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惊悚之恐怖游乐园 > 详细内容

惊悚之恐怖游乐园

作者:黑衣少女媚如猫  阅读:61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一、激流勇进

城郊最新修建的游乐园仿佛一夜之间拨地而起,里面多种多样的游乐设施吸引了不少游客前往,以至于雾蒙蒙的今天依然不能浇灭游客们来这里玩耍的热情!

一辆大巴车平稳的停在了游乐园的门口,满满的一车乘客有序的下了车,带领他们的导游依次给游客们分发游乐园的入场券。

拿到票的乘客欢呼雀跃的朝着游乐园跑去,而还没有拿到票的人则急急的催促着导游快点发放,坐在车尾的三名乘客和其他人不同,好像都对游乐园没有多大的兴趣,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抽中了游乐园有奖体验的项目,恐怕他们永远不会来到这里玩耍。

“几位,请过来领票,顺便了解一下各自的有奖体验项目……”导游面带笑容的说道。

三人懒散的走向导游,脸上都带着不耐烦,导游看着他们,并没有将他们的情绪放在心上,而是开始分发票券来!

“周文杰?”导游着票上的名字喊到!

一名看上去精壮无比的男子站了过来,接过导游手里的票。

“你体验的有奖项目是激流勇进,具体规则等你到了现场就会有工作人员向你讲解的……”导游依然带着微笑!

周文杰点点头,没有说话,拿着票,进入园内!

紧随其后的是胡鹏和李红,一男一女,分别都拿着各自的票,按照导游的指示前往自己的有奖项目的设施去了!

“喂,周文杰,等一等!”

周文杰停下脚步,回头看向叫自己的人,是李红!

“我,我想和你的有奖项目交换一下,可以吗?”李红拿着自己手上的票说道。

“为什么?”

李红面带不悦的回答:“让你明女士独自探访鬼屋,亏他们想的出来。”

周文杰明白了,李红害怕鬼屋,他笑了笑,说:“我到这里来呢,就是想着尽快完成有奖项目早点回去,鬼屋实在是太浪费时间了……”

说完,周文杰转身想要离开,李红见状,急了:“我可以给你钱,当做补偿金!”

此话一出,周文杰停了下来,回头笑道:“给我钱?看来你还真是胆小,不过,你准备给我多少呢?”

“等等……”李虹边说着边摸着自己衣服的口袋,奇怪的是除了身上穿的这件衣服之外,李红什么东西都没有带。

“不会啊,怎么可能?我出门的时候都会检查自己的钱包,手机和钥匙带没带,怎么可能找不到呢?”李红焦急的说道。

周文杰看着眼前这位四十多岁,风韵犹存的女人,摇了摇头说:“那我可帮不了你了,再见了……”

说着,周文杰不再理会李红,来到了不远处的激流勇进游乐设施!

这激流勇进和自己之前玩过的还不太一样,从最高点到水面的落差足足有四五十米的距离,可是,在周文杰眼里,这根本不算什么,他平时玩的东西可要比这个刺激的多了!

“你好,请出示你的票。”游乐设施操作员检查了周文杰的票,然后,脸上露出了笑容,说:“周先生,您将要体验的是激流勇进的有奖项目,只要完成挑战,便可以得到乐园为您准备的神秘大奖!”

“神秘大奖?呵呵,有点意思,说说规则吧……”周文杰来了兴趣。

“规则其实很简单,在游玩的过程当中会不停的有物品重两磅的水中弹射出来,您只要在船体下落的时候,抓住您觉得正确的物品然后交给我们就可以了。”

规则确实很简单,周文杰听了之后心里暗喜起来,比手速和反应力?自己可不会输给任何人,要知道,他最喜欢的就是做这一类的事情了,无论是在生活当中,还是在工作当中!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参与的事,有奖体验项目,硕大的游乐设施里面只有自己一位游客,周文杰将自己的疑问向工作人员提了出来,工作人员依旧带着亲切的笑容,说道:“周先生,是这样的,为了保证您所体验的有奖项目能够顺利进行,我们特意封闭了游乐设施,让您能尽快的完成这一个项目。”

周文杰听后,笑着说:“你们还真下血本啊,那我可要好好表现一下,才对得起你们的服务!”

“应该的,应该的……”工作人员一边应和着一边将周文杰带到第一艘船体上,然后,细心的检查了一遍安全设备,再询问了一下周文杰的身体状况以后,发动了机器,挑战正式开始!

激流勇进,这款游乐设施最刺激的地方无非就是船体在最高点急速下落的时体验那种极度的失重感,如果是在平时,周文杰内心可能平静如毫无波澜的湖面,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要在途中完成任务的原因,周文杰竟然开始有些紧张起来了!

‘咔嗒’

一声响以后,船体开始随着水流飘动!

弯曲的水道也只不过行驶了一两分钟,载具便来到了激流勇进的最高点停了下来,周文杰在此期间已经完全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他看着下方几十米长度落差的水道,将精神完全集中在了四周,这是他多年以来锻炼出来的习惯,只有集中精神了,才能利用自己的快速的反应力完成工作!

毫无预兆的,周文杰所乘坐的小船开始急速下落,与此同时,在滑道两旁,突然之间从水里抛出许多的物品,高度正好达到周文杰触手可及的位置,而物品种类繁多,绝大多数是日用品和小玩具。

小船下落的速度越来越快,但是,这也丝毫影响不了周文杰仔细的观察从水中窜出的物品,就在小船快要达到底部位置的时候,周文杰的眼神忽然间变得犀利无比,他看见一块金表从水里抛出,然后,周文杰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空中一抓,金表被他稳稳的抓在了手里。

一气呵成的动作完成之后,小船也快要达到终点了,周文杰露出得意的微笑,想要欣赏自己抓到的奖品,抬手一看,他手里抓住的哪里还是一只金表,此时此刻,周文杰右手正握着一条滴着鲜血的断臂……

二、过山车

李红见周文杰不同意和自己交换项目,她没有死心,而是追上了另一名参加有奖体验的男子,胡鹏!

胡鹏高大帅气,十分有亲和力,李红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之后,胡鹏想也没想便答应了,可是,李红看见胡鹏挑战项目竟然是过上车之后,她十分郁闷的说道:“比起进鬼屋,我更害怕坐过上车,哎,还是算了吧,我放弃了,不参加了……”

说完,李红朝着公园出入口走去,胡鹏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没有劝阻,在他看来,这公园安排的项目的的确确不适合女人来挑战,但是,自己则不同,他很有拼劲,渴望征服不属于自己的一切,即便是他之前从来没有坐过过上车,但是他还是不惧怕挑战!

没有犹豫,胡鹏来到了过山车设施前,他眼里看着弯曲徘徊的轨道,内心闪过一丝兴奋,带着这样的心情,胡鹏毅然决然的走进了检票口!

和激流勇进一样,过山车也只有胡鹏一个人坐,而他要完成的挑战规则也很简单,那就是在过山车行驶的过程当中,看清楚立在轨道上的数字牌,记下来,告诉工作人员即可。

“奖品是什么?”胡鹏和周文杰一样,同样关心这个问题。

“做一件事情,结局是一方面,过程的享受才是最主要的,不是吗?”工作人员故作神秘的说道。

这句话说到胡鹏的心坎里去了,他就是这样的人,享受征服的过程,那种刺激感是任何事情都无法比拟的!

“对,说的好!”胡鹏朝着正在帮他系安全带的工作人员竖起了大拇指,反而让工作人员被夸赞的有些不好意思了。

安全检查完毕,挑战正式开始,过山车上升的时候,胡鹏从高处看着整个乐园的景色,不禁感叹,人类在寻找刺激上面花的功夫可真不少,目之所及的地方,什么海盗船啊,大摆锤,高空跳楼机,不时的传出撕心裂肺的叫喊声。

“要开始了……”过山车上升的‘哒哒’声音停止了,同时,也达到了整个轨道的最高点。

胡鹏第一次坐过山车,虽然自己选择的位置在车厢的中央,但是,看着几十米高的地面,紧张感也从心底冒了出来,他看着车头一点一点的开始朝着下坡轨道行进,刚想深呼吸,谁知道,这个动作没有做完,一阵强烈的失重感袭来,随之而来的又是左右甩动的拉扯感!

如果换做别人的话,早就恐惧的开始尖叫了,而对于胡鹏来说却不同,他感受着别样的刺激,疯狂的大笑着,以至于差点忘了自己要挑战的任务,直到第一个数字牌一闪而过,他才忽然间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不过,胡鹏脑袋还好使,不过一眼而已,数字就已经印在了他的脑中,不禁的,胡鹏嘴角再次露出那种得意的微笑。

“别离开我……”

胡鹏耳边突然响起了一句话语,语气轻柔但是无比的冰冷,在高速运行的过山车呼啸的风声当中,听上去十分清晰。

而就是这句话,让胡鹏冷汗流了下来,他迎着风,艰难的回过头,看着后面的车座,空无一人。

胡鹏长出了一口气,确定是自己听错了。

但是,当他回头再看向前方时,突然发现,刚才前面还空荡荡的座位上,现在却坐着一个长发女人!

诡异的是,在过山车如此这般激烈的翻滚之下,那女人的头发竟然丝毫没有摆动,好像她所在的位置就是在平地。

“别离开我……我永远都要守护你,嘿嘿……”声音再次出现在胡鹏的耳边,他惊恐的看着眼前的女人,此时,长发女人正缓缓的将自己的脑袋转了过来,就这样的呈九十度转了过来,伴随着‘咔’的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长发女人终于完成了动作,,而胡鹏也看清楚了她的样貌!

脖子的扭断好像并没有让长发女孩感觉到什么,模样清秀的她此时此刻眼里全是极度的怨恨,没有血色的双唇看上去有些发紫,即便如此,她依然不停的重复着刚才的那句话。

“小琳……”胡鹏含糊不清的叫出名字,再也感觉不到过山车带给他的刺激感了。

三、逃

周文杰看着手里正不断‘滴答’流淌着鲜血的手臂,吓的他急忙朝着水里一扔,随后,周文杰气急败坏的下了小船,朝着工作人员的所在的位置走去:“你们这里是怎么回事?断手也能当成道具?我要打电话告你们!”

令周文杰没有想到的是,整个等候大厅里一个人都没有,工作人员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人呢?”周文杰甩了甩手上沾染的鲜血,到处搜寻着工作人员的身影,可是,直到他走出了激流勇进的设施,依然没有看见任何人的身影。

周文杰回到了乐园的道路上,更加令他吃惊的事情发生了,整个乐园安静无比,没有了才来时候的喧嚣,欢笑声、尖叫声、乐园播放的音乐声都戛然而止,甚至连游乐设施的运转声也突然消失了,好像整间乐园没有开放似的。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周文杰摸不着头脑,他到处查看着,想要找到其他人的身影,可是,临近的几个设施都没有任何人在其中,甚至连工作人员都一起消失不见了。

“难不成是出了什么紧急事件,集体撤离了?”周文杰觉得唯一的可能就是这个,但立刻便被自己否定了,如果真的是出了什么事故的话,工作人员肯定会等着自己一起撤离的,不会把游客一个人留在这里。

原因呢,周文杰是真的想不明白了,他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快点离开这个诡异的乐园!

拿定主意之后,周文杰立刻朝着游乐园的出入口走去。

一路上,更显萧瑟,满地的落叶,绿化带的丛生的杂草都是周文杰在进来时没有见过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连只鸟都没有……”周文杰边走边嘀咕着,他越来越觉得这乐园有些奇怪,忽然间,他脑袋里想起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自己为什么会到这间乐园来呢?他可是从来不喜欢这样吵闹的环境的!

不过,任凭他怎么回忆,记忆就像出现了断层一般,空白一片,他只能搜索到最近的一段记忆,那就是自己正坐在家里吃着晚饭,好像眼前有什么亮光一闪而过,然后自己就到了乐园里面!

周文杰停下了脚步,脑子里猛的出现了两个字:绑架!

对,自己肯定是被绑架到这个古怪乐园里面的,虽然还不知道原因是什么,但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逃出去!

再次迈开了脚步,已经不是快步走而是小跑了,周文杰很快就来到了乐园出入口的位置,远远的,他好像看见有个人站在那里,正纳闷的时候,远处的人朝他跑了过来,是之前找他换项目的李红!

李红上气不接下气的来到他的身边,惊恐的说道:“我们……出,出不去了……”

“出不去?为什么?”

李红指着远处的出入口,眼泛泪花的说:“出口不见了,我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还有,这乐园突然间就一个人都没有了,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

周文杰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跑到了出口前,果然,如李红所说,之前来时还是在一座特色墙面下的出入口,现在却消失不见了,在他眼前的只是一面完整的高墙!

“不会的……一定是我们弄错了……”周文杰惊慌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说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呜呜……”李红哭了起来。

“哭有什么用?”周文杰不喜欢看见女人哭,让他觉得很厌烦:“眼下最重要的是要从这里逃出去,别哭了,省点力气找出路吧!”

李红被她这么一吼,不敢大声哭泣,而是轻轻的点点头,抽泣着,跟在周文杰的身后,到其他地方找出路了!

两人没走多久,就看见一个人从过山车的设施里跑了出来,正是过山车设施挑战者,胡鹏。

三人一碰面,周文杰就对着胡鹏说道:“是不是工作人员都不见了,不止是工作人员,整个游乐园都只剩下我们三个人了,还有,出去的路也不再原处了,我们正准备去寻找呢!”

胡鹏苍白着脸,点点头,但是,他还有有话要说:“你们在挑战的时候遇见什么怪事没有?”

李红没有挑战过,自然摇头,而周文杰则点头说:“我抓到了一只女人的断臂!”

李红听后,大惊失色,问道:“断……断臂?是真的吗?”

“我刚开始以为是假的,但是,触感和血腥味似乎都太过于真实了,对了,这就是血迹……”周文杰伸出手,将还未干的血迹拿给两人看。

虽然二人都不是专业人士,但是,分辨血迹的能力还是有的,李红摸了之后,眼泪又流了下来:“我想要出去,马上出去!”

“或许和你的事情比起来,我要严重的多……”胡鹏苦笑着,说:“我看见我死去的女朋友了!”

此话一出,犹如深水炸弹在周文杰和李红之间炸开,李红直接吓懵了,不再说话,而周文杰还很理智的分析:“会不会是你的幻觉?”

胡鹏沮丧的说:“我很希望是我的幻觉……但是,实在是太过真实了!”

气氛凝固起来,好半天,周文杰才说道:“我们还是找出口,先出去再说……”

这个提议三人一致通过,他们沿着公园的墙体开始寻找出口,一路上,周文杰还说出了自己心里所想:“我实在记不起来为什么会到这里来,记忆好像出现了断层!”

“我也一样……”胡鹏说:“我只记得当时我正在公司加班,好像闻到了奇怪的香味,然后就到了这里。”

“我……我不记得了……”李红哭红着双眼回忆不起来任何的事情:“别,别说了,我们快出去吧……”

好像回忆的越多,越让人感到害怕,三人不明白,即便是绑架他们,将他们放在这个古怪的游乐园当中意义何在呢?

难道仅仅是为了看他们出洋相?如果是这样的话,绑架他们的人还真是个有特殊喜好的变态!

“等等……”走在最前面的周文杰停了下来,他指着前方的一个耸立的儿童建筑说道:“我们刚才好像经过这里……”

“不会吧!”胡鹏走上前去,仔细了辨认了一下建筑,随后,看着不远处的过山车和激流勇进的方位,神情沮丧的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一直都是朝着一个方向走的,并没有转弯,怎么可能又回到了这里?”

四、鬼屋

“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李红突然之间失控,朝前跑去,周文杰和胡鹏没有第一时间拦住李红,对视一眼之后,朝着李红跑动的方向追去,现在最怕的就是这种情况,丧失理智!

李红发疯似的跑着,全然不顾身后二人的呼喊声,直到跑的力气全无,气喘吁吁之时,李红才停了下来,原本失去理智的脑袋才稍微的清醒了一些。

“周文杰,胡鹏……”李红转头看向身后,不见二人的影子,四周的景物也十分陌生。

“这里是什么地方……”李红辨认着周围的景象,没有一个是熟悉的,她内心的不安再次涌了上来,来时的路被深深的杂草占据了,道路两旁全是茂密的灌木丛,好像随时都会从里面窜出什么危险的东西一般。

李红不敢在这里久呆,转身想继续朝前走,岂料,在转身的一瞬间,眼前忽然间的一黑,李红以为是自己视力出了问题,急忙的揉了揉双眼,再次睁眼时,李红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长长的走廊内,仅有的亮光则是走廊两旁的壁灯散发出来的昏暗光线……

‘滴答……滴答……’

封闭的空间内极其安静,不知道从哪里传来滴水的声音,一下一下的刺激着李红的内心,她又看了看身后,刚才的林荫小路已经彻底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走廊无尽的黑暗,对于李红来说,选择就很明显了,要么朝后走,被黑暗吞噬,要么,跟着壁灯的亮光朝前走去,或许还能找到出路!

李红很正常的选择了后者,她双腿抖动的厉害,但是,求生的欲望驱使着她咬牙朝前方走去。

这条走廊很长,好像没有尽头似的,李红越走心就越紧,这走廊里,除了自己的脚步声之外就是那声音逐渐增加的水滴声。

李红正盘算着要不要朝回走,走廊一转弯,竟然出现了三条岔路!李红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问题,站在岔路口不知道朝哪个方向走才是正确的。

思考之时,那水滴声再次出现了,‘滴答滴答’的声音好像就在自己的耳边。

“好……走这边!”李红选择遵循自己的内心,人的本能真的很奇怪,总觉得有水的地方就会有人在,不过也难怪,谁叫水是生命之源呢!

李红咬牙坚持的朝前走着,步子也是越迈越大,到后来居然小跑起来,前方的墙壁上隐约出现了一个绿光,李红看见后,心里大喜,那是出口指示牌的光亮!

想着自己要逃出这鬼地方了,李红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她又一次加快了步子,可是,离指示牌越近李红忽然发现了不对劲,那指示牌并没有写出口二字,而是写着其他的什么字,直到李红来到了指示牌前,才看清楚,这绿光指示牌上写着的是:掩埋!

掩埋?李红弄不明白其中的意思,在牌子下面是一个和安全出口一样的铁门,门上的锁并未锁住……

打开还是回去?李红内心十分挣扎,要知道,自己这一路走来是多么的艰难,好不容易来到了以为是出口的地方,岂料根本不是自己想的那样美好,这门里面到底是什么呢?还有门上面写着的掩埋,又指的是什么?

李红颤巍巍的伸出手,她做出了决定,自己无论如何都不想再走回头路了,对她来说感受过的恐惧比未知的恐惧更加可怕!

这铁门看上去有些沉重,但是,李珊没用多少力气就能推动它,随着‘吱呀’一声响起,铁门缓缓打开了,李红曾在脑海里想过不少推开门之后所要见到的画面,却没想到会看见眼前令人震撼且恐惧的一切!

这是一间几十平米大小的房间,四周依然安装着壁灯,只不过这里的灯光要亮堂许多,而借着亮光,李红看见,在房间的中央,有一个高度在十米,宽度七八米的杂物堆,那刺耳的水滴声依然响着,就是从杂物堆里传来的!

李红带着疑惑走上前去,想要找到水滴声的源头,走近了才发现,原来这些杂物都是一些建筑材料,有裂成两半的水泥板,也有用于砌墙的红砖,不过,在其中,李红也终于找到了水滴的源头是什么了!

高耸的土堆当中,夹着不少已经面色发灰的死人,而这些死人在杂物的挤压之下,竟然不停的流出鲜红的血液,而李红所听见的‘滴答’声,就是这些血液撞击地面发出的声音……

李红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连自己最擅长的嚎叫都忘记了,嘴里不停的发出不可思议的声音:“不……不……”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李红的到来打扰了死者的平静,那些被夹杂着的死人,纷纷睁开了死灰的眼睛,看见李红之后嘴里发出阵阵咆哮,手脚也舞动起来,似乎想要脱离掩埋物的束缚,下来抓住李红……

李红坚持不住了,发出刺耳的惨叫,埋着头,反身跑出了这个叫掩埋的房间。

她边哭边跑着……想要离这个越远越好,不知不觉当中,李红已经跑了两三百米的距离了,可是,刚才的岔路口她还是没有见到,前方有一个转角,李红不管三七二十,朝那里跑了过去,随着走廊的一拐,李红前面又出现了一扇门!

这道门上的绿色指示牌写着‘掉落’二字,显然,李红又来到了不一样的地方,然而这一次,李红没有勇气去打开这扇门了,她想要离开……

但面前这扇门好像知道李珊心中所想,它自己开启了,‘吱呀’声一响,门开了……剧烈的灯光让李红不由自主的将手挡在眼前。

光亮给了李红期许,她渐渐的适应了强光,慢慢的放下了遮挡的手掌,眼前,又是一个不同的房间,和上个房间比起来,这个房间就要小上不少,四周的微弱的壁灯也换成了散发着强光的探照灯,而另李红感到惊喜的是,这房间里整齐的站着一排排穿着消防服的消防官兵,此时正背对着李红面对着房间的正中央!

“救救我,求你们带我出去吧……”李红哭着朝着消防官兵们走去,还没有走进,站在队伍最前面的消防兵动了,他头也不回的走到了房间中央,还没有等他站好,下一秒,他脚下的地面突然间塌陷下去,只听‘嘭’的一声巨响,房间中央出现了一个大洞,而消防兵也是凶多吉少了!

即便如此,那些排好队的消防兵们,一个个有序的来到大洞前,视若无睹的依次朝前迈步,纷纷掉入洞中,李红的耳边只听见那些消防兵身体和地面接触骨头断裂的声音,她着急大喊:“你们做什么?别走了,没看见有洞吗?”

李红的喊声好像起了作用,消防兵们都停了下来,随后,整齐的转头看向李红,李红看清楚消防兵的脸后,吓得脸色惨白,这是怎样的一张脸啊,全是因为外力的碰撞而变形的脸部,有些甚至连鼻子眼睛都错了位……

消防兵们一起转身,迈着整齐的步伐朝着李红走来,李红心里一紧,脑袋一涨就昏死了过去!

五、回到原点

1、胡鹏

说回周文杰和胡鹏二人,他们一直紧跟在李红身后,不过,一眨眼的时间,两人竟然发现前面没有了李红的影子,一个活生生的弱女子就这样被两个大男子跟丢了?

“不可能的,我一直看着前面的,李红不可能瞬间消失在我视线里……”周文杰不可置信的说道。

胡鹏却没有说话,不过看他的样子也知道,他心里也害怕起来,这游乐园出现了如此多匪夷所思的事情,任凭内心再强大的人都不可能不产生一丝恐惧!

“快看……那里有辆汽车……”周文杰指着不远处说道。

胡鹏顺着周文杰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在旋转木马旁边停着一辆汽车,两人对视了一眼,二话不说就跑向汽车那里。

拉开了车门,二人惊喜的发现,车钥匙还插在钥匙孔上,这也就表明,他们有机会离开这个古怪的乐园了?

汽车顺利的发动了,两人欣喜的将车开到大路上,坐在副驾驶的周文杰问道:“李红怎么办?”

胡鹏想了想说:“现在不是找她的时候,等我们先出去,再搬救兵回来救她也不迟!”

周文杰点点头,很认同胡鹏的观点,两人也就没有顾忌,胡鹏脚下一踩油门,汽车‘嗖’的一下,飞了起来……

“怎么……”胡鹏看着四周不停转换的风景,想要看清楚自己在哪儿,但是,重心的不稳,让他不能很好的观察四周,直到身体逐渐平稳了一些,胡鹏才终于看清楚了自己所在的位置!

红色的载具稳稳的向最高点攀爬着,再一次,胡鹏回到了过山车内!

“胡鹏……”耳边传来了女人的轻呼声。

胡鹏听见这声音,眼睛都瞪大了,脑袋僵硬的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在胡鹏身后,正坐着死去的小琳,而此时的她面色发紫肿胀,一头秀发不知道为何原因变得稀稀拉拉的,好像有谁拉扯掉了她的头发,有些地方甚至连同头皮一起消失不见了!

“我漂亮吗?”小琳发肿的嘴巴含糊不清的说着话:“你不是很喜欢我吗?要和我永远在一起?我现在就要你陪我……陪我享受这片刻的刺激……不过,是永远!”

话音刚落,小琳猛地朝着胡鹏扑去,与此同时,过山车从最高点急速下落,只听见那里传来了胡鹏凄厉的惨叫声……

2、周文杰

依然在车内……

周文杰等待着胡鹏开车,但是,车子一直没有动,他奇怪的看向胡鹏,却发现胡鹏嘴角带着奇异的微笑,说道:“等会汽车开起来的时候,你要注意窗外,一定要抓住有用的东西!”

周文杰来不及提问,汽车猛的朝着前方一冲,飞驰起来,而汽车行驶的同时,窗外果然出现了很多东西,也不知道这些东西是从何而来,全部呈抛物线朝着汽车飞来,那些东西不停的砸在车窗上,留下红色的液体,周文杰此时才恐惧的发现,这些飞在天上的东西全是人体的残值断臂、五脏六腑,周文杰鼻腔里全是浓重的血腥味,恶心的想吐,但是,比起恶心,汽车在胡鹏的急速驾驶之下,眼看着就要撞上乐园的围墙了。

“胡鹏!刹车啊!”周文杰惊恐的大叫着。

胡鹏还是那副诡异的表情,汽车丝毫没有减速,反而越来越快,离围墙也越来越近。

无奈,周文杰只能大叫着,闭上眼睛,等待撞击的到来。

一秒之后,周文杰的耳边传来了一阵‘哗啦’的水声,紧接着周文杰只觉得浑身都被水浸湿了,他疑惑的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汽车上了,而是在激流勇进的船体之上,自己浑身上下都被血水浸透!

周文杰朝下一看,‘呜哇’一下吐了出来,船体上,满是残肢断臂,而这些断臂似乎还有生命一般,不停的爬动着,有几条手臂率先摸到了周文杰,猛的抓紧了他,周文杰想要摆脱,却丝毫不能撼动断臂半分,越来越多的断臂爬上周文杰的身体,将他死死的按在坐位之上。

周文杰原本还想拼死反抗一番,但是,看着从船外掉进来的几个头颅,周文杰眼睛里的光暗淡下去,面如死灰的任凭几个头颅借着手臂爬向自己,狠狠的咬在自己的颈部……

3、李红

话说李红昏死过去之后,再次醒来之时,她正躺在一张病床上,脑袋依然还有些眩晕,她不得不再次闭上了眼睛,好一会,才觉得恢复了一些,这才又睁开了双眼!

这一次,她终于看清楚了四周环境,她躺在病床上没错,但是,却依然在一个怪异的房间里面,房间的上方绿色指示牌写着两个大字‘绝望’!

“呜……我妈妈怎么不在了,我要我妈妈回来,我好痛……真的好痛……医生说,只要我妈妈回来,我就可以获救……”一个穿着病人衣服的小男孩站在李红身边,双眼呈灰白状,但是依然不停的流着眼泪。

李红吓的哭了起来,想要逃,却发现自己双手双脚被铁链绑在床上,丝毫不能动弹,男孩对着李红哭诉了一阵之后,慢慢的转过身,李红发现,在男孩的后背有两个巨大的血洞,看地方应该是肾脏的位置……

见此情景,李红更加相信这男孩不是人类了,挣扎也更加剧烈起来:“救命!谁来救救我?”

也许是李红的呼救起了作用,门‘啪’的一声被推开了,李红见状,叫的更大声了:“快,我在这里,快我救我出去……”

然而,等门外的人进来,李红失望了,几名全身皮肤呈灰色还不停流着鲜血的死者一瘸一拐的走了进来,看见李红对门外招呼:“她……在……这里……”

门外又走进来了几个人,是李红昏死之前看见的消防兵们,此时,他们手里拿着不少切割工具,和流血死人一起来到了李红床边。

“她……大脑……心脏……坏了……要取……出来……”死人指着李红,缓缓说道。

消防兵那恐怖的脸部看不出任何表情,他们点点头,发动了切割工具,朝着李红缓缓锯来,一阵短促而痛苦的惨叫后,只剩下那工具切割骨头的声音了……

原点:

“本报讯,本市之前因为飞车夺包致五名无辜群众被货车碾压致死的周文杰、因犯多起强间罪以及强间虐带小琳致死的胡鹏和建筑部领导李红,她因为收受贿赂而导致所修建住房是豆腐渣工程,致居民楼垮塌压死居民数十人,而后救援的消防官兵也不幸在二次垮塌中遇难,这三人在今晨被执行死刑,市民对此表示大快人心……”

与此同时,在另一个世界,游乐园依然有序的运作着,可以看见,每一种游乐设施上都有不少的人面带恐惧的乘坐着,他们知道,等待他们的是无休止的折磨和死亡……游乐园除了能够带给人快乐之外,也能让人自我赎罪!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