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死神公路 > 详细内容

死神公路

作者:乱我心者,今之多烦忧  阅读:152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刑警大队永远是忙碌的,好像有开不完的会,抓不完的罪犯,听不完的唠叨,挨不完的骂。

于飞趴在桌子上,漫不经心的听着队长的唠叨,手里熟练的转着一支圆珠笔,这是他中学时练就的本领,如今已经成了习惯,每当他专心思考问题时,或者思想开小差时,这个习惯就会表现出来。

这两种情况并不矛盾,开会思想开小差,是因为他正在专心考虑别的问题。

“最后,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位新同事,大家欢迎!”队长语毕,会议室立刻爆发了热烈的掌声。

这动静与先前沉闷的气氛截然不同,自然也扰乱了于飞的思绪。

他抬起头,眼前一亮。猛然发现队长身边不知何时站了一位年轻漂亮的姑娘,她留着清爽的短发,鹅蛋脸,皮肤白皙,眼睛大大的,关键身材还好,前凸后翘,警服穿在身上更增添了几分英气。

“大家好,我叫孙倩,公安大学刑侦专业毕业,参加工作两年了,不过在咱们刑警队我还是一个新人,希望各位前辈在工作上多多支持。”孙倩的自我介绍很简洁,人也精明干练,给人第一印象很好。

巧的是,孙倩的办公桌就在于飞的对面,这下可饱了眼福了,每天与美女面对面,心情也无比舒畅,孙倩非常好学,由于跟于飞离得近,整天飞哥长飞哥短的,向于飞请教工作上的事,队里其他未婚男青年都眼红的很,而于飞也渐渐觉得飘飘然。

一日,队长突然叫于飞到办公室一趟,说有任务。

“于飞,刚接到通知,咱们市前段时间那个飞车抢劫的匪徒在南安市落网了,现在局里要派人去南安把这家伙押回来,已经跟南安警方打过招呼了,你明天开车去把他押回来吧!”

“遵命,队长!”于飞忙立正敬礼,显得很严肃。

“别闹了,装什么装,哦对了,让孙倩跟你去,她新来的还没出过任务,趁此机会也好历练一番。”队长补充了一句。

“就我们俩?”于飞心里一阵窃喜,但是表面上装的若无其事,心想队长总算办了件人事,跟美女去出差对他这种单身狗来说就是一种福利。

“可不是你们俩咋的,押个犯人还让我派一队武警过去么?”队长瞪起眼睛,吼道。

“哦!对了,明天开我那辆车去吧!跑的快些。”队长又补充了一句。

“好嘞!队长你对我太好了。”于飞忍不住想要奉承队长两句,谁知队长挥了挥手让他赶紧滚蛋。

第二天,于飞开着队里给队长配的那辆丰田越野车就上路了,副驾驶坐着孙倩,两人一路有说有笑,完全不像是出差,分明就是自驾游。

南安市距离永城150公里,走高速会快些,一天打个来回没什么问题。

中午时分,他们来到南安市公安局,办理了交接,用了午饭,把犯人王海押上了车,安置在后排。出于安全考虑,王海不仅被带上了手铐,还带上了脚镣。王海当初飞车抢劫是因为赌博输了钱,为了还债才铤而走险,如今面临牢狱之灾,他除了惶恐不安之外更多的是愧疚和深深的自责。

事情办的很顺利,从南安市公安局出来,走环城路来到高速路口时,却被告知高速路上发生连环追尾事故,暂时封锁了道路,要求过往车辆绕道。

“哎呀!这怎么办,绕路回永城怎么也到半夜了,点儿真背!”于飞郁闷的捶了一下方向盘。

“飞哥,那也没办法,咱们还是抓紧赶路吧!”孙倩安慰了于飞两句,一行人只好绕道赶回永城。

走了大概两个多小时,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忽然孙倩好像想起了什么,恍然大悟般说:“飞哥,我记得前面不远处有条近道,路不算宽,是条省道连接线,从那里走回永城至少能节省两个小时呢!”

“对呀!我也想起来了,那是6号公路,中途要经过一片天然林区,以前我和几个哥们儿去那里玩过呢!”于飞也想起来了,确实有这么一条近道。

“那个,那个于警官,咱们真的要从了6号公路走么?”一路下来半句话都没吭的王海冷不丁的问了一句。

“怎么了?你有意见!”孙倩没好气的怼回一句。她对这类赌徒素来没有好感。

“不是,不是,我只是想说,这6号公路近两年不太平啊!”王海一脸认真的说,看样子不像开玩笑。

“你胡扯什么啊!怎么个不太平,我怎么不知道。”于飞不以为然,不过他也没有怪罪王海胡说八道,也想听听他能说出个什么理由来。

“那个,我以前是跑运输的,经常来往永城和南安之间,6号公路我很熟悉,因为是条近道,我也经常走”。王海就把他知道的情况详细的说了一遍。

大概从去年开始,6号公路出现了好几起车辆和人离奇失踪的案件,今年也出现了几起类似的案子,案发时间都是晚上,但是具体案发地点不明,这么长的公路搜索起来也极其耗费人力物力。也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反正这些人和车在经过6号公路后都人间蒸发了。

南安市公安局在调查无果后,只好下发通知,让司机们尽量不要在晚上走6号公路。

我有一个跑运输的哥们儿就是不信邪,有一晚他开车从六号公路过,走到天然林区那一带时,汽车大灯忽然扫到一个黑影从路边闪过,骷髅头,黑披风,手里还拿着一把长长的镰刀,像极了西方传说中的死神,那鬼东西眼睛散发着红光,一眨眼就不见了,可把我那位哥们吓坏了,险些出了车祸。

后来有其他跑夜路的司机也看到了那鬼东西,于是一传十,十传百,人们都说那东西是死神,失踪的人和车都是被死神收走了,所以大家都暗地里把6号公路叫做“死神公路”。

听完王海的讲述,于飞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哥们儿你不去讲鬼故事,都浪费你的口才,还抢什么劫啊!”

“就是,编故事搞直播也比赌博挣钱啊!真不知你怎么想的。”孙倩也忍不住揶揄起来。

“你们不信拉倒,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王海老脸一红,没好气的把头别向窗外,再也不吭声了。

“流言止于智者,就算有死神,也轮不到他在中国撒野,阎王爷是是吃干饭的么?”于飞冷哼一声说。

“呵呵,飞哥你真幽默!”孙倩捂着嘴笑了笑,被于飞给逗乐了。

汽车很快拐上了6号公路,果不其然,晚上的公路车辆十分稀少,大半天也见不到一辆车。

夜色渐浓,前方很快就要驶进天然林区,远远望去,天然林区黑压压的一片,与漆黑如墨的天空形成一个巨大的黑洞,汽车大灯的灯光如烛光一般微弱,似乎只需一瞬间就会被黑暗所吞没。

“飞哥,这里也太黑了吧!我怎么有点害怕啊!”汽车驶进林区,立刻就会感觉道路两旁黑压压的树木朝车子挤压过来,有种被黑洞吞噬的错觉,让人毛骨悚然。

孙倩到底是女孩,怕黑毕竟是女孩的天性,之前她还笑魇如花,现在却一脸紧张,眼睛瞪的大大的盯视着前方,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别怕,今晚没月亮,路上又没路灯,不黑才怪呢!听首歌放松一下吧!”于飞把车开的飞快,反正路上也没车,而且行驶在这样的路段上,他自己也觉得有些压抑,心中不安,所以他想快点驶离林区。

突然,一抹红影突然冲到汽车前,刹那间于飞似乎看到一张扭曲的人脸,接着就是砰的一声,像是撞到了什么东西,于飞下意识的踩住了刹车。

“我们撞了什么东西?”于飞心脏剧烈的跳动着。一个可怕的念头突然从心底冒出来,他可能撞死了人。

于飞冷着脸打开车门,下了车,孙倩也跟着下了车,她高耸的胸脯随着紧张的呼吸不断的起伏着。

于飞没心情去欣赏孙倩美妙的身姿。

他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往车后照去,果然发现,车后不远处躺着一个穿红衣服的人,披头散发,像是个女人。

“完了,我们撞死人了!不过这深更半夜的,荒郊野外怎么会有人呢?”于飞头皮发麻,甚至觉得匪夷所思。

“先别管这个,看看人还有没有气儿!”关键时刻,孙倩表现的很冷静果断。

二人快步上前,蹲下身子,于飞颤抖着撩开了女人遮住脸的长发,却看到一张腐烂不堪,恶心至极的脸。

“啊!”于飞和孙倩几乎同时惊叫一声瘫坐在地上。

“呵呵!拿命来!”一个阴冷沙哑的声音突然从他们身后响起,仿佛来自地狱的魔音。

于飞慌乱之中连忙回头去看,却发现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一位身穿黑袍手持镰刀的骷髅脸怪物,还没等他们有所反应,一股难闻的气体扑面而来,接着他的意识便模糊起来,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恍惚间,于飞感觉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拖着,他眼皮死沉死沉的,就是睁不开,如同睡觉时遭遇了鬼压床,那种感觉真是难受,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已经死了,他只记得自己在昏迷的一瞬间看到了死神,他枯骨般的脸上有一双散发着红光的眼睛,似乎能穿透人的灵魂。

接着他感觉有一双手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没有一丝温度,粗糙而又粗鲁。

“操,居然是警察!这单生意做的不怎么样。”是个男人的声音,接着于飞听到皮夹扔在地上的声音。

“不过这女的长的真不错。”男人的声音变得淫邪起来。于飞努力睁开眼睛,尽管只睁开一条缝,他也看清了自己目前正处在一个昏暗的房间里,身边不远处躺的就是孙倩,一个身穿黑袍的男人正半蹲着身子在孙倩身上摩挲着,而在男子的脚边放着一个骷髅面具。

看到这些,于飞已经明白所谓的死神究竟是什么东西了。怪不得他在昏迷前觉得那股难闻的气味儿那么熟悉,原来是乙醚,好在他及时屏住呼吸,没吸入那么多,所以他才那么快醒来。

不过孙倩就没那么好运气了,她双目紧闭,脸色发白,男人掏出她的钱包之后便扯开了她的外套,紧接着刺啦一声,孙倩的衬衫也被撕开了,露出了黑色的胸衣和雪白的胸脯。

“王八蛋,你动她一个试试!”于飞怒吼一声,吓得那个男人浑身一颤,连忙停止了动作。

男人回过头,他一脸横肉,脸膛黝黑,眼角还有一道长长的刀疤,见于飞醒来他有些意外,不过旋即又恢复了轻松的表情。

于飞挣扎着想要站起来,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被绑着,而自己的身边躺的就是那具红衣女尸。刺鼻的福尔,马林气味让于飞明白,这个女尸恐怕已经死去许久了。

“没想到你醒的这么快,不过没关系,你很快就要死了,我会把你的尸体保存好,好为诱捕下一个猎物做准备。不过既然你动不了,就好好欣赏一下我是怎么与你的朋友进行鱼水之欢的,我对你不错吧!”

说完这些,刀疤男邪恶的狂笑起来,猖狂至极。

就在这时,屋外传来了轻微的铁链摩擦的声音。刀疤男耳朵尖,他警惕的快步走向门口,惊声叫道,“你是谁?”

“啊!我什么也没看到,你放过我吧!”是王海的声音,他正在乞求男人放过自己。

于飞想起王海手脚都被锁着,他一定斗不过刀疤男,也是待宰羔羊。

不过他的出现为自己摆脱困境争取了时间。

于飞可是的经验丰富的警察,他很快解开了手上的绳子,然后解开了双脚上的绳子。站起身随手操起一根木棍就走了出去。

屋外,刀疤男正掐着王海的脖子要把他置于死地,王海张大了嘴巴,舌头伸的老长,眼珠翻白,眼看就要被活活掐死了。

于飞不再迟疑,一个箭步上去,将木棍抡在了刀疤男的脑袋上……

几天后,6号公路人车神秘失踪的案件终于真相大白。

刀疤男名叫李卫国,是个刑满释放的恶棍,他利用6号公路位置偏僻,天然林区又易于隐藏的特点,利用林区深处的一处废弃房屋做据点,干起了装神弄鬼,杀人越货的勾当。两年间已经害了十多人的性命,他夺取受害人的财物,并把车辆倒卖出去获利。把部分受害人的尸体保存在福尔,马林溶液里,用做制造车祸的道具。

李卫国罪大恶极,面临的将是法律严厉的制裁。而当日于飞问过王海,为什么他会出现在屋外,王海老老实实交代了当时的情景。

原来于飞和孙倩昏迷后,王海在车里看到这一切十分害怕,就从后座翻到后备箱里,因为越野车后备箱与前排是相通的,正巧后备箱有块帆布,他便把自己盖了起来。

李卫国把于飞和孙倩弄上车,直接把女尸扔到了后备箱,并没有仔细检查车辆,而是载着他们来到林中小屋。而当王海从车里爬出来准备逃跑时,却被李卫国发现了。

“如果不是你,我们恐怕都死了!谢谢你!”于飞拍了拍王海的肩膀微笑着说。

于飞和孙倩破案有功得到了嘉奖,从队长办公室出来,孙倩突然拉着于飞的胳膊来到一个角落,冷着脸问,“于飞,你老实告诉我,那晚你都看见了什么?”

“我……我什么也没看见啊!”于飞的脸顿时燥热起来,他撤着身子,准备逃跑。

“你胡说……”孙倩的脸红了,她眼眸低垂,轻咬朱唇,无比娇羞。

“唉!局长好!”于飞突然冲着孙倩身后喊道。

孙倩忙回头去看,却一个人影也没看到。

她意识到自己被骗了,回头再看于飞,早已没了踪影。

“于飞,你个混蛋…………”楼道里传来了孙倩气急败坏的喝骂声。

(完)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