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半夜看人出殡 > 详细内容

半夜看人出殡

作者:看得淡点灬  阅读:155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作死作死,不要作就不会死。

这个故事是来自于哥哥小时候的,那时,还没分家,我们一大家子十几个人住在两座三层高的房子,一共八个小孩跟七个大人刚刚好住。

那时我们这些孩子都还小,有些年龄小的可以跟爸妈一起睡,随着后面年龄渐长了,有的只能靠打地铺。

以前那时候,家里经济挺好的,家里是有开厂房的,在厂房10米左右的位置是一间四层高的房子,那间房子之前我们也是一家子,居住在那里的,在后来见了我们现在住的那栋新房子后,就全部搬过来这边住了。

之前的老房子就作为工人们的宿舍楼,就在现在所居住房子的斜对面。

其实老房子也不老,当时从老房子搬来新房子住,是因为建了新房子,给工人住的时候,老房子才刚住了9年,一般房子的楼龄有70年的时间,所以老房子实际上还是很新的。

那时候因为厂房的工人多,一到下班时间就很热闹,我们这些小孩子都爱找工人们玩。

这一年一年下来,小孩子长高得也特别的快。

天气渐渐的接近冬天了,妈妈怕哥哥的身子骨长期睡在地上会对哥哥身体不好。

于是让他去工人的宿舍楼那边睡,宿舍楼不脏,很干净的,哥哥去跟一个刚来的新工人同住一个房间,上下床铺的格式。

哥哥就睡在上床铺的位置。

小时候,哥哥人特别好动,也特别爱玩。

在老房子的是对着马路,在马路的斜对面有一家电玩店,哥哥那时可是玩得着迷呀。

一放学人就跑没影了,想要找他的话,去电玩店绝对能找到他把电动玩得神乎其技的英勇身姿,每天都是我们这些弟弟妹妹跑去那找哥哥回家吃饭的,他没少挨揍,可骨子里就有一种非吧时间好好消耗在这电玩上面的决心不可。

电玩店的人群混杂,里面有好多染发抽烟的小混混,爸爸打他,不让哥哥去,就是怕哥哥跟他们学坏了。

后来有好长一段时间,经常看到哥哥一些小混混走得很近,还染了几撮头发,被爸爸发现了,又被挨揍了。

爸爸怕他学坏就每天都盯着他,那段时间还真乖了。有一段时间,那一群混混琢磨着要去干一票大事,去之前打算喊上哥哥,结果被知晓的爸爸给阻止了。

那天第一次看到哥哥顶撞爸爸,我们这些弟妹的,在一旁看的是心惊肉跳的,结果父亲把哥哥锁在屋里不让他出去。

然后,当天晚上就出事了,出事的人自然不是家里的人,是之前哥哥跟他们呆过的小混混。

听说他们去抢劫了一个路人,是其中一个小混混在驾驶摩托车逃跑的时候由于车速过快,车轮磕到了马路上的一颗手掌大的石头,车头没抓稳,撞在防护栏上,整个人撞到了另外一条车道上车辆的挡风玻璃整个脑袋都插穿了玻璃,反正,救护车虽然子短时间内到了,但是没救了,人就这么去了。

我想当时哥哥知道这个情况后一定是庆幸自己没有听从他们的怂恿一起去吧!那个被撞死了的小混混是隔壁村一户人家的。

七天后的半天夜里,大约是深夜时分吧,那时候已经是两点钟了,大概时间也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因为哥哥第二天早上是不用读书的,礼拜天来的,所以晚上都当成了白天来用。

当天夜里,哥哥就听到窗外传来一声声敲锣的声音,就像是那种人死后,在办丧事敲的声音一模一样。

“哎哎!刘哥,你听到没有。”哥哥轻轻的踹了一脚睡在下铺的刘哥,刘哥跟哥哥的年纪差不多,不过平时刘哥有什么好吃好玩的东西都会预上哥哥一份,所以哥哥平时都习惯喊他哥哥。

刘哥半睡半醒的嘟哝了一句,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哥哥眼看叫不醒他,也没打算再吵他了。

自己鬼鬼祟祟的打开房门,在这里说下,房间分为两个门,一个是从大厅进入房间里的门,在床的一旁还有另外一个门是通往阳台的,站在阳台,就能轻而易举的看到马路上的路况。因为房间跟马路的距离很近,扬起的灰尘很快就把刚打扫干净的地板上又是覆盖上一层薄薄的灰尘,这是母亲一直很郁闷的事情,当时在这里住的时候,没少唠叨过。

虽然刘哥迷迷糊糊间劝阻哥哥不要去看,说那东西眼不见为好,不过哥哥当时可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怎么都要去看一个究竟。

哥哥站在阳台上,整条马路上少了车辆跟行人的身影,显得格外的阴森,有的路段的路灯还是坏的。

这时,哥哥远远就听见那敲锣的声音渐行渐近,然后就看到从路边的借口缓缓的走出来几个大人,哥哥正奇怪的想着是谁大半夜敲锣的,是干什么仪式的呢!农村的丧事哥哥也是见过不少了,但是从来没有见到过有人是大半夜出殡的。

哥哥在看到几个大人抬着一副棺材往山上的方向走去,头皮一阵发麻,他当时脑袋一片空白的。

因为他看到放在棺材上面的黑白遗像,赫然就是曾经跟哥哥在电玩店一起玩过电动的小混混。

看到遗照那会,众人抬着棺材刚刚走到了没有路灯的那一段,照道理来说,那遗照哥哥是不可能看得见的,可是那遗照却格外的醒目,看得哥哥全身鸡皮疙瘩的。

他好像看到了遗像上面的人在朝自己笑,哥哥被吓得连忙跑进屋里,跑去跟刘哥一起睡。

第二天就开始发高烧胡言乱语了,高烧反复不退,后来是刘哥感觉这事情有点奇怪就把哥哥当天晚上跑去看人家出殡的事情给爸妈讲了。

妈妈马上拿来了一个开光的佛珠给他戴上,又跟庙里的师傅求了一道符烧了擦拭了全身,高烧才慢慢的退了下去。

那次之后,哥哥懂事了,不再往电玩店跑了,又把染的那点金发给剪了,认真的读书。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