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月下蝉 > 详细内容

月下蝉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45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月下蝉

  薄纱轻起,锦袍飞扬,似春来时花枝招展。步态灵巧,坠铃作响,如黄雀澄澈笑声。

  一曲奏罢,舞步多妖娆,只是不及那淡抹的莞尔一笑。阅尽天下无数风情的公子不禁轻叹,世间怎会有此姿色。

  “公子,如何?”待平稳气息,洛小姐缓移玉足,立在言公子面前。

  “甚好。”

  “公子到来多久?”

  “不久。”

  茶叶轻铺在杯底,热水冲泡,形成漩涡。

  “余看府门未关,冒然入之,叨扰致歉。”

  “今日家主未在,无妨。”

  举杯,相视,入口。

  茶的香涩,掩不住各自心中涟漪层层。

  “试问公子贵姓?”

  “免贵,姓言。”

  “言公子。”

  酌一盅小烧,醉不过今朝,此愁借酒亦难消。

  几日未见,如隔数年。

  虽想一世逍遥,却依旧敌不过烦恼。只因心挂红颜,为其,折腰。

  玉壶中的佳酿已见底,言公子倚在床头,持酒杯的手无力地下垂,脸上已泛起红晕,酣然入睡。

  公子念佳人,佳人亦念君。

  自言公子离府后,洛小姐听着那聒噪的蝉鸣,越发觉得孤寂,心中凄寒。最难不过夜难眠日挂念,心中不安。

  只见每晚的明月越来越圆,蝉鸣声也随之越发急切,花卉的玉瓣也想要随风飘散。

 那一面之缘,永生难忘。到底谁在等谁呢?

        

  饥渴难耐的言公子忍不住做出了酷似“小人”的举动——爬上洛府的院墙来探望自己揣心窝里的绝色容颜。

  久而久之,洛小姐与仆人都有所察觉,虽不点破,但是每日每夜在屋内的时候,都有意半开窗棂,半卷珠帘。

  听树上夏蝉啼啭,窥月下琼花一坛,以及欣赏洛小姐抚琴吹箫,调香起舞,是言公子每日必做之事。

  浓眉细描,画扇半遮腰;胭脂粉药,浓淡妆正好。琵琶玉箫,只把心儿撩;锦囊香料,弥漫烟稍薄。不知该如何去描绘,只是觉得怎样都美好。

  月下的蝉儿依旧知知了了不停歇,只是鸣声渐暖;才子佳人依旧彼此挂念夜夜难眠,只是愈发惹花怜。

  杯中的烧酒反复被斟满,再被一饮而尽。

一日,一个水灵的丫鬟端着一盘糕点,立在院中,仰头道:“家主远差,小姐请公子喝茶。”

言公子心中喜悦,从墙外翻进院内。

“哟,公子可得小心着点,万一摔坏了,该如何是好!”

“罪过罪过。”

丫鬟将言公子引进雅亭,玉盘放置石桌,行礼退下。

“公子,请坐。”洛小姐粉衣素裙,清新脱俗,微扬嘴角,为言公子斟茶。

“小姐何事?”

“只是邀言公子品香茗,赏荷塘。”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却也难比得上洛小姐万分之一。”

“实在过奖。”

  洛小姐家中事变,数日未见。

  飘红要掷出多少,我才能看到你那弯月般的眉梢?这酒要斟下多少,我才能看到你那婀娜的绿腰?

  醉一梦觅到,甩袖舞姿曼妙。

卷轴铺开,轻蘸浓墨,粗笔勾勒,细致描摹,月景树丛,舞姿倩影,凝雪玉颜,一一浮现在画纸上。

        

  容颜姣好如春阳,为何滚落泪两行?

  乌发披肩,侧卧在榻,已数日未起。家父为巩固家业,强行许配他人。婚事已定,终生必毁。

  十里红妆背后,是一片悲戚霜雪。

  只余不过半个时辰,将一生错过。洛小姐心念言公子之名数千万遍,泪已干,月再无。蝉鸣绝,琴声灭。

  “洛小姐。”柔和的声音如清风过耳。

  猛回头,果然见到熟悉的面貌。急忙起身,阔步走至其面前,紧握双手。

  清亮的眸子里闪烁着无比的欣喜与意外,纵有千言万语,不及相视一笑。

  “洛小姐这身装扮……”

  突然想起自己将要嫁于他人,不禁悲从中来。

  “是要嫁给我么?”

  听到此言,洛小姐垂下的眼帘又被掀起,惊异溢于言表。

  “若小姐愿放下家中所有,我带你走。”

  “公子……奴家……愿意!”

  “小姐可要想好了。这一走,永无回头之路。”

  “奴家愿随君往去天涯海角!”音量提高,连紧握的双手也更加用力。

  言公子牵起心上佳人的小手,不顾一切,从闺房奔到庭院。

  佩铃撞击,银饰轻响,金玉叮当。只一瞬,青袍携红衣,一跃过墙。

  这世上,便再无此二人。

        

  青柏翠竹,月色朦胧。

静谧的幽林,言洛在此安家。

“娘子,快来!”

“官人,奴家在这儿。”

点油灯半盏,照亮林间,伴夏蝉鸣愁怨。

  浇一壶白月,黑一夜眼圈,赏昙花一现。

  昙花一现,即是永恒。

  彻一夜,无悔无怨,含笑与君(卿)共眠。

【真实】我死后在地府当阴差遇到的灵异诡事…

【血祭】每年家里都要给我做一副棺材,直到…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