魂。
从先前赵峰奇回魂的过程来看,他的灵魂是可以回到自己的身体的——可是.现在不同了,赵峰奇的身体受到了我的重击,一个正常人在这种重击下,是不可能还活着的。
那么,眼前的赵峰奇,不只是灵魂那么简单了,他很可能已经变成了小兵的同类。想到这里,我深吸一口气,逃出了赵峰奇的家。
十秒钟后,赵峰奇的房间里传来了凄厉的哭叫声。
赵峰奇一定摸到了那具尸体,知道自己已经死去了。
远离赵峰奇的家后,我的心慢慢平复了下来——就在这时,我忽然感到自己的衣袖被什么东西扯了一下,仔细一看,原来是一根风筝线。风筝线的另一端延伸到了夜空之中,我下意识地向天空看去。
我的心,一下堕入了冰窟。
风筝线的另一端,并没有连接着风筝,而是一个脸色和眼睛一样苍白的小男孩。
小男孩在空中冲我诡异地一笑: ;放我吧!;
我早应该想到,小兵能够模仿我出现在赵峰奇的面前,并不是巧合。只有在我身边潜伏良久,它才能模仿我的声音。
它潜伏在我身边,只有一个目的——换一个 ;玩伴;。
原来,我早已经成为了它缠身的目标…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