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黑鱼头 > 详细内容

黑鱼头

作者:正在连接中  阅读:107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清晨,小镇的集市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张老三骑着辆破旧的三轮车,歪歪扭扭地在人群里奋力穿行着。

离这个集市三公里之外有个工地,张老三就是这个工地上的,专门负责给工人烧饭。每天一大早他都要赶到这里来,把工地上所需的菜买好。

其实工地上的人并不多,大概有十五,六个人。包工头平日里对张老三也照顾有加,所以张老三在这干得还算顺风顺水。

集市上做生意的人大都认识张老三,见他来了,离老远就热情地向他打着招呼,期待着他能照顾下自己的生意。

张老三慢吞吞地蹬着三轮车,当经过一个鱼摊时,鱼贩子立刻热情的用当地土话招呼着他,“张哥,今天的鱼新鲜着哩,下来看看啊!”。

张老三单脚落地,看着静静待在地上那个暗红色塑料盆里的鱼。“张哥,这条大黑鱼不错的,你瞧瞧!”鱼贩子伸手从盆里捞出一条黑鱼,举到张老三的面前。

刚出水面的黑鱼有些不甘地在鱼贩子的手中奋力扭动着身体,尾巴强而有力地甩动着。“就这条了,你把它杀好装起来吧!”张老三对鱼贩子说道,他在心里寻思着中午可以用这条鱼做份汤。

“好嘞!”鱼贩子一边高兴地答应着,一边熟练地称秤,宰鱼。

只见他拎起那条鱼往地上使劲惯了两下,把它摔的七荤八素的,然后用手抠住鱼鳃,一把从那里撕到肚腹处,麻利地掏出鱼肠子。接着拿起地上的砍刀,剁下了鱼头。鱼头掉在了地上,嘴巴还在那一张一合的,发出 “嘶,嘶”的声音,让人听后感觉有些怪怪的。

“张哥,你就给二十吧!对了,这鱼头你还要吗?”鱼贩喊道,“要啊!”张老三回道。

“好勒!”鱼贩子伸手拽过一个黑塑料袋,麻利地把杀好的鱼装了进去,挂在了三轮车的车把上。

张老三拿出一沓数好的零钞,递给了鱼贩子。这时,挂在车把上的黑塑料袋突然动了两下,那条黑鱼像是还没有完全死透,不时地从袋里发出“嘶,嘶”的声音。

接着,张老三又随便买了些菜,然后掉头往工地赶去。他晃晃悠悠地骑着车,嘴里哼着不知名的乡村小调,很是惬意。

他并没有注意到,此刻车把上挂着的那个黑色塑料袋不知何时竟破了一个小洞。一些血水正源源不断地从洞里流了出来,洒落在了地上,形成了一条血红色的线。那条血线紧紧跟在张老三的身后,蜿蜒前行着,如影随行……

回到工地后,时间已经不早了。张老三开始刷锅洗菜,准备中午的饭。

一个多小时后,他已弄好了两盆菜,再烧份汤就可以了。他把买来的黑鱼倒进盆里,用抹布搓洗着鱼身上那些黏糊糊的粘液。

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右手的小指一阵钻心的疼痛。仔细一看,小指竟被那个剁下来的黑鱼头死死地咬着。

他慌得猛一甩手,指上的那个黑鱼头飞了出去,掉在了地上,但是嘴还在一张一合的,发出“嘶,嘶”的声音。

张老三看着自己的右小指,上面有两个小孔,血正不停地从小孔里外渗出。

这个手的小指以前就受过伤,这次被咬的地方就是老伤那里。十指连心,此刻张老三觉得从右小指那传来的疼痛都钻心。

他气急败坏地操起案板上的菜刀走到鱼头边,一阵乱剁,直到把那个鱼头剁了个稀碎,这才解恨地离去。

中午吃饭时,张老三吃着吃着,小指又痛了起来。他停下了筷子,皱起了眉头。“怎么了,没事吧你?”在一旁吃饭的老唐关心地问道。

“么事!唉,今天真是倒霉,手指居然被鱼给咬了!”老三把手指受伤的经过向老唐讲述了一遍,然后接连叹了几口气。老唐安慰了他两句后,他的心情才好了点。

在这个工地上,他和老唐处的还不错。老唐虽然年纪大了点,但是平日干活还算仔细而且从不找事。包工头很喜欢老唐,特意把他安排和张老三同住一个板房,这样至少晚上睡觉时不用和其他民工挤大通铺了。

深夜,熟睡中的张老三做了一个恐怖的梦。梦中,他躺在床上睡觉,突觉右手背上一阵剧痛,睁眼一看竟然有一只血淋淋的黑鱼头正咬在他的手背上,口中还发出“嘶,嘶”的声音……

“啊……”张老三大叫一声从梦中惊醒,坐起身来,后背冷汗淋漓。

“怎么了,怎么回事?”对面床上睡着的老唐闻声赶忙拉亮电灯披衣下床,走到张老三床前关切地问道。

“没,没事,做了个梦而已!”张老三有些不好意思地嘟哝道,“哦,没事就好!”老唐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回自家的床。就在这时,身后张老三突然又大叫了一声,“啊……”。

老唐忙回头一看,只见昏黄的灯光下张老三面色惨然,萎黄的如同上坟用的草纸一般。他的手颤巍巍地朝床边上指道:“鱼,鱼头……”。

老唐顺着张老三手指的方向望了过去,也吓了一跳。只见张老三的床边上竟摆着一个血淋淋的黑鱼头,且那个鱼头的两个眼珠还死死地瞪向张老三。

老唐走了过去,一把将那个黑鱼头拎起来扔到了窗外。“没事了,大概是野猫叼来的吧!”他看着那扇打开的窗户安慰地说道。

张老三没有吭声,他盯着床单上刚才黑鱼头上泠下的几滴血渍陷入了沉思。他想起了那双死死瞪着他的鱼眼,恍惚中觉得那种眼神有些熟悉,似曾在哪里见过。“啊……”他猛地想起了什么,心里迅速往下一沉。但他没敢再说什么,只是默默地躺下,拉上了被子把头蒙住。

老唐看着躺在被下的张老三轻声叹了口气,转身回床睡下了。

自从那天晚上过后,张老三就发觉自己身边开始渐渐出现一些诡异的事。

无论他是出去骑车买菜,还是在厨房里烧大锅饭,又或是在床上睡觉,但凡只要是他独处没有旁人在场时,他都能在自己的身旁蓦然发现一只血淋淋的黑鱼头……

鱼头静悄悄地潜在边上一动不动,颈部断口处鲜血淋漓,双目怒瞪,嘴巴里还发出“嘶,嘶”的声音,甚是骇人。

频频出现的鱼头,把张老三吓得魂不附体,夜不能寐。刚开始,他还敢伸出颤巍巍的手把身边出现的鱼头给扔掉。但是随着黑鱼头出现次数的增多,他根本不敢再去动一下了。

每当惊恐万状的他把别人喊来看时,鱼头却早已凭空消失得无影无踪,连一滴血水都没有留下。

张老三一遍又一遍地向别人描述着那个不停出现的黑鱼头以及发生在他身上的怪事,起初大家还把这当做一个故事来听。后来听厌了,就没人再想搭理他,每个人都以一种看怪物的眼神望着他。

后来,张老三也懒得再向旁人解释什么了。他已经身心俱疲,他自己都觉得自己那一张一合向别人不停讲述着的嘴巴跟那不停出现的黑鱼头的嘴巴,一模一样。但他知道,在暗处始终隐藏着一双阴冷的眼睛,在死死地盯着他……

渐渐地,张老三变得憔悴起来,脑子也开始不好使了。不是买的菜忘了拿,就是菜贩没找钱他就离开了。做的菜也不对劲了,不是没放盐,就是咸得齁死人。

时间一长,工地上的人都怨声载道。最后连包工头都忍不下去了,他找张老三谈过几次,但都没有什么效果。张老三依旧举止颠三倒四,做得饭菜依旧难吃要死。

忍无可忍的包工头只得把张老三给换掉,重新安排一个人负责烧饭。但并没有辞退张老三,只是安排他在工地上干些杂活了事。

张老三愈加癫狂了,跟人说起话来总是语无伦次,眼神中透着莫名的惊恐,整个人消瘦萎靡得如同深秋树头上那最后一片瑟瑟发抖的枯叶。

所有的人看到他都悄然躲开,没人愿意搭理他,听他重复唠叨着那老一套的说词。

有好事之人曾在私下悄声议论道,说张老三怕是被鬼给缠上了,再这样下去估计命不久矣。对这种说法大家都很是认同,纷纷点头,唏嘘声不断。

几个月后的一个雨夜,窗外狂风大作,电闪雷鸣,被风刮下来的树枝打在窗户上“啪,啪”作响。

张老三蜷缩在床上,虽然他把自己蒙在被子里,但依然浑身瑟瑟发抖。这样的天气让他很是难受,像是末日来临般的感觉。

然而就在这时,他发觉房间里,突然响起了一阵诡异的“嘶,嘶”声。与此同时,有一股逼人的压迫感正朝着自己一步步袭来……

此刻,虽然张老三躲在被中,但他还是敏锐地察觉到那股压迫感在离他床前一步之处,停了下来。

许久,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房间里依然充斥着那种骇人的“嘶,嘶”声,让人不寒而栗。

在这种令人窒息的氛围下,张老三再也忍不下去了,他一把掀开被子,坐起身来。然而,眼前出现的一幕,让他惊呆了……

只见他的床前正直直地站着一个人,一个浑身冒着森森寒气的人,而那个“嘶,嘶”的声音正是从此人的嘴里发出的……这个人不是旁人,而是,老唐。

看见楞坐在那里,一脸懵逼相的张老三,老唐停止了嘴里的“嘶,嘶”声,嘿嘿地冷笑了起来。那笑声阴森可怖,让人听后顿感毛骨悚然。

“老唐,你,你不睡觉,站在我床边干嘛?还有,刚才你的嘴里怎么会发出那种嘶叫声?那不是黑鱼头嘴里发出的叫声吗……”张老三颤声问道,他实在搞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老唐上前一步迈到张老三的近前,阴测测地盯着张老三的眼睛道:“你好好看看我的眼睛,想起来什么没有?”。

张老三面色惊惧地朝老唐的眼睛看去,他发现此刻老唐的那双眼睛里血红血红的,两团熊熊怒火在里面疯狂地燃烧着。

这是怎样的一种眼神啊,这分明是隐匿在暗处的野兽猛然跳出来要吃人之前所流露出来的眼神啊!而这种疯狂的眼神,多年前他是见过的,“啊,你,你是……”张老三突然想到了什么,他惊恐地叫了出来,瑟缩在床角,像一只即将溺死的耗子。

“呵呵,你想起了,对吧?”老唐看着张老三的那副怂样,阴阳怪调地问道,接着伸手就往张老三的脖子上掐去。

在这性命攸关的时刻,张老三不知从哪来了一股勇气,一把捉住老唐伸过来的双手,两人扭打在了一起。

老唐毕竟年纪大了点,力气比不过张老三,一时间张老三竟占了上风。几个回合后,他就把老唐放倒在了地上。他坐在老唐的身上,双手掐住了老唐的脖子。就在这时,一张照片从老唐的衣袋里滑了出来。

这是一张很普通的全家福照片,微微泛黄的边角处磨损得有些厉害,看得出这张相片经常被人拿出来看。

当张老三的目光触及到这张照片时,突然惊恐地尖叫起来,原本掐着老唐脖子的手也松开了。

“混蛋,你这个混蛋……”老唐乘机一把将张老三掀翻在地,然后伸腿狠狠地朝张老三的身上跺去,嘴里还不停地恨恨叫骂着。

张老三痛苦地在地上叫喊翻滚着,然而,窗外的雷鸣声已将屋内的这一切声音都淹没了,任谁也听不到。

“老唐,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该死!求求你,放过我吧……”张老三一边不停躲避着老唐踢过来的脚,一边求饶着。而此刻他的脑子里,正回放着一件陈年的往事……

五年前,张老三从农村出来,跟在几个老乡的后面去城里打工。但无一技之长的他们并没能顺利找到工作,整天饿着肚子。穷途末路之际,这几个人竟做起了贩卖人口的营生。

那些年,经他们几人转手倒卖出去的可怜女子不知有多少。但是有一个人,张老三永远都不会忘记。

那是一个面容清秀的女大学生,张老三至今还能清晰地回忆起她发现自己被拐后那张布满泪痕的脸和绝望痛哭声。

张老三把她以三千元的“优惠价”卖给了自己一个家门里的侄儿,一个有些痴傻的穷苦男人。

两人成婚那天,张老三也去喝的喜酒,那个双手被反绑着的女学生一眼就认出了混在人群中的张老三。

她用力挣脱了旁边人的手,猛地扑向张老三。但是很快,她就被人给控制住了。情急之下,她张嘴咬住了张老三的右手。瞬间,张老三的右小指被咬得鲜血直流。

在那个女学生被人拽走的时候,她仍一步三回头地怒瞪着张老三。双目里血红一片,被布堵住的嘴中不停地发出“嘶,嘶”声,边上还挂着一丝鲜血,触目惊心。

拜堂行礼后,有人给这一家人照了张全家福,张老三作为这对新人的“大恩人”,照相时当然也少不了他。伴随着照相机“咔嚓”一下的快门声,几个扭曲的人形被定格在了相片里。

深夜里,那个可怜的女学生不停地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天知道她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一年后,那个女孩被警察解救出来送回原籍。而她那个所谓的“丈夫”则被警察带走,锒铛入狱。

张老三因常年都在外地,行踪飘忽不定,无人知晓其具体下落,故侥幸逃脱。从那之后,张老三隐姓埋名一直在外打工,再也没回过老家。

张老三刚回想到这里,就听到老唐厉声对他喝道:“天道轮回,你没有想到吧,在这个小小的工地上你竟然会遇到仇家。知道吗,当年你拐走的那个女学生就是我的女儿!”。

张老三吓得忙抱住老唐踢过来的脚,磕头如捣蒜:“对不起,当年的事是我做错了。其实这么多年来,我的日子也不好过。你的女儿最后总算还是回到了你身边,而我却有家不敢回,夜夜噩梦,内心一直遭受着良心的谴责……”。

“闭嘴,你这个猪狗不如的畜生,你还敢提我的女儿?”老唐大喝道,紧接着从他那双血目中就流下了两行血泪来:“我的女儿,我那可怜的女儿啊……”

“那一年,我的女儿是被警察解救给回来了。但是她,她却被她那个所谓的丈夫折磨得已经没有人样了。她的舌头被他割下了半拉,说不了囫囵话。眼睛瞎掉了一只,就连腿也被打折了。那个该死的男人只是拿她当生育工具用,从没把她当人看啊!她挺着个大肚子,整天疯疯癫癫的。总是瞪着眼睛,嘴里不停地发出“嘶,嘶”的声音,似乎想要拼命向我们表达些什么……”

老唐泣不成声道:“但是,我女儿的这些怪异举止却并没有能引起我和老伴的注意。刚开始,我和老伴还把她送到医院里治病。但是只要镇定一过,她就开始哭闹,根本无法继续治疗,只能领回家。像她这种情况保姆和护工也不愿照料,老伴只好辞职,在家寸步不离地跟着。有一天,老伴实在是疲惫不堪,不小心打了个盹,我女儿她,她就从楼上跳了下去啊……”

这时,从老唐的眼中流出的血泪已在他的脸上形成了两条血红色的深痕,甚是骇人,“女儿死后,我和老伴在整理她的遗物时,从她的房间里发现了大量写满了字的纸张和一张照片。你这个畜生,你知道那些纸上都写的什么吗?”老唐一把拽过张老三,对着他那张丑陋的脸咬牙切齿道:“那些纸的上面全部都密密麻麻地只写着一个字,“死”!”听到这里,张老三吓得裤子都尿潮了,屋里瞬时腾起了一股难闻的尿骚味。

老唐捡起地上的那张照片,冷声道:“这就是在我女儿房间里发现的那张照片,你好好看看,这都是谁?”说着便把照片贴到了张老三的眼前。

张老三根本就不敢去看那张照片,因为刚才这张照片从老唐身上掉落的时候,他就已经看得清清楚楚,那正是侄子结婚当天所照的那张相片。

照片上,张老三和他那个侄子的头像都被人用红色的水笔给圈了起来,犹如两条索命的绳套一般死死圈住了他们……

“当我看见照片上你们二人的头像是被圈起来的时候,我就明白你们二人就是害我女儿的凶手!于是我动用所有关系,千方百计地找寻你的下落。呵呵,多亏女儿在天有灵,终于,我知晓了你的行踪。”老唐接着说道:“于是,我装扮成民工的样子,来到这个工地上打工。巧合的是,居然还和你住在了同一间屋里。那天当你告诉我,你的手被黑鱼头咬了之后,我就知道机会来了。我不断弄来黑鱼头,趁无人之际扔在你身边,然后我潜在暗处,从嘴里发出“嘶,嘶”声。果然不出我所料,你被这些吓得不轻啊!哈哈……”老唐禁不住狂笑起来,“你之所以变成这副样子,都是因为你心里有鬼!现在好了,你在别人的眼里就是个疯子,一个被鬼给缠上的疯子!你现在要是死了,别人肯定都会认为你就是被鬼给害死的!呵呵,我等了这么多天,今天就是你给我女儿血债血偿的日子!对了,你的那个侄子也快从大牢里出来了吧,放心,他很快也会去找你的,哈哈……”说完,老唐伸手就去掐张老三的脖子,两人遂扭打在了一起。慌乱中,张老三竟挣脱了老唐的控制,一把拉开门,冲了出去。

外面大雨瓢泼,张老三一边在雨中踉踉跄跄地跑着,一边大声呼救着:“来人啊,杀人了,救命……”还没等他喊完,就见天空中突然响起一声炸雷,不偏不倚,正好劈在了张老三的头上。他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就颓然倒地。

待老唐追上前时,张老三已经全身焦黑,成了一截炭状物……

“老天有眼啊,谢谢啊,老天爷……”雨中,老唐跪倒在地,深深地叩拜着苍天……

雨,依然“哗哗”地下着,似乎想将人间的一切罪恶都洗刷去!但是,真的能洗刷得掉吗……

天亮了,雨也停了。工地上的民工们发现了早已死透的张老三,“啧啧,我说吧,他就是被鬼给缠上了,要不怎么好好地会被雷给劈死了呢?”,“就是,就是!”,“你们不知道吧,平时他那副样子就跟鬼一样,啧啧!”人们七嘴八舌地纷纷议论着,谁都没有注意到工地上少了一个人。

老唐消失了,没人知道他究竟去了哪里。或许,他是消灭罪恶去了吧……

全文完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