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治不好的皮肤病 > 详细内容

治不好的皮肤病

作者:右耳坠怀恋  阅读:138 次  点赞:1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在生活中,总是有一些人不信鬼神,他们对各种鬼怪传说,不是嗤之以鼻,就是恶言相对。我有一个好友,叫马敏思,就属于不信鬼怪的那一类人。我们是同村,小学初中都是同班,关系非常铁杆。

马敏思从小就不信鬼神,常常站在坟地里尿尿,每次见他干这种愚蠢的事,我总是劝他说:“你可以不信鬼神,但千万不要糟蹋鬼神。”

马敏思从来不听我的劝告,还牛哄哄的说道:“我就要糟蹋鬼神,它们能把我怎么样?我不但现在要尿尿,将来还要尿一辈子呢!”

每次听他这么说,我甚至有点怀疑人生,为何鬼神观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会成为铁杆哥们?

初中三年级的时候,班里来了一个插班生,叫刘同,最喜欢打听灵异事件,用现在的话来说,他就是灵异事件爱好者。跟刘同在一起,总能听到很多灵异事件,有的就发生学校,有的甚至就发生你的身边。

俗话说得好,不是冤家不碰头。刘同和马敏思几乎成了死对头,一个补台,另一个就拆台,常常弄得大家不欢而散。有一次,刘同正和我讲学校里曾经发生过的灵异事件时,马敏思来了。

马敏思说道:“刘同,你说得绘声绘色,就跟真的一样,其实就是一泡粪。”

刘同说道:“你为何总跟我过不去,是男人的话,就跟我赌一把,要是我输了,从此不在你面前说任何灵异事件。”

马敏思轻蔑一笑,说道:“要是我输了呢?”

刘同说道:“要是你输了,有我说灵异事件的地方就不能有你。敢赌吗?”刘同的语气也有些轻浮。

马敏思呵呵一笑,道:“有何不敢!怎么个赌法?”

刘同说道:“我听说,你从小就敢站在坟地里尿尿,是真的吗?”

马敏思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刘同说道:“我知道有一座坟,十分怪异,有人经过那里,莫名其妙就疯了,怎么也治不好。我曾经到过那里,一眼就看出那座坟不平常。那坟上有一棵树,只有手臂那么粗,有人曾砍下树枝去做烧柴,却莫名其妙把房屋烧了。也有几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曾站在那坟上尿尿,据说都得了一种的奇怪的皮肤病,每到春夏就发作,奇痒无比,就想不停的挠,越挠越舒服,哪怕血肉模糊,也停不下来。那些得了皮肤病的人四处求医问药,不过都是徒劳。你敢跟我去,站在那坟墓上尿一泡吗?”

马敏思哈哈笑起来,说道:“我尿了一辈子,现在不是还好好的吗?不要说尿一泡,就是尿一盆,我也敢。”

我急忙劝阻二人,可他们就像红眼的斗牛,怎么也劝不回头。

放了学,在刘同的带领下,我们出发了,顺着大路走了半个小时,来到一片山坡下,刘同指着山腰上的一座坟,说道:“奇怪的坟就在那里。”

我抬头一看,山腰那坟,果真跟刘同描述的一模一样。也不知为何,第一眼看见,就感到不妙,潜意识告诉我自己,这不是一座简单的坟,而是一座有“故事”的坟。马敏思也看了看山腰上的坟,说道:“妖言惑众,老子今天就尿给你们看,让你们长长见识,也好知道我马某人的厉害。”

刘同瞟了马敏思一眼,说道:“拭目以待,只希望以后万事平安,千万不要牵扯于我。”

来到山腰,马敏思围着坟墓转了一圈,问道:“可以开始了吗?”

刘同说道:“我劝你还是要三思,免得到时候,牵扯于我。”

马敏思说道:“就算我立刻死去,也不会怪罪你。再说,还有我的同村在场作证,又怎么会牵扯到你。”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我仔细观察了坟墓,上面有一个老鼠洞,洞口不粗,但我总觉得里面有些蹊跷,于是就盯着多看了几眼,恍恍惚惚中,洞里仿佛有一只怪异的眼睛正盯着我,再仔细一瞧,一张挂满腐肉丝的脸竟然看着我诡异一笑。我吓了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刘同扶住我,问道:“怎么了,没事吧?”

我深呼吸一口,说道:“虚惊一场。”当说完虚惊一场的时候,我仿佛才清醒过来,感觉先前发生的一切,好像做梦一般。

马敏思毕竟是我的同村同校好友,我立刻劝阻道:“哥们,不要意气用事,我看这坟玄乎,还是不要赌了,咱们回去吧!”

马敏思哪里听得这样的话,说道:“今天,就算是酆都城,我也要闯一闯。”说完,跳到坟上,跺来跺去,“老子不但要跺你,还要用尿淋你。”

我十分着急,可又有什么办法呢?

马敏思忽然大笑起来,解开库纽扣,竟然对着坟墓上的那个老鼠洞尿起来,如啤酒一般的尿,顺着老鼠洞咕咕咕流进去。尿尿结束,马敏思甩甩小鸡鸡,之后才收回裤裆,那嚣张跋扈的样子实在令人恶心。

打赌结束,三人顺着小路,往回走。走了一段路程,我总感觉那张挂着腐肉丝的脸就跟在身后。我慢慢回身看去,那张挂着腐肉丝的脸正咬住马敏思的肚皮不放。我急忙大叫一声:“腐肉丝——脸——”

马敏思站住,转着身子四处看了看,说道:“大惊小怪。”他分明没有看见,也没有感觉到,那张咬在他肚皮上的烂脸。

我指着他的肚皮,正要说话,那张挂这腐肉丝的脸竟然慢慢转过来,用恐怖而怪异的眼神看着我,那意思是说,你要是再说话,我就把你吃掉。我吓得脸色大变,那里还敢说话。那一刻,我才明白,咬在马敏思肚皮上的烂脸,只有我能看见,其他人都看不见。

惊惊慌慌中,我不时偷偷瞄了瞄那张挂着腐肉丝的脸。下了山坡,来到一个村子里,一条大黑狗仿佛也看见了那张烂脸,猛的冲过来,围着马敏思狂吠不止。那张烂脸似乎有些害怕,忽地不见了踪影。回到学校,这场比赛,最终以马敏思的胜利而告终。

半个月后,马敏思的肚皮开始发痒,一个月后,半个肚子被他挠的血肉模糊。他的父母带着他四处求医,但是没有效果。他到过全省最好的皮肤病专科医院治疗过,但依旧没有好转。令人奇怪的是,马敏思的皮肤病,每一次检查的结果竟然都不一样。

现在,马敏思就坐在我身边,他又把手伸到肚皮上,不停的挠起来,一遍挠,一边说道:“少年不知见鬼愁,撒尿淋坟欺鬼头。而今识尽怪病苦,后悔太迟,后悔太迟。”

我瞅了他一眼,奚落道:“天作孽不可活,人作孽不可绕!不作死,就不会死!你之所以死,是因为你作死!”

亲爱的读者们,大圣人孔子都说过,敬鬼神而远之。在生活中,你可以不信鬼神,但请你记住,千万不要亵渎和糟蹋鬼神!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