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半夜不要穿红裙 > 详细内容

半夜不要穿红裙

作者:情不会不深,我不会不真  阅读:93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听说有个十几岁的小姑娘死了!”

“才这么大点的姑娘么?怎么就死了”

“是啊!好可惜呢!听说就是为了一条裙子。”两个拉砖头的人说道。

听到那两人的对话也不由得有些慷慨,老李是来给这家姑娘弄棺材的。

虽然他不会给横死的年轻人弄棺材,但他还是尽心的给这棺材认认真真的涂刷着。

不久,老李弄好领了工钱就出来了,看见有一个拉砖的人靠在车上悠闲的与人聊天,老李认出了他。

是刚刚路过棺材时嚼舌头中的一个。他的车上已经堆满了砖,看来生意还是有些不错的。

老李想同他坐着车一块儿走,商量了半天。拉砖的同意了,才让上车。

“欸!老李,你是那的人啊?听口音不像咱这的。”拉砖的问。

“我是绍阳那地的,来这是为了谋生。好景不长,来了也只能是做个棺材的。”老李回道。

一路上两人聊了许多自己的事,也算是到了家才停下。

“兄弟,这天都黑成这样了,要不上我家去睡一晚,明个早儿吃了饭再走也不迟。”老李看着这黑天说道。今天也确实是怪了,也没入冬啊,这天也黑得太快了。

“不成不成,我得拉着这转到王家大宅去。可不能再拖咯!走了!下会再见,咱俩人喝上几大碗。”老陈说。

老陈开着砖车去了王家大宅放砖,想着再去砖窑拉一趟砖,赶着明天再送去王家大宅。

这样又可以多赚一点钱了。

刚把车发动起来,就突然觉得心里有点慌得不行,似乎有啥不好的事情发生。

就把车开了回家,给自个婆娘说,他不想开车了明天。

他婆娘一听以为老陈要偷懒,立马对着老陈骂骂咧咧道,说什么他尽好吃懒做,娃儿上学又贵,钱又很难挣,现在王家大宅这群有前的阔太太与老少爷们愿意雇咱,你却不愿意做。你咋不去死呢啊?非让他今晚再去车窑拉一车回来。

他没法子,只好认着命去了,且,自己只是心慌又不是真的有啥事情。

老陈就又开着车去了,一路上总感觉心里慌乱的很,心里很是不舒坦,弄得他去窑子的这一路胆颤心惊的很。

从窑子里胡乱搬了些砖块上车,装好就开着车返回村里。可是越开越不对劲,怎么感觉有人一直在跟着他还在他后背上一般却又不似。

开道镇子里时,后背冷汗淋漓。心想着,这太特么邪门了,还是去老熟人那待一下,等好了再说吧。就停了车,突然看见一红色闪过。老陈看了会,发现没有什么,就走了进了自己常去的餐馆。

在老陈进之后,那个红色的东西飘了出来盯着老陈看了许久,就往另一个方向去了。至于为什么是红色的东西,那是因为,它浑身裹着红布,如果仔细看,那是一个大蛆球。里面的蛆在疯狂的涌动着,个个都长着一张人脸,周身还蔓延着黑气。

因为同老板很熟,饭馆老板见他脸色有些苍白就问道“兄弟,你怎么这个时后来吃饭,脸色也不大好。”

老陈见都是熟人了,就把自己开车心很慌的事情告诉了饭馆老板。

老板就说了句“那可能是你人不好,去里边的床上躺躺,等人好了,再回去。”

老李躺在饭馆老板的休息床上眯着眼,心想着今天道底咋回事,要是明天又这样,他娘的,又要少钱了。管他呢!先睡个觉再说。

老李睡得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人在叫他,以为是饭馆老板来催他起,谁知一睁眼竟是一个不认识的老汉。以为老板家亲戚啥的。

老李就回道“老汉,啥事呢?”

“你这娃儿,竟还把我叫老汉叔!你改管我叫爷爷呢!”老汉不恼,笑呵呵的给他纠正道。老李一听,立马恼得跳了起来,他自己都已经五十多岁了,还要管一个看样子七十多岁的老汉叫爷爷,这不是这老汉在倚老卖老呢吧!

他今天这衰的,气声道“我叫你一声叔,都算好了,叫你一声爷爷,你能给我啥?”

“嘿!你这娃子,脾气怎么这么躁!我能给你啥,我能给你一条命啊。”老汉笑着看他从床上弹起说。

老理李一听,神情立马变了“啥意思?爷爷!”这语气要变得有多快就有多快。

“知道害怕了啥?娃娃家的脾气就不要这么大。”老汉乐呵呵的说。

“爷爷,来,您坐您坐,这到底是咋回事?”他知道今天他是遇上怪事了。心想着这老汉说不定是个高人,叫爷就叫爷吧!又不能少块肉啥的。

“你爷爷是不是那个李牛?“老汉看着老李问道。

“嗯,就是他。爷爷,您是?”老李有些奇怪的问。

“那就对了,刚认识你爷的时候也才二十多岁。”老汉说道。

“这么早,那爷……爷……您这……是百……百……来岁了吧?”老李突然反应过来,哎哟妈耶!看着这老汉可不像百来岁的人啊?心里顿时紧张了几来。可把他给吓得尿都要憋不住了。

“是啊,我比你爷爷要死得早。”老汉似乎陷入了回忆。

老李紧张急了,连话都说不出来了,眼睛瞪得老大,嘴巴都张大了。

等老汉回过神时,看见的竟是老李这幅模样,不由得笑了。说道“莫慌,你爷爷曾经救过我一命。我欠他一个人情,今天我要把这心愿了结咯!”

老李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总算平静下来了一点,喘着口粗气说“那爷爷您道底是来干啥子的嘛?”老李心里还是很那个别扭,叫一个鬼做爷爷,这估摸着也都没谁咯。

老汉的脸突然严肃了起来,说道“你大中午去砖窑子那一趟,看见一条红裙子,无论要多少钱你也得把它给买下,她不卖你就算抢,也得给抢过来。然后用你的车轮从那衣服上撵过,千万不要回头拣起来。不然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老李听着都有些急了,正想详细的再问一下老汉,就听见了一阵鸡鸣声。随后又听见了饭馆老板的声音。“起来吃早餐了,老李别睡了。”

老李打了一个激灵,立马醒了。一看,自己还躺在床上呢!回想自己刚刚做的梦跟真的一样,连那老汉的样子他都还记得清清楚楚。而且自己又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梦,可昨晚就真真实实的做了这样的一个怪梦。老李觉得很奇怪,不过奇怪就奇怪算了。他常年累月的开车,还没少听说过那些有的没的怪事。现在是得宁可信其有,也不可信其无了。大中午还是得去砖窑子哪里一趟。

“妈,我出去了啊。”一个女孩穿着一件红布裙笑对着她妈说。那红色的裙子上满是长满人脸的蛆虫,相比昨天,它们整整大了一倍。那人脸很残白,在看到女孩妈妈时,张开了嘴,里面伸出了一条满是牙齿的舌头,中间还有一似吸盘的吸口。

“差不多可以了,那小伙子应该也等了不久你赶紧去吧。”她妈妈手里拿着一个碗和抹布,看样子是在厨房洗碗出来看一下自己的女儿,随便回答问题。

“你也知道妈唠叨,不过都是为了你好 ,都这么大了不要挑三拣四的。”她妈妈把刚刚拿出的那个碗放了回去。擦着手对女孩说道。

这女孩长的很漂亮,但是相亲了数十次都没成功,全因她太挑了。

“哎呀,知道了。我自个儿的事,我自己知道。不要您操心,而且我保证给您找个好女婿的。”女孩的脸上满是掩不住的喜悦因为今天她要见的这小伙子是朋友介绍的,据说长得很帅,有车,还有房和一点小钱。光想想以后的日子,她都给想飘咯!

“能赶紧把你给嫁出去,能过上好日子才是最好的”。她的妈妈说。

“我觉得,这次应该没有问题咯!我可以嫁出去,嫁了,我就不回来咯,让你整天说我。我走了。”女孩很是好心情的与她妈妈开着玩笑。

“等等,你这个大红裙子太艳了,又不是赶着去嫁人。给我先去换了。”她妈妈皱着眉头说道。这个衣服给她的感觉不是很好。

“我才不换呢,我觉得这红裙子很好看呢!”女孩说完就跑了出去。

“唉!你怎么来怎么晚,人家都在这里等很久了。感觉你今天这身衣服还不错呢!”一个穿着有点裸露身材有点妖娆的女生说完,就伸出手拉了一下裙摆。很不巧,刚好扯中一只蛆的脸。原本已经停止爬行的蛆虫又躁动了起来。

“我妈有点唠叨,嗯,九妓。人呢?”女孩看了看四周都是自己熟悉的人,并没有看见那个所谓帅气的人。

“他应该还没到,昨天我同他说了,他等下可能就到。看你那猴急的样子,放心,准比你好看多了。”嗲声嗲气的九妓说着。

女孩还想说些什么就被打断了。

“成了成了,见你这么急,我打电话跟他说行没。”九妓扭了个臀拿出手机。

“我说你来没?我朋友都来了。”九妓对着电话那头的人问道。

“去不了了,我叔去了一趟砖窑子,现在死在那里,我在赶过去。”那头的人回道。

“咳咳,艳梅,他有事不能来了。”九妓掩着手机对女孩说。

“什么事啊?”艳梅对这次的相亲很是重视,只要成功了,她就可以带着她老妈过上好日子了。

“他说他叔,去了一趟砖窑子,死在那了。他现在得赶过去。”九妓紧张的对着艳梅小声说道。

“啊!那我们也还是过去瞧瞧吧!”艳梅吓得捂了一下嘴,然后松开看着九妓说。

“那好吧!”九妓咬了下唇,答应了。

“咳,我跟她赶过去看看。”说完就挂了。

“别……”电话那头还未说完就被挂了。

老李十一点吃了饭,就赶紧开着车去了砖窑子那里。

来的时后看见了一具尸体,上面还充满了血腥味,血肉模糊,肠子横飞,旁边还有破损的衣服,苍蝇满布,看着时骇人。周围也围了几个人,有带着小孩惊过的都赶紧带走了。

怎么回事,这梦不是假的不成。得快回去找一下村长来处理这件事情。老李刚在心里这么想着就看见了,两女一男匆匆赶来。

其中一个穿着大红色的裙子女生,不就向昨天梦里老汉说的吗?赶忙过去拦住艳梅道“唉!姑娘,你等一下!”

“怎么了?”艳梅有些疑惑。

身边的两人也都停了下来,望着老李。

老李紧张道“你这裙子挺好看的,能不能卖给我?”

“你脑子有病吧,这裙子我穿得好好的,为什么要卖给你。你离我远点。”艳梅看着老李的这一身穿着,拉着九妓退了几步说道。

“唉!,别误会,我真的只想卖这条裙子而已。”

“这里这么多卖衣服的,你随便去找,也是能到的。”艳梅对着老李说。

……

“要不你出个价吧,我真的很忙。而且也是真的很想卖。何况这里刚刚死了个人呢,穿红色,不太好。”老李想了好久,才记起这里刚刚死了人。

“那好吧!”艳梅看了一眼早以过去的小伙子应道。

“成,那姑娘你快去卖衣服吧!“老李从口袋里淘出了三张票子给艳梅。

不一会,老李拿到了红裙子,老里刚握手里就赶到了一阵疼,连忙把裙子扔了。一看,手里流了血,谁也没看见那衣服上的蛆脸张开了嘴。老李用脚在上面踢了几下 就开着车从上面撵过,他按照梦里老汉的指示。不回头,开着车就那样走了。

走在最后的九妓看见了觉得有点可惜,好好的一条裙子就这样给车轮撵上去了。想了想还是去拣回来比较好。于是她走了上去,拿起了丢在地上的裙子。一阵阴风吹过,红衣那里只剩下一尸体和支离破碎充满血腥味的衣服。与之前的那个拉砖人差不多。

艳梅与她拉着那小伙子惊呆的战在那里。

他们只是想看一下怎么没有紧紧跟着他们的九妓。谁知,却看到了这一幕。

只见那红裙子飘了起来,却被一把火烧了。

原来是做棺材的老王拿着火棒来烧掉的。

事后老李知道了原因,发誓,以后再也不在装有死人的棺材面前说她坏话。同时也很惋惜那个叫九妓的女孩,如果她不去拣就不会有事了。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