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偷伞的是鬼吗 > 详细内容

偷伞的是鬼吗

作者:韩冰掌  阅读:154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我在大一的时候遭人陷害,被警校开除了,后来就在一家生产雨伞的私企做了销售,经常需要出差。一年前,我去一个挺有名气的江南水镇推销雨伞,结果遇到了一件很邪门的事情,现在想起来还浑身起鸡皮疙瘩。

我还记得那天晚上我在陪客户喝酒吃饭之后,还挺高兴的,因为顺利签了个大单。回到宾馆后,随手把还剩的一把作为样品的伞放在床边上,结果酒劲也上来了,我就躺下睡着了。

半夜的时候我起来上厕所,上完厕所往床边走,刚想关上灯继续睡觉,结果我模模糊糊地感觉床边的那把伞不太对劲。

我揉了揉还没睡醒的眼睛,在看清那把伞之后把我吓了一跳。

不为别的,因为那把伞被人调包了,换成了一把民国时期流行的油纸伞!

我们公司只生产现代的伞,从来都不生产油纸伞。

这他娘的是谁这么恶作剧?把我放在床头的伞拿走了,换了一把老式的油纸伞?

而且还是一把画着粉色桃花的女式油纸伞!

屋里进贼了?!

我赶紧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证件和钱包,还好什么都没丢。然后我把柜子里、厕所门后、还有床底下全都仔细检查了一遍,别说是大活人,连只耗子的影子都没有。

我又拧了拧房门的把手,明明锁得好好的呀,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说是宾馆的哪个服务员监守自盗?

我想了想,也就只有这一种可能性了。

本来想去前台调取监控看看,但俗话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出门在外人生地不熟的,能忍就忍吧,还是少惹事的好,何况我又没丢什么东西,就当是被人捉弄了一下好了。

我用门栓把门栓好,这样就算宾馆服务员有备用的房卡也进不来了。

我拉了拉门把手,确保万无一失后又躺下睡觉了。

可能是晚上喝多了,大约下半夜的时候,我又起来撒尿,刚穿好拖鞋就被眼前的一幕差点吓尿了。

床边的那把油纸伞居然被撑开了!

我靠!这是什么情况?

如果刚才那次还可以用宾馆服务员监守自盗解释,这次可就有点匪夷所思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突然感觉后背上冷飕飕的,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朝我后背吹阴风一样!

我哪敢回头看,哆哆嗦嗦地慌忙把所有灯全部打开,在心惊胆战撒完尿后,往床边走,结果发现木质地板上多了两排湿漉漉的脚印,而且一直延伸到了窗边。

我当时就“啊!”地一声,差点吓得瘫坐到地上。

我大口喘着粗气,吓得两条腿直打哆嗦,牙齿打着颤,老半天才扶着墙慢慢站起来,我背靠着墙,瞪大了眼睛往窗外看去。

外面黑漆漆的一片,除了一些随风晃动着的树影,什么都没有。

这个房间不能再待下去了,否则我非疯了不可!

我战战兢兢地避开那排脚印,抓起自己的旅行包就冲出了房门。

一溜烟冲到前台大厅后,我才算松了一口气。

前台有个胖女人服务员正在嗑瓜子,在看见我一副慌里慌张的模样后,白了我一眼,没好气地说:“大半夜的跑这么快干啥?后面有鬼追啊?”

我咽了口唾沫,心里有点生气,刚想和她理论几句,就听大厅头顶的灯发出一阵“呲……呲……”的怪声,紧接着那盏灯就开始变得忽明忽暗,最后居然刷地一下灭了!

“啊!”

我尖叫一声,冲出了宾馆的大门。

外面的街道是沿河而建,此时正是黎明前最黑的时候,街道上一个人都没有。

刚才发生的怪事把我吓得有点神经兮兮的,总觉得不一定什么时候就会突然冒出一个什么吓人的东西来,我看到不远处有一盏光线暗淡的路灯,就慌忙跑到那盏路灯下,看了看手机,才下半夜三点四十。

正值春寒料峭的时节,我在寒冷的夜风中瑟瑟发抖,但打死我也不敢再回那家宾馆了。

由于没有睡好觉,我倚靠着路灯打起了盹,也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间,我看到从漆黑如墨的夜色中好像有个白色的东西在向我飘来。

轻飘飘的,而且在变换着形状。

我靠!

我本想撒丫子就跑,但我就像被施了定身术一样,可能是由于惊吓过度,两条腿就像两团棉花一样,根本就使不上劲。

眼看那个白色东西就要飞到面前,我只能死死地抱住这盏昏暗的路灯,就好像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

等那个白色东西飞到眼前,我才松了一口气,原来只是一个很大的白色塑料袋。

我一屁股坐到地上,伸手擦脑门上冷汗的时候,下意识地偏了一下头。

在朝河面上瞥了一眼之后,我倒吸一口凉气,心跳似乎都骤然停了。

透过朦胧的月光,我模模糊糊看到河面中央有一个人头探在水面上!

那张脸惨白惨白的,还微微泛着绿幽幽的光。

就像是一张死人的脸!

此时的我浑身打起了颤,像一滩烂泥一样瘫坐到地上,后背早就湿透了,却丝毫感觉不到夜风的寒冷。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发现那个人头消失不见了。紧绷的神经才慢慢松弛下来,渐渐恢复了知觉,被寒风吹得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

也许是我草木皆兵,眼花看错了吧……

我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把旅行包紧紧抱到怀里,来抵御这彻骨的寒冷。

一直捱到天亮,街道上渐渐有了行人,我才长吁了一口气,站起来后,踉跄着走回宾馆退房。心里面直骂娘:他娘的,下次老子说什么都不来这个鬼地方出差了,谁爱来谁来!

我没好气地跟宾馆前台那个胖女人服务员说了声“退房!”,结果一摸口袋,发现自己的身份证落在了楼上的房间里!

我去,这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回房间拿身份证了。

也不知道房间里的脏东西走了没有……

一想到这里,我就吓得有点迈不开步了。

我只好谄笑着对那个胖女人说:“大姐,我的身份证落在房间里了,你能不能陪我上去一趟啊?”

谁知那个胖女人似乎是很不满意我刚才蛮横的态度,白了我一眼后,冷冷地说:“你以为你是两岁的小孩儿啊,上楼拿个身份证还得有人陪着?”

听她这么一说,我顿时有些惭愧,不管怎么说,我也曾经在警校念过一年大学,居然连这点胆子都没有,我便气呼呼地回了一句:“不愿意就算了,我自己上去拿!”

我壮着胆子上楼推开门,发现屋里已经被服务员打扫干净了,地板上那一排带着水渍的脚印也已经不见了。

只剩下床边的那把粉色油纸伞和床头柜上的身份证。

我跑过去拿起身份证就冲出了门,那把油纸伞我是连沾都不敢沾,谁爱要谁就拿去好了。

等退房后,我一看时间,当天的高铁是赶不上了,只能坐第二天的高铁回公司了。于是我在网上订了一张票,然后换了一家宾馆办好了入住手续。

早就听说这个江南水镇风景挺好,难得来这儿一次,我就到处走走逛逛。

在路过一家首饰店的时候,随手买了一串手链,那段时间我看上了公司财务部的一个小出纳,就寻思着回去后找个机会把手链送给她,顺便跟她表白。

出了首饰店没走几步,我就被旁边一个算卦的老头叫住了。

“小伙子,你印堂发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啊?”

我瞅了一眼那个带着一副圆形墨镜,瘦得像根火柴棍的神棍,心里寻思着你这老头出来招摇撞骗,也不知道与时俱进换个新鲜点的词儿啊?

不过经他这么一说,我突然就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怪事,心里直发毛,就琢磨着让他算一卦也好,就算算不准,也能求个心理安慰。

那个神棍看见我走向他的卦摊,咧嘴一笑,露出了两颗大金牙。

我估计他肯定是高兴有鱼上钩了,正在想着怎么忽悠我呢。

果然,等我坐在了他卦摊前的凳子上,就听他神神叨叨地说:“小伙子,把你的左手手掌给我看看。”

看手相?我倒要看看你准备怎么套路我!

我把手掌摊开,伸到他面前。

他抓着我的手看了半天,时不时发出一两声“嗯?哦。”,一副不懂装懂,故作高深的模样。

我看他老半天说不出个一二三来,实在有点等得不耐烦了,就没好气地问他:“老大爷,您看出什么名堂了吗?”

他扶了扶墨镜,抬头看了看我,然后指着我的手心,信誓旦旦地说:“小伙子,你的手掌上出现了一条杂纹,截断了你的生命线,你摊上大事了!”

我虽然明知道他是个江湖骗子,但被他这么声情并茂地一吓,心里也有点害怕了,就慌忙问他:“什么大事?”

神棍老头捋了捋下巴上那一撇山羊胡:“你把你的生辰八字告诉我,我帮你算算。”

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说来说去,还不是要算卦骗钱!

我心里已经把他骂了个狗血喷头,但为了图个心安,我还是把生辰八字告诉了他。

他捏指掐诀,半闭着眼睛,神神叨叨地念念有词,突然睁开双眼,朝我探过头来,压低嗓音神神秘秘地说:“小伙子,你五行缺水,你被水鬼缠上了!”

五行缺水就得遇到水鬼?扯淡!想骗我钱?没门!

我忍住心中的不快,二话不说站起来就走。

“哎,先别走啊,你还没给钱呐!”

我头也不回地往宾馆走去,却听见背后那个神棍大声喊道:“小伙子,我这有解救你的办法,想好了就来找我哈!”

什么解救办法?还不是变着法的骗钱?

我回到宾馆后,把昨晚发生的事又回想了一遍,感觉还是应该彻底弄清楚了心里才能踏实,于是回到昨晚下榻的宾馆,找到那个胖女人前台,要求看昨晚走廊的监控。

胖女人白了我一眼,磕着瓜子,没好气地说:“凭什么给你看监控,你以为你是警察啊?”

我没办法,只好把昨晚的遭遇一五一十地讲给她听,没想到她顿时来了兴趣,也许是抱着一种爱八卦的好奇心态,马上调出昨晚的监控,目不转睛地查看了起来。

我也凑了过去,开始全神贯注地看监控。

但看了很久,监控影像中却一点异样都没有。

就在我已经看得有点不耐烦的时候,突然发现视频影像的右下角隐隐约约有一团半透明的东西在蠕动,看那团雾状东西的形状,很像是一个成年女性的轮廓。

我顿时吓得捂住嘴,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我下意识地瞥了一眼旁边的胖女人,却发现她一点反应都没有,难道说她没看见吗?

我指了指影像右下角那团诡异的东西,颤声问她:“你…..你看到了吗?这里有一团奇怪的影子。”

胖女人皱着眉头,盯着我手指的位置看了半天,然后回头看着我说:“没有啊,是不是你眼花了?我根本就没看见有什么影子啊!”

我听她这么一说,就揉了揉眼睛,再看向屏幕时,那团诡异的影子居然消失了!

我将录像倒回去重新看了一遍,却惊讶地发现视频右下角根本就没有什么诡异的东西出现。

难道真的是我看错了?我挠了挠头,半信半疑。

离开宾馆后,我越想越害怕,也不敢在这个古怪的镇子上继续待了,干脆把第二天的高铁票退了,咬牙买了一张昂贵的飞机票,当晚就回到了家。

至今想起这件事来,我还是会很害怕。我实在想不通我在那个水镇的离奇遭遇到底是怎么回事,都说伞底下容易招惹不干净的东西,为了图个心安,我干脆从那家制伞厂跳槽了。而且自从遇到这件蹊跷的事情后,我每逢下雨天都只穿雨衣,坚决不打伞,就怕那个算命先生所说的女鬼真的会找上门来。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