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童谣(by紫凝) > 详细内容

童谣(by紫凝)

作者:沫沐梦馨  阅读:88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bh88.net 收集整理

“天青青,草青青,哥哥姐姐去踏青,大哥站在榕树下,二姐躺在池塘边。天青青,草青青,哥哥姐姐去看青,三哥飞在半空中,四姐靠在石头边。天青青,草青青,弟弟妹妹去寻青,小妹穿着红衣裳,小弟和狗闹翻天。”

天青村,几个孩子手拉手,围成圈,一边跳一边念:“天青青……”路子佩看那些孩子,疑惑:“哥,这些孩子在念什么啊?”路子钦摇头:“走吧,赶紧去找村长,我们不是来玩的。”路子佩点头。村口一个四处张望的中年男人看到他们,立刻笑着跑向他们:“各位是A大的高材生吧?”路子钦笑着点头:“我们是A大的,但高材生不敢当。”男人笑了:“辛苦你们敢这么远的路到我们这个小山村,我叫天亦夏,是村长的侄子,我现在就带你们去找村长。”六人跟着天亦夏到村庄中央,一老人一脸和蔼的看着他们:“各位高材生,路上辛苦了。”莫北环顾四周,没说话。路子佩摆手:“村长,叫我们老师就行了,我们是来助教的。我叫路子佩,这是我哥路子钦,这四位是莫北,宁米涵,肖楚楚,刘科越。”村长:“好好好,亦夏,带几位老师去他们的屋子。”天亦夏点头,看六人:“各位,跟我来。”

学校旁的一间屋子,男女生各一个房间,各自放好行李,再到村长家。村长家门前的小广场上摆上了酒席。村长看见六人,笑呵呵的招呼六人入座。肖楚楚点头谢意:“村长,这,不好意思,劳烦你们弄这么多。”村长摆手:“没事没事,几位老师能到我们这小山村助教,我们感激都来不及,怎么会嫌麻烦,坐坐坐。”天亦夏端上菜:“小肖老师长得真水灵,希望我闺女长大后,跟小肖老师一样。”肖楚楚笑笑:“没有没有。亦夏大哥,你闺女多大了?”天亦夏:“昨天刚出生。小肖老师,给我闺女起个名吧,我们这女人姓青,单字。”肖楚楚思考一会儿:“青意,如意的意,希望她找到如意郎君,万事如意。”天亦夏连连点头:“好好好,就叫青意。”莫北扫视众人一眼,不说话,静静地吃饭。其他五人和村长他们聊得很开。

隔天一早。他们早早起身,在校门口等孩子们。孩子们陆陆续续跑进学校,也不忘跟他们打招呼。孩子们看到莫北沉这一张脸都不敢靠近他,打了招呼就跑了。肖楚楚走到莫北身边:“别老沉这一张脸,孩子们都不敢靠近你。”莫北看肖楚楚:“没事,我教体育,严肃点也好。”另一边的宁米涵皱眉:“莫北怎么只跟肖楚楚讲话。”刘科越跟孩子们打个招呼:“美女谁不喜欢,我劝你还是放弃吧,你比得过肖楚楚吗?”宁米涵冷哼。

一天的课程结束,他们看着孩子们出校门。“天青青,草青青,哥哥姐姐去踏青,大哥站在榕树下……”路子佩皱眉,又是这童谣。他们回到住处。路子佩:“嗯?哥哥还没回来吗?”宁米涵回忆着:“从下午第一节课后就没有看到他。”肖楚楚皱眉,看屋子,在他们之前,似乎没有人回来过,那么路子钦回去哪?肖楚楚:“我们去找找,路子佩,你去找村长,我们分头找。”肖楚楚跑出屋子,莫北跟着她。肖楚楚看莫北,皱眉:“莫北,分开找会快些。”莫北戳戳她的头:“身为路痴的你,你还没找到路子钦,你就迷路了。”肖楚楚捂着额头,嘟嘴。莫北的嘴角微微上挑:“走吧。”路子佩找到村长,带几个青壮年去寻找路子钦。

“路子钦!”“路老师!”“哥!你在哪!”村庄东面的大榕树下,一人,直立在那,瞪大了眼。看到路子钦现在半空,肖楚楚双腿一软,莫北立马扶住她,抱住她颤抖的身体。一个人影从他们身后闪过,莫北回头,却什么人也没有,连脚印也没有。宁米涵也到了,看见路子钦,失声尖叫。陆陆续续有人赶来。“哥!!!”天亦夏指挥人:“快,快放下来!”两个男人上前,将路子钦放下,探鼻息,摇头。路子佩两眼一翻,向后倒去。天亦夏立马扶住:“小路老师!小路老师!”宁米涵看到莫北抱着肖楚楚,咬牙。

在村里,手机没有信号,只能派人去最近的小县城报警。村长叹气:“各位,我对不起你们,你们刚来第一天,就发生这样的事。”四人都没有说话。莫北让肖楚楚靠在自己怀里,轻拍她的背。村长:“一定,会还给你们一个公道,早点睡吧。”村长长长叹口气,离开屋子。路子佩还处于昏迷,在村医那。莫北带肖楚楚进屋:“楚楚,有事就叫我,我给你们守夜。”肖楚楚面无神色的点头。莫北摸摸她的头:“好好休息。”莫北出房间,正好宁米涵关上门看肖楚楚:“装得很好啊,白莲花!”肖楚楚抬头:“米涵,大家都是朋友,你为什么不伤心,现在子佩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好好的助教,怎么变成这个样子。”宁米涵不屑的看她,冷哼:“继续装!”房间外,莫北坐在大厅中扶额,到底怎么回事。天亦夏进屋:“你们还没休息?这个是在路老师身上找到的。”莫北接过天亦夏手中的小纸卷,打开——“情人眼里出西施,每对卿卿每销魂。”莫北皱眉,好熟悉的字体,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第二天,孩子们依然照常上课,村长封锁了消息。四人强撑着上课。路子佩在今早醒了,只是,依旧两眼无神。课间,看着在外玩耍的孩子们,肖楚楚叹口气。莫北:“怎么了?”肖楚楚摇头。女孩子们手拉手,唱童谣:“天青青,草青青,哥哥姐姐去踏青,大哥站在榕树下,二姐躺在池塘边……”肖楚楚看着她们玩耍,莫北却皱起眉,榕树?一男人跑进学校,看见他们俩,就直奔他们。肖楚楚认出这是天亦夏的弟弟天亦冬。天亦冬大口大口喘息:“小肖老师,莫老师,不好了,小路老师,在,在池塘边上……溺死了!”肖楚楚一震,两人迅速赶往村庄的小池塘。路子佩躺在池塘边,平平正正地躺着,浑身湿透。肖楚楚不敢相信的捂嘴,让自己无法尖叫:“子佩……”莫北的眉头皱得更深,榕树,池塘?大哥,二姐?刚好一男一女,而且路子钦是路子佩的哥哥,怎么会这么凑巧?莫非……莫北看向肖楚楚,将她拉入怀,放任她哭泣。天亦冬将一张浸湿的纸条交给莫北,上面是——我生命中的千山万水,任你一一告别,世间事,除生死,哪一件不是闲事。肖楚楚看着字迹,久久无法回神。“是柯儿的。”莫北皱眉,刘柯儿?一人影从他们侧边飘过。莫北看见了,但只看见了残影,好像,是刘柯儿。但,这不可能,刘柯儿早就死了。刘柯儿是莫北的高中同学,也是初恋女友,只是莫北并不是很喜欢她,临近高考,提出分手,没想到,又会在一个学校,一个系,只是,那时,他已经对肖楚楚一见钟情。莫北轻拍肖楚楚的背:“没事的,没事的,肯定是有人恶作剧,别多想。”一边早已赶到的宁米涵脸色苍白,刘柯儿……

出去报警的人,迟迟未归。

第三天。莫北走到楚楚身边:“楚楚,你来一下。”肖楚楚疑惑,跟着莫北到一边。莫北看肖楚楚,目光极其温柔:“楚楚,若我出事了,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明白吗?”肖楚楚皱眉:“莫北,别说这么不吉利的话。不会有事的!”莫北摸摸她的头:“有你这句话,足够了。一定要活下去,我也会尽力活下去。小心童谣,不要相信任何一个人。”肖楚楚看着莫北,不解,又有种不安感:“莫北。”莫北笑笑:“走吧,去上课。”上完课,回到办公室,看见桌上的纸条,莫北皱眉,来了……走出办公室。“天青青,草青青,哥哥姐姐去踏青,大哥站在榕树下,二姐躺在池塘边。天青青,草青青,哥哥姐姐去看青,三哥飞在半空中……”莫北回头看一眼不远处的肖楚楚,抿唇,转头,走出学校。肖楚楚听孩子们念童谣,眉头紧皱,去莫北办公室,没有人……难道,第三个是莫北?榕树,池塘,第三个是,飞在半空中!肖楚楚拼命跑出学校,看高处,寻找莫北的身影。“莫北!你在哪里!”一些村民被惊动,皆以为又有人失踪,立马放下手中的东西,一起找。村后的山上,隐约有人在崖边,不知为何,像是与人搏斗一番,被人推了一把,落下山崖,但是山崖上,看不见另一人。肖楚楚呆楞着,看着坠下的莫北。“莫北!!!!!”村长看身后的青年:“你们快去山上看看,是谁推了莫老师,亦夏,你去找莫老师!”村民开始奔向两方,肖楚楚跪坐在地上,泣不成声。村长叹气,又是一个。山崖上,有个飘忽不定的身影,静静地看着崖底,然后消失了。

傍晚。村民们都回来了。天亦夏他们摇头,说只发现血迹,没有发现尸体,而去山上的村民,发现一张纸条——不观生灭与无常,但逐轮回向死亡。绝顶聪明予今世智,叹他于此总茫茫。肖楚楚只是呆坐在地上。天亦夏:“这山间,有时也有野兽出没,怕是,被叼去了。”肖楚楚眼中黯淡无光。到底是谁,为什么,为什么要杀莫北?村长让人将肖楚楚扶回住处。宁米涵、刘科越得知时,面无表情,已经麻木。只是宁米涵走向肖楚楚:“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杀了莫北!我看到你跟莫北偷偷讲话,是不是你!”宁米涵抬手要打肖楚楚。刘科越上前,将宁米涵拉开。肖楚楚只是呆呆的坐着,周边的事,她不想知道。

又是一天,第四天。宁米涵简单收拾自己的行李,趁着天色微亮,冲出屋子,冲向村口。村口,一人站在那,死死的看着她。宁米涵一脸惊恐:“你不是已经……”不知何处来的巨石,砸在宁米涵的头上,血浆迸溅。一人走出,将宁米涵的尸体用袋子套住,搬到别处,而那滩血,竟一点点消失,仿佛从未有过。肖楚楚看着窗外的太阳,未觉一丝温暖,只有阵阵寒意,如果真的按童谣来,这次将是她或宁米涵,只是前面的人,似乎是按年龄来,那么这次,是宁米涵。到底,是谁做的?刘科越敲门:“肖楚楚,时间到了,该去上课了。”肖楚楚起身,开门。刘科越面无表情:“走吧,已经有孩子到了。”肖楚楚呆呆的走出屋子,去学校上课,十分麻木。孩子们多少也知道了一些,比平常要安静许多。看窗外的操场,肖楚楚想起在操场上与高年级孩子一同打球的莫北,拳头紧握。

“天青青,草青青,哥哥姐姐去踏青,大哥站在榕树下,二姐躺在池塘边。天青青,草青青,哥哥姐姐去看青,三哥飞在半空中,四姐靠在石头边……”肖楚楚一惊,看四周,一个人都没有,是谁,是谁在念童谣!肖楚楚冲出办公室,寻找童谣的来源,到底在哪!下课铃响,孩子们冲出学校,和她打招呼,然后跑回家。那首童谣还在肖楚楚耳边回荡。刘科越拍拍她的肩:“肖楚楚。”肖楚楚回神:“怎么了?”刘科越:“走吧,放学了,该回去了,孩子们都已经回去了。”肖楚楚皱眉:“米涵呢?一天没见到她。”刘科越摇头:“没看到。”肖楚楚:“米涵,可能出事了。”刘科越皱眉。天亦夏走来,一脸沉重:“刘老师,小肖老师。”刘科越看肖楚楚一眼,跟着天亦夏。

莫北落下的悬崖的乱石边,宁米涵坐在那,头上淌着血,早已没了气息,手里紧拽着一张纸条——为寻情侣去匆匆,破晓归来积雪中。肖楚楚麻木的看着宁米涵的尸体,不再恐惧,下一个,就是她。莫北走了,她,无望。刘科越站在她身边:“你还好吧?”肖楚楚摇头:“柯儿想让我们陪她,就去吧,我对不起她,若当初拉住她……”刘科越握拳。肖楚楚迈着步伐走向学校,走进莫北的办公室:“莫北,你让我活着,对不起,我是孤儿,没有感受过温暖,你和柯儿给了我温暖,你们都走了,我,还有什么动力,活下去。”书下压着一张纸条,只露出一角,肖楚楚拿起——楚楚,当你看到这张纸条时,我可能已经走了,不要伤心,我会拼尽全力活下来,活下来,我一定会救你,哪怕化成鬼,也会救你。我去,是想知道凶手是谁,你一定要活下去,这不仅是我,也是柯儿所期望的,柯儿给你的信,在抽屉里,我一直想找机会给你。楚楚,活下去,等我,我爱你。

办公室的窗外,一个女人看着肖楚楚,静静的看着,深邃的眼中,看不出情愫。

肖楚楚打开抽屉,里面躺着白色的信封。肖楚楚打开——楚楚,我是柯儿。小时候,我一直以为自己是孤儿,没有父母,五岁时被科越家收养,做童养媳。高中,和莫北在一起时,我知道,他不喜欢我,但我还是让他和我在一起,帮他解决那些追求者,不打扰他学习,他提出分手,我也不意外,只是,太伤心。知道他喜欢你时,我明白了,他喜欢的,一直是你,而并非一见钟情。我想孤儿院院长了解了,我五岁时被领养,他七岁被领养,而你,一直没人领养,我们,是一个孤儿院的,院长说你七岁时发高烧,对以前的记忆不清楚,才不知我是谁。但,当我见到你时,我才记起,我有一个妹妹,双胞胎妹妹,就是你,莫北儿时就对你很好,一直保护你,我爱的两个人能幸福,是我最大的愿望。楚楚,我的妹妹,你要幸福。——柯儿。

缓缓蹲下,肖楚楚抱着双膝痛哭,七岁以前的记忆,在脑海中涌现。“姐姐,莫北……”刘科越站在门口,冷眼看着肖楚楚,看他痛哭,转身离开。一人影出现在肖楚楚身边,伸手想安慰肖楚楚,却又收回手,慢慢消失。

隔天。“天青青,草青青,哥哥姐姐去踏青,大哥站在榕树下,二姐躺在池塘边。天青青,草青青,哥哥姐姐去看青,三哥飞在半空中,四姐靠在石头边。天青青,草青青,弟弟妹妹去寻青,小妹穿着红衣裳……”肖楚楚一身洁白连衣裙走出屋子,看着碧空中的太阳,照在身上,是温暖的。姐姐,莫北,我会活下去,肖楚楚放下挡在额前的手,深吸一口气,走向学校。

“肖楚楚。”肖楚楚回头,是刘科越。肖楚楚皱眉:“刘科越,有事吗?”刘科越抬眼看她,一脸阴森:“你说你要去陪柯儿,是真的吗?”肖楚楚摇头:“不能去陪她了,莫北和她,都希望我活着,我不能辜负他们的希望。”刘科越冷笑:“呵,怕死吧。”肖楚楚的眉头皱得更深。刘科越走到她面前:“你个biaozi,勾引柯儿的男朋友,说自己对不起她,却贪生怕死。”肖楚楚:“没有,我……”肖楚楚低头,一把刀,扎在她的腰上。肖楚楚不可置信的看着刘科越:“刘科越,你……”刘科越拔出刀:“肖楚楚,我送你去见柯儿!”周边的孩子尖叫。肖楚楚捂着伤口,退后几步,血,渐渐染红她的白色连衣裙。肖楚楚:“孩子们!快跑!”孩子们尖叫着跑回家,或跑进学校。刘科越举刀刺向肖楚楚,肖楚楚躲开,用身体用力撞向刘科越,将她撞到,转身就跑,伤口一直滴着血。

村长家门口,刘科越一刀刺在肖楚楚背后。肖楚楚摔倒在地,白色连衣裙染红大半。天亦夏、天亦冬:“住手!”两兄弟冲上前,却被刘科越用刀吓退。刘科越拿着刀,一步步走向肖楚楚。“天青青,草青青,哥哥姐姐去踏青,大哥站在榕树下,二姐躺在池塘边。天青青,草青青,哥哥姐姐去看青,三哥飞在半空中,四姐靠在石头边。天青青,草青青,弟弟妹妹去寻青,小妹穿着红衣裳,小弟和狗闹翻天。”警笛声由远及近,刹车声划破天空。刘科越又一刀刺在肖楚楚身上。“楚楚!!!”童谣还在唱,一只野狗,跃过层层包围的警车,直冲刘科越,一口咬住他的脖子。警察开枪射击野狗,但无用。野狗哪怕被打中数十枪也不松口,死死的咬住刘科越,直至他气绝。刘科越一直盯着野狗,最后说出二字,“柯儿。”莫北跑到肖楚楚身边,抱起她。肖楚楚看他:“莫北……”莫北此时头绑绷带,脸上也有划伤:“楚楚,撑住!”医生跑来,给她做紧急处理。肖楚楚一直看着莫北身后的野狗,那只两眼发着绿光的野狗。野狗身上,一个人飘出,野狗倒下。肖楚楚的瞳孔渐渐缩小:“莫北,后面……”莫北的身后,刘科越的尸体里又飘出一个人影,正是刚死的刘科越,他的脖子,还在不断流着鲜血,而且脖子弯向一边,他死死的顶着两人。莫北回头,看见刘科越,将肖楚楚死死护住,紧盯刘科越。一只带着黑色长指甲的手穿透刘科越的胸膛。烈日下,刘科越惨叫着:“柯儿!为什么!”最后,在痛苦中,永远散去。肖楚楚、莫北看着那红衣女鬼,一直出现在他们身边的人影。“柯儿……”刘柯儿看他们,笑了:“楚楚,你会没事的,莫北,照顾好我妹妹,祝你们幸福。”刘柯儿的衣服,蜕变为白色,她的身体,渐渐消散在烈日下。肖楚楚的眼角,泪滑过。“姐姐……一路走好。”“柯儿,谢谢。”刘柯儿带着笑,永远散去。

两个月前,路子钦三人开车撞死刘柯儿的事,也被翻出,虽然三人已死……

一个月后。莫北看着肖楚楚:“楚楚,恭喜你出院。”肖楚楚笑笑:“我们去看看姐姐吧。”莫北点头,将肖楚楚包入怀。

刘柯儿墓前。肖楚楚:“姐,我们来看你了。”肖楚楚给刘柯儿烧了她最喜欢的东西,又说了好多。“楚楚。”肖楚楚回头:“嗯?”莫北单膝跪下:“楚楚,嫁给我,好吗?我在你姐姐面前发誓,永远保护你,爱你。”肖楚楚:“好。”莫北起身将肖楚楚抱入怀,紧紧抱着。墓碑上的照片里,刘柯儿笑了。

一年后,两人办婚礼。莫北看肖楚楚的小腹:“楚楚,你说孩子要叫什么?”肖楚楚:“若是男孩,就叫忆柯,女孩叫念柯。”莫北点头,吻吻肖楚楚的额头:“听你的。”孤儿院的院长看二人如此,放心的笑了。

天青青,草青青,哥哥姐姐结成亲,哥哥带花去接亲,姐姐戴花笑开心。

本故事独家授权【鬼姐姐】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打开浏览器搜索【鬼姐姐】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