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我 又活了 > 详细内容

我 又活了

作者:那男子回首断魂  阅读:198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上官清是一个裁缝,这个职业现在很是少见,很多人都已经不会去裁缝店里做衣服,所以上官清店里的生意也就一般般,不过由于她有一些熟顾客,自己的生活依旧过得去。

这一天,上官清在店里给上一个客人做着旗袍,而她的店门,突然打开了。

进来的是一个黑衣黑帽的男子,上官清转过头,那人把帽沿压的很低,根本看不清他的脸。

“欢迎光临……我们……”还没等上官清把话说完,此人拿出一塌钱放在了店里的玻璃柜上。

“我们家老爷,最近行动不便,希望你能上门去给他量衣服,这是酬金,3000,不够再说,地址在上面的纸上,你考虑考虑。”

上官清愣住了,这还真是碰到有钱人了,她连忙点头,示意今天就过去。

说完那人转头就离去了,上官清也是纳闷,哪一家这么挥金如土的,量个衣服就要这么多钱。

她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忙完了店里的活,她也赶紧打车去了目的地。

这是一片别墅区,上官清一看地址就知道这肯定是个有钱的主,一想到这忙一会就能挣到3000,她的心里也是美滋滋。

到了地方,她付了车费,按了按地址上的门铃。

“你好……是……上官姑娘吗?”门口的传音器里,传出来一个苍老沙哑的声音,这个声音让上官清很不舒服,却也只能无奈的答,是。

门,缓缓的打开了,一位老头拄着拐杖笑嘻嘻的看着上官清,他黑黄的牙齿和满脸的皱纹,那棕色大片的老年斑,与这个别墅显得格格不入。

“来了?”说话的正是那个黑衣人,他走了过来介绍着“这是管家,刘叔,好了,老爷在房间里等你呢。”

上官清点了点头拿着测量工具跟着黑衣人缓缓上了楼梯。

一进来,上官清就闻到了这个别墅里居然很香很香,而且是那种植物香料那种香气,让她闻得很是舒服,的确人家家大业大的,这也很正常。

“好了,到了。”黑衣人将上官清带到一个房间门口后就独自下了楼,上官清咽了咽口水,轻轻敲了敲门。

“进来吧。”里面的声音也很苍老,却比管家的听起来和蔼的多。

上官清进去后,她发现这老头的房间里,香味居然才是最重的,或许人家有这种癖好也说不定。

“你就是上官姑娘?”老人坐在轮椅上背对着上官清问道。

“对,我就是,我们可以开始量了吗?”上官清小心翼翼的问着,在她眼里这些有钱人嚣张跋扈,要是得罪了一点好处都没有,她的目的就是为了那3000块。

“来吧。”

得到老头的允许,上官清拿着尺子就靠了过去,一碰到老头的身体,上官清的手都不自由的抖动了一下。

冷,那种出奇的冷,犹如碰到冰块一般,可以说,不是人体温的温度。

“老头子我身性体寒,上官姑娘不要介意。”老头看了看愣住的上官清说道。

上官清心里暗骂自己太多心,又赶紧量了起来。这一下倒是没有出现什么问题,一会就给量完了。

黑衣人送走了上官清,上官清也答应一个星期给他衣服。

而就在上官清回到店里的时候,她的手机却莫名的响了起来。

是一个短信,很短,只有四个字“有事找我。”是个陌生人的号码。

上官清暗骂一声神经病,也就不再理会,她现在可是沉浸在那3000的巨款之中不能自拔。

第二天早上,上官清起来化妆的时候,她突然看见自己的脖子处居然长了几块斑。

而就在她纳闷的时候,她的手机又响了。依旧是短信“没猜错的话,长尸斑了吧。”

上官清有些慌了,不过她知道尸斑是死人才有的,自己怎么会长?不过她又有些害怕的查了查资料,上面写的居然和自己的一模一样。

上官清很害怕,她赶紧给那个人发短信,问她到底应该怎么办。

“你去的那家,老头早都死了,你被他盯上了,要想活命,今晚去树林岔口等着,半夜十二点整会有一个轿子队走过,他们会在岔口处停留三分钟,你要偷偷上去,他们带你去的地方,你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这个短信一一看在上官清的眼里,她很怕,却也无可奈何,在晚上的时候,她半信半疑的在岔口的草丛里躲着,果然到了十二点的时候,来了一个轿队,轿队很是喜庆,就跟之前结婚一般。

他们在岔口处放下了轿子,然后就站在那不动了,这可把上官清急坏了,他们不动自己怎么偷偷上去?

眼看时间越来越短,上官清也不顾三七二十一,直接冲了进去,就在她进去的一刹那,那些人又抬起了轿子往前走。

轿子到还算平稳,不过对于轿子里面的上官清来说就是度日如年,她真的很想看外面走到了哪里,却也一直没有这个胆量。

自己就因为3000块量了一个衣服,怎么会惹来这么大的麻烦,上官清思前想后也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而且,那个给她发短信的人又是谁,她突然感觉到,这一切,莫名的诡异起来。

轿子走着走着就停了下来,而上官清正在纳闷,就不知怎么昏了过去。

等到她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被铁链死死绑住了双手和双脚,而她的周围,竟然是清一色的女尸。

那些尸体的身体里都插进了一根软管,软管一个个的都通向了中心的铜锅之中,而那铜锅下面一直都烧着不大不小的火。

“上官姑娘?”突然一声有些熟悉的声音传进上官清的耳朵里。

她定睛一看,居然是那个黑衣人。

“你要干什么?”上官清说话也有气无力。

“你不是都看见了吗,你可知道我们老爷屋子里那香味怎么来的?不都是通过尸体练出来的?呵呵呵,给你发消息的也是我,不然你又怎么能上当呢?不过我也并不是都骗你,那老头子的确死了,不过……”说完黑衣人抬起了头。

当看到黑子人的样子的时候,上官清已经吓得死死说不出话来。

“的确,我又活了。”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