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阿凡提捉鬼 > 详细内容

阿凡提捉鬼

作者:_﹏兲鉂鈊__  阅读:90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知县有个出名的地主叫做张有财。

人如其名,的确挺有财的,不过真正让他出名的是他的吝啬。

一天他让他的傻儿子给他打酱油,可是却一个铜板都不给,只拿给他一个空的酱油壶,对他说:“去,去你刘老伯铺子上,赊二斤酱油。”

傻儿子点点头,拿着空空的酱油壶,屁颠屁颠的走了,张有财看着儿子的背影,长长叹了一口气。

这张有财家财万贯,却生出一个傻儿子,老婆不久前还死了,这事挺让他郁闷的。

有人就给他出主意了,说,你在娶一房媳妇给你生娃不就行了。

结果这吝啬鬼冲着人家嚷嚷,娶媳妇不要钱啊。

就这样,张有财舍不得钱,又想女人,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了。

要说张有财也是大户人家,为何其他年轻女子不嫁到他家里呢,这也是大有原因的。

当初张有财的原配夫人叫做崔柔,一个活脱脱十八岁的姑娘。

自从崔柔来了以后,张有财更是舍不得吃穿,生怕老婆吃多了一点浪费,家里佣人都不要伺候,怕佣人惦记他的家产。

崔柔在家里每天要做很多家务活,听说在月子里也要洗衣服,烧火做饭,结果因此落下病根。

前不久,终于在傻儿子刚满二十五岁后,因为张有财舍不得给老婆花钱治病,崔柔撒手人寰。

大家私下都说,张有财的吝啬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还有谁敢把女儿嫁到他家里来啊。

话分两头,傻儿子拿着酱油壶来到了刘老伯铺子上,傻兮兮的笑道:“老伯,给我打二斤酱油。”

刘老伯一看就知道来吃白食的,还美其名曰赊账,却从来分文不给,经常占穷人家的便宜。

刘老伯接过酱油壶,笑眯眯的,转身鼓捣一番,又把空的酱油瓶递给傻儿子了,说:“打好了,给!”

傻儿子看着空空的酱油壶,摸着脑袋道:“空……空……空的……”

“这还不简单,你撒泡尿不就行了,反正酱油是咸的,尿也是咸的,最后最好在混一点水沟里的黑水,不就成了。”

傻儿子一听,拍手叫好,当场拿着酱油壶迫不及待的就尿了。

这时候,刘老伯的老伴走了出来,责怪刘老伯说道:“你怎么这样,不怕张有财了。”

“哼,那张有财尽欺负穷人,今天我只是给他一点颜色看看。”

傻儿子撒了一大泡尿后,又跑去水沟把里面的黑水装进酱油壶里,还晃荡了一下,满意的回家了。

会家以后,傻儿子把酱油壶交给张有财,傻兮兮的说道:“爹爹……我要吃肉……”

“肉多贵啊,我们不吃那东西。”

说完张有财拿出一个馍馍,把傻儿子带回来的酱油淋在馍馍上,还示范说:“儿子你看,馍馍配上酱油……”

这话还没说完,张有财吃了一嘴的泥沙,还觉得嘴里有股骚味,呸的一声 骂道:“这是什么东西,根本不是酱油。”

傻儿子咬着手指,笑嘻嘻说:“哈哈,刘老伯教的,让我把……”

张有财一听,气坏了,就要找刘老伯的麻烦。

没有多久,张有财竟然雇了四个人,杀到刘老伯铺子里,把刘老伯抓出来打了一顿,店里的东西也全都没收了。

干完这些事以后,轮到张有财给四个打手工钱了,结果张有财却把从刘老伯铺子里的小食品,一人分给大家几包,就当做工钱了。

四个打手只是当地的村民,实在是气急了,一人打了张有财一个耳光,气冲冲就要走。

张有财一看他们要走,红着脸,站了起来,说道:“哈哈,是你们自己不要工钱的,刚才那四个耳光抵了!”

刘老伯所有家财全都被张有财霸占,他欲哭无泪,反而是他老婆坐在地上哇哇大哭,说他不该去戏弄张有财,结果反被人家霸占家财,这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

一天阿凡提从知县路过,知道了刘老伯的事,就说,我有主意对待张有财,让他把霸占村民的财产全都吐出来。

这天阿凡提大摇大摆来到张有财家中,张有财见阿凡提穿的破破烂烂就要驱赶,阿凡提却严肃的说道:“你相信这世界上有鬼吗?”

张有财愣了愣,说:“不知道。”

“我天生有一双阴阳眼,我看见你死去的妻儿,正趴在你的背上,看来你时日不多了啊。”

“你放屁!”

“哈哈,信也罢,不信也罢,是命,是命啊!”

阿凡提笑着离开了。

入夜,阿凡提看到窗口上有两个黑影,黑影不断晃动,越变越大,导致整个窗口上,全是人影,那感觉就好像趴在张有财家里的窗户上。

张有财看到这一幕,吓的不敢出声。

少顷,窗边的两个黑影发出拉锯一般渗人的声音,好似两个人在对话。

“七爷,今日真是大快人心啊,我们马上就可以去拘张有财的魂了。”

“谁说不是呢,这张有财欺压百姓,如今气数已到,也算痛快。”

“他下了地狱后,免不了十八层地狱,这十八层地狱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哈哈,八爷说的啊,刀山地狱,油锅地狱,拔舌地狱,等着他去受的呢。”

“那还等什么,我们进屋去吧。”

张有财一听二人的对话,还相互称七爷八爷,转念一想,七爷八爷岂不是阴曹地府的黑白无常。

张有财吓得心惊胆颤,大汗直冒,心道,完了完了……

然而,就在张有财吓破胆之际,一声鸡叫声响起,窗边的两道黑影这才慢慢散去。

第二天,张有财找到阿凡提,跪下向阿凡提求救。

阿凡提笑眯眯的打量着张有财,又严肃起来,说道:“这事别人兴许有救,可是你偏偏没救了。”

“为什么?”

“你死去的妻子缠着你,吸取你的阳气,让你早些就要见阎王,可是你又是个吝啬的人,这事不好办,不好办。”

阿凡提说罢牵着毛驴就要走,张有财却答应把全部家产都交出来,只为了救命。

阿凡提答应了张有财的要求,让张有财交出大半财产,说一方面是他超度女鬼,他的亡妻,超度后,让亡妻下辈子有个好人家,不至于还怨他。

第二方面钱财用在打点上,有钱能使鬼推磨,钱财用来贿赂黑白无常。

三天后,阿凡提对张有财,说:“全都打理好了,恭喜你,终于能活下来了。”

原来阿凡提全都骗张有财的,那晚上窗边的鬼,只是阿凡提让人拿着油灯对着人照射,利用光影的原理骗过了张有财。

得到张有财的大半家财后,阿凡提把刘老伯铺子里的东西全都还给他,剩下的财产分给穷人,而自己只剩下一个铜板,骑着毛驴悠哉悠哉的走了。

等张有财知道实情后,阿凡提早就走远了。

(完)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