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以蛊术吸取整个家族祖坟气运,终遭反噬! > 详细内容

以蛊术吸取整个家族祖坟气运,终遭反噬!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30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by: 老周

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相信每个有买过彩票的人,都在脑海里做过一夜暴富的美梦,其实在现在这个生活压力巨大的社会背景下,有时候虽然明知道做不到,但是想想也是很爽的一件事,至少我自己就常常这样做,哈哈。

但是做梦归做梦,为人处世还是要踏踏实实一些的好,也许在人生中确实有的时候存在着一些捷径,但是所谓富贵险中求,收益越大,往往带来的风险也越大,如果这个风险只是自己来承担即可,如果祸及家人,或者是存心嫁祸他人,就实在是有伤阴德了。

十年前左右,大伯曾经受我们门中的一位贵客所托,去到广东,处理一件诡异的案子。

广东某地一个大族,从宗谱上来说和我们门中算是一祖所出,只不过,他们后代致力于经商,如今已经蔚为大族了,这一年来,他们家族连续出生了三个男孩,这个照理来说应该是好事,但是令人遗憾的是,每个孩子出生后都不会说话,去医院检查又都没有问题,医院只能说是神经发育还不完全,让家人平时多刺激刺激孩子,看看慢慢长大能不能长好。

如果说一个那还可能,两个是巧合,三个都是如此,就有点令人奇怪了。碰巧这个家族的大房长媳也怀孕了,对于广东人来说长房长孙是特别重要的,所以多方联系找到了我们家。

再怎么说,自己的宗亲有事,都应该要帮一把,我爷爷那个时候已经卧床好多年了,没有办法出门,于是这件事的任务就落在我大伯的身。正好是暑假,我大伯没有子嗣,于是就带我一起出门,就当旅游了。

那个是我第一次坐飞机,飞机票当然是广东那边买的,具体什么情形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飞机上天的那一刹那,既难受又新奇。

两个小时之后,我们就来到了广东白云机场,当地的周先生已经在机场出口处等候着了。他的年纪大约和我大伯相仿,于是我也就称呼他叫周伯。大家简单的寒暄之后,坐上轿车,直接去他们的祖宅。

到祖宅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整个大宅内灯火通明,家里的长辈都在坐在堂屋里,等着我和大伯,这么大的阵仗我也算是第一次见,心里咯噔一下,要这么隆重嘛。

事情大概情况,来上海请我们家的人已经说的很详细了,所以这里双方对话的过程,一笔带过,不再赘述,只记得当时大伯定下的看法是,首先要从医学上着手,是不是有什么遗传病之类的,第二就是风水有问题,第三就要查考因果,借助神力,看看是不是上辈有做过什么有伤阴德的事,才有如今的报应。

医学方面,我们来之前家族里已经安排过检查,都没有问题,排除了第一个理由,那应该就要进行第二步行动了。一般来说,如果是一家一户所发生的事,那阳宅出问题的机会比较大,如果是一族或者是几代连续出现问题,恐怕就是阴宅的问题大一些了。

第二天一早就从祖坟开始查起。

当年这户的祖坟也是找相当高明的人士勘察所定,周围砂水有情,明堂开阔,怪不得后代可以如此的发达,每隔几年都有修葺,祖坟风水也毫无问题,

阴宅没有问题,难道是阳宅?于是大伯带着我在孩子出现过问题的几家阳宅一一踏勘,也都毫无问题。

那难道是上辈做错事了?可是据当地老百姓说,从几代前,这户人家就是当地出名的善人,乐善好施,修桥补路,没听说过有什么缺德的事情发生,如此说来真是怪事一桩,什么都没有,难道真的是巧合?

我大伯当然并不死心,但是到底怎么来破呢……

说来也奇怪,当天晚上大伯入睡后,外面开始下起了大雨。可能是认床还是什么缘故,大伯怎么睡都睡不着,快到了天光蒙蒙亮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的睡去。

刚一睡着,就发了一个梦,梦中只是看到几个人偷偷摸摸的在往一个地下埋什么东西,还没来得及看清,就被一阵敲门声所惊醒。

原来周伯一早就来找大伯,昨晚一夜的大雨,村里溪水暴涨,水流湍急竟然将祖坟山脚冲出了一个小洞,有人发现小洞里有一个油布包好的盒子,事情发生的那么凑巧,就在我大伯来的第二天,就出现这么一个盒子,大家都觉得事出诡异,都不敢随便将盒子拿出来看,于是周伯一大早就急匆匆的来找我大伯,

大伯正好刚刚做了这么一个梦,现在又听说山脚下冲出一个盒子来,心里觉得莫非是周家祖先有灵,特地对他有所指引,于是就简单洗漱一下,带着我和周伯一起来到了祖坟山脚下。

果然在山脚下,有一堆泥土被冲开了,冲开泥后,可以看到下面有圆圆的窟窿,窟窿里有一个十多厘米长宽的小盒子。看盒子上面包好的油布,显然是事先准备好要埋在地下的。

大伯到了,大家纷纷询问到底这个盒子里面是什么,大伯无奈的笑笑说,我也没有透视眼,要知道是什么只有拿出来打开来看了才知道呀。

于是周伯叫边上的两个年轻人,下去将盒子拿出来,有大伯在边上,村民的胆子也大了许多,在加上周伯他们是村里的大户,于是很快盒子就取出来了,大伯叫他们将盒子拿去宗祠再说。

不多时就大家又一窝蜂的拥到了宗祠里,大伯一层层打开包着盒子的油布,里面是一个黑木雕成的盒子,盒盖上画着一些非常奇异的符号。大伯一瞥见这些符号,明显眉头猛地一皱,显然这个符号是有某种不好的含义。

正当大家准备打开盒子一看究竟的时候,大伯却说,应该在坟山的其余三个角也埋有这样的盒子,让周伯赶快派人去挖,自己则在宗祠里准备开坛所需要的东西。

因为坟山的范围不是很大,并且昨天一夜大雨,泥土已经很松了,大家七手八脚的这里插一下,那里杵一下,不多时果然在每个角都发现了同样的一个包裹。

当其余三个包裹也送到宗祠的时候,大伯在宗祠里已经简单的布置差不多了,大伯让周伯找来一个白色公鸡,取出鸡冠上的几滴血,混在朱砂墨中,当场开出了几道符,然后每个盒子的底子都贴上一道,之后才让人将盒子打开。

当时的我,大概是受到电视剧封神演义的影响,总觉得盒子打开后,应该有什么黑烟,白光之类的出现,可惜现实很令我失望,盒子打开后,什么光啊,烟啊都没有。

盒子打开后,里面存放的竟然是四只蟾蜍的干尸,尤其是诡异的是,每个蟾蜍都被不同程度摧残过,第一个盒子里的蟾蜍嘴被用尼龙丝线给封了起来,第二个眼珠被挖走,第三个则是四肢折断,最后一个肚子被切开,内脏却不翼而飞。

大伯看了这四个蟾蜍后,一言不发,将盒子盖住,又用另外一道符贴在盒盖上,让人将他们放到宗祠神桌下,然后小声对周伯说,下午叫周家各族能够话事拍板的人召集起来开个会。

吃过午饭,周家各房的长子都齐集在祠堂大厅里,祠堂的门也被周伯让两个年轻人看住,任何人不得允许不能入内。

看看大家都到齐了,我大伯一脸严肃的说:“今天挖出来的这四个盒子,是有人存心要破周家的风水,并且利用巫蛊之术将祖坟各方的风水齐集在一处,据为己用,这个人若不是和我们周家有仇,就必然是族内的人所为,

这种阴邪之术,我们周家早先祖辈确实有从祖师那里学到,但是以经商见长的广东一脉,没想到现在竟然还有人会用这套法术来做不好的事情,这件事现在还仅仅是我们这些人知道,希望做这个事情的人,能够自己站出来。

这套法术需要用到五只蟾蜍,现在我只是起出了四个,第五个还没起出来,就是为了给自己留一丝情面,第五只蟾蜍也被破的时候,相信做这个事情的人也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如果现在站出来,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

此时祠堂里的空气就像凝固了一样,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没有一个人说话,就这样僵持了大约十多分钟,还是没人站出来,大伯低声对周伯耳语了几句,周伯站起来宣布,给那个人一晚的时间,如果想活命的话,明天早上自己跪到祖宗神位前,如果今晚之后还不站出来的话,明天就要正式破法了。

那天夜晚特别的难熬,既是怕明天一早没人站出来,真的要破这个法,必定周氏家族内会有人伤亡,也怕万一明天站出来的这个人之后,族里面必然会有一段风波。所以思来想去,一晚上都没有睡好。

第二天早上,大家都齐集在祠堂门口,祠堂内空无一人,看来是没人打算站出来认这件事了。既然没有站出来,那就只能按照之前所说的,为了整个周氏家族的着想,破了这个阵法了。

大伯前一天就让周伯去准备的几件东西,周伯都已经准备好,拿到了祠堂,然后大伯将之前在四角挖出来的四盒东西,依次按照东南西北的顺序,摆放在中间的一张方桌上,焚香点烛,请得祖师到位,并将事先准备的好的一些符,分给今天前来的众位乡亲,一人一道,作为护身,避免一会儿破法的时候被煞气冲到。

每个人都分到符之后才将之前用符封住的四个盒子依次打开,盒子里的四只蟾蜍和上次挖出来的时候好像有些不同。

原先干干瘦瘦的皮肤,现在好像变得湿润一些了,难道是空气潮湿的缘故还是另有他因,实在是令当时的我百思不得其解,直到最后我才从大伯的话中知道了其中的奥秘。

接下来,大伯让周伯将昨天准备的一些东西拿到台前,分别是和五只大公鸡、一碗鸡血和一碗不知道什么东西黑绿色液体,后来我才知道,这碗其实是大伯叫周伯昨晚去准备的七种草药捣烂所滤出的汁水,大伯从自己带来的包里掏出一包不知道什么药丸,喂每只公鸡吃下一颗,又依次化了两道符在鸡血和那碗药汁里,之后,就将四只蟾蜍浸到那碗药汁之中,只留下头留在外面,在他们的前面就摆着那碗鸡血。

这一切都准备妥当之后,周伯又不知道从哪里搬来一个鼓,大伯拿起鼓槌就开始慢慢地敲起鼓来,伴随着鼓声的还有大伯慢声吟哦的咒语声,鼓声和咒声混杂在一起,就像有魔力一般,大家都慢慢的沉浸在这个旋律,

突然浸在药汁里的几个蟾蜍的干尸竟然也好像一动一动开始蠕动了起来,难道这碗药汁还有起死回生的功效不成……

还没等我多想一会儿,每个蟾蜍嘴里竟然都吐出一条白色的虫,而那只被封住了嘴巴的蟾蜍,则是从眼睛里爬了出来,大伯的鼓声也敲的越来越快,几只虫好像对血腥味特别的敏感,发疯似的朝前面的那碗鸡血里爬去,跌进鸡血后,整个身体就开始慢慢变红,似乎将碗里的鸡血都吸到了自己体内似的。等到周身变得通红,他们才彻底在碗里安静了下来。这个时候大伯的鼓声也渐渐停了下来。

迅速用一块浸满朱砂的木板盖住鸡血碗,一面周伯也好像事先就已经知道似的,搬来了一个炭炉,炭炉上一砂锅的水已经烧滚,大伯将鸡血碗放入砂锅中,盖上锅盖,不多时,就听到砂锅里噗噗噗的声音,好像什么东西在往上顶的感觉。

大约煮了半个小时左右,里面噗噗噗的声音慢慢消失了,大伯这才吩咐周伯熄火,等到水温完全冷却后,大伯打开锅盖,里面整锅水已经被朱砂染红,成为了红色,掀开木板,原先鸡血里面的虫的已经不见了踪迹。

正当大家都以为大功告成时,大伯突然叫人搬来梯子,爬到祠堂的大梁上去摸一个盒子,梯子搭上后,果然在大梁上找到一个盒子,盒子拿下来后,大伯打开一看,里面也是一只蟾蜍,不过这只蟾蜍看起来好像被什么东西咬过一样,周身已经支离破碎,大伯看到这个样子才放心地叹了一口气。

之后大伯又停留了一天,为他们的孩子做了一天的去煞法事就回去。

隔了半年,突然接到广东的电话,原来孩子已经会开口讲话了,虽然起步慢,但是恢复的也很快,全家人都很高兴。

若干年后,我再问起这件事,大伯才告诉我,蟾蜍在我们门中是阴气的象征,有人在蟾蜍的体内种下金钱蛊虫,摆在祖坟四周,吸取风水的灵力。等到七年时间一满,就可以将这四只蟾蜍取出,配合祠堂梁上的这个蛊王,一起取回供奉,就可以大招财运,将整个家族的财运都据为己用。

而大伯设计引出这四只金钱蛊虫之后,特地不先取梁上的蛊王,

鼓声敲响后,蟾蜍体内的蛊虫就被激发,会疯狂的嗜血,而梁上的蛊王却被盒子所封,无法出来,最终会爆体而亡!

但是一旦蛊王死了,用这个五阴法的人就会遭到此法的反噬,最终也不得好死。到底广东那个家族谁那么阴毒,用这招来为自己谋利,最后也不得而知,

只听说,族里有一个人在破法后不久,就精神出了问题,最后不知所踪,现在是死是活都不知,也许就是那个人吧。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