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花开两枝 > 详细内容

花开两枝

作者:有酒没好菜  阅读:100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双生花,花开两只,各有不同,一枝为阳,一枝为阴。阳盛阴衰,阴盛阳消。

粉雕玉琢的小女娃,开心的在花园里奔跑,清风拂来带着满园花香,在最单纯的年纪有着最灿烂的笑容。

湖心亭台之上一紫衣女子半依靠在亭柱旁,看着花园内的小女孩,却是满脸愁容,不见丝毫喜意。

“嬷嬷,我儿平安最近情况如何,可有好转?”

听到夫人的声音,嬷嬷低头上前一步,低头回答:“夫人,少爷自出生起身体便每况愈下,最近这几日连起身都有些困难了。大夫说若是再高烧不退怕是不行了。”

“快随我一起去看看。”紫衣女子慌乱直起身,脚步匆匆便往东院赶去。丝毫没有听见身后小女孩声声的呼叫声。

“娘,娘~”脚步踉跄跟在妇人身后,女童年纪本就小,脚步急了些,一个不小心便重重跌倒在地,夏衫本就轻薄,花园小路为了美观铺的白色砂石,远远望去甚是美丽,砂石尖锐,小孩子皮肤本就细嫩,这么重重一跌,转眼轻薄的粉色夏衫便染起点点红梅。呜咽的哭声中包含了委屈,她知道的,知道的,她娘从小便不喜她,她的心中只有哥哥。

“夫人,小姐刚刚在花园摔伤了,现在哭着闹着要您呢。”喜乐身边的丫鬟小言在门口踌躇不安的开口。小姐哭的可怜,可怜巴巴的喊着要娘,满身的擦伤看的实在是让人不忍心。

可是夫人似乎没有听到一般,满心满眼看着眼前脸色依旧苍白毫无血色的儿子,握着手中冰凉的小手,拿汗巾擦了擦他出汗的额头,只有胸前微微的起伏证明他还安好,小脸紧皱着满是痛苦。

我的儿,只要活着便好……

听着内室毫无回应,小言忍不住再次开口“夫人……”

夫人随身伺候的嬷嬷连忙把喜乐随身伺候的丫鬟小言拦下,对着她摇了摇头,把她带出了门外。

“回去好好照顾小姐吧。无事便别来松照院了,夫人不想见。”

本是双生子,一个从小便缠绵病榻,另一个却生龙活虎。现在小姐一伤,少爷连日的高烧便退了。不怪夫人听信谣言,怨了小姐。

双生子,只能活一人。

我乃丞相之女,天之娇女。上元节,灯火阑珊处,那人手提一盏琉璃花灯,只一眼便已沦陷。千秋一夜为三横,那夜他将花灯赠予,我便以为他将是我此生唯一,他林大将军便是我想要的如意郎君。终于,我如愿嫁与了他。没过多久我产下双生子一儿名为平安一女名为喜乐。平安体弱从出生起便大病小病未断,大夫说恐难挺过三岁。果然,平安三岁时突然高烧不退,药石无用。

我四处求医却无门,长夜漫漫,思绪难安,就是在那一刻,梦境似乎破碎了,我听他与另一个白衣女子在树下你侬我侬,互诉衷肠,那时我才明白,原来那盏琉璃花灯,那个惟一并不是我。原来我才发现他爱的是那个名叫柳絮的女子,原来她一直住在将军府,原来将军护她至此,竟没有让我发现分毫。她不过是卑贱的农女,凭什么与我相比。只要平安在,我的正妻地位便无可撼动,她至死都是只能为妾,与林郎生而同衾,死而同穴之人是我,也只能是我。

那日喜儿受伤,平安转眼间便奇迹般的退了烧,我便明白了,双生子只能活一人,不管付出什么,哪怕是我的女儿,平安喜乐,唯有平安,才有我们母子喜乐。

那天我去她院落看她,她真的是极高兴的,小脸蛋小的红扑扑,眼睛笑得像月牙儿。

我说带她去府外转转她高兴的抓着我的衣襟下摆,满脸单纯,笑得灿烂。我却为自己的心感到无限的罪恶。

“娘,娘,娘……”每听到她叫唤一声,便感觉心上重上一分。

“喜儿乖,娘带你来看花,你瞧那荷花是不是格外好看。”

朵朵白莲,从亭亭玉立立于稠密的叶间,菡萏初绽。一支粉莲,花开两只,格外耀眼。

直到“噗通”的落水声传来,看到喜儿在池塘水中挣扎,我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一切都是为了平安,只要她死了,平安便能活。

“娘~”弱弱的呼救声从水中传来

我终是狠不下心的。

我将她带回了府,许是落水受了寒,喜儿一直高烧未退,看着平安一日日越来越来健康,甚至能下床了。我真是高兴极了,一直这样下去便好了。

喜儿没过几日,烧便退了。看着平安一日日的虚弱下去。我慌了,我害怕了。

今日是林大将军长子,林平安的及冠宴,高朋满座,热闹非凡。热闹的没有一个人记起林家大小姐也是今日及笄。

昏暗的房间内地上躺着一位白衣年轻男子,毫无动静,不知死活,正事今日及冠礼的主人公林平安。而旁边座椅上绑着一个身穿华贵衣衫满头珠翠的贵妇,正是林大夫人,此时她被蒙了双眼,嘴里被塞着布条,林喜乐走到她身后温柔的拥抱着她,感受着她的颤抖感受着她的害怕。

“你可知今日是谁把你和你的儿子送到这里?”轻柔的气息喷吐在耳后激起一层汗毛。“是你视如天命的夫君呐,你可知为何,你不过是他为帝王稳固势力的一颗棋子,若不是你是丞相之女,你以为他当真会娶你?如今丞相一脉权力尽散,你又有何用呢,林大将军要为他心爱之人和她的儿子清路呢,毕竟石头很碍眼不是吗?”林大夫人嘴里被塞着布条,喉咙发出赫赫声,甚至能听到她牙齿打颤的声音。

林喜乐轻轻扯下蒙着林大夫人眼睛的布条,拿下她嘴里的布条,一张与林平安一模一样的面容出现在眼前

“喜…喜儿?”林大夫人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满身阴暗的女子。

一粉衣女子垂头立于房间正中,一袭青丝倾泻在背后,满身笼罩着暴虐之气,连绝美的面容都被衬着狰狞了几分,若换成一袭红衣便像是从地狱爬出的索命女鬼。

看着林喜乐脚边那抹白色身影,那是,那是我的平安啊“你…你对平安干了什么”

“母亲,蒙汗药而已,怕什么呢”

林喜乐冰凉的手指犹如毒蛇般轻轻划过林大夫人的脸,从额头到脸颊到下巴再到脖颈,纤纤一细,不堪一握。

林大夫人一双美目瞪得巨大,眼里满是震惊,不可置信。这么多年了,她故意不去理会她的消息,没想到如今竟成了这般模样。

“你竟然成为柳絮那个贱人的走狗,早知如此,当初在池塘里就不该救你。”

喜乐哈哈一笑,直起身子,把玩着手中的匕首,锋利的刀面映着的是她最痛恨的面孔,同样的面孔,就因为他是兄长,自己便成为被舍弃的那一个。

“哦~对。当初你在池塘就该淹死我。人生太苦,这十几年你可知道我这个孤女是怎么活下去的吗?”

“你不知道,不知道,我恨你,还有他,若不是他,你便不会这般对我。”

“噗嗤”是刀刺入肉体的声音,躺在地上昏迷的平安发出闷哼声,眉头紧皱,一身白衣在腰腹部慢慢晕出一圈血迹,。

林大夫人看着眼前一幕,肝胆俱裂“你……”

“嘘,别说话。”如玉的手指轻抵着红唇,嘴里发出的低语却让人不禁汗毛直立

“兄长,别怕,这是你欠我的。你躲在母亲羽翼下这么多年,你可知道我为你承受了多少。我们本是一胎,为什么母亲的眼中从来没有我,为什么我所有想要的一切,她全都给了你,甚至是我的命”指尖抿了抿被血沾染的白衣,瞧着指尖那抹俏色。感觉多年被隐藏的委屈,嫉妒,愤恨全都涌了出来。握紧匕首用力一按,直到整柄匕首没入不见。

看着地上抽搐的儿子,林大夫人终于歇斯底里的低吼:“林喜乐,你到底想干什么”

纤细的手指在匕首顶端上轻轻划过,林喜乐眼神微挑,轻轻瞥了林大夫人一眼

“这就心疼了?这一刀可抵不上这些年你对所作我的一分一毫”说完,毫不留情将匕首拔起,一袭粉衣上沾染了点点红梅如花般绽放,苍白的脸上,红唇似血染过一般,轻轻一抿,粉嫩的舌尖仿佛能尝到咸腥的味道。

“是我有愧与你,放过平安,毕竟你们是兄妹。”

“呵呵,你觉得你现在有和我谈条件的权力吗?我现在要的是你和他的命”绝美的脸庞上挂满了讽刺的笑容。

林大夫人动了动嘴唇,似乎想在说些什么,最后还是没有开口,闭上了双眼。

喜乐摇摇晃晃站起身,满手鲜血握着泣血的匕首,划开林大夫人身上的绳索,紧紧握着她的双手,让她洁白的双手沾染上了血污,那么温暖的双手为什么就不肯抱抱我呢。

林喜乐将匕首塞进她手中,用力朝自己捅去。

“娘~”

随着一声噗嗤声响起,林大夫人不可置信的睁开双眼,看着自己的双手上的鲜血。抬眼便看到喜乐缓缓倒下的身影,以及胸前插着的那把匕首,正中心脏。

她一定没想到吧。呵呵呵

大门被人踹开,林大将军怀中抱着一人,已了无生机,怒吼夹杂着悲愤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林喜乐,你竟然杀了我妻与我儿,我要你偿命”

他想让我成为对付你们的刀,现在,母亲,我为你清扫了障碍,你高兴否?

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都是柳絮与林将军布下的局。这些些林大夫人对自己这个女儿的所作所为,所以人都是心里有数。被压迫这么多年的亲身女儿,因恨杀了自己的兄弟与母亲不足为奇,当日宴会宾客众多,在杀掉这个不孝女

林大夫人紧紧环抱着喜儿,两行清泪诉不尽悔恨,哭到哽咽泣不成声,一直念叨着对不起。

用我一命,换你们一世喜乐。

娘,愿来世,你能温柔待我,不离不弃。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