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完美蚕衣 > 详细内容

完美蚕衣

作者:回忆飘过来  阅读:158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夏沫是在逛街的时候无意间看见这家店的,古色古香的店面,很中国风,最有意思的是门上的原木色牌匾,上书两个花体大字:蚕衣。

有些好奇,走进去,原来是一家服装店,打量了一下四周,卖的都是些丝绸类的衣服,夏沫瞬间明白门匾上两个字的含义了。

“你好,请问需要什么?”一个甜美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转身,一身着碎花旗袍的年轻女子正站在身后,长相甜美,笑容迷人。

“哦,我先看看,这……是新开的?”夏沫摸着手中的一件真丝纱巾有些疑惑的问。

“对,对,昨天才开业。”女孩微笑着,像一朵盛开的玫瑰。

“恩,东西确实不错,摸着是要比一般的丝绸好很多……”感受着手中不同寻常的光滑,有些爱不释手。

“那当然,这些可都是天然蚕丝的,不过这些都不太适合你。”

夏沫猛地回头,女子依旧笑着,“跟我来,看看这个也许你会更喜欢。”口气很轻柔,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口吻。

跟着女子来到店后面,一件衣服正单独挂在那里,看到它,夏沫眼睛都直了,那是一件睡衣,淡淡的粉色碎花装饰在银白的底色上,闪耀夺目,神秘中透着高雅,再摸摸,入手一片光滑和冰凉,就像初春的河水划过肌肤,太美妙了。夏沫沉浸在这奇妙的感觉中。

“怎么样,是不是更喜欢?”

夏沫猛地惊醒,“这……这个……”

“这是用了我们最好的蚕丝做的,也就是完美蚕丝。”

“完美蚕丝?”

“对,一般的蚕丝都是蛹变成蝶以后留下的蚕丝,这样得到的蚕丝都是断的,不完整。而完美蚕丝是在蛹没化蝶之前就将整个蛹放到蒸笼里蒸,直到将里面的蚕化成水,这样,蛹就不会化成蝶,蚕丝也就不会断掉,得到的就是完整的蚕丝,也就是完美蚕丝。”残忍的事情经女子甜美的声音讲出,似乎也不显得那么残忍了。

夏沫并没有听清衣服是怎么制作的,她现在满脑子只想得到这件衣服,“多钱?”

“新开业全场九折,一万八。”

“有点贵!”夏沫微微皱了皱眉头。

“贵不贵您自有分寸。”女子笑的很明媚。

“好……好吧,给我打包。”犹豫了一会,夏沫咬了咬牙。

“好的。”女子笑的更灿烂了。

很快,华贵的包装袋和衣服一起拿在了夏沫手里。

夜晚,洗过澡,夏沫迫不及待的将新睡衣穿上,不大不小,刚合适,这花型,这款式,这触感,实在太美妙,简直就像是为自己订做的一样,望着镜中的自己,夏沫沉醉了。

突然,夏沫感觉身上一紧,衣服仿佛有了生命一样紧紧的把自己包裹住!夏沫大惊,想脱掉,却怎么也脱不下来,就像黏在身上一样。衣服越裹越紧,呼吸开始困难,夏沫惊慌失措的双手乱摇,抓到一样东西,剪刀!

狠狠的一剪刀从领口处剪下,一缕鲜红从破口处流下,伴随的还有一声凄厉的惨叫,随后那种紧紧的包裹感消失了。夏沫赶紧脱下,疯狂的将衣服剪成了碎片,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夏沫又做梦了,梦中,自己是一只蚕,和无数只蚕一起在一个堆的像小山一样的桑叶中吃着,却不知怎么的,越吃却越饿,越饿就越想吃。

猛地,夏沫醒来了,瞪着眼睛望了会天花板,一阵响声,那是自己的肚子在叫,又饿了。真是奇怪,明明睡觉前还吃了整整一个全家桶,看看表,才过了三个小时,可自己又饿了,食物都消化哪去了?

饿的感觉实在是难受,起身,打开冰箱,已经没有什么吃的了,只有一些生菜,犹豫了会,还是放到嘴里,嚼了嚼,味道似乎还不错。

自从衣服那件事,夏沫去找过那家店,可是卖给她衣服的女子却离奇的消失了,店里看过衣服后说从来没出售过这种产品。与此同时,夏沫开始变得能吃,总是觉得饿,刚吃的饱饱的没一会就又饿了,梦中也总是做和吃的有关的事,自己到底怎么了?

医生也去看过,全身的检查却并没有查出什么,最后医生对他的判断是可能最近体力消耗比较大,再说多吃点没什么坏处,最多转化为脂肪。

但让夏沫奇怪的是食物似乎并没有转化为脂肪,自己看着反而比以前瘦了,称了称,果真是这样,那么自己吃的那些东西都到哪去了?

白凯的突然回来着实让夏沫高兴了一番,毕竟对于白凯这种常年在外出差的工程师来说,每一次与家人团聚的假期都是弥足珍贵的。

两人像新婚的夫妻一般,缠绵了许久,而后终于睡着了,夏沫又梦到自己变成了蚕,只不过这次她没有梦到在吃桑叶,而是抬着头,打量着四周,似乎在寻找着什么,然后扭动着肥胖的身体来到一个桑叶垒起的小洞门口,钻了进去。夏沫正奇怪自己要干什么,突然,嘴一张,一根银丝冒了出来……

夏沫猛地睁开眼睛,一半是因为梦,一半是因为肚子,不知为什么,肚子有些疼,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里面动,难道是吃的不合适了?

本想一会就会好,没想到越疼越厉害了,那个东西在肚子里左右乱窜,突然,顺着喉咙钻了出来,夏沫定睛一看,竟然是一根银色的丝线!惊恐万分的想叫,喉咙却发不出一点声音,浑身也软的没有一丝力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根银丝从喉咙里一直往出冒,就像是有生命一般。

银丝落下来一圈一圈的缠绕着自己,像要把自己包起来一样!猛地,夏沫想到了完美蚕丝和那个蚕衣,一个可怕的想法,难道自己要被包起来?想大叫想抓住白凯,却一点也动不了,丝线很快阻隔了夏沫的……

白凯一个翻身,本以为会搂住一个柔软的身体,结果手却打在一个硬邦邦却有些粘性的东西上,有些奇怪,身边不是睡的自己的妻子么,打到什么了?床头柜?

睁开眼,瞬间瞪大眼睛,身旁是一个白色的巨大的椭圆形东西,那模样,就是一个放大了几十倍的蚕茧!这是怎么回事?夏沫呢?难道?突然,一声惨叫从蚕茧中传出,救救我……正是夏沫的声音。

白凯惊叫一身滚到地下,连滚带爬的摸到电话,连续按错几次才打通:“警察,救命!”声音凄厉而恐惧。

当警察们迅速的冲到白凯家时,白凯正窝在客厅的角落里瑟瑟发抖。

“怎么了?”队长模样的一个瘦高警察紧张的盯着白凯,“是你报的警?”

白凯已经惊恐的说不出话了,瞪大双眼指了指卧室。

瘦高队长深吸了口气,紧紧的握了握手中的枪,他也很紧张,但还是一步步慢慢的靠近卧室门口,定了定神,猛地冲进去,瞬间,他也惊呆了,屋中的床上是一个巨大的椭圆形白色物体,那模样,就像是一个扩大了很多倍的蚕蛹!队长也说不出话了。

白凯挣扎着来到门口,一把抓住队长衣服,带着哭腔说了发生的一切,“我老婆还在里面!快救她!”

“不要急,不要急,我们会想办法的。”队长一边安慰着,一边观察着这个蚕蛹,似乎并没有什么危险性。

突然,咚的一声,巨大蚕蛹动了一下,大家都吓了一跳。

“是我老婆!是我老婆!她还活着,快救她!”白凯激动地大喊。

队长从兜里拿出一把刀,走上前,瞅准一个地方,小心的割下去,本想的这么厚的蚕茧会有些阻力,但应该不会太大,毕竟这是能轻易的将五个毫米厚的钢板割烂的刀。

一刀划过,竟然像割到石头一样,只划了浅浅一层,队长楞了,随即再用劲,依旧没有划了多深。咬了咬牙,狠狠的一刀下去,刀尖进去了一点,大喜,再一用劲,碰的一声,刀断了,队长楞了。

咚,咚,咚,蚕茧动的越来越厉害,似乎里面有什么东西迫不及待的要出来。

“锯,电锯!快给我!”队长大喊,一半是惊恐,一半是愤怒。

很快,电锯拿来了,接上电,疯狂的声音响起。拿着电锯,狠狠的割在蛹上,白色的蚕丝屑飞舞在周围,像下雪一样。承受不住巨大冲击,蚕蛹被一点点割开,一股黄绿色的液体流了出来,满屋子腥臭味,大家都捂住了鼻子。

终于,一个大裂口被割开了,白凯急忙冲上去,黄绿色的液体中乱摸一阵摸到一个东西,圆圆的,拿出,那是一个头,夏沫的头,只不过已经变成了蚕的样子。

一声惨叫,白凯把头仍在地下,原来那个头竟然咬了白凯一口,队长大惊,一枪打烂了那个怪物脑袋。

验尸官来的时候,又陆陆续续的从里面拿出了余下的肢体,甚至还有一对未成形的翅膀。

三月的微风总是带些淡淡的栀子花香,和早春的阳光一起洒在身上,舒适又惬意。

一棵正是开的最灿烂的樱花树下,白凯和一女子正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唧唧喔喔,在别人眼中是一对令人羡慕的情侣,而女子赫然就是那天卖给夏沫衣服的女子。

“你的主意真好,这么快就让我解放了。”白凯疼爱的刮了一下女子的鼻头。

“那当然,这可是我们老家一个相当灵验的降头。”女子原来是白凯的情妇。“那你什么时候娶我,我可是帮你扫清了最后一个障碍,你还有什么借口。”

“怎么会有借口呢?不要急,咱们至少要挑个好日子吧,到时候风风光光……”白凯笑着,突然,像触电一般,身体一阵颤抖,随后又恢复正常。

“怎么了?”女子一惊。

“没……没什么,刚才猛地感觉有点晕,奇怪。”白凯一脸疑惑的抹了抹脑袋,“难道是昨晚做笔录时间太长导致没睡好?”

“好了好了,不和你说了,这几天也够你忙的,赶紧回去睡会,晚上了咱们再出来玩。”女子推开白凯。“赶紧回家。”

“那……咱俩一起回?”白凯一脸坏笑。

“想得美,没娶我之前咱俩不可能住一起!”

白凯一脸失望。

“好了,好了,乖,听话,赶紧回去睡觉,晚上给我电话。”说完,女子挥挥手告别了。

“哎,好吧。”告个别,白凯离去了。街角的拐弯处,看看左右没人,突然,白凯脸涨的通红,喉咙处一阵涌动,呸,一个东西吐到地上,竟然是一只蚕!仔细一看,那只蚕的脸竟然和白凯的脸一模一样!

“哈,哈。”狠狠的喘了几口粗气,白凯一脸凶恶的望着地下的这只蚕,“原来一切都是你和那个女人搞的鬼!你们竟然这样算计我!”

原来那晚白凯被变成蚕的夏沫的头咬了一口后,夏沫的意识就寄生到了白凯的身体里,刚才听到那一番对话,出于愤怒,夏沫竟然将白凯的整个身体占据了,而白凯本身则被挤出身体变成了脚下的蚕。

“你想让我死,那么你先死吧!”愤怒的“白凯”抬起脚,狠狠的踩下,一小滩鲜血流了出来。“现在,该对那个女的报复了。”

“白凯”邪恶的笑笑……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