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恶临来临 > 详细内容

恶临来临

作者:羽毛般轻盈  阅读:161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来历不明的视频
楚一今年35岁,开了一家小广告公司,家财颇丰,妻子温婉可人,5岁的女儿乖巧懂事,生活可谓完美无缺。
这天,楚一在家看一段视频,视频背景很美,郁葱葱的山,清澈的小河,一个白裙黑发的女人站在小河边。女人的头发很黑,很长,垂过了腿弯,软软地趴在小腿上,她背对着镜头,一动也不动地站若,摄像头却慢惺推进,女人离楚一越来越近,楚一突然莫名地紧张起来,他靠紧沙发背,双手攥紧,瞪大眼睛盯着那个背影,大气也不敢出。
仿佛感觉到了楚一的紧张,那个女人慢慢转过身,楚一突然发出一声绝望的大叫,一个跟头从沙发上折下去,蹲在地上,浑身瑟瑟地抖着,像一个怕听到雷声的孩子一样。
视频就在女人的脸上定格,那并不是一张恐怖的脸,相反,那是一张很好看的脸,清纯秀丽。
楚一挡着眼睛,拔掉电源,然后打电话给秘书小王,咆哮着问她U盘里的资料是从哪儿来的。
小王诚惶诚恐地说:都是从那些应聘洗发水广告的简历里面挑出来的美女,有什么问题吗々
楚一粗暴地挂断电话,那张脸还留在脑子里。不可能的,已经死了10年的人,怎么可能跑出来应聘?这段视频一定是很久以前的老资料,可是,又有谁会把一个死人的资料寄绐他?
电话响起,是楚一最好的朋友小甲。小甲的声音带着哭腔:楚一,你还记得10年前的那件事吗?
楚一打了个激灵,为什么今天所有的征兆都指向他最不愿意想起的那件事。
10年前的往事
10年前,楚一大学毕业没多久,喜欢探险,有一次在网上搜索到S镇一处山洞,很适合探险,便趁着假期,约了几个同事:小甲。小乙以及孟小美同行。
孟小美是四人中唯一的女孩儿,跟几个人一样,刚刚毕业,美丽而单纯,最吸引人的是她的一头黑发,据说从出生至今,她的头发从来就没剪过。虽然公司明确规定,禁止办公室恋情,可盂小美还是有很多追求者,楚一也是追求者之一,并且楚一相信孟小美对他是有好感的,因为有一次孟小美说他的跟晴大大、圆圆的,很像她家里养的小豆鱼,从此就亲昵地叫他小豆鱼,此行楚一本来只想叫上孟小美,又怕她不肯,才拉了小甲和小乙做陪衬。
出发的那天,碧空如洗,万里无云,几个人的心情大好,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这次旅行将成为他们一生的噩梦。
火车,汽车,摩托,经过将近一天的折腾,他们终于到达了那里。郁郁的山,清澈的小河,如果不是随之到来的大雨把几个人淋了个透心凉,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幸好小乙在半山腰上找到了一处山洞,山洞里很潮,几个人生了火,疲惫与失望让他们很快就睡了过去。
楚一醒过来时,雨还没停,哗哗的雨声中,夹杂着一丝细细的呻吟声,是孟小美。
楚一呼啦一下坐起来,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灭了,洞里伸手不见五指。楚一无声地坐在黑暗里,眼睛盯着声音的来源,直到渐渐适应黑暗,他看到了交叠在一起的两个黑影,那极力压抑的声音反而让他的身体迅速燥热起来。
他静静地盯着那两个起伏的身影,过了几乎一个世纪,他们终于分开,楚一急忙躺下,一会儿,左边传来轻轻的声音,原来跟孟小美交欢的人是小甲。
可能是刚刚耗费了体力,小甲躺下不久,就发出均匀的呼吸。楚一望着孟小美,心里突然一动。
孟小美的身子滚烫滚烫的,楚一进入的时候,并没有遇到反抗,孟小美只是发出含糊不清的低吟声,后来楚一才知道,孟小美并不是不抵抗,而是没有力气抵抗,因为淋雨,她发起了高烧。第二天早晨她清醒过来的时候,冷冷地盯着三个人,说了一句:你们三个对我做过什么,我一清二楚,我不会放过你们的,等着坐牢吧!
楚一这才知道,原来昨晚,小乙也蹂躏了孟小美。
孟小美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可能只是出于气愤,可是她不知道,正是这句话毁了她。
刚出校门的年轻人,单纯而懦弱,他们解决问题的方式往往偏激到残忍的地步。
最先下手的是楚一,回程的途中,他走在孟小美身后,突然发难,一石头砸在孟小美的后脑上,孟小美倒下去的时候还在挣扎,小甲扑上去,勒紧了孟小美的脖子,直到她停止抽搐,整个过程,小乙一直都愣愣地看着,直到楚一站起身,在楚一与小甲的逼视下,小乙颤抖着把孟小美的尸体推进河里,由此,三个人共同结束了这次谋杀。
回城后没多久,三个人相继辞职,小乙去了外地,楚一自己开了广告公司,而小甲则考了医科大学的研究生,毕业后直接留校做了解剖学教授。
这段记忆被三个人彻底封存,想不到10年后的今天,孟小美再次出现在楚一的生活里,而几乎在楚一看到盂小美视频的同时,小甲也遇到了一件极其诡异的事。
小甲今天有一些小兴奋,因为昨晚接到助手的电话,今天将有一具新鲜的年轻女性尸体被送到学校。
一般尸体要用甲醛溶液浸泡两三年才能用于解剖的,可是小甲所在的学校尸源很少,已有近半年的时间,小甲的解剖课上只能用一些图片以及幻灯片来应付,所以,小甲告诉助手,尸体直接送进解剖室,他迫不及待地想让自己的学生们看看真实的尸体解剖。
小甲走进解剖室时,尸体巳经被放在不锈钢解剖台上,看着尸体上的黑塑料袋,小甲皱了皱眉头,这些人真是太没专业水准,不过在自己的学生面前,他并没有发作,循例,他又介绍了一下人体结构,以及解剖的注意事项,然后,他慢慢掀开了黑塑料袋。
一股腥味扑面而来,不是血腥味,倒像是水草的腥甜味,像验证了他的猜测,黑塑料袋下露出来的小腿上缠绕了一团黑色的丝状物,是水草吗?
有人惊叫出来:好长的头发!
他的心猛地一颤:是头发,缠绕到小腿上的头发,他活了三十几岁,只见过一个人有着这么长的头发,据说是从出生就没剪过,这个联想让他打了个哆嗦。
他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镇定,却还是忍不住发抖,见鬼,这具尸体怎么这么凉,好像刚从冰柜里拿出来一样。他猛然顿住了,是的,尸体上不断冒出的水珠,淡淡的冰雾,这具尸体的的确确是从冰柜里拿出来的。
助手不是说,尸体是新鲜的吗?
他的手在女尸的脖子上顿住,望着黑塑料袋下那个椭圆的脑袋,他突然被一种恐惧攫住,失去了再进行下去的勇气。
人群中出现了一些小骚动,好奇心大过恐惧的学生窃窃私语。助手忍不住轻轻推了他一下,然后掀开了最后一层面纱。
解剖学一年级的十几个学生惊恐地瞪大眼睛,看着他们一向沉稳儒雅的教授,像个疯子一样,尖叫着冲出门。
小甲已经去找过捐献尸体的单位,尸体就在郊区一条河边被发现,初步断定是溺水而亡,在太平间放了一段时间,没人认领,就捐了出去。
死在千里之外一个荒郊野地的孟小美,即便是沿着小河顺流而下,终于飘到小甲所在的郊区,可已经过了10年,尸体也早该腐烂;即便是尸体碰巧在冰层中得到冰冻,可有那么多需要尸体的学校,为什么孟小美偏偏就躺在了小甲的解剖室里?
小甲只要稍一联想,就会毛骨悚然。
而让小甲崩溃的是,他在离开学校后没多久,就接到助手的电话,孟小美的尸体不见了。
小甲朝着电话咆哮:不见了是什么意思?被人偷了?
助手的声音带着哭腔:怎么会呢?您走了以后,学校临时安排李教授代课,那具尸体已经被李教授解剖了,谁会偷一堆肉呢々
小甲彻底崩溃了,在楚一家里窝了两天,两个人突然想起一个人来一一小乙,如果真是孟小美的冤魂回来索命的话,想必小乙也不能幸免,三食人联合起来,说不定能想出一些办法。
两个人在校友录上查到小乙的联系方式,小乙竟然住在孟小美出事的那个S镇,接电话的是小乙的新婚妻子,她只哭哭啼啼地说了一句小乙出事了,就挂了电话。
楚一跟小甲急匆匆地赶到S镇。小乙的尸体已被火化,他在新婚的第二天失踪,三天后,有人在郊外山洞下的小河边发现他的尸体,他的脖子几乎被割断了,伤口边上缠绕着几根又黑又长的头发,尸检的结果证明,那几根头发的确就是凶器。
小乙的妻子把一盘录像带交给楚一,说小乙曾经交代过,如果有一天你们过来找他,就把带子交给你们。她又哽咽着说,小乙就是在看了这盘带子后,就神情恍惚,那个晚上就失踪了。
是小乙的婚礼录像带,楚一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名堂,转头看小甲,却发现小甲大张着嘴巴,眼睛死死地盯着屏幕。楚一顺着小甲的视线望过去,整个人像被电击了一样,浑身抖个不停。
屏幕上,站在新娘旁边一直低着头的伴娘,突然转过头,对着镜头,翻起白眼,淡淡地一笑。
是孟小美!
耳边传来小乙妻子的声音:这个女人真奇怪,跑来找我,要做我的伴娘,说是小乙的表妹,可是事后我问过小乙,他根本就没有表妹,婚礼过后她招呼也没打就不见了。
楚一和小甲陷在椅子里,已经软成了一摊烂泥。
孟小美真的回来了!
她先是在视频里跟楚一打了个招呼,然后又跑到小甲的解剖室,在吓得小甲魂飞魄散后,又跑去小乙的婚礼现场,然后,在她被害的河边,她带走了小乙。
小乙已经死了,接下来的会是谁呢?
楚一,还是小甲?
从镇回来后不久,楚一就接到小甲助手的电话小甲死了。
小甲自从上次在解剖课上逃跑后,一直也没露面,助手给他打了很多电话,他一直也没接。最后一次,拨通小甲的电话后,助手听见小甲的电话铃声就在附近响起。她循着铃声找过去,结果就到了解剖室。
解剖室的大门被人从里面反锁了,学校保安撞开大门的时候,很多跟过来看热闹的学生都吐了出来。
小甲赤裸着身子躺在解剖台上,下身血淋淋的,整个器官都给挖掉了,而最让人毛骨悚然的,是他怀里的那具同样赤裸的女尸。小甲的助手认出了她,正是那具已经丢失的女尸。她明明已经被李教授解剖成了一堆零碎的器官,可是现在,她又被缝合了,她满脸疤痕。抬头看着搂住她的小甲,一边嘴角抽搐着,好像在微笑。
医科大学自此便流传着一个美丽而恐怖的传说,被解剖的女尸爱上了解剖学教授,然后,在一个晚上,她带走了他。
小甲也死了,楚一知道,下一个就轮到自己了。
楚一把自己关在家里,大门不出,公司也交给妻子打理。一个月过去了,生活很平静,楚一绷紧的心弦渐浙松弛下来,说不定自己可以逃过这一劫!
不久后的一个晚上,楚一半夜上厕所,走进客厅时,身后突然传来一声轻轻的呼唤——小豆鱼!
楚一脑袋里嗡的一声,像一枚钉子一样被钉在地板上,一动也动不了,那个呼唤却执著地响起一一小豆鱼,小豆鱼…
也不知过了多久,楚一突然觉得那个声音有些熟悉,扭动了—下僵硬的脖子,楚一慢慢转过头,看见客厅一角蹲着一个小小的身影,是女儿,可是,她怎会有那么长的头发?
楚一喉咙咕哝了半天才发出声音:宝贝,你……在这儿做什么?
楚一慢慢走过去,蹲在女儿身边,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女儿猛地转过身,脸贴脸,静静地望着他,是孟小美!
楚一顿时魂飞魄散,他想喊,可是喉咙已经被孟小美紧紧勒住,他的脸由红转青,最后一片惨白。
出来混,旱晚是要还的
乔木盯着屏幕上孟小美报仇后邪恶的笑脸,也不知过了多久才回过神来,整个人都被汗水浸透了。
太像了,这个恐怖片里的故事简直跟他的亲身经历一模一样。他还记得,当年孟小美的父母失魂落魄的样子,庆幸的是他们的出游其他人并不知情,才算苟活到现在。
乔木跟故事里的楚一一样,也是35岁,开了一家广告公司,也有一个5岁的女儿,而最恐怖的是,在乔木的生命中,也曾经存在过一个叫孟小美的女同事,他也曾被孟小美戏称为小豆鱼,也是在10年前,乔木与两个同事一起蹂躏并残忍地杀害了孟小美。
U盘是下班前秘书交给他的,结果他打开来,就看到了这么一个故事。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那个已经死了10年的孟小美,真的要回来找他报仇’
乔木拔掉电源,打电话给秘书小王,问她U盘里的资料是从哪儿来的。
小王说,都是从那些应聘洗发水广告的简历里面挑出来的美女,有什么问题吗?
乔木颓然挂断电话,铃声却再次响起,打来电话的人,正是当年参与谋杀孟小美的人,恐怖片里小甲的角色。;小甲;的声音带着哭腔:乔木,你还记得10年前的那件事吗'
乔木惊恐地发现,他的生活,像被人提前安排好了似的,正按照恐怖片里的情节发展下去。
果然,孟小美的尸体在;小甲;的解剖室出现,;小乙;在河边被杀,那个神秘的伴娘不知所终,;小甲;在解剖室被杀,一切的一切,都跟恐怖片里的情节一模一样。
现在,还差最后的一个结局了,乔木夜夜瞪大眼睛,在恐惧与期待中,终于等来那声;小豆鱼;的呼唤,他早有准备,没等那双手勒上他的脖子,他已经手起刀落,刺穿了她的脖子。
可是,在他怀里抽搐着的娇小身子,却不是女鬼,而是他的女儿。
为什么?宝贝,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女儿的声音句句刺进他的心脏:是苏术叔叔教我的,他说这么做,你会喜欢的!
女儿的身子渐渐冷却,乔木的世界轰然倒塌,他没有力气去追究苏术为什么会这么做,更绝然不会想到,苏术,恐怖片中的小乙的角色,其实是孟小美的恋人,公司禁止办公室恋情,两个人才没公开身份,那个晚上,在得知孟小美被乔木和;小甲;蹂躏后,懦弱的苏术不但没有挺身而出,反而在两个人的胁迫下,也加入了罪恶的行列,亲手杀死了自己的恋人。
被痛苦啃噬了10年的苏术,利用自己导演的身份,成功拍摄了这样一部低成本的恐怖片,一切都是假的,;小甲;打给乔木的电话,苏术新婚妻子绘声绘色的描述,;小甲;助手关于;小甲;死亡现场的讲述,一切都是苏术找人安排的,可是,乔木却上当了,他败给了自己的心魔。
没办法,出来混,早晚是要还的。
下一个还债的,将是;小甲;。
再下一个呢?
可能是苏术自己,也可能是任何一个内心住着魔鬼的人。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