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神经偷窥者 > 详细内容

神经偷窥者

作者:歌词是诺言゛  阅读:173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房间里,彭静,张丽跟苏沫沫以及苏沫沫的姐姐苏秋几个人在客厅里玩得正高兴,今天是大日子,她们的女生节日,所以几个人约好要在一起庆祝。

突然其中的彭静惊吓的大叫,手哆嗦的指着窗外说:“我刚刚看到了外面有人。”

张丽抄起沙发上的枕头,就往彭静甩去:“我看你是头壳坏了,怎么可能窗外会有人。”彭静的话,谁都不信,要知道苏沫沫跟她姐姐所住的楼房是住在9楼的,就算别人再怎么无聊,也不可能将自己的人吊在外面晃荡吧!而且这么冷的天气,别说是室内了,把窗户开着都把人冻死了,谁会那么想不开去做这样危险的举动。

见众人都不相信自己,彭静急的直跺脚,并发誓自己一定有看到,骗人是小狗。显然,这样的发誓一点魄力都没有。

而苏沫沫的姐姐苏秋反而脸色脸色铁青,为了确认彭静刚刚是不是真的看到了,并在次询问了一遍。苏秋的反常,让在旁边说笑的张丽跟苏沫沫表情顿时一下子变得严肃了起来。

“姐,这……这么离谱的事情,你也信?”说这话的时候,苏沫沫反而没有刚才张丽刚才强硬的底气,可能是因为自己苏秋的表情,苏沫沫也变得不淡定了。

苏秋表情没有一丝玩笑的意味说道:“我相信彭静说的,因为在这座房子之前曾经发生过一件事情。”电视机被苏秋关掉了,不知道她是抱着什么的想法,本来有电视机的声音还好点,顿时间,没有电视机的声音,客厅陷入了一片安静中,充斥着其他人耳朵的只有苏秋的声音,跟冰箱发出来的嗡嗡声音,听上去令人瘆得慌。

“到底是什么事呀!你倒是说呀。”在一旁等着苏秋说的苏沫沫等不及了,苏沫沫是后来搬到这里离住的,在之前苏秋一个人在这房子已经住了两年多,所以这房子之前发生过的事情苏沫沫不知道也是很正常的。

那是一个住在最顶层的男人,那个男人曾经有一个很美满的家庭,家里有两个小孩子。女人理家,男人外出挣钱,本来这样的日子过得很幸福了。

可是有天男人回家的时候发现大门被人撬开,进门去的时候男人发现自己的妻子全身赤裸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两个孩子也惨遭毒手。

被人杀害了,自那之后,男人就疯了。

“SO?”所有人都在等待着苏秋继续说接下去的故事发展。然后,所有人等了好一会儿,居然没有下文了,所有人的表情都是无语加倍,照表面的故事发展来看,这讲的故事经过根本就不能够跟那个掉在窗外的男人有什么关系。

苏秋捂嘴一笑,大家一看有戏,这故事压根还没有完。

然后那个男人发现窗户外头的窗栓边上,有一条丝带绑着,仔细观察,那丝带好像还有摆动的痕迹。

“然后你们猜怎么样了。”苏秋故意停顿下来问道。

所有人都击中精神,听得津津有味的。

然后男人就走到了窗户边,原来喜爱下面吊着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因为听到外头突然后人回来,怕被发现,就帮着一条绳子往下滑,谁知道在选择绳子的时候,这个逃跑的男人忘记了预计自己这次作案的楼层有多高,结果绳子短。

所以男子在下降到一半的时候只能是停在半空,结果回到家中的男子在发现逃跑的男人还吊在窗户外面,便气愤的拿来了煮滚的白开水,往下倒,被绑在绳索上的男子嗷嗷大叫。他脸上手上的皮肤已经被滚烫的开水烫得皱成了一团。

不过他的手一直紧紧的抓着绳索不放,因为他知道自己一旦放手了,那他就会死,所以,他死死的撑着,脸上手上传来的灼痛感让他生不如死。直到撑到警察到达男子的家里,把涉案的男人带回警察局里,窗外的男人也被带回去了,不过带回去的是他的尸体。

原来在男人倒完开水后,男人还往楼下丢菜刀,那个掉在绳索外面的男人也是意志坚定了,死之前还觉得自己拉着绳索就绝对不会死的。

“可是,我刚才看到的男人他的脸上光滑得很。”彭静的一句话,让室内的温度急速下降,苏秋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住在这里这些日子,其实苏秋在这里住的时候发生过的这件事,苏秋比任何人还清楚,她也不曾一次看到过之前掉在绳索上男人的影子在窗户外面晃荡,刚开始的时候,苏秋自己也被这画面吓得不轻,不过后来几乎每天都能见到。而且男人并没有对人做出危险的举动,久而久之,苏秋也就习惯了。

可是现在彭静的这句话,就如有人拿着一把刀,从她的背上狠狠的刺上一刀。

“哈哈!那一定是你看错啦!”苏秋故作镇定,她似乎能听到在自己的房间传出有人打开窗户的声音,苏秋镇定的让其他三个人起身,然后一步步的往门口走去。

显然,他们也察觉到了苏秋脸色的变化,大家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因为苏秋的态度转变的有点太突然了,突然到她们每个人的心里忐忑不安。

大门的位置刚好在苏秋的房门边上,几个人的举动都十分的小心,生怕一个大举动,房间的门会突然被入侵者打开,到时候她们都危险了。

还好,她们蹑手蹑脚的走到了门口的位置,连开门,她们都是屏住呼吸的。

门“咔嚓”一声响被打开了,可是所有人都愣住了,门外站着的是一个180个儿高的男子,他全身着装黑色的服饰,负手在身后。

苏秋的表情一下子变得生硬,这个男的就是那个住在楼上的男人,原来他此时那个杀害楼上业主的那个凶手,而被悬挂在外面的男人则是死去女人的先生。

早在苏秋入住的时候,这个精神病男子就已经在楼上呆着,囚禁了业主一家人。

一次外出回来,这个神经病男子发现女人的老公不见了,一起之下把女人跟两个孩子都杀害了。而他又发现不见的男人其实想靠着绳索逃跑,结果以为绳索太短,被吊在窗户外头。

精神病男子用煮滚的水倒下,被菜刀削掉了大半脑袋,男人一直撑到警察到现场才断气,结果精神病男子因为有病,被释放了,而他又是选择同一栋楼下手,而这次,他要下手的是有四个女孩的房间。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