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窥探另一个世界 > 详细内容

窥探另一个世界

作者:龙腾≈天边  阅读:94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张小开是个不同于常人的人,从他十岁那年开始,便偶尔会看到别人所不能看到的“人”,这让小开及家人非常恐慌,而随着年龄增长,能看到这些“人”的次数也多了起来,有时候他自己也弄不清楚下一秒和他说话的是人还是鬼。

张小开在一个加油站工作,白天还好说,他最讨厌晚上值班,晚上是另一类人群最多的时间。

春节的当晚又轮到他值班,门外传来按喇叭的声音,小开一脸困倦的出去,走到车门口问:“加多少钱?”车主只把窗户露出一条缝的距离,从里面递出200元钱,小开突然紧张起来,他向四周望望,看有没有和自己一样能看到这辆车的人,可周围一片漆黑,只有自己和面前的这辆车,小开紧张的接过钱,又紧张的加满了油。

车好象没有马上开走的意思,开车的人似乎感觉到了小开异样的眼光,车窗贴着黑色的膜,根本看不到里面,但小开能感觉到里面的人在与他对视。正当他愣在原地不知所措时,又来了一辆加油的车,连续的按着喇叭,并从车里伸出头嚷道:“前车加完没,还能动弹不,小伙儿,你见到鬼了,加完你倒是让他开走啊。”听到后车不友好的吵嚷,小开非但不生气反倒高兴起来,心想:太好了,不是鬼车。这辆神秘的车也马上开走了。

这一晚平安无事。第二天小开下班回到家里,爸妈还有九十岁的老奶奶要给他补顿年夜饭。小开洗过热水澡正准备入席,突然看到餐桌上多了一个“女人”,她穿着红色的毛衣,满身的血渍,头上还不断的涌出新血,她眼睛直直的盯着小开看,小开一下从饭桌上跳了起来,爸妈也跟着他紧张起来,他们知道小开准是又看到什么了。

而只有老奶奶还很从容,她挥了挥手,说:“都坐下吧,没事,她不会伤人的。”“妈,我们怎么办?”小开爸爸小心的坐下来往自己身边看了看,老奶奶说:“你好好坐着吧,她没在你身边,她在我这儿呢?”

“妈,您也能看到吗?”爸爸又问。

奶奶点点头:“小开能看到东西,是隔代遗传,我能看到,你看不到,到了小开这,就变成他能看到,没什么可怕的,只是这孩子怎么还不适应。”

小开闻言哭的心都有了说:“奶奶,您传我什么不好,传这个干嘛啊?现在怎么办,她老看着我,还一身血?”

“吃饭,不用理她。”奶奶边给小开夹着菜边对那个女人说:“有什么事,也得让我孙子把饭吃完。”话音刚落,再抬头看时,小开发现“女人”不见了。

小开的妈妈早就吓得魂魄不全,她颤抖的问老奶奶:“妈,您还能跟她说话?”

“当然”老奶奶不以为然的说道:“通常只是肉眼看到他们并无大碍,他们不会缠着你,而今天跟到家里来的一定是有事要托小开帮忙,你不用怕,你看不到她,她知道你帮不上她。”

这顿后补的年夜饭,在恐惧的氛围里进行着,大家都小心翼翼的吃着,连话都不敢多说,唯有老奶奶依旧谈笑风声的活跃着气氛。

果然吃过晚饭后,那个红衣女人出现了,她站在小开的对面,而这次奶奶却看不到她了。女人的头上还在不停的往外涌着血,小开把手巾递过去,女人却没接,奶奶看明白了小涛的用意后打了他一下说:“你以为他是让你帮她止血吗?她是想让你看出来她是怎么死的。”

“那直接告诉我不就好了,她不说我怎么会知道。”

奶奶又说道:“傻孩子,刚刚死掉的人没有去她该去的地方,本身都是有冤情的,她不走就是不守规矩,如果再来找阳间的人为她申冤,那就更犯了规矩,她不能说,你得猜。”

“我猜不着,我哪会猜这东西,我连我女朋友的心思都猜不透,何况是女鬼。”小开话音刚落,女人把血污的一张白脸贴近了他的脸,小开吓得躲到了奶奶的身后,可奶奶怎么努力也无法让自己再看到“女人”,她对小开说:“看来她真的只想对你一个人说,一定是你知道什么。”

“我什么也不知道,我是第一次见到她”小开吓得都要哭出来,小开的妈妈在一旁又急又怕,她一边在空气中乱抓一边喊着:“快滚开你这个死女人。”奶奶制止住了小开妈:“别打了,你打不到她,让孩子好好想想,他一定经历了跟她有关的事。”

小开蜷缩在奶奶的身后,他努力的回想近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一周前,看过一个白发老人在他工作的地方站了三天,后来他看懂了,这个老人的儿子经常来这里加油,而老人刚刚过世不久,他想再看看自己的孩子;还看到过一个女孩儿在超市里吃东西,她好象很饿,小开看到“她”时,“她”哭了,她说她想家,可不知道家在哪,小开当时还安抚了她一会儿~!

这些不肯离去的“人”都是常人的模样,虽然害怕可还能勉强的让自己平静,但像这个女人这么恐怖的,小开还是头一次见到,所以才会吓得半死。想了好久也没什么再可以想到的线索。他偷偷的瞄了一眼“女人”流着血的头,这伤分明是被利器所致,她是不是被人杀害了呢?这时,他猛然想到昨天他值班时看到的那辆神秘的加油车,他对家人说了句:“我回单位一趟。”然后又对女人说:“你别吓我,跟我走吧,我猜到了。”就快速走出家门。

小开回到单位调出昨天的监控录像,他记下了车牌照后,看了看站在她身旁的“女人”说:“如果我没猜错,你的死跟这个车主有关,对吗?”

女人的眼睛里流出的血泪,她点点头,感激的对小开笑了笑,这一笑又把小开弄得头皮发麻,他赶快制止了女人:“我还是怕你,你别笑了好吗?我现在可以报警吗?就是这辆车的车主涉嫌杀人,我院子为你作证”。

根据小开的报案,警察很快的抓捕了犯罪嫌疑人。原来,这个死去的女人是车主的外遇,因上位不成又怀有了身孕,于是威胁车主如不离婚,就去车主的单位及家里把他们的事情公开,车主见哀求不成便动了杀机,春节的当晚,来到女人家里,用钝器击中她的头部,导致当场死亡。

车主连夜赶往郊外埋尸,由于车厢的汽油不够,就在小开工作的加油站加了一箱的油,而正是他当时的诡异举动,才使得小开有了疑惑,车主受到了法律制裁,“女人”也得到了“解脱”。

今晚又是小开值班,“女人”站在加油站外,又一次“接触”让小开已经没那么怕她了。她依旧浑身是血,似乎想对他说些什么,张了张嘴,又发不出声音,小开懂得她的来意,便说道:“不用谢我,只是来生好好的爱一个值得爱的人,不要去伤害别人的家庭,也不要再被别人伤害了。”一滴血泪从眼睛里流出来,女人点点头后便消失在夜色里。

这时小开的同事走出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自言自语的嘀咕什么呢?怪疹人的。”“没什么”说着正要与同事一起进屋,忽听身后有人喊他:“你能看到我吗?”一回头,天啊,一个“人”抱着他自己的头站在对面,而他手里捧着的头正流着血,“头是被人砍下来的,你能帮我吗?”

小开“啊”一声冲进了值班室,只剩下他一脸疑惑的同事在风中凌乱~!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