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雪咒 > 详细内容

雪咒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71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一抹白色飘落在我的鼻尖,冰冷的刺痛感,是雪,有些厌恶。我是个耐热不耐寒的人,但自从昨晚下了入冬的第一场大雪后,气温骤然降的很低,尽管穿着厚厚的衣服,却依然挡不住透骨的寒冷。

放学的时候接到母亲的短信,说她和父亲晚上都要加班,晚饭就让我自己在外面解决。到底吃什么呢?猛地想到有一家不错的牛肉拉面店好久没去了,于是决定去那。

去那家店要经过一个漆黑的巷子,就在快到的时候,感觉踢到了什么,借着手机的灯光,一样四四方方的黑色东西,像是一个本子,打开,里面密密麻麻的黑点,像是字,光太暗,看不清。这是什么?我有些好奇,犹豫了下还是放进包里,然后进了面馆,人不是很多,我找到一个墙角的位子,然后拿出那个东西。

果真是一个本子,黑色的塑料封皮,却已不知被什么东西腐蚀的千疮百孔,沾满泥泞,看起来很脏,打开,扉页上写着:关于黄哲的花样年华,看来这本子的主人叫黄哲,粗略一番,竟然是一本日记!但是已经缺失的没有几页纸了,到底写了些什么?我开始从第一页看:

XX年12月27日

市里下了第一场雪后的第三天,天气变的太冷,让人很不适应,新闻上说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寒流来袭,让市民注意防寒。我和死党们下学结伴回家,过马路时看到街边聚集了一群人,像是在看什么。我们挤了过去。

人群中是一个男子,大概三十来岁,西装革履,像是个小部门经理什么的,正直挺挺的站在人群中间,笔直的张开双臂,头微微歪斜,一动不动,冰雕一般。

死党韩墨问旁边一卖菜大妈怎么回事。大妈却也不知道,说这人正走路呢,突然就立住了,做出那个姿势,半天都一动不动的。韩墨疑惑的问我这是不是行为艺术,我却惊讶的紧盯着那个男子,因为我好像曾经见过他,可是到底在哪?

正在思索,突然,一个女子从人群中冲出,扑到男子身上,一番喊叫,男子依旧没有反应,大家惊讶,细问之下才知道,女子原来是男子的妻子,今天男子和往常一样上班,下班时候女子还给男子打电话说回来一起吃饭。

结果女子在家等了好久也不见丈夫回来,打电话没人接,以为发生了什么事,一路寻找才发现丈夫站在这里。女子不知所措的问周围人丈夫怎么了,围观路人纷纷摇头说不知道,并告诉了女子刚才的情况,和卖菜大妈说的一模一样。

女子摇着丈夫问怎么了,男子还是没有反应,眼睛都不眨一下,女子急的哭了,拉住男子张开的双臂使劲摇,碰的一声,男子的胳膊竟然和断了!

女子一愣,断口处,并没有流血,但是里面的组织早已变成了冰一样的结晶。一阵寒风吹来,男子的身体竟然化为一堆白色粉末随风飘散了……

文字写到这就断了,下面缺失了小半页纸,不知道是不是还写了什么,但我看的一头雾水,这是日记?怎么看着像小说?现实中怎么可能出现这种奇怪的事?

“你好,要吃点什么?”一个声音将我拉回现实,抬头,是店老板,应该是看我在这坐了很久也没动静,就上来问了。

“哦,给我一份牛肉面就行,对了,再加一个牛肉饼。”我补充,确实是饿的不行了。

“好的,请稍后。”店主微笑一下走了。

我又翻开第二页看起来:

XX年12月29日

今天发生了一件很奇怪又很恐怖的事,死党韩墨竟然也变成了那个男子的样子!

事情是这样的:今天韩墨的母亲给我打电话,说韩墨出事了,我到他家一看,韩墨跪在卧室地板上,双手放于膝盖,头深深低着,像是在沉思,又像是在认错,和冰雕一样,一动不动,就像前几天街头的那个男子!

我惊讶的不知所措,好久才反应过来,问到底怎么了。韩墨母亲抹了把泪,断断续续说出事情原委:今天是周天,韩墨母亲特意没有叫他,做好饭就等着。

但是等了好久都不见韩墨起床,开始还以为是单纯的睡懒觉,但等到快中午了韩墨依旧没有动静,到了韩墨卧室,发现韩墨直挺挺的跪在那,就是现在的这个姿势,一动不动。

还以为是韩墨在开玩笑,试了各种办法,韩墨却没有反应,两人着急了,于是给我打了电话。想到那个男的,一种不好的预感,我发疯似得叫着韩墨的名字,韩墨竟然有了反应,他慢慢的抬头看了看我,嘴角歪斜着,似笑非笑,说不出的诡异。

我一阵害怕,“要下大雪了,马上就要下大雪了,你们都会变成雪人的!”

他突然嘴里冒出这么一句话,声音尖锐的像指尖划过金属,刺耳揪心。

“你说什么?”韩墨母亲一阵惊喜,以为韩墨恢复了正常,但随后韩墨又变回原姿势一动不动了。

我一阵恐惧,随后恍然大悟,因为刚才韩墨的动作表情和说的话我曾经见到过!而且我也记起来那个化成灰的男子在哪见过了!

下面的字被像是红色的染料一样的东西盖住了,根本看不清,恰好我点的吃的也端了上来。

“慢用。”老板笑笑,突然,他有些惊讶,“这个,红色的像是血?”

“这个,是血?”我更吃惊。

“恩恩,绝对没错,这是干了之后的血。”老板肯定的说,随后怀疑的看看我,“这是?”

“这是我同桌的日记本,今天交换着看,难怪他老是遮遮掩掩不给我看,肯定是上次流鼻血掉本子上了不好意思,哈哈。”我灵机一动急忙解释。

“哦。”老板焕然大悟,“那你慢慢吃。”

“好好。”我笑着回应。

看着饭,我突然不想吃,想继续把后面的看完,于是我先把饭放在一边,接着翻到后一页:

XX年12月30日

今天的天气更阴暗了,我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浑身乏力,有种被掏空的感觉。

昨天,从韩墨家出来后,我直奔了一个地方,因为我想起来一些事:我知道我在哪见过那个男的了!

那是这个城市下了第一场雪后的第二天,我下学回家,看到一个男乞丐,大约三十来岁左右,衣衫单薄的跪在雪地上乞讨,因为太冷,他不停的发抖,而且很饿的样子,不然他为什么不停的吞雪?

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拿着一袋包子边吃边走过他身边,就是后来化为灰尘的那个男子!乞丐看见了,扑上去跪在他面前乞讨,男子左右摆脱不了生气了,一脚将乞丐踹倒在地上,随后扬长而去。

当时我很生气,就算你不给也不该打人啊!于是我在旁边的包子店买了一笼包子给了那个乞丐,乞丐疑惑的看了下我,随后狼吞虎咽的吃完,末了嘿嘿的对我笑笑,原来他神经有点不正常,突然他对我说:“马上就要下雪了,你们都会变成雪人的,嘿嘿,嘿嘿。”

我听的莫名其妙,并没在意。旁边一个扫地的大妈说,这个乞丐是个可怜人,原来是和媳妇一起乞讨的,下雪的那天晚上,媳妇冻死了,现在就留下他一个,脑子也有点不正常,这么冷的天,看来也活不了多久了。

我觉得这一切肯定和那个乞丐有些关系,不然这奇怪的事怎么解释?可是当我昨晚找到那个乞丐乞讨的地点时,扫地的大妈却告诉我,那个乞丐一天前也冻死了……

我越看越觉的震惊,这一切难道是真的?从推断来看,似乎真的和那个乞丐有关?难道是那个乞丐的报复?或者科学一点的说法是巧合?那么那种奇怪的病又怎么解释?有点不能自拔,我继续往下看:

XX年1月13日

最近天气越来越不对劲,白天根本见不到太阳,黑云压在城市上空,让人难受。

已经半个月了,韩墨还没好,还是那个姿势一动不动。而整个市里变成这样的人越来越多,这个症状就像传染病一般,在整个城市蔓延开来,一发不可收拾。

街边,道路中,房顶,房间里,这种症状似乎全没预兆,说发生就发生,根本不可避免。顶尖的医学博士来了,知名的心理学医生来了,各种办法试过后都摇着头无奈的走了,没有人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后来大家觉得这是不干净的东西做的怪,各路法师,大仙什么的请来一波又一波,依然没有效果,于是有人说这是最邪恶的血咒,根本解不开!更有一些人已经准备离开这个城市。

XX年1月15日

不幸的事降临了,父亲今天在回家后躺在床上突然也一动不动了,我和母亲楞了好一阵,拼命的叫父亲,可是父亲一点反应都没有。我很伤心,虽然没什么用,但我和母亲还是将父亲送到了医院,医院已经收治了一大批这样的病人,我和母亲日夜陪护在父亲身边,虽然明知不可能,可是真的是希望有奇迹发生。

XX年1月18日

天越来越阴沉了,白天都像午夜一样,伸手不见五指,这会是永恒的黑暗么?还是世界末日要降临?

今天看护完父亲回家时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路过一个书店,还开着门,不知为什么走进去,一个四十岁左右的胖老板正在收拾东西。“我们已经不卖货了。”老板说。

我正准备出门,一本书从书架上掉下来,刚巧落在我脚边,仔细一看,是一本封皮很精致的《马太福音》。

“奇怪,明明放得很好,怎么……算了,也许是有缘吧,送你了。”胖老板有些伤感的笑笑。

“你能告诉我到底怎么了么?”最近的事已经快让我疯了。

“我也不知道,但是主告诉我将有大事发生。”说着,胖老板拿出脖子上的银制十字架。

“我信神。”

我失望的离开书店,街角时,书突然从袋中掉落,摔在地上打开在某一页,我捡起,淡黄色的书页上只印了一句描金的汉字:审判即将降临。这会是什么预兆么?

此后的好几页纸再也没有写什么,我看的毛骨悚然,如果一个城市大部分人都变成那样子了,那有多么可怕?这一定是假的吧,可是看样子又不像,难道真的有这回事?那么后来又怎么样了?

我一直往后翻,中间好几页都是空白,难道后面没有了?直到最后一页,我又看到了一篇日记,不过不同的是这次的字体竟然的是红色的!血一样的红!仿佛还没干一样,一股淡淡的咸腥味飘散开来。

我定定神,继续看下去:

XX年1月21日

审判终于在今天降临了。

今天我一直守在父亲身边,大概十一点左右的时候,突然,躺在病床上的父亲抬起头,挣扎的下了床,睡梦中的我惊醒,看到此景,以为父亲变的正常了,高兴的大叫父亲,可是父亲却像没听见一样,晃晃悠悠的向前走。

随即,每个病房的门都打开了,一个个人晃晃悠悠的走了出来,动作不协调的像是被操纵的提线木偶。我惊恐的瞪大眼睛,这些人不都是因为和父亲一样的症状才送进来的么?

怎么突然都动了?他们是要干什么?这些人井然有序的排着整齐的队伍,走出了医院。

我也跟了出来,才惊讶的发现,大街上早已是人山人海,无数和父亲一样症状的人都摇摇晃晃的向着一个目的地走去,像是要去哪?一个想法冒出脑海,难道是要去那?

果真,人群的最终目的地是那个街道,就是乞丐死去的那个街角,人们停下来,躺下,排列的整整齐齐,像一具具被安放好的尸体。

许多正常的人们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抱着自己身在其中的亲人死命叫喊,可是那些躺下的人依旧一点反应也没。

天空中几朵乌云急速向中心运动,不一会汇聚成一巨大的乌黑云朵,其中隐隐的透着闪电和轰鸣的雷声,猛地,黑云开始旋转,越来越快,越来越快,不一会就变成一个疯狂旋转的巨大的倒置漏斗,所有人都被这异象惊呆了。

突然,那些躺着的人中,一个身影浮起来,随后,又有几个身影浮起来,不一会,所有那些躺着的人都漂浮起来,向着漏斗中心飞去,似乎是被吸进去了。

有些正常人紧紧的抱着自己亲人的身体一同浮上天空,半空时体力不支掉了下来,摔在地上成了一滩肉泥,更多的人则是的望着不可思议的一幕,目瞪口呆。

巨大的黑色漏斗吸收掉最后一个人时,旋转慢慢停止了,天空也变的安静下来,仿佛刚才什么也没发生过。突然,一样东西从天空飘落,竟然是雪!下雪了!

随后,一片片雪花从云层中飘落,优雅,从容,只不过不同的是这些雪花竟然是红色的,像凝固了的血!淡淡的血腥味在空气中飘散开来,不一会,整个天地间变成诡异的暗红色。

呆滞的人群中,一个人大叫起来,一片雪花掉落到他脸上,融化了,瞬间,他的脸变的血肉模糊,深可见骨,像被强酸腐蚀了一样!所有人惊慌的四散奔逃,但又能躲到哪去?

所有的地方都是红色的雪,惨叫声和诡异的雪花一起飘散在城市上空,终于,红色的雪覆盖了一切,所有人都变成了血人……

这是最后一页,后面什么也没了。看完,我一身冷汗,这真的是一个故事么,可为什么我却觉得如此真实?而这个叫黄哲的人……

等等,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最后一篇的日记上说所有的人都变成了血人,那么他自己不是也……那么,这篇日记是怎么写的?难道他变成了……一阵寒颤,我宁愿这是一个故事。

“你……你没事吧?”

一个声音把我拉回现实,抬头,是店老板。

“哦,哦,没……没事,刚才想东西想的太投入。”我有点尴尬的说。

“看你发愣了半天,也没怎么吃,是不是我们的饭不合胃口?”老板微微笑笑。

“不……不是,这饭挺好吃的,刚才在想事。”我赶紧说,还要说点什么时,门口一阵喧嚣将我注意力吸引过去。那是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这么冷的天却穿的单薄的旧衣服,脸手都被冻得发青。

“我……我饿,要吃饭,冷……冷……”乞丐被冻的说话都打颤,看样子神经也有点不正常,很可怜。

“赶紧滚,也不看这是什么地方!要饭到这!”刚才还一脸春风的店老板突然变的凶神恶煞,拿起扫帚就要赶这个乞丐。

“饿……饿……冷……冷……”

“少给我废话,来这祸害我的客人!”

“等等。”我一把拦住店老板,“反正我的也没吃完,给他算了。”

店老板张张嘴,什么也没说。

我自己动手将剩下的东西打包,递给乞丐。

乞丐三两口就吃光,脸色也稍微红润了点,看着我,他突然嘿嘿一笑,随后凑在我耳边,低语:“马上就要下雪了,你们都会变成雪人的,嘿嘿,嘿嘿。”随后跑出门去,消失在黑漆漆的街道尽头……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