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七月,鬼故 > 详细内容

七月,鬼故

作者:饶命呀╮大皇军  阅读:179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包头巾》

她自从包了头巾以后,就被街坊排挤。

众人对她,多的是不解。

其实她并没有成为穆斯林,而是另有原因。

因为她的头后面,长了个婴儿瘤。

《外婆》

远在他乡,在接到老家来的电话,他就随父母,马不停蹄的赶回老家。

老人家撑着最后一口气,在等着。

他握着他外婆的说,说了句:“外婆,我来了。”

老人家听见了,眼泪一流,就此逝去。

他一直没有说,他看见缓缓升起,外婆的灵魂,随外公一起离去。

《翻车》

他飙着车,哼着歌,心情十分愉快。

刚刚升了职,年纪轻轻,他就是银行经理。

这是一份,不少白领,羡慕的工作。

然而,驾得太快,车子打滑,整辆车子,翻覆过去。

死前,他的灵魂穿过车镜。

他至死,都毫不瞑目。

《阻击》

他是阻击手,枪枪爆头,一枪致命。

多少人死在他的手中,他已经记不清。

他每回都瞄准了敌人的额头,一枪毙命。

直到他被敌人打中咽喉,临死前,他才瞧见许多怨魂。

那被瞬间阻击,被瞬间夺命的怨恨,原来可以这么深。

《焚风》

老人家常说,蒙古大草原上所吹的狂风,足以把人吞噬。

他认为这不过是老人家夸张其辞,不以为真。

直至他骑着马儿,在草原上看见那滔天龙卷,吞噬着草原的一切,他才知道这世间有着——焚风。

《女警》

她天生丽质,双眸炯亮而妩媚,远远看去,唯美动人。

可是这样的一个美女,却因公殉职。

死前饱受欺凌和糟蹋的她,死后怨气极重。

曾经对她下手的同僚和罪犯,没有一个逃过她的报复。

她是一名女警,本相信正义的女警。

《红酒》

他是个酿酒师,他所酿出的酒,独具一格。

尤其是红酒,鲜红欲滴的颜色下,有着甘醇的香气和香味,喝下肚,有一股说不出的清新。

没有人知道,他杀害了多少年青少男少女,用她们的鲜血,酿出属于自己,独特的红酒。

《啃骨》

殡葬业者有个禁忌,那就是荒弃的坟场里来的尸骨,不做任何处理。

他不解,难道是因为金钱?

直到他看到那啃骨的魔兽,他才明白。

《做梦》

他总在梦里梦见一个漂亮的女生,一个他钟意的类型,并与她温存。

友人总说他太久没有碰过女人,他不以为意。

没有人知道,他能将梦境写实。

《摸发》

他总喜欢摸头发,没有为什么。

有人说,那是因为焦虑症的缘故,也有人说,那是局促不安的表现。

但没有人听过他说,那是因为他听见了发灵的呐喊,他在抚平那痛哭的灵魂。

《掷签》

他掷签,出了下下签。

问了,却得出个不清不楚,模棱两可的答案。

他忐忑不安,因为这里的签诗向来奇准。

随后,他出了车祸,应证了签诗上那“见红人不归,浮半而殊途”这半句断词。

《产房》

接生时,不幸死去的小婴孩,怎么处理?

“吃了!”

《梦里》

他总梦见一个女人,让他去找她。

他朋友认为他疯了,却还是陪同他去。

直至他被车撞死,朋友才看见灵车前相框里,他所形容的女人。

《绑发》

“有没有办法,杀死一个人?”他问。

“有,将他的头发绑在金银纸上,烧了,就会有 帮你完成。”他说。

“真的?”他问。

“真的。”他们说。当金银纸被燃烧时,那些...是这么说的。

《产房 II》

产房外,家属着急等待着新生命的到来,虽然来回走动,却十分安静。

一名护士从产房走出来,喊道:“别吵,这里是产房,大人和小孩子别在这里嬉闹!”

一刹那间,护士看见家属们脸上那震惊莫名的神色。

“对不起。”不止小孩,他们也道歉了。

《鬼说的》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鬼故事?”他问。

“鬼说的。”她回答。

“别吓我。”他笑着对她说。

可她笑不出,因为这是真的,那些鬼一直在她的耳边唠叨个不停,述说着不同的故事。

《错字》

千万不要常打错字,不然等到字数足够变成一篇文章,就是你的死期和死法。

这是编辑部里,流传的一句话,但是他不以为意。

直到他被发现,死在电脑前,上面写着有关猝死,这件事。

《道歉》—— (故事承接自错字)

“你在和谁道歉?”她问。

“我在和我的字道歉。”他说。

“啊?”她听不明白。

“我写错太多,错字太多,所以向它们道歉。”他回答。

他懂她不明白,但是每一个字都有灵魂,才能编凑成故事。

他不想编辑部里那一句话,发生在他的身上。

《白日梦》

“别花时间在做白日梦上,要勤于学习,才有可能实现梦想。”母亲总是对他这么说。

“真的?”他问道。

他讨厌学习,每次发白日梦,就是为了逃避,梦里他总在想着,母亲消失了该有多好。

“真的。”母亲回答道,然后倒下了。

《盐》

“遇到鬼怎么办?”她问。

“撒点盐。”他说。

《原谅》

“能原谅我吗?”他问。

她说:“为什么,每次男人犯了错,都希望得到女人的原谅?原谅,改变得了事情么?”

可惜,他听不见。

站在坟前,看着她的白色照片,印在了牌碑上。

《响动》

每次手机响动时,他都会查看,是谁发来了信息。

今天编辑稿件刚好有点慢,结果迟了半小时才开手机。

上面,是她的求救信息,发送时间是半小时前。

他赶去时,只看见冰冷的尸体。

此时,手机响动了,信息上写着:太迟了。

《忘了谁》

“我是不是忘了谁?”他清醒以后的第一句话,这么问道。

他们看着他,不懂他指谁。

这个丧心病狂,将自己的老婆杀了,头脑剥出,不知道丢弃去哪里。

他们怎么知道,他将老婆的头脑吃进肚子,因为老婆每天老骂他,忘东忘西,像个白痴,没大脑。

《循环》

“你在干嘛?”她问。

“写故事。”他说。

“写这么久?”她问。她看见,他写了又停,删了又写,却仍是没写满一面。

“写不满,今天别想离开电脑。”一个人头影像,出现在屏幕上,对他说道。

《灵感》

为了获得灵感,她对他下手了。

狠狠砸了他一棍,砸晕以后,用一层厚厚的布,闷死了他。

剥开头皮和头骨,将他的大脑给挖了出来。

烹煮一番后,吃下肚子,果然灵感不断涌现。

她坐在桌子前,对着电脑屏幕,不停地打字,将所有涌现的内容,都输入进电脑里。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