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门缝里有眼睛 > 详细内容

门缝里有眼睛

作者:我许你一世爱  阅读:185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杨彤呆坐在客厅,双眼无神的望着大门,心里一团乱麻。

真是矛盾的心情,一方面希望门赶紧被推开,毕竟该来的事怎么也躲不过;一方面希望这扇门就这样一直紧紧闭着,直到世界末日,不,最好是到世界末日也一直闭着。

胡思乱想之时,碰的一声,门被推开了,杨彤吓了一跳。一个高大的男人沉着脸走了进来,沉重脚步踩的柚木地板咚咚直响。他叫阿文,杨彤的丈夫。

杨彤赶紧站起,低着头,局促的揉搓着衣角。

阿文冷冷的看了一眼杨彤,又看了看桌上丰盛的饭菜,径直向书房走去。

“先……先吃点饭吧,都是你喜欢吃的。”杨彤的声音颤抖着。

“没胃口!”阿文回应干脆而冷漠。

“她……她没事吧!”杨彤的声音带着些许哭腔。

阿文回头,眼中是喷涌而出的愤怒,语气却是出奇的冷漠:“托你的福,还没死!”

“我……我真不是故意的!”杨彤终于忍不住哭出来。

阿文头也不回的进了书房,碰的一声,门狠狠的被关上。

就在关上门的一瞬间,杨彤似乎看到门缝中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仔细一看,消失了,难道是自己眼花了?

杨彤不知道珊珊是什么时候回的家,又透过卧室的门缝偷看了多久自己和那个新认识的小白脸偷情的场面,等杨彤发现时,十岁的珊珊正站在门外一脸愤怒的盯着杨彤。

“看什么看!谁让你回来这么早的!”虽然心虚,但杨彤还是狠狠的一巴掌扇在珊珊脸上,反正又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杨彤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出手会那么重,珊珊重心不稳,一个踉跄顺着楼梯滚了下去,碰的一声,躺在地上。杨彤试探的叫了几声,珊珊一动不动,不一会,一滩鲜血从珊珊头部缓缓流出。杨彤惊恐的拨打120。

阿文本来就和杨彤不合,现在出了这事,阿文一气之下搬到书房,很多时候晚上家也不回。两个保姆也被阿文辞了,说杨彤被伺候的太舒服。

偌大别墅一下子变得空空当当,安静的让人害怕。杨彤也从人人羡慕的贵少妇变成了独守空房的女人。前几天怀着歉疚的心情去了趟医院,珊珊依旧躺在重症监护室,全身插着各色的管子,昏迷不醒,医生说已经尽力了,至于什么时候能醒,看造化吧。

不知为什么,自从那件事后,卧室的那扇门怎么也关不严了,总是有一条小缝,修了几次也修不好。白天还好些,每到晚上,杨彤总觉的那道黑黑的门缝中有眼睛在盯着她,就像是珊珊的那双眼睛,打开门,却什么也没有,门一关上,那双眼睛似乎就出现了,若隐若现的,杨彤惊恐不安,每晚都是靠安眠药入睡。最近似乎更严重了,不止是门缝,家中所有的有缝的地方好像都有眼睛躲在里面看着她,就像是要把自己看穿一样,杨彤觉得自己快要发疯了。

杨彤百无聊赖的走在街上,她不想回那个阴森恐怖的家,尤其是那双眼睛,让人不寒而栗,人多的大街上还有些安全感。

“女士,算个命吧,不准不要钱。”一个打扮邋遢道士摸样的人拦住杨彤。

杨彤不屑的看看这个人,这种人骗子见多了,要是真准,为什么不给自己算算明天彩票的五百万是什么号?还用的着在这挣这小钱?

刚想走,道士在冷冷一笑,“那就让那双眼睛一直跟着你吧。”

杨彤一惊,他怎么知道的,回头,道士晃晃悠悠的走远了。

杨彤急忙追上,一把拦住“你……你怎么知道。”

道士冷冷一笑:“我什么也不知道,我就是个骗子。”说着,抽身又要走。

杨彤急忙拦住,眼泪落了下来,“大师,大师,对不起,求求你救救我吧。”

哀求了好半天,道士心软了。“哎,算是有缘吧。”说着从怀着掏出一根细长的银针,在杨彤耳边一阵低语,头也不回的走了。

杨彤从来没感觉自己是那么期盼着那只眼睛的出现,她只想赶紧试试道士的这个办法,赶走那双噩梦的双眼,想着想着,杨彤竟然睡着了。

杨彤是被吓醒的,她明显感觉到背后有一道目光在盯着她,回头,门缝中果真有双眼睛,不同的是这双眼睛看起来是那么真实。杨彤抽出银针,发疯一样的冲过去,狠狠的对着门缝刺入。

“啊!”一声惨叫,杨彤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变成了惊讶,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打开门,那根银针笔直的插在珊珊的左眼中,血正顺着银针一滴一滴的落下。阿文抱着珊珊焦急的大叫。杨彤呆呆的愣在那不知所措。

原来,珊珊今天醒了,阿文领着珊珊本想看看杨彤,没想到刚走到杨彤卧室门前,就看到一根银针从门缝中伸出刺入珊珊的眼睛……

由于银针刺入太深,珊珊最终死了,而杨彤以故意杀人罪被判处终身监禁。

阿文指着自己的别墅对一个年轻靓丽的女子说:“今后你就是这房子的女主人了,高兴不?”

女子笑笑:“当然了,不过,杨彤真的死了?”

“那还有假?我亲眼见的,听狱长说那家伙不知从哪弄来一根银针,从自己的左眼插进去,直通大脑,真是有病。不过,我还真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都是你的主意好啊。”

“不过那个眼睛是怎么弄的,让杨彤快发疯了。”女子一脸好奇。

阿文嘿嘿一笑,从门缝里撕下一张近乎透明的塑料片,上面画着一只眼睛,“就这东西,平常是平贴着门框的,门关的时候会它就变成立着的,远处看着就像一双眼睛在门缝后。”

女子试了试,还真是。

“不过你那个道士扮的真像,连我也糊弄过去了。”阿文抱着女子说。

女子骄傲的笑笑,“那当然,好歹我是学表演的,这一石二鸟之计还真不错,即解决了那个讨厌的女儿,又解决了杨彤。”

“不,应该是一石三鸟,还让咱俩顺顺当当结了婚,不过记得你要给我生个男孩啊。”阿文疼爱的吻了一下女子。

“那当然。”女子眯缝着眼笑了。

突然女子似乎看到门缝里似乎有只眼睛,眼睛上插着一根细长的针,再细细一看,什么也没有,应该是眼花了吧……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