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老司机见闻录之陈官升 > 详细内容

老司机见闻录之陈官升

作者:甜甜的思念゛  阅读:114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之前给大家讲的那几个小故事,有都点死神来了的味道,而且大家反响还不错。不过那几个全都是做警察的同学跟我说的,今天就再给大家讲一个吧,这个是发生在我们一个大学同学的身上。

这个同学叫陈官升,他老爸是省城下边的一个镇长,别的能耐没有,刮地皮的本事可是十分的厉害。为了给儿子谋个好前程,他老爸故意把他的名字改成了陈官升,寓意就是让他早日升官。而且他也不是我们真正的同学,他连高中都没有念过,只是他老爸舍得花钱,硬是把初中没毕业的他给送进了大学里。

在上学的时候,这个同学也是非常的张扬,在我们那个普通学校,他是全校唯一一个每天开车上课的学生,每天放学之后我们都是回寝室上网打游戏,他却是每天放学去市区的酒吧泡妞开房。在将近毕业的时候,班级组织吃散伙饭,貌似这是每个班级都会做的事情,可是陈官升并没有来参加,我们难免会有些猜测,认为他是不愿意与我们这些普通人为伍。

可是第二天,我们回到学校上课的时候,发现他脑袋和胳膊上都缠着厚厚的纱布,一问之下我们才知道,原来昨天他在去参加散伙饭的路上出了车祸,把一辆翻斗车追尾了。我们都笑话他,说他还没喝酒就醉了,他也只能是苦笑,毕竟一个清醒的司机,到底是怎么跟翻斗车追尾的,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只是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撞上了。

大学毕业之后,我的同学们都是找工作考研,而陈官升则是被他老爸安排进了镇子里,直接分配了一个公务员的名额。陈官升也真对得起他这个名字,一路扶摇直上,在官场混的顺风顺水,甚至把他老爸都远远的甩在了身后。短短两年的时间,陈官升都当上了副县长,前途也是一片光明。而且陈官升在刮地皮方面的才能,也完全继承了他老爸的风格,短短两年时间,他就积累了大量的财富。

陈官升到底有多少钱,我们不知道,也算不清,不过有跟陈官升关系好的同学说,他在省城有两套别墅,两套住宅,家里还有好三辆价格百万以上的豪车。这些对于我们这些刚毕业两年的穷学生来说,是想都不敢想的。一方面是自卑,另一方面是怕别人说我们攀交富贵,所以班里的同学大部分都不跟陈官升走动,只有几个想从陈官升手里套钱的同学,经常找陈官升说一些赞美的话。

毕业了两年之后,大学班级的班长提议组织了一次同学聚会,那时候因为刚毕业两年,时间不算很久,大家的关系还不像现在这么生疏,于是很多同学都去参加了同学聚会。不出意外,陈官升并没有去参加,有一些同学免不了就说陈官升混的好了,不屑于与我们这些穷人为伍。毕竟同学一场,没必要把人想的那么坏,而且陈官升现在是个领导,自然会忙一些,不能出席也是可以理解的,虽然我和几个同学这么说,但还是改不了大部分同学对陈官升的看法。

结果那天没有出席的陈官升,成了整场同学聚会的主要话题。看他们议论纷纷,我实在是懒得跟他们扯这些没有营养的话题,而且还是大家一起在背后议论一个曾经的同学,于是我就肚子回到了酒店睡觉。他们那天晚上一直喝到了十一点多,才回到酒店。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就在酒店楼下的小花园里晨练。跑了一会儿之后,突然看到一个同学也在这里晨练。这个同学的家里是做房地产开发生意的,因为借着陈官升的关系,在那个县城里拿下了不少的地皮,所以他跟陈官升的关系比较好,他家里也没少给陈官升送钱。而他,也成了昨天同学聚会里不被众人待见的一个人,因为整晚都没有人愿意跟他说话,所以在我回到酒店的时候,他也跟着我一起回来了。

“老王,这么早。”我热情的打了个招呼。

“唉,大家都瞧不起我,我就躲着点大家吧,还不如在小花园里散散步,省着听他们冷嘲热讽的。”老王递给我一支烟说到。

我一看时间,原来已经六点多了,估计同学们也都起来,这个时间应该都在酒店的餐厅里吃早餐,他们肯定又当着老王的面说一些难听的话了。于是我拍了拍老王的肩膀说:“哎,别搭理他们,就那个德行,假清高,吃不着葡萄就说酸。老陈再怎么有钱,或者贪污,跟他们有什么关系,这帮人就是有病。”

“四哥,我跟你说个事儿,你可别说出去。”老王神秘兮兮的对我说。

“什么事儿?你说吧。”我靠着老王身边坐了下来。

“陈官升死了!”老王四处打量了一下,见周围没人,这才趴在我耳边说道。

“你说啥?”我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连忙又问了一遍。

“死了,真死了。”老王非常肯定的说到。

“老王啊,就算陈官升跟你家要点钱,你也不能这么咒自己的同学啊,这可是你的不对了。”我有些生气的说。

“四哥,你别急眼,我说的是真的,早上四点多,我爸给我打电话说的,就昨天晚上的事儿。”老王说。

原来昨天晚上陈官升跟一个他们县里的商人出去喝酒了,等他喝完酒,突然想起来今天还有个同学聚会。虽然自己是个插班生,但毕竟是班级的一份子,所以陈官升就想开车从县城赶到省城来参加聚会,从他们县城开车过来,也就两个多小时,完全来得及。

陈官升的老婆知道他喝了酒,说什么也不肯让他开车出来,可是陈官升对于这个妻子的话并不听从。因为陈官升跟这个妻子结婚,只是因为他把人家的肚子搞大了,而且这个女孩儿家里比较有后台,陈官升的老爸认为跟这个女人结婚,对自己家比较有利,所以就强迫陈官升娶了她。我们开同学会的时候,陈官升只是跟她领了结婚证,还没有办酒席,女人怕陈官升出事,就奋力阻拦。

可是最后还是没能拦住陈官升,陈官升开着车便往省城来,在来省城的途中,陈官升的汽车跟一辆翻斗车追尾了,因为陈官升的车速太快,整个轿车的上半部分完全不见了踪影,陈官升也是当场死亡。因为老王的家里在他们那个县城的医院有些关系,所以才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

听完老王的话,我突然想起了散伙饭的时候,陈官升也发生过一模一样的事故,于是我就问老王:“老王啊,散伙饭那件事,你还记得吗?”

“我就是想到这件事了,所以才睡不着,就出来晨练了。”老王的表情也显得不太自然。

我和老王都不再做声,只是各自想着这两次事故只见会有什么联系,可是我俩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其中的所以然,最后我俩决定不再参与之后的聚会了。老王开车把我送到了火车站,之后便分开了。虽然陈官升的去世是意外事故,但是一想到散伙饭那时候的事故,我和老王就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没过几天,全班就都知道了陈官升去世的消息,所有人也都自然而然的把两次事故联系到一起,于是也没有人敢再议论陈官升的事情,一直到如今,同学群里也没有人再提起陈官升,仿佛班级里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个人一样。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