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世界尽头 > 详细内容

世界尽头

作者:沵旳〃眼涙  阅读:76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A

夏薇身处在一片黑暗中,这是一处真正意义上的虚无,没有光,没有声音,没有时间,甚至没有感觉,唯一存在的只有自己的意识。这是哪?张张嘴,夏薇却惊讶地发现自己无法出声,几次尝试,最终徒劳无功。

突然,黑暗深处传来一个声音,模模糊糊很不清楚,夏薇屏气细听,声音越变越大,最终成为一阵撕心裂肺地嚎叫:“没有时间了!快离开这里!离开世界尽头!”……

夏薇猛地从床上坐起,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环顾四周,是在自己家中,灿烂的阳光透过窗户落在地板上,天已经亮了,原来刚才的一切只是个噩梦。“叮咚叮咚起床了~叮咚叮咚起床了~”床头的音乐闹钟响了,拿起,表盘上清楚的显示着今天的日子:2014年3月9日,九点整,星期天。

“薇薇,还要睡到什么时候,赶紧出来吃饭了,你妈妈真是个大懒猪。”客厅传来丈夫赵文的叫喊,随后是女儿咯咯地笑声。

夏薇赶紧起来,收拾一下来到客厅,赵文和女儿早已吃好了早饭,留给夏薇的那份还放在桌上,“快吃吧,吃完我们赶紧走。”赵文微笑着说。

“去哪?”夏薇有些迷茫。

“睡糊涂了吧?”赵文笑了,“今天是女儿生日,咱们不是商量好要今天带女儿去游乐场玩么?”

“妈妈怎么忘了?是不是又想变卦?”女儿撅着嘴,一脸不开心。

“是……是吗?”夏薇勉强地笑笑,似乎是有这么一件事,但是为什么却记得不太清楚?突然,夏薇注意到客厅里放了一台老式落地大柜钟,木色的外壳和不断来回摆动的钟摆有种催眠的感觉,“这是什么时候买的钟?”夏薇吃惊地问,在她印象里家里根本没有这玩意。

“上周咱俩一起去家具店买的啊!你怎么忘了?”赵文更吃惊地看着夏薇,“你是跟我开玩笑还是失忆了?”

夏薇一楞,难道自己真的失忆了?为什么什么都记不得?

“不舒服吗?”看到夏薇脸色苍白,赵文关切地问。

“没……就是……不,没事,可能是太累了,没睡好。”应该是昨晚噩梦的关系,让自己有些短暂性的失忆,自己是医生,这种情况在精神科病例里也算常见,本想将昨晚的噩梦讲给赵文,但那只是个噩梦而已,夏薇想了想,算了。

“行,那就赶紧吃,时候不早了,十点前我们一定要出门。”看看表,赵文说。

夏薇撇一眼大钟,已经九点四十五了,很快吃好饭,正准备收拾,突然闻到一阵烟味,竟然是赵文在抽烟,“赵文,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夏薇大惊,自己从和赵文认识到结婚到有了女儿,赵文从来都是不抽烟的,因为赵文对烟叶过敏,这点自己绝对没有记错。可是眼前赵文不但在抽烟,并且动作熟练,一看就是老烟民。

“我……我不是一直抽么?”赵文赶紧把烟掐了,支支吾吾地说。“对不对,女儿。”

“是……是呀。”女儿也支支吾吾地说。

看着赵文和女儿慌张的样子,夏薇肯定两人在说谎,可是为什么?想到那个噩梦,夏薇一阵惊恐,离开世界尽头是什么意思?

“行了,赶紧走吧,快十点了。”赵文有些焦急地催夏薇。

夏薇一个机灵,为什么这么急?为什么赵文会抽烟?为什么赵文和女儿对自己说谎?为什么自己失忆?或者说自己其实并没有失忆,只是赵文和女儿对自己隐瞒了什么?“怎么这么急?我还没收拾呢?”夏薇打定主意要拖延时间。

“回来再弄这些事!”赵文看看已经快到十点的落地钟,变得很急躁,女儿也是。

夏薇更肯定两人有问题,刚想说什么,突然,地板下传来一阵咚咚咚的声音,随后是一个女声尖锐地喊叫,声音竟然和梦中的那个声音一样!“地下室有人?”夏薇大惊。

“你……你听错了,哪有什么人!”赵文惊慌失措,“赶紧走,不然来不及了!”说着赵文一把拉住夏薇就要出门,女儿也跑过来拉着夏薇往门外走。

“你们要干什么!”夏薇挣扎。就在这时,一阵沉闷的咚咚声,原来是落地钟的指针指在了十点整,突然,整个世界变成了刺眼的强光,随后,夏薇什么也不知道了。

B

又是那片熟悉的黑暗,又是那种什么都没有的虚无,夏薇身陷其中,唯一存在的只有自己的意识,突然,黑暗深处传来一阵撕心裂肺地嚎叫:“没有时间了!快离开这里!离开世界尽头!”……

夏薇惊醒,喘了好半天粗气才明白只是个噩梦,怎么回事?又做噩梦了?内容竟然和昨天的一样?窗外,阳光明媚,是个好天气。

突然,夏薇想起昨天的事,自己听到地下室有声音,想去看,却被赵文和女儿拦住,随后两人就像疯了一样将自己往门外拉还说时间就要到了,随后一阵白光,自己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夏薇恐慌,这到底是怎么了?“叮咚叮咚起床了~叮咚叮咚起床了~”突然的响声吓了夏薇一跳,原来是床头的闹钟,拿起,夏薇惊恐地瞪大眼睛,表盘上清楚的显示着今天的日子:2014年3月9日,九点整,星期天。今天应该是3月10日啊!怎么还是3月9日?

“薇薇,还要睡到什么时候,赶紧出来吃饭了,你妈妈真是个大懒猪。”客厅传来丈夫赵文的叫喊,随后是女儿咯咯地笑声。

夏薇惊慌地跑到客厅问赵文,“今天是几号?”

赵文疑惑地看着夏薇,“3月9日,星期天啊,怎么了?”

“昨天不是9号么?怎么今天还是9号?”夏薇更恐慌了。

“睡糊涂了吧?”赵文笑了笑,“昨天是8号,你我还都上班呢,今天才是9号,是咱们宝贝女儿的生日,说好了咱一家三口去游乐场玩,怎么,这么大的事你都忘了?”

“妈妈真的忘了?是不是又想变卦?”女儿撅着嘴,一脸不开心。

夏薇呆呆地站着,猛地打开电视,电视上显示的时间也是2014年3月9日,打电话给服务台,服务台告知的时间也是2014年3月9日,甚至打给自己的同事和朋友,都说今天是2014年3月9日,挂了电话,夏薇愣住了。

“我怎么会骗你?”赵文笑笑,“行了,不要开玩笑了,赶紧吃完饭我们出门,必须要在十点前出门的。”

一个机灵,夏薇望着赵文,“你怎么不抽烟了,你不是一直抽烟的么?”

赵文笑笑,“说什么傻话呢?我什么时候抽过烟?你知道我对烟草过敏的。”

“可是你昨天?”

“昨天?”

“难道昨天的事你忘了?”夏薇疯了一样情绪激动,随后将昨天的事重复了一遍。

赵文皱皱眉,“你是不是太累了没休息好?怎么说些没头没脑的话?行了,咱们赶紧走,不然时间真的来不及了。”说着就要拉夏薇。

夏薇急忙向后一撤,“我要去地下室看看。”

“咱……咱家哪有地下室?”赵文不自然地说,“赶紧走,不然来不及了!马上十点了。”

夏薇回头,果真,落地钟显示还有十五分钟就十点了,为什么又是十点?“不,我要去地下室一趟。”说着,夏薇跑到杂物间,打开,惊讶地发现本来应该通下地下室的门竟然没有了!

“你看,咱家哪来的地下室?”赵文跟过来,“走吧,没时间了,回来再说。”说着,赵文拉住夏薇就要往外走。突然,夏薇挣脱赵文,冲到客厅,抓住落地钟猛地一推,本来以为很重的落地钟竟然轻松地被推开了,后面露出一个洞,正是通向地下室的洞!犹豫一下,夏薇就要进去。

突然,一只手将夏薇拉了出来,回头,是面目狰狞的赵文,“哼哼,竟然被你找到了,不过,你还是得跟我走!”说着,力气奇大的赵文拖着夏薇向门外走去,正在这时,咚咚一阵沉闷声响,原来是落地钟的指针指在了十点整所发出的声音,整个世界变成了刺眼的强光,随后,夏薇什么也不知道了。

C

黑暗,虚无,撕心裂肺地嚎叫:“没有时间了!快离开这里!离开世界尽头!”……

夏薇惊醒,一身冷汗,呆愣一会,猛地拿起床头的闹钟,表盘上清楚的显示着今天的日子:2014年3月9日,九点整,星期天。夏薇觉得自己要疯了,自己为什么总在3月9号这一天?还有离开世界尽头是什么意思?难道自己正身处世界尽头?为什么赵文和女儿变得那么古怪?为什么他们一定要让自己十点前出门?难道那样就是离开世界尽头?可是为什么看到赵文和女儿会有种莫名的恐慌?对,地下室,一定是地下室里有什么!

夏薇冲到客厅,赵文和女儿正一脸阴沉的坐在那,看到夏薇,赵文和女儿冲上来死死抓住。

“今天一定要在十点前带你出去!”赵文恶狠狠地说,脸部狰狞的已经变形,恐怖至极。

“妈妈,今天我们要好好玩。”女儿笑着,却是让夏薇不寒而栗的邪恶。

“救命救命!”夏薇拼命挣扎,却根本反抗不过两人,一点一点,夏薇被拖到门口。突然,夏薇挣扎中摸到一样东西,抽出,是一把锋利的水果刀,紧紧握在手里,没有丝毫犹豫,一刀插进女儿背部,抽搐两下,女儿倒下了。

赵文大怒,扑上来要来夺刀,一番争斗,夏薇又将刀插进赵文的脑袋,挣扎两下,赵文也一动不动了。顾不上歇口气,看看落地钟还有十五分钟十点,夏薇来到落地钟前,没费多大力,又将钟推开,通往地下室的洞口又显现出来,没有丝毫犹豫,夏薇钻了进去。

那次明明听见里面有叫声,到底里面有什么秘密?洞里很黑,不知为什么,明明应该很短的路程夏薇却走了不知多久,终于,前面出现一丝亮光,夏薇疾步跑前,那是一扇厚厚的铁门,铁门上有一个小窗口,被几根钢筋死死焊着,门后面似乎有响动,夏薇凑到钢筋之间的缝隙,惊恐地差点叫出来。

门后面是一个女子,浑身是烧伤的焦黑,面容恐怖,已经奄奄一息了。听到响声,焦黑的女子竟然抬起头,那是一张已经面目全非的脸,恐怖至极。

猛地,焦黑女子冲到门边,伸出手就要抓夏薇,“没有时间了!快离开这里!离开世界尽头!”竟然就是夏薇梦中的声音!

“你……你是谁?”夏薇吓地坐到地上。

“没有时间了!快离开这里!离开世界尽头!”女子像疯了一样乱抓乱挠,因为隔着铁门,抓不到夏薇。

“你怎么能来这!”一阵带着腐臭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回头,是赵文和女儿,更确切应该说是死去的赵文和女儿,两人脸部已经腐烂,一只眼球还吊在脸颊上,正慢腾腾地一步步挪向夏薇,“快点和我走,不然她就是你的下场!”赵文阴森森地说。

夏薇腿已经软了,瘫倒在地上动弹不了,身后又是退无可退的铁门,夏薇绝望地闭上双眼。突然,一只焦黑的手抓住了自己,是门中的女子,随后,咚咚的沉闷声响起,十点了,整个世界瞬间变成了刺眼的强光,随后,夏薇什么也不知道了。

D

夏薇缓缓睁开双眼,自己正躺在一块铁板上,双手双脚都被钢圈固定着,想挣脱,全身却没一丝力气。

艰难的环顾下四周,半圆形的天花板还有墙壁在幽暗中闪着银色的光芒,看样子,也是铁质的,自己就像是正躺在一个半圆形的铁盒子里,或者也可以称作是一个密闭的铁质笼子。

自己在哪里?难道是牢房?夏薇不安地想。

突然,夏薇看到头的右上边有一个水龙头,也许是天长日久的被氧化的关系,已经变的锈迹斑斑,此刻正一滴一滴的流着黑乎乎粘稠状的东西,味道很刺鼻,却很熟悉,一时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

猛地,夏薇瞪大了眼睛,这不是汽油么?

这是哪?这些东西是干嘛的?我为什么在这?我不是被那个女子抓住了么?

一点星光在脑海中爆炸,照片一样的记忆瞬间充斥了大脑,夏薇的一切记忆都回来了:夏薇是一名护士,周末的时候和丈夫孩子出去郊游,半路遇上车祸,爆炸时为救孩子和丈夫,夏薇被烧成重伤,送到医院,全力抢救后,医生遗憾的摇着头说大脑已经没意识了,准备后事吧。

现在这个地方,作为医生的自己再熟悉不过了,就是火葬场的焚尸炉里!没想到自己昏迷后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潜意识里!而现在从潜意识里出来了!原来所谓的世界尽头就是自己的潜意识!

对,我活过来了!我要出去!夏薇挣扎着要坐起,铁环却紧紧的把她固定在铁床上。

哗——一股难闻的黑色油状液体从水龙头猛地喷涌而出,粘在夏薇的头发上,脸上,身上,黏糊糊的,很难受。

顾不上抹去,夏薇更惊恐了,这是准备点火的前兆!

拼命地想要坐起,绑着关节的铁环却纹丝不动。

终于,一点光亮映入夏薇瞪大的瞳孔,一个小火苗被点燃了,轰——夏薇身上燃起了大火,仿佛来自地狱的烈焰,紧紧撕扯着身体。

剧烈的疼痛,想叫,刚张嘴,烈焰却顺着喉咙进入身体,瞬间喉咙一片焦黑,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了。

烈火越烧越旺,终于吞噬了一切……

焚尸炉外,夏薇的丈夫赵文和女儿站在那,神情悲伤。

女儿突然像是听到了什么,抬起头,急切的摇着赵文的手:“爸爸,爸爸,我好像听到妈妈在里面喊救命。”

“傻孩子,不要想了,妈妈去了天国,不会回来了。”赵文红着眼摸着女儿的脸蛋说。

……

后记

听焚尸工说,有的尸体在火化炉焚烧的时候,会突然坐起,乱抓乱挠,像活过来一样,他们称之为诈尸。科学界给出的解释是这样的:火焰燃烧产生的高温会使早已僵硬的身体软化,关节处会猛然收缩,牵动韧带,从而做出活人一样的动作。可是,真的是这样么……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