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人间恶:人知鬼可怕、鬼晓人心毒 > 详细内容

人间恶:人知鬼可怕、鬼晓人心毒

作者:说不爱就不爱  阅读:183 次  点赞:1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这几天老家收麦子,所以没有按时更新,让大家久等了。

再有几天就要高考了,想想时间过得真快,以前小不点的外甥女一转眼就上高三了。

今天中午外甥女过来问我选专业的事,按照我的意思是想让她学经济,但出乎意料的是她告诉我他想学殡葬专业。

想想社会发展的真快,要是放在以前我肯定是不赞同她选殡葬专业的,又苦又累生活还没有保障,不过现在大学有了殡葬专业找工作也容易,更何况竞争压力还小,再说我们家本来就是干这个的,所以还都挺支持她的。

但话又说回来,一个女生选择殡葬专业确实需要很大的勇气,很多人甚至都过不了家长那一关,得亏我们家几辈都是做这个的,所以看的比较开,这也算是后继有人了。

我今天写这篇文呢也是想讲讲中国传统的殡葬习俗,毕竟现在时代发展的日新月异,我再不讲讲恐怕以后知道的人就更少了。

殡葬行业,从古至今消失或者改变了很多,但唯一不变的就是礼仪,包括现在大学里面的殡葬专业,礼仪也是最重要的一门学问。

礼仪这方面在以前被古人表现的淋漓尽致,因为古时候皇权社会刑法很严重,像什么车裂、斩首、腰斩、炮烙、凌迟等,这些都是极其残酷的刑法,受此刑法而死的人死相都很可怕。

大家都知道古时候是个封建的社会,那时候大众普遍认为受酷刑而死的人怨气深重,为了平息他们的怨恨,通常都会有专业的入殓人为死刑犯收尸,这不但需要过人的胆量,更需要专业的技术和得体的礼仪素养。

就好比炮烙而死的人,讲究个“一清二涂三画”,先清理尸体,再把动物脂肪涂抹在被烤焦的皮肤上使其复原,最后就是画五官画人脸。

还有车裂,所谓车裂就是五马分尸,把人的头和四肢分别绑在五辆马车上,然后操作马车向不同的方向拉,这样人的身体就会被扯成六块,这种画面实在是想都不敢想。

像车裂而死的人处理起来就比较麻烦,因为车裂不是说一定就能把人拉扯成六块,通常是从两个腿开始撕扯,人直接就一分为二了,肚子里的器官肠屑什么的洒的满地都是,到最后还得用棉花填充再用专业的缝尸线缝合。

到了现在,很多东西都变了,讲究可能没有以前那么多,但礼仪方面却从未被忽视,殡葬也演化出很多分支,像什么入殓师、司仪、火化员等,都开始按流程走了。

我们这种民间知宾,碰上车祸的死者一般都是用稻草来进行填充,但要是殡仪馆的入殓师,大部分都是用硅胶一类的软物质进行填充,这大概就是民间跟社会之间的区别。

民间跟社会处处相通却又处处不相通,我们这行有个规矩是什么呢,就是接了的活儿,不能中途说走就走,必须要把活儿给办完办的让事主家满意这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完工。

曾经我在北方民间接了一桩白活儿,死者是个小女孩,淹死的,打捞上来的时候尸体都已经呈现巨人观了,当时我劝事主家人火化,但对方却说他们村都是土葬没有火化的先例,死活不同意。

如果在城市,这个小女孩的尸体肯定是要拉到派出所验尸的,确定是淹死的后再送到殡仪馆火化,但在农村,一般淹死个人大家只会当做是他自己不小心淹死的,没有验尸这么一说,所以前脚打捞上来后脚就开始着手准备后事。

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见过巨人观的尸体,那个味道说真的,一般人闻了能一个多星期吃不下饭,看到肉就想吐,胃液都能呕出来。

我就这么说吧,大家都知道咱们国人喜欢看热闹,尤其是看死亡现场的热闹,但当时打捞那个小女孩的时候,河边除了小女孩的亲属和打捞队外,就只有我一个外人,其他一个看热闹的人都没有。

当时把小女孩打捞上来的时候,尸体从里往外冒水,那水黑乎乎的一层,有很大油分,这水就是尸水,气味刺鼻,当时呕吐声真是彼此起伏。

说实话,我一开始就不建议土葬,看到小女孩的尸体时我更不建议土葬了,因为土葬流程很麻烦,先不说停尸看日子,就说送回家设灵堂、净身、穿丧服等,这一系列步骤根本执行不了,因为巨人观的尸体很大,同时也很脆弱,一旦有个什么不妥就有可能发生爆炸。

没错,真是爆炸,整个尸体都会炸开,那场面我就不描述了。

我跟事主家讲了利害关系,但他们家人还是强调要土葬,于是花了大价钱找村里的老人给小女孩净身穿丧服,但接着又面临一个问题,因为巨人观尸体膨胀的很大,寻常的棺材根本放不下,最后还是找棺材铺定制了一个尺寸的。

当时我不建议在家停尸耽搁,就看了一下第二天的日子,第二天日子不冲,所以我就跟事主家商量说守一夜第二天准备下葬。

我这么赶可不是为了尽快拿钱走人,国有国法行有行规,我们这行做事都很谨慎,确实那种情况停尸久了对大家都没有好处。

事主家听了我的建议也同意了,同意的原因你们肯定想不到,是因为前来参加丧礼的人不多。

前来参加丧礼的人不多,人不多份子钱就少,钱一少事主家就觉得不值得麻烦,所以才同意第二天下葬。

后面我也想明白了,这事主家为什么当初一直咬着不松口非要土葬,敢情就是为了办丧好收份子钱。

这事想明白归想明白,怎么做还是要听事主家的,我们这行只执礼不执事,最忌讳掺和事主家事。

其实我对这个小女孩的死因抱有很大的怀疑,我总感觉她死的没那么简单,这是一种直觉,尤其是守灵的那一夜,我本来都睡着了,结果做了个梦被惊醒了,梦里我看到那个小女孩跪在地上披头散发的向我爬过来。

我当时就被惊醒了,还出了一身汗,这边刚醒没多久那边事主家就叫我去灵堂看看,说守灵的几个后辈听到棺材里面有动静。

当时大概是两点钟左右,我去到灵堂发现守灵的那几个后辈都战战兢兢的,问他们发生了什么,他们却连句囫囵话都说不出来。

我让事主拿瓶白酒过来,让他们几个后辈一人喝两口,等他们差不多缓过来的时候才告诉我,就在一个多小时前,他们几个都困得睡眼惺忪,突然听到棺材里面传出来“咯咯”的声音,棺材底下两条长板凳还有轻微的颤动,好像棺材里面有什么东西在晃动。

当时我看事主脸色有些苍白,估计是被吓住了,所以我就装作一副特别高深的样子,找了些东西给条凳加固了一下,又冲棺材拜了拜,然后围着棺材转悠两圈叹口气说,她这是告诉我们她死的冤啊,心有不甘这是有怨气啊,就这么不清不楚的下葬恐怕对家宅不利。

其实这些都是我胡诌的,先不说那几个后辈听到的声音是真是假,哪怕声音是真的,也有可能是尸体在密封的棺材里膨胀到了一定程度发生的轻微炸裂,我笃定事主家不敢打开棺材看,所以才用“吓唬人”这个办法,想让事主家人重视起来查查这个小女孩的死因。

果然,听到我这么说那事主家里人都急眼了,赶紧问我应该怎么办。

我说很简单,把她怎么死的搞清楚就好了,这样她才能走的瞑目,你们以后的生活也会安心。

当时就有人说不是淹死的吗?都那么明显了。

我说淹死的不假,可怎么淹死的?她年纪也不小都懂事了,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去河边?而且河坡也不陡,没有不小心滑下去一说。

小女孩的父亲说,那天女儿去隔壁村给舅舅家送鸡蛋,过了好久都没回来,后来去问才知道她舅根本没看到丫头过来。

当时小女孩的父母就火急火燎的去找人,但村里村外找了一大圈也没见到闺女的踪影,后来把村里的人发动起来一起找,得有大半天,后来在河边发现了闺女的鞋子,当时就有人说孩子会不会是掉河里了,然后联系打捞队,没想到真的从河里把闺女的尸体打捞上来了。

之前我只觉得这事蹊跷,听完事主的陈述后我就更纳闷了,所以天一亮我就去了小女孩落水的河边,奇怪的是并没有在河边发现人体滑落的痕迹,也就是说这个小女孩根本不是失足掉进河里的。

回去后我在棺前点了三炷香,然后从包里取了一大叠冥币和符箓出来,冥币是市面上普通的冥币,但符箓都是我托朋友从道观求的,把符箓和冥币混着在棺前焚烧。

其实这样做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寓意,主要是图个心理安慰,因为我不知道能不能为死者还原真相,所以提前让自己减轻一点愧疚感。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我刚把符箓和冥币点着,就看见棺前的那三炷香徐徐升起白烟,升起来很高很直,凝而不断,在当时那种环境下怎么看怎么诡异。

当时事主家人都在旁边看着,估摸着也是被吓到了,问我咋回事,我还没想好措词敷衍过去谁知那三根香竟然断了,很奇怪,不是从头断的,而是从中间还没燃到的地方直接断开。

当时我告诉事主家人没多大事,可能是香放久了受潮了,这边点上热胀冷缩可能就断开了。

这些完全都是我随口绉的,主要是为了安抚事主家人,同样也是安慰自己,尽管我自己也不怎么相信自己的这套说辞。

做我们这行的,见惯了无法理解的诡异怪事,都明白事出反常必有妖的道理,所以我对这个小女孩的死因更加好奇了。

但很快,事情又有了新的进展,因为当天来了一个参加丧礼的老头,这个老头很奇怪,为什么说他奇怪呢,因为他对小女孩的丧礼很上心,总是在我旁边念叨我应该怎么怎么做。

起初我以为他是小女孩的爷爷辈亲属,后来听事主说他是隔壁村的一个寡汗条子(光棍),一个人住在村尾,周围邻居很少,一般也不怎么跟人交流,对他在丧礼上的表现事主家人也觉得疑惑。

事主一家跟这个老头之间的交流很少,最多也就是见面了点个头问个好,谈不上关系多好,但他在小女孩丧礼上的表现俨然给人一种家中长辈的感觉,让事主一家都有种反客为主的感觉。

当时我也比较轴,一心想要弄明白小女孩的真正死因,就跟事主家商量再停尸两天,事主家也同意了(估计是被吓的)。

就在当天晚上,我起来上厕所的时候,看到墙头猫了一个模模糊糊的黑影,正对着灵堂望着棺材。

不说瞎话,当时我真被吓得浑身打冷颤,也没敢吱声,不过当天夜里月光很亮,冷静下来我借着月光仔细看了那个黑影几眼,发现他头发花白,背有点驼,当时就感觉很熟悉,再仔细一想,不就是白天那个反客为主隔壁村的寡汗条子吗!

当天夜里的月光又亮又冷,照在他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皱纹一层一层显得极其阴森恐怖,饶是我平时见惯了尸体也被冷不丁的吓了一跳。

当时我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但总觉得他不怀好意,就冲他喝了一声,当时灵堂守灵的几个后辈也都循声打着手电过来了。

那老头佝偻着背,干瘪到只剩下皮的双手在胸前缩了缩,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我感觉他瞪了我几眼,然后就从墙头消失了。

要不是我亲眼所见,我真不相信这么灵活一人,会是年纪一大把的一个老头。

而且他翻墙的样子也很奇怪,佝偻着背,缩手踮脚,这样子哪像是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分明像是一只成了精的老鼠!

当时我想追上去看个究竟,但怕惹事上身就没有动作,因为我人是在外地,在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这里的民风我不了解,万一村民抱团我真是给自己惹了一身骚。

不过我把这事跟事主说了,事主也觉得蹊跷,第二天就跟村长商量要去那老头家看看,当时我也是跟着过去,过去的时候那老头家门是虚掩着的,似乎昨晚一夜都没人回来过。

当时有很多人都围在一起看热闹,我跟着事主还有村长推开门进去,进去后发现屋里头很暗,床上的被子也很乱,还散发着一股霉臭味,其它倒也没什么异常的。

不过当时事主不死心,开始翻箱倒柜的找,结果真让他找到了一些了不得的东西,一大箱碟片和杂志,封面都是些穿着极其暴露的未成年少女,还有一大箱小女孩的内裤吊带,其中事主发现了自己闺女失踪那天穿的外套。

当时屋里的人立马急眼了,尤其是村长和事主,我看他们俩眼睛都红了,额头上青筋都鼓了起来,这老头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简直就是个老色鬼,恋童癖!

当时事主回家拿了把菜刀,吆喝着非要砍死那个老头,不过被村民给拦下来了,后来村长报警叫了警察,不过可惜的是一直没有找到那个老头。

尽管如此我心里也松了口气,至少找到了真正的杀人凶手,警察在那老头家采集到了小女孩的血液,更有直接证据证明小女孩的死是那老头一手促成。

不过因为小女孩的尸体腐烂前在水里泡的时间太长,没有办法提取精斑,无法证明小女孩在死前是否遭受到侵犯,但村里人一致认为那老头肯定祸害了人闺女。

后面把小女孩下葬后我就回山东了,大概过了半个多月,我接到事主的电话,事主说那老头找到了,在河里找到的,找到的时候人已经死了,尸体呈现巨人观十分惨不忍睹,而且打捞尸体上来的地方就是之前打捞小女孩尸体上来的那个地方……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