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画像 > 详细内容

画像

作者:暗香疏影  阅读:154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第一幕 灾难
顾东是一位画家,以擅长画人物在当地小有名气。他不仅在事业上非常成功,在生活上也是让人称羡。他的妻子霖雪是当地的大美女,漆黑如瀑的长发垂在双肩,如果她出现在公共场所,必然会使其周围的女人黯然失色。
她非常欣赏顾东的才华,二人性格也相投,很快二人便坠入爱河结为夫妻。新婚后顾东的画画的更好了,二人很快便在大城市的郊区买了一栋别墅,幸福的过着令人羡慕的生活。如果两人一直这样幸福的生活下去,就没有后面的故事了,但是很显然并不是这样,直到那一天;
霖雪挽着顾东的胳膊,二人走在当地最繁华的商场当中,浏览着周围的商品。;亲爱的,你觉得这把椅子怎么样?;霖雪指着一把红木短椅对顾东说道。
;嗯,非常好看,但是;;顾东欲言而止。
;怎么了?我们之间还有什么不好说的吗?;霖雪追问道。
;我今天左眼总是跳个不停,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不管发生什么,都有我们一起面对,没什么好怕的。;霖雪安慰道。顾东想了想妻子说的也没错,还是不要去想那些迷信的东西了,不过是庸人自扰。
商场里的人似乎越来越多了,几乎都到了胳膊挨着胳膊的地步,顾东看着密密麻麻的人群,没有了购物的欲望。便准备叫霖雪离开这里,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周围忽然传来了刺耳的尖叫声。
啊!!着火了,快跑啊。本来就乱的人群,听到这个消息后,更是乱成一锅粥,顾东旁边的年轻力壮的男人不管周围的老人和小孩,自己像一个泥鳅一样拼了命一样往前挤。顾东拉着妻子的手也在拼了命的寻找着出口。
黑烟滚滚的向人群中袭来,令人窒息的气味几乎传遍在商场的每一个角落。顾东依然一边抓着妻子的手,一边拼命的向外走。
眼看要到门口了,只要穿过这扇门,他们就都安全了。事情总是不如人愿,顾东走出门口的一瞬间,一块燃烧的大木头从天花板上猛地落了下来,不偏不倚的落在了霖雪的头上,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当顾东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妻子已经被木头砸昏了。
他一把将妻子抱在怀中,猛地冲向最近的救护车。
第二幕 病变
一束温和的阳光斜照在白色的病床之上,看着床上被纱布裹着面部的妻子,顾东心里非常的疼痛,他甚至希望躺在床上的是自己。霖雪轻轻的睁开眼眸,嘴里小声:;你没事吧。;
妻子醒来之后的第一句话居然还是在关心自己,顿时顾东的眼眶湿润了。他随手拿起旁边的一枝兰花,递到霖雪面前:;我没事,你要是疼就闻闻花香,它会让你舒服些的。;
妻子看着顾东微笑的摇了摇头。
哒hellip;哒hellip;一个穿着白色大褂的大夫走了进来。;三号床霖雪,今天可以摘掉纱布了。;在医生的妙手之下,一圈圈的纱布被摘了下来,直到全部拿去。
妻子的样子一点没变,还是那么美丽动人,只是hellip;只是hellip;左侧额头上为什么出现了一块拳头大小的伤疤。伤疤好像肌肉外露一般,狰狞恐怖,与霖雪的美丽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仔细观察,会发现那伤疤上似乎还有几根筋,像虫子一样令人作呕。
霖雪照着镜子,脸色变得阴暗无比:;你会嫌弃我吗?;
顾东摇了摇头:;放心吧,我会给你找全国最好的整容医生,不会有问题的。;他一边说着一边拨打了几个电话。
很快霖雪被全国最好的几家整容医院治疗,但是效果依旧不好,伤疤依然像一片烂肉一样死死的贴在她的脸上。
三个月后
二人依然平静的生活在别墅当中,只是之间的话少了,除了一些基本的对话外,几乎不会说其他的。顾东正在创作,霖雪端着一杯咖啡走了进来:;亲爱的,能为我再画一副画像吗?;
顾东思索了一会:;好。;
妻子坐在顾东面前,股东一笔一划的为妻子画着肖像,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很快顾东便完成了。
画面上的妻子依旧美丽,美的不可方物。
顾东低头喝了一口咖啡,当他再次抬头看自己的作品的时候,忽然发现,画面上的妻子居然一点点的在发生变化,她的脸部一点点的由美丽变为狰狞,白皙的皮肤一点点的变为烂肉一般,两个眼球逐渐变大,看上去好像一个妖怪一样,令人作呕。
不!顾东一边怒吼一边将画扔在地上,疯狂踩踏。;去死吧!;
第三幕 酗酒
自此之后,顾东疯狂的画着妻子的画像,可是无论他怎么努力,画像完成之后妻子的面目都会变得狰狞可怖,顾东疯狂的抓着自己的头发,感觉自己快要疯了。
下午,顾东坐在红木木椅上画像,周围摆放着很多空酒瓶子,一笔画上,他举起酒瓶子咕咚咕咚的灌了几口酒。;现在也只有喝醉之后才能看到我亲爱的霖雪了。;顾东自言自语的小声说道。
顾东开始酗酒之后,脾气也变得异常火爆,时不时因为一点小事就会对妻子大打出手,她没有办法,只能含泪忍让着。
第四幕 画像
一笔金黄抹在;妻子;的头发上,看着这笔美妙的笔划,顾东开心极了,我终于画出我亲爱的霖雪了。他开心的把这个消息告诉妻子,她微笑的:;我从老家带来了一些神奇的颜料,我悄悄的把它加进了你的颜料当中。;
;还有吗?我很需要它。;顾东苛求的看着妻子。
妻子点了点头:;有,每当你绘画时我都会给你放一些的。;听着妻子的话语,顾东开心的笑了,这是这几个月来第一次在他脸上看到笑容。
二人非常开心的吃了一顿晚餐,晚餐中二人聊的有声有色,好像没有了之前的隔膜。
晚餐过后,妻子收拾碗筷,顾东转身走进了自己的画室,开始绘画创作。没一会妻子就从身后走了过来,将一点红色的液体倒进了他的颜料当中。
果然,自从使用了妻子神奇的颜料之后,那种问题便不复存在。顾东非常珍惜这幅画,他画的非常慢非常细致。
妻子每天都会来加颜料,只是她的脚步越来越轻,身子也越来越虚弱。第三天后,终于只差眼睛上的一笔就完成了。他轻轻的蘸了下褐色的颜料,将最后一笔点了上去。
顾东满意的撇了撇嘴,完美,简直和真人一模一样。
忽然,他好像发现颜料了有两坨球状的硬块没有完全融化,黏在一起了,不管了,这不会影响他现在美妙的心情。
顾东看着美丽动人的画像,飞快的转身跑向妻子的房间,想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她。
当门打开的一瞬间,顾东愣住了,妻子安详的躺在床上,双眼空洞的可怕,往下看,皮肤也皱的像七八十的老人一般。
顾东确定,妻子死了!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