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湖底凶间 > 详细内容

湖底凶间

作者:金灿灿⌒亮  阅读:148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这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好天气,爱好钓鱼的老王头拎着鱼竿兴冲冲地来到了他平日里最爱去的垂钓地点,人民公园里的仙女湖。

老王头迅速选好了垂钓的最佳位置,然后打开随身带来的马扎,稳稳地坐了上去。他将鱼线抛入湖中,手持鱼竿便开始悠哉悠哉地钓起鱼来。

此刻,湖面上波光潋滟,微风习习,老王头轻声哼着戏曲小调,好不惬意。没过多久,老王头就钓上了好几尾草鱼。但鱼的个头都十分小,老王头有些失望。他换了个位置,然后将鱼线远远地抛下,“嗯,这下应该能钓条大的了!”他满意地点了点头。

就在鱼线抛下后不久,老王头就发觉手中的鱼竿突然一沉,“难道这么快就有鱼上钩了?”老王头暗自思忖道,于是便慌忙开始往回摇线。可是鱼线的那端似乎非常沉重,就听“噌”的一声响后,鱼线竟然断了。也就在与此同时,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被带上了水面,几秒钟后又忽而沉了下去。但就这一瞬间,老王头已将那个东西看了个清清楚楚,那不是旁物,而是一具泡囊囊的尸体。

老王头似乎被吓傻了,呆楞在了当场,手里的鱼竿也掉在了湖水里,随着水波飘荡着。好半天他才回过神来,嘶哑着嗓子叫喊着:“死人了,快来人那……”。

警察迅速赶到了事发地,在湖水里进行了一番打捞之后,一具年轻女性的尸体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随之捞起的还有一辆粉红色的轻型电动车。根据死者身上钱包内的身份证,警方联系上了死者的家属。

不多时,死者的家属们赶到了现场。一个面色白净,戴着副金丝眼镜的男子步伐踉跄着赶来后,“噗通”一下就伏在了死者的身上失声痛哭,泣不成声,令在场的围观者无不为之动容。旁边闻讯赶来的死者的父母见到自己女儿死后的惨样,悲痛交加,顿时昏厥过去,好半天才在众人的帮助下悠悠转醒。

警察们从死者家属口中初步了解到,死者名叫胡莉,二十六岁,是当地一家幼儿园里的幼教老师。她的丈夫张义是一个生意人,比胡莉大六岁,两人才刚刚结婚半年。

很快,通过现场勘察,警察们认定胡莉系骑电动车时因操作不慎导致车冲出桥面后溺水而亡,属于意外死亡。就在警方准备结案的时候,一旁的死者家属们突然情绪激动异常。

胡莉的父亲上前紧紧攥住办案警察的手,告诉他们自己女儿的死不可能是意外,因为她从小就胆小谨慎,根本就不可能会骑车落水而亡的。他恳求警察能够认真彻查这个案件,还自己女儿一个公道。

警方着手对胡莉生前的事情展开调查,通过摸排走访,警方得知胡莉是一个活泼大方的女孩,为人友善,和同事及领导的关系都很好。出事的那辆粉色电动车是胡莉的丈夫为了她上班方便,不久前刚给胡莉买来代步用的,她骑起来还不太熟练。

出事的那天,胡莉对丈夫说她要出去练车,然后就独自骑车出去了。这期间胡莉和丈夫还用微信进行过多次聊天交流,张义也曾在微信中提醒妻子骑车要多注意安全,早点回家。悲剧的是两人刚结束聊天后不久,胡莉就意外坠湖身亡了。

警方注意到,目前此案里有几个疑点,那就是胡莉溺水的地点距离她所居住的小区有五,六公里那么远,这明显超出了“练车”应有的范围。还有就是练车一般都会选择较为空旷的地点,但胡莉为何偏偏选择去公园这种障碍物较多的地方呢?

抱着这些疑问,警方将怀疑的目光首先投向了胡莉的丈夫张义。但很快警察们就排除了张义作案的可能性,因为当时张义正在外面跟人谈生意,有充分的人证和时间证明。同时,警方又在胡莉溺水的桥上进行了现场模拟,测试了电动车行驶状态下坠落后距离桥面的距离,从中发现电动车的确是在行驶状态下坠桥的。

法医这边也传来了一个消息,通过解剖他们在胡莉的腹中发现水藻等微生物,这些完全可以证明其是溺水身亡。所以,结合上述这些证据警方仍认定胡莉的溺死只是一场意外,但胡莉的父母依旧坚持认为案件疑点还在,里面大有蹊跷,拒不同意就此结案。就在这时,警方在调查中无意间发现胡莉与一个叫王宏的男人存有不正当的暧昧关系。

王宏是张义的发小,从乡下来此地打工已有大半年了。有段时间因手头拮据没地方居住,在张义胡莉夫妇家曾借住过一阵子。警察们自然没能放过这条线索,开始对王宏展开了密集调查。很快,警察们就发现王宏在案发那天无法说清自己的去向,警方怀疑他那时有可能是和胡莉在一起,于是就依法传讯了王宏。

公安局里,王宏满不在乎地坐在审讯室里看着自己面前的警察。这是个面貌英俊的男子,但是身上却带着一股令人生厌的痞气。他爽快地向警察们承认了案发那天自己确实是和胡莉在一起,因为两人早就有了暧昧关系,所以胡莉特意背着丈夫喊他一起来公园练车。

案发当时,他就坐在电动车的后座上,搂着胡莉的腰,让胡莉骑车带着他,两人有说有笑地在公园里尽情地四处驰骋着。但谁都没曾料想到,就在下一刻,悲剧就发生了。胡莉骑车带着他刚来到桥上,可能是因为她驾驶技术还不大熟练的缘故,车前轮扭了几下之后车子就失去了控制,两人竟连车一起掉进了桥下的湖水里。

惊慌之下,王宏只顾得上自救,游回到岸边逃出了一条小命。待他扭头往回看去时,湖面上已没有了胡莉的踪迹,只有一小串气泡“咕噜,咕噜”地冒了两下,然后就再无动静了。事后,王宏因为担心旁人知道他和胡莉的私情,所以没敢去警局报案。

至此,案件似乎已全部侦查清楚,胡莉之前的怪异行为也得到了合理的解释,而王宏只顾自保没有搭救胡莉并不是什么大罪,这个案子的结论依然是一个意外事故。

就在警方准备盖棺定论的时候,突然又有一拨人前来警局报案。正是因为这些人,才使此案的结局得到了戏剧化的扭转。

前来报案的是一家保险公司里的人,因为胡莉的丈夫张义昨天突然拿出一张保单要求保险公司按照保单上的约定赔偿三百万元人生意外险。保险公司觉得此事背后必有猫腻,当场拒绝理赔。他们请求警方再次严审此案,还死者以及自身一个公道。

但是警方已将案件的来龙去脉摸查清楚了,此案的性质已确定下来,就是一场意外而已,现在只待结案书下来即可。然而就在当天的深夜里,负责此案的刑警大队长突然做了一个梦。但就是因为这个梦才让此案得以再审,事实最终大白于天下。

梦里,死者胡莉惨白着脸,双目低垂,一言不发地站在湖水中,但奇怪的是湖水竟只和她的胸口平齐……

醒来后的刑警大队长思来想去,顿觉其中大有蹊跷。于是警方开始进行补充调查,重新审视此案的各项物证。这一次,他们从胡莉鞋底发现了一些淤泥,便怀疑胡莉曾在水中站起来过。警察们再次来到出事的那个湖,一番勘探后竟惊讶地发现这个湖的湖水并不深,如果当时胡莉稍加挣扎的话根本就不会被溺死。

这些突然而来的证据,使得张义和王宏的犯罪嫌疑骤然上升。经过一番突审后,王宏首先崩溃了,“不干我的事啊,都是张义教唆我这么做的,我从没想过要杀人啊,呜呜!”

他大声向警察们哭诉着,紧接着就交代了自己的全部犯罪经过。此刻的王宏早已没有了先前在警局里的风头,淌出的鼻涕糊了一身,显得既恶心又可笑。

原来张义这个貌似儒雅的生意人,早已到了破产的边缘,一直在假装有钱苦苦支撑着。在和胡莉结婚前,他有一个和他闹离婚的前妻。

张义曾为了扭转生意破产的困境计划给前妻先买份保险,然后再将她害死以骗取保险金。但让张义没料想到的是,他的前妻是个头脑非常灵光的人,警惕心很高。她敏锐地从张义身上察觉到了丝丝危险的气息,当下就迅速和张义办理了离婚手续,然后连夜去了外地,并断绝了和张义的一切联系,她这一系列的举动让张义的计策全盘落空。

就在张义走投无路,只待生意破产的濒死之际,一个偶然的机会让他遇到了胡莉。凭借生意人的三寸不烂之舌以及吹嘘自己的家底如何的丰厚,很快张义就取得了胡莉的信任。头脑简单,心思单纯的胡莉哪里知道张义的满腹鬼胎,她不顾家人的一致反对和张义在认识不久后就迅速闪婚了。

婚后不久,张义就旧计重施,暗地里给胡莉买了保额巨大的人身意外险。一切准备就绪后,他开始着手实施杀妻计划。

他找到了自己的发小王宏,然后将计划向王宏和盘托出,并许诺事成之后给王宏一百万做“劳务费”。一百万可不是个小数目,王宏那个农村土痞子见钱眼开,听后自然是一口同意。就这样,一个天衣无缝的杀人计划开始展开了。

王宏先是在张义的安排下住进了胡莉的家中,然后张义经常借口生意忙整日早出晚归的,给王宏创造机会让他去勾引胡莉。很快,新婚不久并缺乏温情疼爱的胡莉就上当了,在面貌英俊的王宏巧言利诱之下,两人有了第一次关系,接着就一发不可收拾起来,胡莉彻底地沦陷了。

就在胡莉沉迷于王宏的温柔乡里无法自拔时,那张为胡莉精心编织多日的网已悄然向她撒开了。

张义通过日常接触早就知道胡莉不会游泳,所以就假借方便胡莉上班为名,给她买了辆电动车。那天,张义让王宏约胡莉出门,给自己留下无犯罪时间的证明。再由王宏骑车带着胡莉冲进湖内,淹死胡莉后,王宏再从容游上岸。这样哪怕就是被警方知道有王宏的存在,也可以推脱为只是个意外而已。

但意外突然发生了,就在王宏和胡莉坠湖后不久,因为湖水甚浅,胡莉竟从水里站起来了。她一边吐着口中呛的湖水,一边在水中艰难地行走着,嘴里还不停地呼唤着王宏的名字。水中,王宏煞白着脸,看着不断靠近自己的胡莉。“怎么办,怎么办?”他的脑子在飞速地转动着。情急之下,王宏只得乘胡莉不备之际,死死地将她的头按进了水中……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看似没有漏洞的计划其实就隐藏着最大的漏洞。此案在了结之后,张义和王宏自会得到法律的严惩。但在这个世上仍混混沌沌的众生呢,是否能从中得到一些启示呢?

全文完。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