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易子而食 > 详细内容

易子而食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52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易子而食

三天没吃饭了,小岩知道自己肯定度不过这一关。自己的家在整个村子已经算是富裕的家庭了。听说外出找东西吃的人都死了。村子中剩下的人也肯定撑不了太久。看着父母的眼中流露出的悲伤与绝望,小岩不知怎么狠狠打了个寒颤。

来到地窖,妹妹睡在地窖的角落。外面的世界太危险,以前一起玩的孩童都不见了。听说不是藏在家里就是莫名失踪了。小岩不知道那些失踪的孩子去了哪里,也不想知道。

角落的一边还有一张床铺,小岩走了过去躺在了床上,现在能保持一分体力都是好的。虽然自己的年纪还小,但是小岩知道,妹妹需要自己保护,在这个危险的时候。自己一定要守护住自己最爱的妹妹。

肚子发出咕咕的声音,伴随着的是剧烈地腹痛。小岩饥饿难耐,攥紧的拳头指节泛白。从被子的一角扯出了一块发硬的馒头,流着口水,向口中塞去。猛然间看见睡着的妹妹,想着妹妹也是三天没吃了,还是放下了手中的馒头。颤抖着手从被子中扯出了些许棉花塞到了嘴中。

嚼都没嚼,混合着口水直接咽进了腹中。小岩知道,或许再吃几天棉花自己就该真的成棉被了——一个披着人皮的棉花筒子。

虚弱的感觉袭来,小岩昏昏沉沉睡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自己突然被开门的声音惊醒了。

“爹?娘?是你们吗?”小岩叫道。下意识看向妹妹的床铺,冷汗一下子就出来了——妹妹不见了!

小岩顾不得害怕,连忙跑了出去。“妹妹!妹妹!”小岩大声喊道,却没人应答。打开堂屋的门,却见爹娘正坐在堂屋的正中,两人都显得有气无力,脸上却充满诡异的笑容。

“爹,娘。妹妹呢?”小岩急急问道。

爹娘的反应都有些迟钝,似乎饥饿已经让他们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你妹妹已经饿死了。”父亲的声音传来,不带一丝感情。

“不可能!”小岩大声喊道。“我睡觉的时候她还在的!妹妹到底去哪了!”

小岩看见母亲的眼中流露出的悲伤,一丝不好的感觉袭来:“妹妹到底在哪!”小岩吼道。说着眼中的泪水却流了出来。

父亲站了起来,脚步虚浮,眼睛直直地看着小岩。母亲却连忙抓住了父亲的手:“去厨房,咱们有吃的了!”

有吃的?父母不是已经与自己一样断粮三天了吗?哪来的吃的?猛然间小岩想到了什么:“你们!你们要吃掉妹妹!”小岩的声音中透着巨大的恐惧与不可思议!虽然挺别人传言会有人吃人肉,却怎么也不能相信这种事情会发生在自己的父母身上!

而且,是自己的亲妹妹啊!

还好,父亲回答了自己的问题:“当然不是!我怎么会吃掉自己的孩子呢!”父亲搀扶着母亲一起向外面走去。

自己从没有见过自己的家人这种样子,满脸的凶狠残酷!小岩颤抖着看着他们去向了厨房。自己拖着疲惫的脚步跟在后面。

看见了!小岩看见了躺在地上的一个孩子。不是自己的妹妹,却是自己认识的隔壁家的大壮,那个整天只知道傻笑却总是喜欢把好东西藏起来给自己吃的人。

“不!你们不能这样。”小岩喊道,声音却十分微弱。父亲转过头来,目光中透着狼一般的凶狠:“你快走吧!不然,等我们再次饿极的时候……就会拿你跟另一户人家交换了”。

小岩睁大了眼睛!紧咬的嘴唇渗出血来。原来!原来妹妹是用来交换大壮的么?那么……自己向着大壮看去,大壮的胸口插着柴刀,想必妹妹的下场也不会好到哪去。或许妹妹正在地下等着他们,他们这对魔鬼,还有这世间的所有吃人的鬼怪。

小岩跑了,带着恐惧,带着恶心。想到自己最爱的父亲母亲,居然做出如此的事情,小岩整个人徘徊在了崩溃的边缘。

对了!妹妹!小岩从地窖中掏出了那僵硬地馒头。急急忙忙向着大壮家而去。妹妹!妹妹!

到了,到了。自己冲进了大壮的家中。也看见了正在烧水的大壮父亲与母亲。他们正瘫痪般半躺在地上。院子的中间摆了一口正在烧着热水的锅。自己的妹妹,此时躺在院子的墙角,一动不动。

看见了小岩的到来,大壮的父亲挣扎着起身。笑呵呵的看着小岩:“来,小岩。我,我们家中还有些许粮食。我让大壮他娘做饭给你吃。快过来。”说完冲着小岩招了招手。

小岩不想说话。他看见了大壮父亲眼中的绿光,看见了他背后的柴刀。自己在赌,赌以一个孩子的身躯跑得过这虚弱的大人!

小岩绕过两人,向着自己的妹妹而去。在墙角处,小岩抱住了自己的妹妹。还好,妹妹只是晕过去了。

背起昏迷的妹妹,大壮的父亲晃晃悠悠走过来。似乎下一步就会饿死在原地。但却依旧渐渐接近了小岩和妹妹两人。

小岩脚步踉跄,毕竟还是个孩子。腹痛此时又开始了,小岩咬紧牙齿。冷汗如同瀑布一般瞬间从头皮流了下来。

一步,一步。离着院子的门越来越近。大壮的父亲也一下坐在了地上。并没有力气再追了。小岩大出一口气,就要跨出院门的时候,一只手猛然间拉住了小岩的胳膊,向内一拉。是大壮的母亲,不知何时,她已经躲在了院子的门后。

明明快要饿死的人,手上的力气却大得惊人,像是僵尸一般。拖着小岩与妹妹向着院子中的锅而去。

小岩挣扎着,却是徒劳。剧烈地腹痛与长时间没有进食使得小岩已是强弩之末。方才只是凭借着一股意念支撑着自己。此时绝望的情绪侵蚀了他整个身心。

或许,自己真的要死了。妹妹,一定要在路上等着哥哥。哥哥下辈子一定会保护好你,一定。

小岩感受到了锅的炎热,留恋的看了眼妹妹,就永远闭上了眼睛。

外面突然传来整齐的脚步声,正要将两个孩子丢进锅中的大壮父母愣了一下。一群人就冲了进来。整齐划一的步伐,标准的制式服装。是朝廷的军人!

“放下孩子!”一道怒喝声传来,一个特别高大的身影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手按在腰间的佩刀上,显然是一位军职颇高之人。

大壮的父母连忙将小岩以及妹妹放在地上,一旁就有人冲了过去。伸手在两个孩子的脖子处试了试,又在死去的小岩腹部按了按。

“报告将军,男孩死了,应该是吃棉花涨死的。女孩还活着。”此人说道。

将军皱了皱眉头,看向大壮的 父母。两人连忙摇头:“不是我们,我们还没来得及……”

“走吧。”将军打断了两人的话,一路走来,看见的悲剧是在太多。军队如同一阵风而去,留下了一大袋粮食。大壮的父母知道,两人不用死了,起码能撑到朝廷下一次救济。终于派人来了,终于。

对了,大壮啊。两人急急忙忙去向小岩家中而去。

此时,小岩的家中。

将军看着眼前的一幕,无奈叹息。挥挥手让人去处理,就离开了。大壮早就死了,此时的尸体少了一整条腿。而小岩的母亲正挂在房梁上,上吊自杀了,扭曲的脸上挂满了泪痕!而他的父亲,疯了。正在地上拨着草丛,口中喊着自己妻子的名字。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