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黑童话2 > 详细内容

黑童话2

作者:回忆飘过来  阅读:215 次  点赞:3 次  鄙视:3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好了,终于完工了!”黑暗中,我听到了有人在说话。

接着又是一片寂静,发生什么了?我是谁?又是谁在说话?

我慢慢地睁开眼,看见一个老人,坐在我对面的椅子上,点着烟斗,正在欣赏着我。见我醒来,他站起身来,叼着烟斗,拍了拍手上的木屑,又揉着酸痛的腰,满意地看着我:“你还好吗?小木偶?”

我茫然地看着老木匠,老头则笑着对我说:“欢迎你加入这个家庭,孩子!”我呆呆地点了点头,虽然我有着人类的思维,但是还需要适应一会儿。

“你是?”我充满疑惑地望着老木匠。

“我是一个老木匠,也是把你制造出来的人,你可以叫我爸爸。”

“爸爸……”

老木匠点了点头,又沉思了一会儿,对着我说道:“你也需要有个名字,从今天开始,你就叫匹诺曹吧!”

“匹诺曹?我叫……匹诺曹?”

我也点了点头,接着老木匠站了起来,熄灭了烟斗,走过来拉住我的手,把他带向了屋子的外面。那是一个很大的金矿厂,外面有很多像我一样的木偶,有的在淘金沙,有的在操作机械,有的在熔炉边忙碌地拿出金子装好,里面还参杂着一些人类工人,四周一片忙碌的场景。

“看见了吗?这就是你要干的活。”老木匠指着矿井,“感谢上帝,这些手脚灵敏的木偶不用吃喝,也不用休息,我怎么能浪费这样的天赋呢!”

说着我就被带到了下面,被分配了工作,开始干起活来。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了,我仍然很开心,因为我是个木偶,从来都不会感到累,也不会感到饥饿或者口渴,如果在工作过程中我或同伴们被刮到了手臂或者身体,老木匠也会帮我们用新的木屑缝合起来。只是,日复一日的重复工作让我觉得有些无聊,心中一直盼望着能有什么事情发生。

直到有一天,在工作的时候,我远远地看见了一位女子,穿着红色的裙子,带着可爱的发卡,走进了老木匠的屋子里。

这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孩,(虽然我也没见过几位女孩)我不禁问了问旁边干活的木偶朋友:“嗨,那个漂亮的女孩子是谁啊?”木偶停了下来,仔细看了看:“哦,那是爸爸的女儿,尼娜。”“她也是木偶吗?”大家一听,都哈哈大笑起来:“不不不,她是爸爸的亲女儿,当然是个人类女子。”

真是个美人啊!似乎在我木头的身体里面,第一次感受到了一点不一样的东西。

从那时候开始,我总是有意无意地去老木匠的屋子里,装作问问题,或者故意把自己弄伤,去找老木匠修理,这样我就可以看见尼娜了,每次看见她,我却总是说不出话来,鼓起勇气也总是支支吾吾。

我喜欢把从工作中听来的各种笑话讲给尼娜听,因为我喜欢看见尼娜那动人的笑容,每一次尼娜被我逗得咯咯直笑的时候,我都在想,要是能和尼娜每天都在一起,该多好啊!而老木匠每次看见我开始耍宝,就不耐烦地把赶我出去干活。让他很是烦恼。

终于有那么一天,老木匠出去买酒去了,屋子里只剩下了我和尼娜,而她总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我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尼娜不开心地说:“快到圣诞节了,我一直想要一条美丽的项链,可是吝啬的爸爸没有答应我的要求。”这太好办了呀!我心里暗暗想,自己就是金矿工,而人类似乎很喜欢这种闪闪发光的金属,如果自己偷偷地拿一点黄金,为尼娜制作一条项链,她肯定会高兴的。

说干就干,这几天,我每次都趁其他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地拿了一点金子,到了没有活干的时候,他就找个没有人的地方,把金子打磨好,慢慢地做成项链的样子。终于在圣诞节的前一天,我把制作好的金项链送到了尼娜的手里,尼娜高兴极了,也没有问项链是从哪里来的,在舞会上,尼娜成为了最引人注目的那一个,回来后,尼娜开心地抱住我,在我脸上亲了一口,那是我最棒的一天。

我也知道了尼娜最喜欢什么,所以每次干活的时候,我就偷拿一点金子,为尼娜制作一些小玩意,只为博美人一笑,这就是我最大的愿望。渐渐地,我就越拿越多。

开可是好景不长,终于有一天,老木匠在核对数目的时候,发现少了很多黄金。

这天晚上,他把所有木偶集合起来,每次叫一个木偶进他的屋子询问,我在外面等着的时候,心里无比紧张,一直告诉自己,进去后就说什么都不知道就行了。看着一个一个木偶进去后又带着轻松的表情走出来,我闭上眼睛开始祈祷自己能躲过一劫。

终于轮到了了我,进去以后。老木匠就坐在椅子后面,旁边还站着两个警察先生,他们紧盯着我,没有说话。

老木匠走到我身旁,轻轻地问道:“匹诺曹,是不是你偷拿了黄金?”“当然不是。”我把早已准备好的谎言脱口而出,谁知事情却朝着不一样的事态发展,我的鼻子开始边长,我极力地控制住自己,但它还是不停的向前伸展,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只能呆呆地看着老木匠。

“需要我们把他带走吗?先生?”两位警察站了起来,走向了我。

“不,我来解决就可以了。”谁知,老木匠却伸手阻止了他们,我本以为老木匠大恩大德救了我,谁知他的表情却突然变得狰狞起来,这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他突然拿起了桌子上的斧头,朝着我的肩膀狠狠地剁了下来,虽然我是木头做的,但那一刻,我还是感受到了那钻心的疼痛。

看着地上被砍下的胳膊,老木匠盯着我说:“如果还有下一次,我会把你丢进熔炉里面,看着你烧成灰烬,没有人会来为你申言,你只是一个可悲的木偶而已。”

尼娜就站在那里,脖子上还戴着我送她的金项链,她什么话都没说,也没有帮我解释清楚,她只是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我。眼神里带着一丝怜悯。

没有了胳膊,我只能感谢简单的杂货,其他的木偶也对我嗤之以鼻,私下里叫我“小偷”,甚至,之前和我交好的木偶也受到了排挤,他们也开始远离我,渐渐地,我变的没有朋友。可是我毫不在乎,只要我能赢得尼娜的心,这些苦难都是值得的。

但是那一天,一个消息却如同晴天霹雳一般击垮了我:尼娜要订婚了,未婚夫是一个庄园主的儿子,年轻有为。两人情投意合,马上就要成为幸福的一对夫妻。

所有人都在为尼娜高兴,除了我。那天下着很大的雨,所有人都停止了工作,我也趁这个机会冒着瓢泼大雨,赶到了老木匠的家里,夜深了,老木匠睡着了,我艰难地扭着被雨淋透的身体,悄悄地敲开了尼娜房间的门,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尼娜听完了我的来意,竟然咯咯笑了起来:“匹诺曹,你在说什么胡话!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啊!”没想到,在我最爱的那笑声中,我却感到了丝丝寒意:“为什么?在我为你做了那么多……”她打断了我:“那本来就是属于爸爸的黄金,你只是一个该死的小偷而已,你真的认为几块黄金就能让我嫁给你?一个木偶?一个只剩一条胳膊的可笑的木偶?真是可悲……”她的眼神里没有了怜悯,也没有了温柔,只剩下了嘲讽:“赶快滚蛋吧匹诺曹,要不然爸爸行了,就要把你扔进熔炉里去了!哈哈哈……”

真是个可恶的女人…………

审讯室里

“所以?”警察听完了这个故事,揉了揉自己的腰:“你那天晚上就回去了?你并没有杀掉老木匠和尼娜?”

被拷在他对面的匹诺曹轻松地点了点头。

“该死的!你最好告诉我,你把他们的尸体藏在哪了!要不然我发誓要把你这家伙丢进火坑!”警察终于忍受不住,他愤怒地拍着桌子,朝着匹诺曹怒吼道:“快把所有事情交代出来,你这个恶魔!”

“警察先生,我真没有什么好交代的。”匹诺曹晃着脑袋,在他脸上,他的鼻子已经被自己给锯掉了,此刻他正微笑着。

“正如他们所说的,我只是个可悲又可笑的木偶啊!”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