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你要的生死与轮回 > 详细内容

你要的生死与轮回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83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我们常说“好人必有好报”,其实这其中一直都存在一个众所周知却又无人面对的谎言,这其中缘由,不是不敢,而是自欺欺人,不想去面对。

“好人好报”这种谎言通常都是在自己或者其他人做了可能毫无意义的奉献之后,用来安慰自己付出的话。

秦宇望着坐在对面的年轻女孩,眼神中带着认真与诚恳,说着一些极具争议性的话题,这是他相亲无数次以来积累下来的经验。他深信一句话“认真的男人最吸引女人”,所以秦宇哪怕是在胡吹乱侃也会眼神包含真诚,再配合上自己平稳镇静似乎经历世间一切生死的神情,让人认为似乎他说的一切都是真的,让人怀疑自己。

这一切都是秦宇在家中对着镜子练了很多次的成果,一般到这一步就可以进入相亲的下一步流程了。秦宇对自己的外表也是非常的自信,相亲对于他来说就是艳遇,而他自己总结出来的流程就是:联系-见面-找个有格调的地方进餐-用自己丰富且极具感染力的表演捕获对方-带回家。

年轻女孩眼神中充斥着毫不掩饰的崇拜,望着眼前面色平静的秦宇,就是这种平静给了她极大地安全感,她甚至有那么一霎那就要将自己终生托付。

“大叔,你是做什么的呀?”青涩的眼神里有一丝闪躲,秦宇嘴角带笑,这种年轻的姑娘过来相亲,最过在意的无非就是事业家底。

“那个,大叔你别误会呀,我只是觉得你懂得好多好多,说了很多我以前都没有深想一直习以为常,可当你说出来又感觉非常有趣的东西,所以我很好奇,你到底是干嘛的呀?”女孩似乎感觉自己第一句话的意图有些明显,急忙略带慌张的解释道。

“我一会带你去我家你就知道了。”这种直白的话,如果在平时说出来肯定会让来相亲的女孩感到反感厌恶没有礼貌,但在此时说出来却是恰到好处,因为秦宇认为时机已经成熟。

年轻女孩双颊一红,在稍作犹豫之后,俏皮的一笑。“那……好吧!”

自高档餐厅出来,在女孩看到了秦宇的座驾之后,虽然已经极力掩饰自己的震惊,但毕竟是秦宇,她那一点小心思他还是看的清清楚楚,心中已经不会再起波澜,有那一瞬间他仿佛从眼前这个叫作兰兰的女孩身上看出了当初那个“她”的影子。

“唉……”一声低叹,因为想起了她,秦宇沉默开车一路无话,也没有再找话题与身边的一直暗含惊讶的女孩搭腔,尽管这个时候正是他最容易“趁热打铁”的时候,但他的心中已经被“她”惊起了无法平复的波澜。

深蓝色的轿车与身后的繁华背道而驰,渐行渐远,就像是从热闹的人间走向冰冷的地狱。

秦宇的别墅是祖辈做生意最过巅峰的时候买下的,后来渐渐没落,到了秦宇这里也就只剩下这一处在远离喧嚣的偏远郊区临山而建的中式别墅。深夜里看这山脚下的别墅群就像是一座蹲伏在地上的巨兽,沉默,危险。

别墅一共三层,因为长期没有打理墙外的缘故,在别墅向着南边的墙壁上覆盖了密密麻麻的爬山虎,深夜里看去就像是一层层黑色的鳞片给眼前这只蹲坐的“巨兽”平添几分凶残。

看似普通却不失品味的漆红木门一看就不是凡品,在木门的两边有两个小孩子大小的镇宅麒麟,这是早先求来暗合风水走向的摆物。

秦宇心里自嘲,可能这整栋别墅最值钱的也就是这门面了。年轻女孩大眼睛忽闪忽闪充满好奇,没有一丝因为远离人烟而出现的慌张恐惧,双手背在身后四处看着,她绝对是来这里的这么多女孩里,唯一一个在下车之后见到如此荒芜环境没有露出哪怕一丝恐惧的女孩了。

秦宇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四处张望的年轻女孩,从手包中缓缓拿出钥匙插进了漆红木门的钥匙孔。

“嘎吱~”与整栋豪华别墅格格不入的令人牙酸的生锈荷叶声随着秦宇开门的动作传出。

“秦哥,我……”一直在秦宇身后的女孩忽然开口,语气有些犹豫中夹杂的一丝害羞。

秦宇善解人意的一笑,心道药效终于来了,扬了扬眉。“是要上洗手间吧?刚刚喝了那么多饮料,再加上我家离得又远,这一路颠簸的,你看我,太粗心了,差点忽略了这点。”

秦宇适宜的微笑让面前的女孩心中顿觉体贴,而这种体贴也是另一意义上的安稳、踏实。

年轻女孩用力的点了点头,脸颊微红,低着头看到秦宇身子一侧,让开了已经打开的大门,留出一条进入房间的路,女孩连忙让过秦宇,低头小跑着进去,左顾右盼了一阵找到了疑似厕所的小门,就一头钻了进去。

秦宇一直扬起的嘴角逐渐放下,脸上无喜无悲,不动声色的关上了漆红大门,慢慢在门口换掉沾满灰尘的皮鞋,穿上在鞋柜旁一左一右摆放的两双拖鞋之一。这两双拖鞋,换个人看去一定会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但一时又想不起来,若是此刻刚刚匆忙跑进去的年轻女孩看到门口这左右相对摆放的两双拖鞋或许凭她的心思,会看出些端倪。

此时明明是炎炎夏季,门口摆放的竟然是两双只有在寒冬腊月才会穿的棉拖鞋!!

如若是不将就的粗人,顶多也可以想成是换季后懒得找出凉拖鞋换出来而已,可通过跟秦宇的短暂交谈,和以她对秦宇的了解,他万万不可能做出这样事。

仅仅是这样的话,诡异谈不上,但也足以称为古怪了。

厕所里,年轻女孩一扫刚刚匆忙的神态,静静地坐在马桶盖上,四处观察着这件不算小甚至装潢的有些奢华的洗手间,墙壁以欧式建筑常见的大理石铺底为主,整个包裹以及吊顶都是用的同一种材料,唯独在马桶边正对着门的那面镜子的风格,与整个洗手间格格不入,它不是金边裹住镜面的欧式大镜,而是用红木砸边,棠木铺底的中式古老镜面,虽然不是铜镜,但也可以让人一眼就看出是中式风格的镜子,

镜子的摆放正对着门,这让刚才一进洗手间就看到自己的年轻女孩吓了一跳,缓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可能是因为本身就怀有心事的缘故吧,她这样想到。

此时此刻,她细细观察的这洗手间里的一切,因为她觉得这跟她想尽办法接近秦宇想要找到那件事情的真相或许有关,她不想放过任何一丝一毫的线索。

洗手间除了值得让人注意的中式红木镜与欧式大理石墙壁的格格不入以外,仿佛也没有什么可以揪出蛛丝马迹的存在了……

不对劲!

据她的了解,秦宇在这一年里分明是一个人生活一个人居住的,可为什么这……这镜子前竟然摆放了两套洗具!两副牙缸牙刷!!

想到这,她想起来刚才匆忙进来的刹那,低着头假装害羞的她瞥了一眼门口摆放着的鞋柜,当时就觉得有什么不对,现在她结合镜子前的两副洗具,一下子慌了起来!

“现在分明是整个夏天最热的季节!他家的鞋柜前摆放的两双拖鞋竟然是两双棉拖!!”细心的女孩是不会轻易放过任何细节的,她并没有觉得自己大惊小怪,反而认定自己发现了一些有关那件事的重要线索。

“咚咚咚!”有节奏又不失礼节,轻重恰到好处的敲门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你还好吗?”秦宇彬彬有礼的声音就像一个绅士那样永远让人难以抵抗。

年轻女孩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清了清嗓子,调整了一下自己略有慌乱地心绪,轻声答道。

“没事没事,我……我正在照镜子呢!”她又恢复那一副害羞内向又充满好奇的小女孩模样,拉开了厕所门,看到在门外已经褪去外套站着笔挺的秦宇,秦宇一脸微笑,眼神中看不出什么,至少对于她来说是这样。

秦宇没有说话,只是转过身往客厅走去,整个房间的灯光有些昏黄,懒洋洋的照在地面让人总有要昏昏欲睡的冲动。年轻女孩静静地跟在秦宇后边,她没有问她要不要换鞋,因为她在感受到那牙缸和拖鞋的诡异之后,已经没有了要再问这个的想法,权当做自己忘记好了。

秦宇走到客的椭圆餐桌旁坐下,微笑着对女孩挥了挥手,示意她也过来坐,女孩脸上一红,小步走到与秦宇对面的位置拉出椅子坐下,又观察起这间客厅起来。

按常理说,像这么大一栋别墅,肯定是有独立的厨房,餐厅的,可为什么偏偏在客厅摆放一张椭圆的餐桌,而客厅的装潢又是那种透着别扭古怪的中欧混搭的装修风格,吊顶是一盏常见传统的欧式水晶吊灯,可偏偏大厅四周又立着四根高档红木圆柱,这种中欧混搭实话说并没有做的很好,中式别墅的清雅与欧式别墅的奢华格格不入,就好似水火不容一样,而现在她与秦宇,就处在这样一个环境之下。

她与秦宇在坐下之后,谁都没有说话。

忽然,年轻女孩好像听到了什么,屏住呼吸,侧起头认真听起来。

刚刚一进门进的匆忙,也没有留意太多,可现在她坐下来静下心之后,忽然发现了这个微小却一直存在的声音。

“滴答滴答滴答……”

好像是水滴的声音又不太像,因为这滴答声并不像水滴那般干脆,反倒是有些拖拉的感觉。

既然是来调查姐姐的事的,就绝不能对任何事掉以轻心,萧兰兰敏锐的直觉告诉她,这个声音不是普通的水滴声那么简单。她侧耳听了一阵,又不动深色的假装看别的东西起来,就像是第一次来到富人家别墅那样的好奇,东张西望。

突然!

萧兰兰眼睛大睁,呼吸急促,左右张望的目光一下子定在那里,直勾勾的盯着秦宇的面前桌上!

“你发现了啊。”秦宇的声音一贯的平淡,听不出喜怒。

“你……”萧兰兰有些坐不住了,她几乎要怕桌而起,弹射出去。此时此刻她心里的恐惧已经无法压抑,她忘记了她此行来找姐姐的目的,她只想快些逃离这个地方,只想活下去!

若单单是秦宇面前餐桌上摆放的空出来一套餐具还不足以让她这般恐惧,但她忽然看到了秦宇身后渐渐靠近的红影,刚刚若有若无的滴答声也逐渐大了起来!

她终于看清了,一个头向下倒垂着的长发女子,脚踩着低矮的天花板,一步步向自己走来,垂下的头发遮住红衣女子大部分脸庞,可还是有一些没有遮住露了出来,那有些黑紫的嘴唇以及那苍白的肤色根本就不可能是活人!

她终于明白那种跟水滴落下比起来不够干脆的滴答声究竟是什么!那分明是一滴滴粘稠的鲜血顺着倒垂着的头发滴落在地上的声音!

“你!你在养鬼!!”

萧兰兰声音有些颤抖,她已经极力在克制自己的恐惧,仅剩一丝的理智让她把她要做的事情做完。

“她不是你姐姐。”秦宇忽然站起来,转过身一把抱住赤裸双脚贴在天花板走过来的红衣女子,她倒垂着的头,刚好到站起来的秦宇头部,秦宇眼神尽是温柔,对着那双黑紫嘴唇深深的吻了下去。

一直没有停止滴落的献血通过那双黑紫的唇,顺着秦宇的脸流了下来,染红了他洁白的衬衫。

倒吊着的红衣女鬼,站立着的挺拔男人,和一个在旁惊慌失措的年轻少女,这一副诡异的画面仿佛静止。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