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恐怖故事—迁坟 > 详细内容

恐怖故事—迁坟

作者:旋律是依恋゛  阅读:117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迁坟

早上八点多,我还在与周公战斗,胜负难解难分之际,电话不适适宜地响起,老妈在楼下拨通我的电话叫我起床,她说村里今天有人家迁坟,叫我去帮忙。

不舍地从被窝里钻出,一阵冷风袭来,不禁一哆嗦,看来今天出师不利了。换了身脏衣服,肩挎马绳,便在晨风呼啸中出发了。

尧家屋基,传说以前尧姓家族的地盘,现在只是一个小山头,没有所谓的屋基,只有一块块土地,和一个个坟包。虽然才八点多,天刚刚亮起没多久,刚到山头的我便看到二十多个寨邻围在一座坟前。

我还有些睡眼朦胧,但村里有那么严肃的事,不能表现得太随意,整了整精神,迎了上去。迁坟,只是为了给逝者寻找一块更好的安息之地,但后代子孙们都引以为大事。我一看,这不是张家嘛?那些人,都是认识的寨邻,有的在准备发电机,有的在弄起重葫芦。有的在坟头上除草。

像我这种又瘦又年轻的小辈,只能是搬砖送工具之类的,便准备加入到除草的行列中。这座坟很大,差不多占据了五个平方,而是修葺完善,看来今天迁坟要一整天了。我看了看墓碑,原来是一座双坟,就是埋了两个人的,想来是夫妻坟难怪那么大。墓碑也非常豪华,墓碑上左右各有一张玻璃框起来的相片,我看了看,被固定好了的,也挺慈祥的样子,应该常年不会坏。除了石碑的宽大厚重,还有耳饰雕龙,连碑前都有雕栏石柱,顶上还有厚重的碑鼎,坟前有棋盘石凳。别说迁坟本身,单是拆碑,也要费一番苦力了。

众人忙着架设起重设备,先把墓碑碑鼎取下来,我们也把坟头上的杂草清除得差不多了。就把一旁地里的空地清理出来,准备摆放石碑零件。

大概快十点了,起重葫芦一点一点把碑鼎抬起,几台冲锋钻也不停工作着,起重三脚架也呈现出一种病态的弯曲,突然间我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但也说不出来是什么。冬天的阴天,伴随着一阵阵寒风,即使在不断的干活,但每个人脸都冻得通红,手也差不多僵了。我环视了一眼,并没有什么不妥。就算有不妥,像我们这些年轻人说的话估计也没人会听。

正在我们所有人都全神贯注盯着葫芦的铁链一点一点往上升起时,啪嗒一声,三角起重架的一脚突然歪斜,碑鼎便掉了下来!几百斤的青石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掉下来,众人一阵惊呼!还好没人在近前,碑鼎只是砸进泥土里,可以说有惊无险!众人左顾右盼的时候,我看到一个七十岁左右的老妇人拄着竹拐杖站在众人后面,一动不动的看着大家,我觉得有些眼熟,想着应该是张家哪个老人吧,常年呆在家不出门,时间长了就觉得陌生了。跟坟里躺着的关系就不用说了,可能是兄妹关系,只是我看她脸上没有表情,青灰色的衣服很新,又给人一种很老旧的感觉,纵横交错的皱纹把眼睛挤的只剩一条缝了,看不出有什么反应。

大家查看了一番,原来是三脚架着地的地方泥土太软,而碑鼎太重,三脚架滑出了好远,这才导致刚才的一幕。现在大家把坟上的砖头取一些下来固定三脚架,十几个人又把掉下来的碑鼎抬到一边,这才继续开始拆石碑的其他地方。

出力的事我们也做不到什么,几个年轻人就端茶递水,走上走下围观喊口号。我还抽空看了看那个老人,她坐到了一块石头上,静静地那么看着忙碌的众人。我觉得奇怪的是好像大家对她的存在并没有在意,来的时候我也没注意她是什么时候来的。好像在碑鼎掉下来的时候突然就出现了一样。

突然间,我看到坟上露出一些漆黑的东西,我想,不会是棺材露出来了吧?还没开始挖土呢!我走近仔细一看,吓了我一跳!真像是棺材一角!不过现在大家都在忙,没人顾着这一块。我也就不管了,反正迁坟就是要把棺材挖出来,现在露出来没事,等下也要挖出来的。双坟有这种想来也不奇怪,地方小,还住着一对夫妻,肯定很挤。

过了一会儿,一阵恶臭传来,我们都捂住口鼻,众人停下来在坟上转悠寻找臭源,没多久就看到了刚才我看到的那个缺口,正有一股腐黄色的液体缓缓流出,这应该是腐烂的尸体流出的尸水!只能先用泥土堵住,把碑拆下来再说。在左右走动的时候,偶尔走近那老人,我闻到一股跟刚才一样的腐臭,有些刺鼻,有些反胃,我只是多看了她一眼,刚才的臭味那么浓烈,走到哪儿应该都闻得到,不可能因为离她近一点就更浓一点。堵住了那个可以看到棺材的口子,味道逐渐淡了,大家又分析了情况,做出猜想。

可能是在坟头上踩的人多,把坟内已经腐烂的棺材挤压变形了才会有尸水流出来。所以人们减少了在坟头上的数量,大大增加了工作的难度。所以差不多三个小时,才把整块石碑拆下来放到一边。我纳闷的是,那么长时间以来,没有人去问候一下那个坐在一旁的老人,那么冷的天,热水没人端一杯,招呼没人打一个。

墓碑放好后,就该是挖坟了!张家人烧了钱纸,点了香烛,跟墓主告罪一番,后辈都磕了头,便要动手了。主事先生说了属什么的不能动土,属什么的不能看棺材,属什么的不能动棺材,必须找地方回避才行。我属马的,都不在那个行列,但除开那些人,也就只有四五个了。所以我就成了挖坟的主力了。说实话我从来没有干过这种事,挖人家祖坟!虽然是允许的,但一想就觉得别扭。刚才已经把砖头取得差不多了,只剩挖土了,几个人小心翼翼的用锄头把土刮开,渐渐地露出了里面的棺材。

随着泥土越来越少,我们几个人心里也越来越心惊,因为只看到一副棺材!没有回避的人也瞪大了眼睛,随着我们的锄头晃动眼珠,怎么都没看到另一副棺材!明明是双坟,可是棺材去哪儿了?就算腐烂了,那也要有木头渣滓,还要尸骨。可是一起埋的两个人,怎么会只有一副棺材?不会是双尸同棺吧?张家人应该不会那么吝啬,看那豪华石碑就知道,不可能让两个老人挤一口棺材,这样两老人到了阴间肯定吵架。可是我们却只看到一口棺材,还是摆在左边,没有在中间,就说明了右边那口棺材……不翼而飞了!

我不自觉的看了看那个老人,她站起来了,颤颤巍巍的身子就那么站着,一瞬间,我联想了很多,越来越觉得这个老人很诡异。虽然我常年在外,但村里的老人没有不认识的,就算是叫不出,也知道是哪家的,可这个老人,在我的记忆里似乎就没出现过!但我却不敢跟别人说,同为寨邻,要是我不认识村里的小孩儿,还情有可原,可要是不认识老人老人,那笑话就闹大了。我看她干瘪的嘴角不断蠕动,似乎在说些什么,但声音太小,或者根本没声音。更奇怪的是到现在了还是没有一个人在意她,而是到现在,根本没人看她一眼!

主事先生嘴里不断念叨,手中铰子敲个不停,但声音明显越来越急促,额头上还渗出了许多冷汗。我们都想到,不好的事情,正在发生!张家主人没有回避的,一个个都惊恐万分,在坟前不断磕头,我们没有停止挖土,把整座坟的泥土都刮到一边之后,才停下来,这里只有一口有些变形的棺材,另一边原本放着棺材的地方却空无一物!这种事从来没有发生过,迁坟也纯属正常,只是棺材都不见了,怎么迁?

我们都放下锄头准备到一旁休息一下,另外几个直接坐到墓碑零件上,主人家挨个发烟,我也坐了下来。眼睛往主墓碑一瞥,再次看了看那两张照片。这一看之下,吓得我赶紧弹了起来。我看到那照片里的妇人,跟那边站着的那老人何其相似!只是由于是斜视,不敢确定。站起来的我走过去看的时候,整个人都呆在原地了!那不就是照片里那个人吗?可是……!我不敢想。有些恐惧的回头看那个老人,可我什么都没有看到了,刚才出现的那个老人,消失了!我冷汗顺着额头,顺着后背流下,不禁打了个激灵。大白天的我还见鬼了?!

那几个人看到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以为我在看碑上的碑文,就拿我开玩笑,想来是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没人知道我此时是动弹不得,想离开此地,双脚却不听话。主事先生跟主人家在一旁商量了一下,似乎是觉得今天日期不好,想改个日子再来迁坟。但棺材已经出土了,另一口棺材却不翼而飞。棺材失踪了可是头等大事!不能再继续了。农村人多少有些迷信,现在要叫人们继续,我想也没人会做下去了。

主事先生翻看了着一本线装书,张家人在不断细语商量,我缓过来之后站得远远的,心里还不断打鼓。更远处,那些回避的人们在划拳喝酒,好不热闹,可我此时却心惊胆战。

过了一会儿之后,主事先生放好书,跟张家人说了些什么,见张家几个人都点头了就跟我们说让我们所有人都回避,只留下张家一个跟逝者关系最好的一个后辈,帮着主事先生办事。我们也就离开了那个地方,来到大家回避的地方看他们的吵闹。

其他人都热闹非凡,我却心不在焉,一直还想着刚才那些诡异的事情,我们几个挖土的也没说另一口棺材失踪的事,张家人也没说,只是说现在主事先生要念经,不便打扰。很配合的是先生的铰子声有节奏的响起,还有大声念经的声音。

留下的那个张家人也传来几句说话的声音,很大,像是吵架骂人一样。只是我们之间隔了很多坟,并没有看到什么,很多人也被告知不能看,便都不知道那边到底发生什么了。隔了一会儿,那个张家人过来叫我们几个过去帮忙。还是我们挖土的几个人,到坟头上一看,又瞪大了双眼。两口棺材并排着摆在面前,虽然有些变形,但真是两口棺材!我们几个都无语,另一口棺材怎么又跑出来了?

还没从震惊中醒来,我又看到在坟后不远处的石头上,坐着两个老人!一个是刚才诡异的老妇人,一个是……应该就是老妇人的丈夫,另一个墓主人。刚才那老妇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现在看去,两个老人脸上都带着微笑,静静地看着我们。

吞了口唾沫,壮了壮胆子,便和那几个人一起,在主事先生的指示下套绳子,准备起棺。等两口棺材都被抬出坟,摆放在事先准备好的凳子上时,主事先生又叫我们去把帮忙的人们叫过来,准备上路。我转头看了看两位老人的位置,他们站了起来,似乎在眺望,似乎在等待。

众人小心翼翼地抬起棺材,张家人抬了贡果,撒着纸钱,主事先生领头,准备上路。我看了看时间,已经中午一点多了,肚子饿的不行,刚才由于紧张和恐惧,没感觉到,现在棺材抬起,才觉得腹空难耐。随着众人一阵吆喝,开始移动了。这时候我走在人群的后面,跟几个年轻人差不多同时点燃了一串鞭炮,便算是真正的上路了。不过等我点燃鞭炮转过头时,看到两口棺材上分别坐着两个老人,一男一女,正微笑着四处打量,不时地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我不敢上前,只慢慢的吊在最后。

新坟迁到哪儿我不知道,也不知道有多远,跟着人群慢慢地走着。抬棺材的几个人没多久就叫换人了,说棺材越来越重,似乎跟新的一样。我看了看那两个依旧坐在棺材上微笑的两位老人,想想也知道,棺材越来越重,肯定是他们的恶作剧!走到一个岔路口时,我便和几个有其他事的人打道回府了,我不是不想帮忙帮到底,而是受不住那种来自心灵的恐惧。

后记

我不知道后来有没有再发生什么怪事,因为我后面没跟去了。我不知道一开始棺材怎么会消失了又出现,主事先生没说,张家人也没说。在我猜想,应该是张家人迁坟时,没有提前来到坟上祭拜,也就是没经过两位老人的同意就准备抄他们的家。老妇人不愿走,就把老家(棺材)藏起来了。后来经过主事先生的协调,后辈的解释,两老人接受了搬家的事实,不过在途中略施惩戒罢了。这些是我的猜想,有些天马行空,但也是迁坟怪事的合理解释。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