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星辰以南 > 详细内容

星辰以南

作者:不答应先生  阅读:107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听说了吗?陆鹿死了,好像是去旅游的时候,掉下什么崖,当时正好防护栏坏了,一碰就掉下去…啧。”一个女生的声音传入秦沐耳朵,他却没有说什么,脚步也不见停顿,依旧是径直走过去。

“怎么死了呢?真是可惜了,陆鹿家有钱,她人又长得漂亮,还是学霸,居然死了。”

“嘁,之前我还羡慕过她,现在看,她也挺惨的。原本挺有前途的…”

走到草坪上,这片草坪很干净,很大。这是以前很多次他会来睡午觉的地方。走到这里已经听不见那群人讨论的声音。这让他心里不是那么难受。虽然他也不知道她们在说什么。

这片草坪上几乎没有人会来,因为都知道他习惯在这里睡觉,而他又喜静,也就造成了这个局面。

他以手为枕,静静的躺在那里,须臾,闭上眼睛。一动不动似乎即将入睡。心里在叹息,陆鹿死以后,是有多久,没有好好睡一觉了…

秦沐是单亲家庭,没有爸爸。之所以没有爸爸,是因为秦父原本开了个公司,公司生意红火,家里也有点钱。有个贤惠的老婆,聪明的儿子在家,在外还是个企业老总,毫无疑问,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人生赢家了。

变故就是在这时候发生了,秦父被抓进监狱了。说是被人举报公司搞什么了,具体是什么秦沐不知道,反正从那天以后,秦父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我妈妈说了,你爸爸就是在监狱里,监狱里的都不是什么好人。你爸爸说不定就是杀人犯。”一个孩子稚嫩的声音传来,原本是软糯的,此刻却让人觉得这声音不堪入耳。

尽管如此,这话一出,却多出几道声音附和道,“就是,你爸爸是杀人犯,你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人。”

“我们才不要跟杀人犯的儿子一起玩。”

“你看我们干什么?杀人犯的儿子…”

“我不是杀人犯的儿子,我妈妈说了,我爸爸只是去出差了,过几天就回来了。”之前一句话不说的少年忽然出声,正是八岁的秦沐。他紧紧咬着嘴唇,眼眶有些红,讲真,秦沐不是什么爱哭的人,但是这时的他,脆弱的可怕。

“嘁,还不承认。撒谎精,我们走,不要理他。”第一个说他可能是杀人犯的儿子的少年又站出来说,几乎要让人怀疑他是不是之前和秦沐有什么过节。

这个年龄的孩子还很懵懂,不太能分清大善大恶。只是跟着看起来强势的一方走,哪怕自己说出了多伤人的话也不知道。有人说孩子单纯,其实有时候正是因为单纯,因为什么也不懂,才能把伤人的话说的心安理得。

“嗯,以后再也不理秦沐了。”

“杀人犯的儿子以后肯定也是杀人犯。”

秦沐忽然扑上去,七八岁的孩子凶的像头小豹子,打架没有一点章法,只是一股脑发泄自己的怨气。

可即使这样,对方到底是五六个人,刚开始秦沐占上风…纯粹是因为对方没想到他会动手。反应过来了,当然不会打不过秦沐。

过了一会儿,他们也累了,嘴里说些什么就走了,秦沐还躺在地上大口喘着气,原本是八岁的孩子,受了委屈却不肯哭,哪怕是眼眶都红了,也不会掉下半滴眼泪。

不许哭,哭了妈妈会担心的。这样想着,他还是起来,发现路旁边有长长的水泥管道。不大不小的空间,刚好能让一个八岁的孩子爬进去,他利落的爬进去,却不知该怎么反应,他不知道该干什么,只是本能的想找一个安静,没有任何人的地方。

正在思索间,冷不防听见身后隐隐的抽泣声,吓他一跳,下意识一抬头,却忘了自己身处水泥管,一声闷响,他下意识捂住后脑,嘴中溢出出一丝凉气,原本安静的空气也不安分起来。

“鬼,闹鬼了…”身后有甜美有些奶声奶气的感觉

的声音传来,秦沐有些无语,闹鬼了?

回头想看看这是个什么奇葩,却又被推了一把,这次干脆擦破了一块皮。他强压脾气,几乎是一字一顿,“你,想干什么?”

“我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我被吓了一下,你身上…有伤。”她想了想,似乎是觉得这样不妥,但又找不到合适的说辞,借着有些微弱的亮光,眼前人的轮廓并不眼熟,她却想起来了之前听爸爸说过的一个孩子…秦沐。爸爸说他们家对不起秦沐和秦沐的妈妈。

“你叫什么名字?我们做个朋友吧。”

秦沐微怔,“为,为什么?”

陆鹿托着下巴,“我叫陆鹿。”

“秦沐。”

“哦…可能是因为,我们都很孤独?而同样孤独的两个人,肯定是很合拍的。”

“好。”

随着这一声话音落下,天空忽然下起了蒙蒙小雨,成年后的秦沐站在不远处单手插进兜里,表情没什么波澜,平静的可怕。

那是他自己的过去,而这里,是他的梦境。

说出来可能不会有人信。他有略微的超能力,可以梦到自己想梦到的。其实这也不算什么特别,但他意识是清醒的,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根据选择在梦中回到过去,看到自己。

就比如现在,一滴雨落在秦沐身前,恍若引子,场景似乎切换到下一个。小小的孩子在雨里奔跑,似乎想去找什么,可面前的,却是人去楼空。

面色沧桑,却依旧漂亮的女人撑伞站在他身边,顺便帮他挡住了雨,“不用看了,陆鹿搬走了。她不会回来了。”

“不,她会回来的。”秦沐执拗道,他们说好今天一起玩的。

“阿沐,你闹够了没有?你知道陆鹿的爸爸做了什么吗?是陆鹿的爸爸把你爸爸送进了监狱。我不反对你和陆鹿玩,但你也不要忘了这件事。那是你爸爸啊,你爸爸什么都没做,阿沐和妈妈什么都没做,但现在之所以被嘲笑,痛苦,都是陆家给的。”陆母目光沉沉,神色有些不寻常,和平时不大一样。秦沐却没有发现,他被陆母的话吓到了。

陆母在秦沐的心里一直是温柔,知书达礼的影响,这样直白的呵斥,还是第一次,随即他勾起嘴角,原来她是陆家的孩子,所以刚认识时才会问他的名字,如果他不是秦沐,她根本不会理他对吗。所以一切,是因为愧疚还是别的什么?唯独不会是因为他这个人对吧?

这样想未免有些无意义和偏激,可他还是忍不住去想这些。就像饥渴症的人控制不住自己去吃东西一样。

那个人,是真的走了,没有留下任何东西,他在她心里,或许原本就不是什么举足轻重的人吧?

……

“秦沐,秦沐你醒醒,你又做梦了。”熟悉的声音传来,却感觉很远,似乎不在一个世界,他慢慢把眼睁开,是林徐啊。林徐是他和陆鹿在大学认识的人。在此之前,三个人一直相处的比较融洽。

“你要去西藏?”林徐揪起他的衣领,“都说了陆鹿那件事根本就不能怪你,谁能想到那个栏杆…”

“你在说什么?”秦沐揉了揉脑袋,冷淡目光望向他,眼中略有不解。“陆鹿,你认识她?我们少说也有十年没见面了。”

林徐懵了懵,“你…刚才是不是又去用你所谓的超能力了?”这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好事,他偷偷取了秦沐的头发去找和他很熟的生物研究家去看了一下,强行回忆起从前的事原本就费脑子,这样反复回忆,更是会伤害大脑皮层。这样下去,他的记忆会慢慢消失,记住的事情越来越少。

可他想了想,还是说,“你不记得了。我也不太了解,你和陆鹿是在四月认识的,现在过去了三个月,当时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说喜欢你,缠了你一周,然后你就有点被打动了,你们约好去维纳斯山玩,结果那里有个山崖,没多少人去,她好奇,你们一起去了,结果…那里的栏杆,坏了。陆鹿不知道为什么碰到了,没留意,就…掉下去了。我赶到的时候,你攥着一条手链,什么都不说。但是,你哭了。”

秦沐愣愣的听着,忽然用力敲了敲自己的头,忽然想起来,脑海里确实有这样的片段。

年轻活泼的女孩清脆的声音在耳边,“秦沐秦沐,你不要不理我啊。你做我男朋友好不好。

“不要说什么注重学习,我们都是大学生了,在一起不犯法。

“你在气我当初不告而别吗?我错了,我向你道歉,可我记得当时我给你留电话号码了,你没有给我打电话。”

后来就像林徐说的那样,他心软了。陪陆鹿去了维纳斯山崖,那里很美。也很冷,他好心帮陆鹿披上外套,陆鹿却问他,“秦沐,你为什么就是不同意做我男朋友呢?”这个问题,她很久没问过了。

或许是清晨山崖的雾太过清冽,大家都格外的清醒。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那样说,“我也想知道,当初你接近我,是想偿还还是你的好父亲嫌我们一家人不够惨?如果我不是秦沐,你当时会毫不犹豫的走对不对?我爸根本没有犯法,是你爸诬陷的,欠债巨额。”

“不是这样的…”陆鹿额间似乎渗出一滴冷汗说的话颇有自我欺骗的意思。可如果不是,为什么爸爸说他们家亏欠秦沐?因为真正贪污的是陆父。

“如果不是这样,我怎么会成为没人管的野孩子。被人嘲笑那么多年,我是可以不怪你爸,我妈呢?我妈是无辜的,我妈因为还债成什么样了?还得了抑郁症,我因为照顾我妈旷课,因为我爸坐牢了,犯法了,所以我也不会是什么好人,所以退学了。看着同龄人都可以上学,你知道我什么感受吗?如果不是恰好遇到了林教授,你觉得我还会上这个重点大学吗?”陆鹿后退一步,恰好碰到了栏杆,她微微靠在上面,喃喃道,“不是的,当初我和你做朋友,确实为了偿还。可是后来,”她抬起头,“是因为你这个人啊。”

秦沐一怔,正要说话,变故却发生了,栏杆掉下山崖,连带着陆鹿,绕是他反应奇快,因为两个人站的距离远,也没有拉上来她。

只有一条手链在地上,明明之前还好好的…手链背面上有刻的字:秦沐,做我男朋友吧。

……

“秦沐秦沐你怎么了?”林徐扶着忽然倒下的秦沐惊慌失措,连忙带他去了林教授的研究所。

“这小子…活不了了。这应该是他睡的最后一觉了,别打扰他了。”林教授这样说道。

秦沐只是觉得自己身处一片黑暗,周身柔软。他又听到那个柔软的声音,“秦沐,你这个超能力听起来好有意思啊,不过,以后还是不要用了,万一有副作用呢?”后来,他听了她的话,哪怕是怎样的事都没有用过这个所谓的超能力。

只是这次,是个例外。“可是,只有在梦里才能看见你啊。”现实中,安静守在秦沐身体旁的林教授和林徐清晰的看到,他眼角滑下的一滴泪。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