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鬼伴(三) > 详细内容

鬼伴(三)

作者:青春战火燎天  阅读:98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我看向颜易:“为什么?”“你是我朋友,救了我一命的朋友,所以,我,不想你离开。”“朋友……”“对,我们是朋友,对吧,不然,你为什么救我?”“救人,要理由吗?”颜易不说话,但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好吧,勉强答应。”

颜易照常上班,下班后就带着我,开车在北京的一些路上兜风,给我讲讲北京。听着听着,我竟睡过去,不过,只是几分钟而已。“鬼会睡觉吗?”“不知道,第一次睡,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睡。”颜易皱眉,我打打哈欠,看向窗外,莫名的困意。

接下来几天,我睡觉的时间越来越长。“到底怎么回事。”“我怎么知道。”“我上网查一下。”颜易打开电脑,在百度里输入“鬼为何会想睡觉”,有网友回答,是魂飞魄散的前兆,而且,这样的回答不止一个……我要魂飞魄散了?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这次,我竟有些不舍。看着震惊在原地的颜易,无奈摇头。“何简!”我一惊,疑惑的看他。“你不要睡!不许睡!”颜易眼神中的担忧我看见了,心里暖暖的,原来,被关心、担心,感觉会这么温暖。我拍拍他的肩:“放心,没那么弱,会没事的。”给他一个放心的微笑,至于,他是否真的放心,我也不知。我飘向窗口,手被人拉住。“何简,一定有办法救你!明天就是周末,说好去北京的景点玩的。”“颜易,真的谢谢你,让我感受到世间的温暖,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不,何简,其实我那天去故宫,是想看看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鬼,在那天之前,我就有轻生的念头,但我在故宫里看见你时,突然不想死,得知你是鬼,又想去陪你。何简,是你,给我活下去的意义,我不想,你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我一定会找到方法救你,哪怕杀人。”我摇头:“有这份心,就够了。颜易,如果我真的消失了,那麻烦你带着我的份,一起活下去,如果可以,去我的墓前跟我说几句话,说不定,我能听到。”“何简……”“那,记好了,我的家,在南方,福建古田的业平镇,我的家就在业平一高对面,就看你能不能找到了,再见,颜易。”我穿过墙,浮在半空,渐渐远去。颜易就站在窗口,他的爸妈吓一跳,将他拉回去。他的爸妈真的很担心他啊。

一天一夜的飘荡,我竟又回到生活的业平镇,来到医院,听到爸妈的哭声。“医生,救救她,多少钱都行。”“没死已经是奇迹,只能是植物人,现在各器官功能衰弱,生命迹象越来越弱,我们也无能为力,节哀顺变。”我飘进病房,妹妹坐在床边,那床上的人,真的是我吗?和妹妹一样的脸,带着氧气罩……妹妹在一边低着头,爸妈走进来,趴在一边大哭。现在对我好,有何用,反正都快死了,痛快一点吧。我飘向床上的“我”伸手准备拔出氧气罩,谁知,竟与身体融为一体。

心脏的跳动转入大脑,没想到,我又活了,只是,眼前还是黑暗。“医生!医生!有心跳了!她有心跳了!”凌乱的脚步声充斥病房,四周都是他们惊喜的呼声,简直烦死了。睁开眼,淡淡看周围的人一眼,再闭上。“小简?小简?”烦,我不耐烦的看爸妈一眼,再闭上。医生为我检查一番,松一口气,“没事了,把伤养好,就可以出院了。简直是奇迹,都这样了还能活过来,这孩子的意志力很强。”胡说八道,谁说我想活了,意外,纯属意外!大不了,我下次跳高一点,再跳一次!

一个月后,我出院了。可是,回到家后,问了邻居,没有人说最近有个男人来找我,一个月了,难道,颜易,这么快就把我忘了吗?妹妹给我补课,比以前更好学一点,莫不是跳楼把我的头砸通了?“姐,其实我们都一样,只是幼儿园那次暑假发生了一点事,你毁了容,大脑也很难发育。这次,医生帮你整回来,你的大脑功能也已经恢复了。”幼儿园,有那回事吗?我怎么不记得。“姐,爸妈说要把名字改回来,你叫欣然,我叫悠然。”“不用了。”恐怕,改了,他就找不到了吧。

又是一个月后,我们两姐妹坐在客厅里一同学习,欣然给我补过去落下的功课。门铃被按响。爸爸从书房走出去开门。妈妈在厨房里问:“谁啊!”爸爸在门口问:“你是……”“叔叔你好,我找何简。”这声音……“颜易!”门口的颜易对我笑笑。“小简,你们认识?”“爸,说了,你也不会明白。”

我走到颜易面前,颜易伸手按住我的头:“抱歉,迟来两个月,你,活了?”“嗯,很奇怪吧,我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明明就要死了,但还是复活了。”“那这次,我能带你去北京好好玩一次了吧。”“必须的!不过,得寒假啊。”“当然,过了新年,你来北京,我带你去看看,我爸妈也很想知道,是哪个人,不,是哪个鬼,让我有活下去的动力。”“你和你爸妈说了?”“说了半天他们才相信世上真的有鬼,我还是遇到了鬼小姐才不死。”“正常人都不会信。”“姐,你们在说什么,什么鬼不鬼?”“呐,我的双胞胎妹妹都不信。”爸爸碰碰我:“小简,他……”“哦,他叫颜易,恐怕,我说了,你们也不信。我是植物人的时候,灵魂不在身体里,然后,作为鬼的我认识了他,他当时也想轻生,被我救下了,成了朋友。”“鬼?”“我就说吧,说了你们也不信。”“不是,你奶奶和我说过,爸爸小时候还见过。”额……“进来坐吧。”妈妈从厨房探出头。“打扰了。”

颜易刚坐沙发上,欣然就凑上去问:“你是我未来姐夫吧。”“欣然!!!”“如果可以的话……”“喂喂喂,颜易,你别当真。”“我不当真,我是认真的。”额……看他那么真挚的眼神。“我考虑考虑。”“姐姐脸红了哟~~~”“何欣然!!!”“哇,爸妈救命啊!”我和欣然在客厅里你追我赶。爸爸拍拍颜易的肩:“小伙子,你能分的出她俩吗?”我们停下,早在一个月前,我转入一高,现在穿的可是一模一样的衣服。颜易准确无误的指向我。我放下靠枕:“你可以啊。”颜易笑笑:“因为我认得你的魂。”“姐,姐夫这么好,就同意了呗。”“喂,什么姐夫,我还没答应。”“都给人家做鬼伴侣了,你救了人家,人家都想以身相许了,从了呗。”无语……“何简,我会让你,答应我的。”

全家人的目光都在我身上,不是不早恋吗!莫名觉得有点怪。“姐,我帮你说服爸妈。”“不用说服,我举双手赞成。颜易啊,爸问你,小简是鬼的时候,是啥样啊?”“跟现在一摸一样啊。”两个男人讨论我为鬼时的各种事情,总有种被卖了的感觉……

“何简!”“嗯?”“我比你大九岁,以后,我做你的鬼伴侣。”“诶,谁说你比我大九岁就先挂的,我当鬼有经验,你也要让我修炼一段时间你再成鬼,不然被鬼欺负怎么办。”“那也应该是我候着你,若不是你,我现在恐怕,已经是鬼了……”“70岁前,别想做鬼,我会盯着你的。”“好啊,那你要怎么盯着我?”“大不了——嫁给你咯。”“哦——姐夫,姐同意了。”爸爸当机立断拍案决定:“行,那我们过年后一起去北京,去见见亲家。”

我惊的起身却被抱住:“何简,你的手,不再冰冷……”靠在他怀里,感受他的温暖,世界,原来这么美好。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