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血色冬季 > 详细内容

血色冬季

作者:奈何桥の过往  阅读:109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八十年代末,偏远宁静的小镇上,年轻姑娘李倩从幼师毕业后,就被当地的一所幼儿园招去当了老师。

李倩为人热情大方,业务能力强,教育起幼儿园里的孩子们也非常耐心细致。所以,单位里的同事们和孩子的家长们都很喜欢她。

参加工作一年后,园里有个叫王红的老师给李倩介绍了一个对象。

男方叫周波,是王红老师的一个亲戚,在一所小学里教书。在王红的撮合下,李倩和周波很快就在一家小茶馆里见了面。

这两个人在见到对方第一眼的时候就惊呆了。李倩眼中的周波高大帅气,英俊潇洒。周波眼中的李倩浅笑吟吟,活泼俏丽。

二人就这样目不转睛,直勾勾地看向对方,一时间仿佛空气都凝固了。

“吭,吭……”一旁的介绍人王红可是看出了些眉目来,在一旁假装轻声咳嗽着。

那两人这才回过神来,顿觉尴尬无比,当即就羞红了脸。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吧!

很快,李倩和周波就陷入了热恋中。整天出双入对,亲亲我我,山盟海誓。“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这诗仿佛就是为这二人量身打造的。

一年之后,李倩和周波举行了婚礼,一对有情人终成眷属。这二人郎才女貌,甚是般配,两人的结合在当地也是一段佳话。

婚礼结束后,二人的亲友和同事们拥着新人去了新房。大家聚在一起,插科打诨,好不热闹。

李倩和周波坐在沙发上,看着周围喜笑颜开的亲朋好友们,二人不禁相视一笑。

周波顺手拿起茶几上的一个桔子,细心地剥好皮剔去了筋脉,然后递给了李倩。

李倩别过脸去,羞涩的微笑着,手却在不经意间接过了桔子。

一旁的亲友们见状立刻大声起哄,更有一好事者趁机按下了相机的快门,“咔嚓”一声,这个温馨有爱的场景就被相机抓拍了下来。

后来,婚礼上拍的那些照片洗出来后,李倩还唯独最喜欢抓拍的那一张。为此,她还特意去照相馆放大了那张照片,裱好后挂在客厅的墙上。

婚后的小夫妻俩依然甜蜜如初,恩恩爱爱地过着自己的小日子,让周边四邻艳羡不已。

时间像匆匆翻开的日历本一般,转瞬即逝,一晃若干年就过去了。周波在学校里从一名教师已经变成了教导主任,而李倩也成了幼儿园里的副园长。

两人事业有成,家境宽裕。美中不足的是,两人一直没有孩子。为此,两人也不知道去医院跑了多少次,吃了多少药,但始终没见到成效。

渐渐地,两人也就把这事看得不那么重了。毕竟人到中年,对一些事情的看法和做法是会随着年龄的增加而改变的。

春天来了,周波所在的单位组织教职员工去外地旅游,规定可以带家属过去。所以,李倩也跟着周波过去了。

旅途中旖旎的风光让李倩心旷神怡,但更让她欣喜的是,同行的众人中,一个名叫张莉的女老师和她非常谈的来。

张莉是周波所在学校里的低年级语文老师,她性格活泼爽朗,和李倩一见如故,两人很快就成了好朋友。

旅游结束后,李倩也经常邀请张莉来家里做客,并亲自下厨做菜款待她。张莉每次也不空手来,总会买些零食水果带来。就这样,张莉和李倩夫妻间的关系越来越熟稔。

某日,张莉在工作上因评职称问题和同事发生了矛盾,起了一点小冲突,她感到非常委屈和不公。

于是下班后,她就找到了担任教导主任的周波,并向他倾诉了自己的苦闷。希望周波能在这件事上为自己说几句公道话,不要耽误了即将到来的职称评定。

张莉声泪俱下地向周波诉说着,看着眼前这个白皙清秀,小巧玲珑的女人,此刻就如梨花带雨一般惹人怜爱,周波的心下猛地发出轰然一声巨响……

此刻,他的行为已经不再受大脑的控制。他缓缓伸出强劲有力的胳膊一把将张莉揽在了怀里,然后低头附上了张莉柔软的唇,在那里他尝到了一丝甘甜,于是便越探越深……

这突如其来的一切,张莉起初是拒绝的。但是随着身上男人动作的加快,一股强烈的刺激和快感迅速涌遍了她的全身,让她根本把持不住。这种感觉是她的丈夫从未能带给她的,于是,她的身体渐渐酥软了下来……

窗外下起了蒙蒙的细雨,“沙沙”地打在窗玻璃上,然后顺着玻璃缓缓往下淌去。玻璃上的灰尘被雨水冲过,留下一道道辨不清的污痕。

在这个下班后无人的办公室里,在这个逼仄狭小的空间里,在这种晦暗无光的环境下,这两个气喘吁吁的人已经把所谓的道德,廉耻全部抛在了脑后。此刻,肉体上的欢愉已经胜过了一切……

几天后,职称评选下来了。没有任何悬念,张莉的名字高高挂在榜上。

有些事情,只要有了开头,接下来就顺理成章了。此后,周波和张莉这两人背着各自的爱人,找出各种理由,利用各自机会厮混在一起。

他们忘却了道德,忘却了家庭,甚至都忘却了自己究竟是什么人……

或许人,总是喜欢背叛的。不是背叛别人就是背叛自己,不是背叛道德就是背叛……

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最先察觉出不对劲的是张莉的丈夫。

那个性格既内向又敏感的男人从自己妻子的身上嗅到了一丝不良的气息。于是,他开始像侦探一样偷偷尾随着妻子,暗中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很快,他就坐实了妻子出轨的真相。

男人很痛苦,但他还依然很爱自己的妻子,他不想离开她。他觉得在这件事上,妻子可能是受到了什么诱惑才会做出背叛他的事,所有的过错都应该是那个男人所犯下的。

一番思索后,他暗地里找上了和妻子鬼混的,那个该死男人的老婆,李倩。

听完张莉丈夫的讲述后,李倩惊呆了。她觉得自己仿佛在听一个无比荒诞的故事,一定是对方在编故事给她听。男人见她不信,只得摇头叹气离去了。临走前告诉她,若是不信可以自己去查……

将信将疑的李倩回到家后,把张莉丈夫所说的话重新梳理了一遍。她觉得张莉的丈夫不可能会无中生有,捏造这样的丑事来污蔑自己的妻子。

而自己的丈夫周波,现在回想他的所作所为确实在近大半年以来有很多地方经不起推敲。

“难道他和张莉真的有那种关系?而我却一直被蒙在鼓里……”想到这里,一股冷意如冬蛇般攀上了李倩的心头,她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那天过后,李倩就开始跟踪起自己的丈夫来。她像一条灵敏的猎犬,不停警惕地嗅着从丈夫身上发出的味道,希望从中可以发现一些端倪。

终于,在一个无人的午后,她将正在偷情的二人堵在了狭窄的办公室里。

面对突然出现的李倩,张莉羞愧万分,她胡乱地套上衣服,打开门掩面逃去。

屋内,李倩愤怒地看着衣衫不整的周波,四周空气的温度已经降到了冰点。

最终,还是周波率先打破了这份尴尬,“离婚吧!”他平淡地说道。

“离婚?”李倩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两个字竟然从丈夫的嘴里如此轻飘飘地说出。

“对,我们离婚吧!我想,我想和她在一起。对不起!”说完,周波拿起椅背上的外套,拧开门走了出去。

李倩孤零零地站在屋里,不知所措,她不知道事情怎么突然会演变到这个地步。

她原本是受害者,是来捉奸的。现在到好,丈夫居然毫无羞愧之意,还反倒将了她一军。现在,该怎么办?

“离婚?呵呵,怎么可能!我绝不能就这样便宜了那对狗男女!”李倩在心中暗暗做了决定。

回家打开门,周波已收拾好他自己的东西,正要出门。他告诉李倩,在离婚手续没办下来之前,他先在外面住一阵,然后就头也不会地离开了这个家。

李倩楞了楞,忙追了出去,但外面,已经看不见周波的身影了……

他走得很急,很快,显示出他内心深处的决绝。李倩站在晦暗无边的暮色下,喃喃自语道:“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怎么可以……”。

第二天,李倩就直接去了周波所在的学校,找到了校方领导。

她把周波和张莉之间那些见不得光的事全部告诉了校领导,希望学校方能够出面,制止那二人的不道德行为,为自己讨回些公道。她告诉校领导,她还爱着自己丈夫,还想挽留住这个家。

离开学校后,李倩又去了周波的父母家……

一时间,周波和张莉二人就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不管是走在哪里,都能够看见身背后众人鄙疑蔑视的目光,听见众人指指点点的悄悄议论声……

张莉开始崩不住了,她受不了那些来自外界的压力。而她的丈夫恰时表现出了大度和宽容,张开臂膀迎接着她。所以,张莉又回到了自己的丈夫身边。此时的她,不愿再去多想什么了,她只想回到家,回到那个属于自己的家,去过属于自己的安生日子。

对于李倩的种种做法,对周波不但不起效,反而令他对其厌恶到了极点。

这天下班后他早早回去,告诉李倩准备好户口本等东西,第二天一早就去办离婚手续。

看着眼前这个铁青着脸的男人,李倩知道自己再说什么,再做什么都不会有用了。因为,他已经铁了心……

女人的重情,往往都是建立在男人有情的前提下。若一旦这个前提没了,那么,女人就会比男人利索的多,也狠得多……

李倩点头同意了周波的要求,接着挽留他在这吃晚饭,然后系上围裙走进了厨房。此刻,她的面色平静如水,看不出一丝波澜……

不大会功夫,几个炒菜就端上了桌。她斟满两杯酒,对周波说道:“夫妻一场,明天你我就要分道扬镳了,这就算是离别酒了!来,干杯!”说完便一饮而尽。周波见状,叹了口气,也一口干掉了杯中酒。

李倩笑着,不停地劝周波吃菜喝酒。不一会功夫,周波就喝得七荤八素,他大着舌头道:“你,你别怪我!你把事情做得太绝了,去学校闹还不够竟然又去把我老子娘都给找来一起骂我,让我在人前抬不起头来。你这样逼我,我能不和你离婚吗?是你自己把事给做绝了,怨不得我……”话还没说完,他就浑身一软,瘫倒在桌下……

李倩伸脚踢了踢倒在地上的周波,发现他现在除了眼睛还能转动之外,手脚已经使不上一丁点力气,跟头死猪没多大区别了。

她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因为刚刚的饭菜里她已下足了安眠药,那是她最近因成夜失眠而买的药……

“呵呵,你想不到自己会有今天的下场吧。你个混蛋,到现在为止都毫无悔意,还在怨我,把责任都推到我的身上!你就从未想过,这所有一切的发生难道不都是你一手造成的吗?你这个无耻下流的东西,呵呵,既然你无情,那就别怪我无义了……”李倩一边说着,一边抽出桌下暗屉里的刀……

周波惊恐万状,但无能为力,因为他连说话的劲都使不上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把刀离自己越来越近……

窗外,北风“呼呼”地刮着,人们都把自己深深埋进温暖的厚被中,谁都没有注意到旁边的一户人家里,正上演着一场血雨腥风……

此时已是初冬时节,家家户户都在制作腌菜。李倩从街上买来油、盐、酱、醋、糖,把碎尸跟辣椒在一起炒了,放进坛子里,用各种酱料密封好,做成了喷香的辣椒肉酱。几个星期后,她把腌好的肉酱取出装好,分给了周围的邻居,同事,呵呵,就连张莉家,她也托熟人送过去了一些……当然,凡是吃过这些肉酱的人,都夸她腌菜技术好,味道真不错!

对于周波的失踪,起初旁人都以为他是心情不好,出去旅游散心去了。但是随着时间的增加,他的家人们察觉出不对劲,这才想起来去报警。

警方经过一番调查走访,查来查去,还是觉得李倩的嫌疑最大。但是李倩平日里按时上下班,教学上认真负责,看不出一丝异样出来。难道,此案真的与她无关?

警察们把李倩找来问话,同时派另一路人马去了她家。当警察们一走进李倩家屋内时,就察觉出了一丝异样。

屋内黯淡的光线下,空气中悬浮着一缕若有若无的怪味。谁也说不上来那是什么味道!几个奇怪的大坛子矗立在屋角,在狭小的环境中显得尤为突兀。揭开蒙在坛口的塑料皮一看,里面是一些腌制好的肉酱,而且快见底了。

警察们取走了一些肉酱,拿回去化验。经法医检验,那些肉酱里的肉纤维粗糙,不似鸡肉,牛肉的纹理,而更像是……

经过连夜的突审,李倩交代了出了所有一切,包括过程细节,以及对尸体的处理。

她告诉警方,残骨和部分脏器被她带到郊外的远山上深埋,而肉块则制成了酱。听到这里时,几个去过她家的警察想起了那几个奇怪的坛子和里面的……一股森森寒意顿时袭卷了他们的心头,毛骨悚然中……

几个月后,李倩被判死刑,立即执行。行刑前,她要求打个电话。

电话是打给张莉的,接通后,张莉听到从话筒那端传来一个幽长而森然的声音,那是李倩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声音:“咯咯,你前阵子吃的肉酱好吃吗?那可是拿周波的大腿肉做的,呵呵!你吃了也不亏,想想以前你俩腿挨腿,腿压腿,一定很销魂吧,哈哈哈……”话筒掉在了地上,张莉脸上惨白,像死尸的肤色一般……

很快,李倩在郊外荒野中伏法。巧的是,那个地方正是她埋藏周波尸骨的地方……

一个寂静的雨夜,张莉在灯下批改着学生作业。突然,她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触碰脚跟。她低头一看,只见一只毛乎乎的大腿正沿着她的脚跟往上,和她的腿紧紧贴在一起……

“啊……”一声惨叫声后,张莉捂着胸口缓缓伏在了桌上,很快便没有了任何气息。窗外,雨声“沙沙”,犹如她和他的第一次那般……

李倩家,墙上相框里的照片上,一对璧人坐在沙发上,男人拿着剥好的桔子递给女人,女人害羞的望着别处笑着,手却接着桔子,样子很美很美……一阵风从破了洞的窗户吹了进来,相框摇晃了几下,跌在了地上,成了一滩碎片……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