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回忆中的姐姐 > 详细内容

回忆中的姐姐

作者:女人ヽ耐不住寂寞  阅读:66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漆黑冷寂的无边深夜,在一个偌大幽深的空旷房间里,不知何故我竟独自一个人站在那,惶然无措。

这时一道绿莹莹的光芒闪过,房间内一个昏暗的角落里突然出现了一个浑身鲜血淋漓的女人。我惊骇地看见那个女人的脖子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折断了一般,竟然歪向了一边,聋拉在肩膀上。

惊恐中,我没敢有丝毫举动,像被吓傻了似的,呆站在原地。良久后,我听到一阵“喀喀嘎嘎”的骨节作响声,紧接着就看见那个女人轻轻地摇晃了一下她那支离破碎的身子,然后如同提线木偶般以一种极度扭曲夸张的姿势向我一步步地挪了过来。

她的脸虽然已千疮百孔,但仍能看出那上面始终挂着一抹森森然的笑意。她每挪一步我都能清晰地听到她身上的鲜血掉落在地上,发出地“啪嗒,啪嗒”声……

“啊,是你,你……”在一阵惊恐的大叫声后,我从梦中醒了过来,冷汗像捂了一冬后的蛇口里的毒液一般紧紧地黏贴在我的身上。我大口地喘着粗气,回忆着刚才的梦。

这个梦已经纠缠我很久了,久到我都记不起来它第一次出现是什么时候的事了,但是每一次我都没能看清楚梦中那个女人的脸。然而就在今夜,我却看得清清楚楚,那个女人不是别人,她是,姐姐!

姐姐并不是我的亲姐姐,而是一个让我魂牵梦萦,曾带给我一段至死难忘,刻骨铭心爱恋的女人。

我摇了摇手中的小旗,“嘟”的一声长鸣后,一趟载满旅客的列车腾起了一股白色的蒸汽驶出了站台,“轰隆轰隆”地一路奔向了远方,很快就消失在我的视野里,成了一个黑色的小点。

我目送着远去的列车,缓缓地走回了站台的小屋内。九十年代初我当兵转业回来后,就被分配到铁路上,做了一名信号员。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但我依然还把自己当作一名军人,一年四季还依然穿着自己在部队时发的军装,即使它们已经被洗的颜色发白,袖口脱边。

我斜靠在椅背上,点燃了一根香烟抽了起来。随着那袅袅腾起的烟雾,我的思绪也渐渐地回到了多年以前……

那是我当兵后的第二年,记忆中那一年的冬天非常的冷,我和几个战友一起被部队派往北京开会。我坐在拥挤不堪的火车上,看着四周操着各种奇怪的方言,喧嚣吵闹的乘客们,心中烦躁异常。

就在这时,两个青年女子随着嘈杂的人群挤到了我的身边。其中一个年纪较轻的女子在不经意间踩到了我的脚背,她慌忙连声致歉,我对她们说没关系的,并站起身给她俩让座。

年长的那个女子有些过意不去,连忙推辞,但在同伴的拉扯下最终还是坐了下来。落座后的那二人很快便与我热情地攀谈起来,通过谈话我得知年轻的那个女子叫陶莉,和我差不多大。年长的那个女子叫苏影,比我大九岁。俩人是门邻,从一个江南水乡过来到北京旅游的。

很快,我们就到了目的地北京。我和战友们被安排住在开会地附近的一家小旅馆内,巧的是陶莉和苏影也住在了那里。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除了开会之外,其余时间都是在陪着陶莉和苏影四处游玩。我们逛遍了北京的大街小巷,也品尝到了北京的各类果脯点心,最后在天安门前我们一起合影留念。

终于到了分别的日子,这天下午我和战友就要返回部队去了,没想到临别之前,苏影竟来到了我所住的房间。她浅笑吟吟着向我表达了多日陪伴游玩的感谢之情,接着递给了我一本书。她说我曾经对她说过很喜欢徐志摩的诗,所以临别前特意去附近书店买了一本送于我,她在书上面还留下了她的通讯地址。

回到部队后,我的心绪就开始变得不宁静起来。苏影的一颦一笑,似乎总是有意无意地闪现在我的面前,让我如痴如醉。我按着苏影留下的地址开始给她写信,她很快也给我回了信。渐渐地,我们之间的通信开始频繁起来,感情也在逐渐地升温。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就到了我回去探亲的日子。这一次,我没有回到老家,而是买了去往苏影家乡的车票。

记得那天到站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我一路摸着黑来到了苏影家门口。我上前轻轻叩了叩门板,几声犬吠后一个老者打开了大门,后来我才得知那是苏影的父亲。我告诉他我是苏影的朋友,老者将信将疑地把我让进了屋,并大声地呼唤苏影起来。

睡眼惺忪的苏影披着棉袄从屋内走了出来,当她看见一身军装的我时,脸上不禁露出了惊喜的表情。她慌忙把我让进屋,端来点心给我充饥,还给我在她隔壁房间铺好了干净的床褥。

我躺在干爽舒适的床铺上,内心澎湃了很久才慢慢地睡了过去。第二天吃过早饭后,苏影带我来到了她平日里工作的地方。那是一家国营商场,她在里面做售货员,卖各种布匹。看着她站在柜台后面,拿着尺子丈量布匹时的认真模样,我不禁莞尔。

接下来的日子里,苏影每天都陪着我在她所住的那个江南小镇里四处闲逛。那是个极为安静美丽的小镇,白墙灰瓦,小溪绕房。我开始渐渐地不再喊她苏影,而是称她为姐姐。

我的假期很快就要结束了,临别前我向姐姐诉说了我的心声,姐姐没有说话,只是在那静静地朝我微笑着……

回到部队后,我和姐姐的通信逾加频繁起来,感情也像春草般疯狂生长。我和姐姐已约定好,等到我转业后就举行婚礼。我每天都在憧憬着今后和姐姐在一起的美好生活,但是很快这一切就如同美丽的肥皂泡一样破碎在空气中......

记得那是我的又一个探亲假,我带着姐姐回到了我的家乡。我的父母看见姐姐后起初是非常欢喜的,但是在得知她曾离过婚,还有一个孩子被前夫带走时,我父母脸上的笑容渐渐地凝固了。虽然表面上他们还是非常和气地对待着姐姐,但是临走时他们并没有给她任何见面礼钱。这时我就知道,我和姐姐的事看来是不会风平浪静了。

回到部队后不久,我的父母就跟了过来。他们找到了团领导,向他们诉说了我和姐姐的事情。团领导也很快找我谈了话,话里话外影射出我的事情,说我要注意影响,尤其在男女关系上。团领导告诉我,由于我笔杆子较好,他们已经推荐我去军校进行学习,让我要考虑清楚,不要为了点个人感情就废弃了自己大好的前程。

痛定思痛后,我开始不再给姐姐写信,慢慢地和姐姐疏远起来。不久后,我因救一名落水儿童却将自己的胳膊不小心弄伤。姐姐闻讯从老家赶了过来,给我带来了一大包营养品,但是我却不敢再和她多说些什么。

心思细腻而敏感的姐姐似乎是早已知道了些什么,在姐姐临走的那天她淡淡地笑着,对我说让我忘了她,去追逐属于自己的新生活吧!

我惭愧地低下了头,不敢再去看她。直到她坐的那辆长途汽车开始启动了,我才抬起头来弱弱地朝她挥了挥手。姐姐靠在车窗边,脸上依然挂着浅浅的笑意,慢慢地,慢慢地离我而去……

几天后,我接到了来自姐姐父亲的电话,他在电话里告诉我,姐姐死了,死在从我那里归去的路上。她坐的那辆长途车因为超载在路上出了车祸,车子翻下了山崖,车上众人无人生还…..

我不知道电话是何时挂断的,我只记得当时我的耳朵里,脑子里全部都是“嗡嗡”一片乱响……

我颓然地跪倒在地上,用手使劲捶打着胸口,放声大哭了起来……几只鸟雀从窗边掠过,听到我那撕心裂肺的哭声,被吓地一惊,展翅迅速飞向了远方。

几年后,我转业了。接着就是在父母的安排下相亲,结婚,生子,然后就一直过着平淡无奇的日子。

但是就在最近这几年,我开始频繁地做着一个梦,一个充满血腥的可怕之梦。而更另我惊恐不安的是,梦里的那个女人这一次居然露出了真面目,她竟然是姐姐。

深夜,我在床上熟睡着,那个梦再一次出现了。只见姐姐浑身鲜血,“啪嚓,啪嚓”一步步地朝我走来,很快就到了我的面前。她缓缓地昂起了原本聋拉在肩头处的枯败头颅,咧了下嘴角朝我笑了起来,牙齿上满是鲜血。

这一次我不再惧怕,因为站在我面前的是姐姐,我要为我当年的懦弱卑劣行径赎罪。我看着姐姐那张破碎诡异的脸,平静地开口说道:“姐姐,我错了,是我对不起你!如果你觉得杀了我可以解恨,那就把我的命拿去吧!”。

姐姐不可思议地盯着我的眼睛看着,慢慢地她的脸竟然发生了变化,她又变成了和当初一样清秀的模样,衣服也干干净净,不再黏满血迹。

她的嗓子里发出了一阵“咕隆,咕隆”的声音,然后缓缓地把那双纤细的手抚到了我的脸上。她轻轻地吻了一下我的眼睛,然后还是像当年那样对我浅浅地笑着,挥了挥手,像是在向我告别一样。紧接着她的身体逐渐变得透明起来,很快就消散在了空气里……

“不要走,姐姐,姐姐……”我跌跪在地上,望着姐姐消失的方向,发出一声声凄厉的呼喊声,在黑夜里久久回荡……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