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倾墨泪 > 详细内容

倾墨泪

作者:绝色美女  阅读:175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bh88.net 收集整理

当今皇上有三个儿子,大皇子玄翼早年便不幸夭折;二皇子玄天则心高气傲,嚣张跋扈,但却是当朝太子;三皇子玄清性格单纯玩性大,也不受皇帝待见,久而久之便被众人评为“草包皇子”性格玩劣…

某年,程大将军喜得一女,姓程,名子墨。据说此女出生那天,百鸟绕程府盘旋三天三夜,天出五彩祥云,是为喜兆,此女将来必定不凡。

也对,程将军手下有四十万大军,战功累累,从未吃过败仗,就连皇上都得让上三分的人,就凭此势力,子墨的出生就胜过了京城大部女眷…

那年,子墨刚及笄,求亲的人便踏破了门槛,却没一个被看上,但求亲者依旧多得吓人,说是从程府排到异国也不过分。再言,凡是见了子墨的人,一个个都像被勾去了魂,得了相思病…

百姓都传“程家女初养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性格温柔端贤,长得说为天仙都不过”,三皇子玄清无意中听到了,便带着待女念溪去了程府,下定决心一定要见到程子墨。

该怎么说好呢,那天,堂堂三皇子翻墙入府却被程府千金逮了个正着,一时慌乱便直接摔了下去,不但正正好好摔到程子墨身上,还好死不死的夺了人家的初吻?!

玄清却一点也不在意,他反而得寸进尺地抱着程子墨,说着:“娘子,你好香好软啊,我都舍不得撒手了呢。”

子墨:“三皇子请自重,这声娘子恕我承担不起,不要让旁人误会了。”

玄清:“娘子怎么如此冷漠,莫非真的一丁点也不喜欢我?”

程大将军见了此景,气结不已,却也只能先向三皇子行礼。玄清:“岳父不必如此,都是一家人。我还有事,下次再来找娘子~。”

程将军:“传令下去,小女近来身体不适,不见客。”此话明显是说给玄清听的,但他却丝毫不在意,笑嘻嘻地走了。

之后的日子,也不再平静。他还是喜欢叫她娘子,依旧说些没羞没臊的话调戏她,而她总是一本正经地说着大道理。只是,在不知不觉中,已经习惯了对方的存在…

此时,太子府内一片狼藉,男人生生地将一个杯子捏碎了,脸上阴沉的表情显示出了他现在的愤怒,玄天:“好啊,程子墨,你不仁,休怪我不义,我得不到的东西,那便毁了!”

太子府举行宴会,程子墨也毫不意外的受邀在内,宴会上,玄天:“程千金,本太子近来患病感冒,身体有些不适,可否效劳千金去我房内拿药?”子墨虽觉得古怪,却也不好拒绝,便答应了下来。

出了大厅,刚走到一半便遇到几个提刀的蒙面男子,子墨见此也明白了太子的阴谋,她虽是将军之女但却不懂武功,今日,怕是要死在这了…

“这太子府的戒备真是越来越差了,什么杂碎都进得来…”声音尽头,他一袭青衣,眉眼如画,说:“娘子,为夫来救你了,嘻嘻。”风吹过他的额头,映入了谁的眼帘…

刺客显然没有想到玄清会半路杀出来,一群人便打了起来。这时的玄清,没有平日的玩世不恭,只有狠厉和冷漠,皇室出身的他,应该遇到很多这种事吧,应该…很累吧。

玄清武艺虽高超,但毕竟刺客人多,不久便处于了下风。子墨也不傻,急忙跑去搬救兵,场面乱成了一团,好在最后控制了下来。几个刺客在官兵的擒拿下越走越远,子墨:“你没事吧?”

玄清:“娘子可是在担心我?这倒不用,给我抱一下就成…”。说着便把子墨禁锢在了怀中,这时才发现,他脸色白得吓人,头上密密麻麻全是汗珠,子墨:“你受伤了?”

话落,玄清便倒了下去。屋内,太医:“三皇子殿下身中暗器,上面沾着剧毒,恐怕…恐怕命不久矣。若想解此毒,需借程小姐的心头肉为药引…”

“好。”她回答的很平静,古代没有麻醉剂,她几次都痛的快晕死过去,却依旧完成了整个过程,血淋淋的心头肉被割了下来,那么疼,但是他会没事的…

不久,她成了三皇子妃娶与他,他有了程家的势力与支持参与了朝政。不久,二皇子玄天与程大将军领兵攻泉洲,战虽胜,但二皇子虽死在了战场上。

一切都那么巧,他名正言顺的成为太子,未来的皇帝,而她则成了太子妃,未来的皇后。他对她说:“当皇帝太累了,不但要治理国家管理百姓,以后也不能陪娘子很久了,我不想当皇帝…”

玄清将朝政治理的很好,对子墨更是十分宠溺,她成了所有人都羡慕的人。很快,皇帝身染恶疾,召玄清入宫,这天终究是来了。圣旨上:“太子玄清今登皇帝之位,程氏程子墨今为皇后…”。

“不要称自己为臣妾,你是我的娘子,我是你的夫君,没有皇帝…”。登基大典上,他贴着她的耳朵说的话,只是你我,只有夫妻…

那夜,他们并肩在屋檐上看星星,他述说起自己的往事:“娘子知道吗,我的母亲是当年最受父皇宠爱的玉妃,但却被人陷害而死,还死在了我眼前,那年我才6岁;父皇从此不再待见我,无论我如何努力,都不被重视;8岁那年,照顾了我整整八年的奶娘将我推入池塘,让我看清了人心的险恶,可我一滴眼泪都没掉,真的…”

他说的很平静,甚至还笑着,一定…很痛吧。子墨把他像孩子般揽入怀里,心疼不已,她说:“别笑了,都过去了,现在,你有我。无论你变成怎样,我都在原地,等着你,守着你,看着你,直到永远…”那夜,玄清就像个没要到糖果的孩子,哭了好久好久。

一晃五年过去了,他们没有一个孩子,更不幸的是皇后身染恶疾,皇帝四处寻医无果,其实,更主要是由于当年的那块心头肉,心脏本来就是人存活的基础,更何况还缺了一块,因此,子墨最长活不过八年,最短不过两年…

那天,她靠在他的肩,说:“夫君其实是故意的对吧,故意翻墙巧遇我,早知二皇子的阴谋所以上演了一出英雄救美的好戏,甚至,受伤也是夫君计划之内的对吧,这些年我之所以怀不上孩子,是因为你根本就不想让我怀上。二皇子的死也和夫君有关吧,你都计划好了一切对吧…”

“对”他是这么说的,也就意味着,他全都承认了下来。子墨:“从头到尾就是一场骗局啊,那夫君,你可曾喜欢过我,一丁点也行,是真的就好…”她哽咽道,玄清用手捂住了她的眼睛,泪水咸湿了他整个手掌。

他笑了,说着:“子墨还是和以前一样聪慧,猜的一点不错。”可在她听来,却是那么的残忍,就像一盆凉水,从头淋到脚,包括那颗残缺的心…

她拿出兵符放进他的手中,说:“皇上,臣妾从来都没求过你什么,这次,我求你放过程家。然后,把我葬得远些,这深宫太冷,这人心太脏,我害怕…”。

皇后死了,天下百姓都在传,皇帝痴情,这五年来独宠皇后,真是一名好帝君,想必他们之间的感情一定很深。可只有玄清自己知道,从头到尾,不过一场骗局,程子墨最后的那一句皇帝,冷透了他的心。

葬远些,不过是因为讨厌自己罢了,一点念想也不留。子墨死后,玄清不许任何人动她生前宫殿的一分一毫,宫殿名则从清墨殿改成了思墨殿。且一个月中,定有几天是住在思墨殿的,而程子墨这个名字便成了禁忌…

玄清总是喜欢在思墨殿内醉酒,因为只有喝醉了,他才能见到程子墨,才能,不那么想她…

某年,思墨殿失火,他最后的念想也没了。他跑到她的坟前流泪,他叫着她娘子,他说她是骗子,他说她好残忍,他说他后悔了,但她,再也回不来了。

程子墨:“夫君喜欢我什么呢?”

玄清:“喜欢需要理由吗?如果要,那么因为你是程子墨,只是你…”

等一不归人,等了几十载,终未等到人。

本故事独家授权【鬼姐姐】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姐姐】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