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我的婚礼 > 详细内容

我的婚礼

作者:分手要怎么说才不留恋╮  阅读:55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艳鬼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又来了!王方双眼血红,牙根紧咬,手上青筋暴起,他捂着头蜷缩在地上翻滚咆哮,惨嚎不止。

他最近不知怎么了。

青天白日的,眼前就会出现幻觉,现实和虚幻穿插交替,让他精神恍惚,痛苦不堪。

也因此,他门也不敢出,工作也不能去做了,生怕在外面犯病。

每次幻觉里都会出现个穿着凤冠霞帔看不见头脸的女子,扯着他走在一条阴暗潮湿的土路上,缓缓前行。

那路,仿佛没有尽头。

逼仄,压抑,而又绝望。

周围黑洞洞的,眼前只有这条路,仿佛只要他踏错一步,便会跌入无尽的深渊。

王方拼命的想逃离这可怕的环境,他想挣脱这女子,但那女子手中的红绫却像索命的绳般,紧紧的,扯住他,让他如扯线木偶,只能跟着她,一步一步,踏上这条未知的路。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别缠着我了!!”

“啊!!”

王方鼻涕眼泪齐飞,痛苦的在红砖地上翻来覆去,窝囊的丝毫不顾形象,那一头糟乱油腻的发都沾满了尘土,脏的,活像是个八辈子没洗过澡的乞丐。

一拜天地。

不知何处传来的声音,辨不清男女,阴阴柔柔,飘飘缈缈,仿若在他耳边响起,又像是自远方传来,凉凉的透进他的心底。

身边的女子,身体微抖,像是下一刻便要转过身来。

王方脚下发软,恨不得撒腿就跑,他明知这一切都是幻觉,却迟迟睁不开眼,他清晰的看到,那女子抬起手,缓缓转过身来,苍白如纸糊的脸上,带着一抹僵僵的笑。

她的手轻柔的搭在王方脸上,凉凉的,刺骨的寒。

“啊!!”

王方募然睁开眼,捂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他的眼前没有了那条路,也没有了那女子。

只有脏乱破旧的家,散发着酸臭腐败的气味,和着嗡嗡飞来飞去的苍蝇,映照出一派凄凄惨惨的光景。

此时已近午后,是个阳光明媚的好日子,一缕柔和的日光透过残破的窗棂照在他苍白憔悴的脸上。

他身体微微发抖,无力的跪在地上,血红着眼,双目呆滞的盯着前方,眼中的泪一滴一滴砸在积了厚厚尘土的砖石上,溅出小小的水坑。

过了半晌后,他才仿佛受伤的兽般,双手撕扯着头发,歇斯底里的仰天怒吼。

他无论如何都想不透,这一切到底是因为什么。

他到底是怎么了?!

他不是没想过去医院看看,

毕竟幻觉不是每天都出现的,趁着没犯病,他其实也去过医院,不过却没有后来了,因他被那昂贵的医药费吓的缩了回去。

他是个半孤儿,很穷,很穷。

穷的住在早已去世的爷爷留下的老房子里,这房子夏不遮雨,冬不挡风,但这却是他浑身上下最值钱的财产了。

生活如此艰难,偏偏他又是个好吃懒做的性子,工作上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吃不了苦,也耐不了劳,每天浑浑噩噩的呆在家或者网吧打游戏,看小说。

时不时挣点快钱,然后继续挥霍。

他觉得,自己这辈子就这样了,像个咸鱼一样活着。

也挺好。

他有时甚至还沾沾自喜,他活的其实很潇洒肆意,谁能比的上他?

但是,作为一条人品,钱财,没一点优势的咸鱼,想当然的,王方没有女朋友,他甚至没有同性朋友,他永远都是一个人,只有在虚幻的网络世界,他才觉得,自己是真实活着的。

在那里,他可以把自己伪装的什么都有。

王方在哭爹喊娘的死命发泄了一通后,也懒得再动弹,死人似的直直横在地上,脸上似哭似笑,他抬手捂住脸,算了,他认命了,他又没钱治病。

活一天,算一天吧。

谁让他,穷呢。

生活给他带来的,或许除了穷,也只有想的开这一个优点了吧。

想到这,王方不由得眉眼微弯,扯出个嘲讽的笑。

“次奥”

王方趴在地上缓了会,就动作迟钝的爬了起来,不论如何,只要他没死,生活还是要继续。

该吃还得吃,该喝还得喝,他已经这样了,索性破罐子破摔,及时行乐才是正道。

至于以后?管他去死。

也许是想通了,王方不再纠结幻觉的事,他给自己下了碗面条,加了仨鸡蛋,端着热气腾腾的大碗就走到家里那台他好不容易攒钱买的二手笔记本旁,开机,戳开了一直播视频。

视频中是个穿着暴露,身材火辣,搔首弄姿的女人,声音娇娇媚媚,异常惹火。

王方往嘴里扒拉了口面条,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女人,吞咽下去的倒不知是口水,还是面了。

“这娘们儿!真/骚!”

王方眼珠子就差没粘在那女人身上了,之前出现幻觉时的痛苦,仿佛一场梦般,丝毫没有影响到他此时的情绪。

他这个人啊,胸无大志,吃十堑也学不会长一智,幻觉来时,痛苦的恨不得窜天入地,幻觉走了,他就忘了,依旧该吃吃,该喝喝。

反正,他就这样了。

随着直播接近尾声,王方颇失落的顺手点开昨天没看完的小说。

他看的,没什么新奇,高h色/情,带颜色的小说,王方疯狂迷恋着剧情,甚至幻想,毕竟小说中的故事是永远不会发生在他身上的,他也只能是想想。

意淫意淫满足自己肮脏空虚的内心。

越是看,王方渐渐有丝恍惚,故事中的女主形象仿佛清晰的呈现在他眼前,她缓缓褪去红色的嫁衣,半裸娇躯,扭腰摆臀的向他走来。

王方张着嘴,咽了口口水,眼中只剩下这女人了,奶奶的,这小皮肤,白的跟牛奶似的。

“不!!不对!”王方突然一个激灵,他差不多断弦的脑子这才反应过来,他看小说,就算想的再入迷,也不会真的看见人啊!

王方瞬时间如被冷水浇体,从头冷到脚,几乎打起哆嗦。

幻觉!该死的!又是幻觉!

!!不是刚犯过病吗?

王方眼睁睁的看着女子挂着诡异的笑向他走来,他踉跄的后退几步,手软脚软,双腿几乎没有力气支撑他笔直的站着,只能一手扶着桌子,双目空茫颤颤的看着空无一人的前方。

“你别过来啊!”

“啊!!离我远点!”

“”那女子却丝毫不受王方影响,缓缓的便扭到他身旁,她俯下身,苍白凉滑的脸轻轻贴近王方耳边。

声音飘渺,轻轻柔柔。

“婚礼要开始了”

王方惊恐的捂住耳朵,无助又茫然,他的思绪仿佛掺和进了浆糊,粘粘滞滞,婚礼?那是什么?!

他的眼中,再次出现了那条路,路上只有那个女子和他,而这一次,路终于有了尽头。

路的尽头是一座长长方方的房,鲜红的颜色,如一口没盖的棺材。

“为什么…是我?”

王方此时仿佛再也无力反抗,他眼神空茫的望着前方,低声喃喃。

“你日思夜想的,不就是我吗?”

女子微微一笑,艳丽的眉眼,妖娆妩媚至极,她手中的红绸柔柔的缠绕在王方颈子上,缓缓收紧。

“该结婚了。”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